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呕吐

第一百六十一章:呕吐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0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6
   “安然,我是不是瘦了很多?”  “你说呢?你看你,还有一两肉吗?”  安然听到程涵蕾问了句傻话,突然伸手捏住程涵蕾那削尖的下额,用力的捏了一下,捏了半天,就一层皮。程涵蕾没移开安然的手,只是再次把视线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其实从上大学开始,自己已经开始长了些许肉。  离开雷家后,整个人已经重了些许,还记得有一次雷辰逸在做完后抱着她说,还是有点肉抱着舒服,让她多吃一些。  手也不由的伸出,捏了自己的脸颊,再捏捏自己的手臂,然后在感觉到手碰到自己的手臂时,几乎是直接能隔着皮碰到骨头的,中间那一点肉少的可怜。  原来,她真的瘦了好多。  从拿起支票那一天开始,自己就好似没有不正常,每天都是按部就班的,只是没有什么惊喜。但是起码身边的人都没有说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可是为什么就是瘦的这么厉害呢?  “安然,我发现了,我瘦的会让你嫉妒了。”  程涵蕾捏着自己的手握住安然的手臂,那比自己有肉感多了,即使在别人眼里,还是很瘦。  “安然,我决定了,为了不让你因妒成恨,我们先去吃夜宵吧。”  “别,程涵蕾,现在吃,会肥死的。”  “要不你看着我吃?”  “你想的美。”  “一起吃,看我吃,随便你选,我一向是最民.主的。”  程涵蕾也不管安然嗷嗷叫,拉着安然就往学校门口的夜市走去。  那一晚程涵蕾吃了好多,叫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然后拼命的吃着。安然坐在一边看着程涵蕾跟个爆发户一样突然豪迈的点了满满一桌菜,导致上完菜后,一边同样坐着的一些面熟的或是完全陌生的人,不时的把目光投向她跟程涵蕾这一桌,心里肯定在想,这两个女的怎么这么能吃啊。  程涵蕾也没招呼安然,在菜上的时候,就一直默默的吃着。从空空的腹部,再到一点点的把东西喂进去。其实并没有感觉到好吃不好吃,只是想吃一些东西。想不起来,这些天自己究竟有没有好好吃东西,印象中自己吃的很正常,但是为何还是那么瘦,应该是吃的太少的关系。  弃妇这两个字,成了一股子魔咒。离开雷辰逸,她并没有不开心,也没有难过。她只是有一点点不适应而已,突然间断了一段关系,只是有些许的不适应罢了。  “涵蕾。”  安然总算是发现了程涵蕾不对劲了,在看到程涵蕾一样样的扫了第五盘菜的时候,安然不由伸手扣住程涵蕾正准备夹菜的手,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下机到现在,程涵蕾一直很正常的跟她聊天。从她说自由开始,程涵蕾一直表现的很正常。因为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觉得涵蕾是喜欢雷辰逸的。对一个帅气的男人动心还是自己第一个男人,这是很正常。所以涵蕾说自己没事的时候,她是相信的。  涵蕾跟她和上官睿的情况毕竟不一样,但是现在,看着程涵蕾此时的模样,安然突然间发现,这段时间程涵蕾所有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也可能是在S市遇见了雷辰逸,又受了刺激了。  否则,涵蕾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了?”  程涵蕾见安然拉住她,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脸看向安然,眼角微微的上扬着。  涵蕾这几天,似乎越来越爱笑了。以前,涵蕾很少会笑。总是淡淡的扯个唇,算是很给面子了。但是这几天,都是笑意盈盈的……  “别吃了,你吃了很多了。”  安然夺下程涵蕾的筷子。  “我还没吃饱。”  程涵蕾轻轻的挣脱了安然的手,拿起筷子又夹着菜。  “不许吃了。”  安然见程涵蕾这个模样,心里酸酸的疼着。再次抢起程涵蕾手上的款子,然后丢下两张一百,一把拉起程涵蕾便走。  安然扯的力道有些大,程涵蕾轻轻的就被扯起来了。安然扣着程涵蕾的手腕,这才发现,程涵蕾真的瘦了好多。