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身世

第一百六十六章:身世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09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8
   “来,看样东西。”  雷辰逸听着程涵蕾在他怀里崩溃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起身,一手拉起程涵蕾,然后就这样抱着程涵蕾,两个人赤果着身体紧紧的贴着,这样走到了客厅。雷辰逸把程涵蕾抱在怀里,打开灯,然后从一边的包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程涵蕾。  “什么?”  被紧紧的搂在怀里,身体不能动弹,也尴尬的不知道如何动弹。赤果的身体如两个初生婴儿一般,在灯光下无所遁形。看着雷辰逸手中的东西,仿佛那东西会烫手一般。雷辰逸未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程涵蕾接过。  几乎是带着复杂的心情伸手接过那文件夹,只觉得那文件夹里的东西会蕴藏着也许不能承受的秘密。  雷辰逸似乎对文件里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反而是此时坐在他怀里的程涵蕾比较让他感兴趣。  明明刚刚身体才得到了极致的满足,但是程涵蕾坐在他的怀里,手指又开始不规矩的游走着。  唇瓣也似有若无的扫过正对面的红果,舌尖邪肆的扫过。正拿着文件的程涵蕾身体不由的轻颤了一下,刚刚做完身体还处在敏感状态,根本就承受不住雷辰逸这邪肆的挑逗,只觉得浑身又开始燥热起来。  “雷辰逸。”  似警告般的推开那又准备埋首于自己胸口的黑色头颅,他在自己面前,就难得有一刻是正经的。  被推开的雷辰逸,脸上有一股子欲求不满之势。手牢牢的扣着程涵蕾,阻止她离开。耸耸肩,一副他不再乱来的模样。程涵蕾这才把视线转向自己手中的文件夹,当慢慢抽出来的时候,程涵蕾首先看到的是雷辰逸的婚检报告,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接着看压在雷辰逸婚检报告下面的是冯祯祯的。  当看到冯祯祯三个字的时候,程涵蕾条件反射的身体涌起一股酸意。酸的程涵蕾把手中的文件往雷辰逸脸上一按,不悦的冷声说道:“雷辰逸,很好玩吗?”  “嗯,蕾蕾,你生气的模样很好有趣。”  也不怒,雷辰逸伸手把脸上的文件夹拿开,少了文件夹挡住视线,雷辰逸清楚的看到程涵蕾小脸上的不悦和一种被欺骗后的愤怒。  “雷辰逸,我跟你究竟有多大的深仇大恨,需要这样耍着我玩吗?你究竟想把我逼成怎样你才甘心,你究竟想怎样!”  程涵蕾以为他要给自己看什么秘密,所以才会心里那样复杂,可是当看到雷辰逸竟然拿他跟冯祯祯的婚检报告给自己看的时候,程涵蕾就算努力让自己不要失控,还是禁不住心里的那种落差。他怎么可以这样的逼迫自己,逼的自己无路可退。意手意看。  她已经躲开他了,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跟空气一样,逼的她无处可逃。  委屈,她真的委屈。  隐忍的太辛苦,她才十六岁。为什么一定要经历这些,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直到现在还拿这刺激人的东西来看她笑话。他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雷辰逸本来就是想逗逗程涵蕾,看她倔强不服输装不在乎的模样,很可爱。但是当看到程涵蕾在看到上面的两份婚检报告时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愤怒,气息开始变得紊乱,而那双美丽的眼睛,慢慢涌上了湿意,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刺的雷辰逸有种被人打了个闷拳一般。  “我想要你的心,给吗?”  雷辰逸脸色突然变得很认真,看着程涵蕾,手按上那因愤怒而跳动的心口。眼神认真的让程涵蕾愤怒的火焰燃烧的烧红了双眼,被搂在雷辰逸怀里的身体颤抖的跟风中的柳絮一般。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雷辰逸,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无耻,一个人怎么能无耻成这样。  “休想……唔……”  怒吼声被吞噬,雷辰逸堵住那不想听的话,直到吻的程涵蕾身体慢慢软下来,整个人摊在他怀里,这才仁慈的松开程涵蕾的唇瓣,让她自由呼吸。  被吻的大脑晕眩,靠在雷辰逸的身上喘息着。  雷辰逸拿起被程涵蕾扔在一边的文件夹,把程涵蕾只看了一半的东西全抽出来,上面两份婚检报告放在一边,然后抽出最下面的往程涵蕾脸上一按。  程涵蕾还晕乎乎的,脸被一张纸贴住,手立刻扯下来。  眼底还有着动情的水雾,第一眼,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当脑中闪过什么的时候,程涵蕾双眼攸地瞪大。坐在雷辰逸的怀里,伸手去拿一边雷辰逸的婚检报告。然后在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时,一手握着一张,迅速的转头看向雷辰逸……  “这个……”  瞪大的双眼,被自己看到的震的大脑更晕了。这个冲击点太大了,让程涵蕾简直不敢相信。唇瓣不停的蠕动着,想找到适合的话语,但是眼前这项证实实在是太震撼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脑海中的猜测。  雷辰逸似乎并不怎么介意,也似乎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在看到程涵蕾那副被雷到,震惊到,不敢相信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证实的模样,着实觉得很可爱。  “满意了?办正事。”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那微微张着的唇瓣,低头轻咬了一下,然后邪肆的在程涵蕾的唇边挑逗的说着。  程涵蕾感觉着雷辰逸身体的变化,自己还坐在他的怀里,而没穿衣服的身体能直接感受着雷辰逸身体的变化,那已经滚烫着的地方抵在翘臀之上,宣誓着他所谓的正事是什么事情。  见雷辰逸真的直接搂住她扣住她双腿直接面对面的抱住程涵蕾,而在他大手转动着她身体的位置的时候,雷辰逸已经直接瞄准了准头,像是高尔夫的高手一般,挥杆间,一杆便进洞。  身体突然被撑开,程涵蕾手不由撑住雷辰逸的肩膀,条件反射的向上起身。而在程涵蕾起身的时候,雷辰逸大手像是早有准备一般,扣住程涵蕾的腰,在她刚刚因不能承受往上离开的时候,手一按,把