在一起不会立刻发现,刚刚还以为程涵蕾在逗乐,现在握着程涵蕾,轻轻一扯就扯起来程涵蕾,安然才发现,程涵蕾那么轻。  “安然,浪费了。”  程涵蕾被扯着,这次安然的力气明显的很大。程涵蕾被迫的扯着离开,在众人的视线之下。  安然的脚步很快,程涵蕾跟着有些吃力。吃的太多,走的太快,胃在翻搅着。程涵蕾一手捂着腹部,那里隐隐作痛着。刚想开口,胃里一阵呕。程涵蕾呜咽着,安然回头看到程涵蕾脸色都变了,一手捂着唇瓣。安然立刻松了手,程涵蕾立刻向对面的巷子跑去。  刚走进巷子里,程涵蕾一手撑着墙壁,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从第一口开始,程涵蕾刚刚吃下去的东西,一点点的吐了出来。安然站在一边,看着程涵蕾慢慢滑坐的痛苦的身体,那不停吐着。  吐了好一会儿,程涵蕾呕吐的声音这才慢慢的变小。  身体往后退了一步,靠在墙壁上喘息。安然把手中的纸递过去,小心的擦拭着程涵蕾脸上的污秽。在擦完后,安然借着巷子口里透进来的些许光亮说道:“以这种方式折磨自己感觉如何?”  程涵蕾闭着双眼,靠在墙壁上,双腿还在打颤着。吐的太厉害,喉咙在难受。鼻涕眼泪弄的满脸都是,很是狼狈。发丝有几缕贴在脸上,程涵蕾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安然,我看起来像个弃妇吗?”  这是从事情发生后,程涵蕾第一次在安然的面前提这件事情。  似乎也没有想安然回答,程涵蕾闭着双眼喃喃自语道:“契约的开始,是他逼迫的。用着各种方式强迫我留在他的身边。我知道他是我的哥哥,所以我小心的守着自己的心。面对一个优秀的男人,一个让女人不能抗拒的男人,我只能保护好自己。”  “从开始的那一天,我就一直小心的保护自己。每次只要心中有些悸动,我就会立刻告诉自己,他是我哥哥。我不能,也不可能。别说他不会真的喜欢上我,就算是有一些心动,我跟他只不会有未来。不动心就不会疼,不会痛。”  “我守的很困难,所以,我跟他之间才会一直剑张跋扈的。其实我很想接受他偶尔对我的好,但是我知道,接受的后果是什么。安然,我一直觉得,契约的结束是一种解脱。一开始就不是我情愿的,一开始就是他逼我的。现在结束了,我真的是自由了。而且我还有一大笔钱,我毕业后我可以选择出国留学,继续深造自己。我可以在国外发展,或是回国做一番事业。”  “但是,这里,其实是真的难受的。”  程涵蕾伸手按住自己的心口。(http://)  “安然,我见不得自己这么没出息。契约的结束,他可以继续若无其事的娶冯祯祯,在镜头前可以笑的那么幸福若无其事。我,不过就是一个与他无关的人。我一直觉得他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所以,我这几天过的挺好的,没觉得自己输了他。拿得起放得下,无非就是一场身体的纠缠不是吗?”  “但是,安然你知道吗?今天我去了S市遇见他了。他一面跟冯祯祯进婚纱店挑结婚的礼服,一面又出现在我的身边。说我像个弃妇,他用着那副嘲讽的表情看着我,说我把自己弄的像个弃妇的时候。我很想反驳,我想大声的说我比他还潇洒,可是他说我是弃妇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办法反驳。”  “安然,你知道吗?在飞机上我想了好多,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当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时候,那一刻,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狼狈可笑。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在乎,可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时,看到那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自己的模样。就算我在笑,我竟然在我的眼里看不到丝毫笑意。”Tl4y。  “我真的像是一个弃妇,一个被人抛弃不要的弃妇。我不仅身体乱.伦了,连我的心也是”  程涵蕾的身体慢慢的滑坐而下,身边是呕吐的污秽物,而程涵蕾蹲在一边,手插入黑发里,有些崩溃的喃喃自语道:“我动心了……我竟然对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动心了…………”  最后的一句话,很轻,轻的仿佛未曾从口中吐出。安然站在一边,看着痛苦抱住自己的程涵蕾。慢慢蹲下,伸手抱住了程涵蕾。用力的抱紧……直这我里。  ***************************************  “辰逸,我给你做了一点夜宵?”  冯祯祯站在书房门口徘徊了很久,手中端着的是自己在厨房里忙碌了两个小时后的结果。从小衣食无忧,从未想过要下厨,这还是她第一次下厨。以前一直觉得,自己的优越感,是根本就不需要实行那套,想要套住一个男人,先要套住他的胃。  此时,她甘愿下厨。只是因为对于偷情的事情,她的确是有些歉疚的。这几日,她不停的在想着妈妈的话。其实妈妈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男人和女人本来就不同。而想要维系一段关系,有时候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之她自己本来就有错,一直这样相敬如宾的对着,总想找个借口打破这样的僵局。  雷辰逸头都未抬,在听到冯祯祯的话时,手上的动作未有丝毫停顿。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放边上。”  没说吃,也没说不吃。雷辰逸只是专心的看着手中的案件,而冯祯祯在把夜宵放在一边的时候,见雷辰逸不搭理自己,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辰逸,这个要趁热吃。”  “嗯。”  雷辰逸嗯了一声当作是回应。  “辰逸,你今晚回房间睡吗?”  最终,还是开口,主动的暗示着。  “晚上还要忙到很晚。”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带着一抹疏离。  冯祯祯看着近在眼前的雷辰逸,心中压抑的难受。  唇瓣蠕动了半天,最终把那句话给压了下去。  “还有事?”  过了一会儿,雷辰逸突然抬起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冯祯祯,声音淡淡的,带着一抹送客之意。  “没有。你忙完早点睡。”  冯祯祯最后还是把话给咽了下去。默默的转身离开,书房的门也随之合上。  书房门在合上之后,雷辰逸视线从桌上移开,转向一边的电脑。伸手动了一下鼠标,输入密码进入。点开那个一直有却未怎么登录过的Q,Q上只有一个人,头像灰色安静的在上面。点开好友动态那一栏,这几日上面都未曾有更新,当点开之时,看到上面十分钟前更新的内容。  疼。  只是一个字,雷辰逸握在手中的鼠标突然顿了一下。  看着那个字,足足看了十分钟,视线都未曾移开一下。  M市,此时宿舍里,程涵蕾靠在床头,窝在那里。在改了个签名后,直接放下平板,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S市,直到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震动,雷辰逸这才从电脑上移开视线,然后伸手拿过电话。  “的确是上官睿,还有部分的照片和所有底片都已经在上官睿的手中。”  电话那边,左涧宁的声音传过来。  雷辰逸握着电话站起身,走到窗边。  “左,看着上官睿,我不希望婚礼有任何意外。”  雷辰逸的声音低沉的响起,电话那边的左涧宁挂了电话,拿起电话,似乎是思考了一下,一个个的键按下,按下拔号键。  *************************************************  从学校走出来,丘泽买了最近上映的新片,准备吃了晚饭看电影。刚坐进车里,安然的电话便响起。安然看了一眼电话,即使没有备注但那熟悉的号码一眼便知道那人是谁。默默的合上手机,过了一会儿,手机震动了一下,安然看着新短信,悄无声息的删掉。  吃了晚饭,两个人下了车,准备进电影院。手机又突然响起,安然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接了起来。  几秒后,安然只觉得浑身如坠入冰窖。手还被丘泽握在手中,温暖的小手因为情绪的变化而微微变冷。  “丘泽,我还有事,今天不陪你看电影了。”  “安然。”  丘泽伸手准备接安然,安然已经甩开了丘泽的手,跑向马路,伸手拦了一辆车坐了进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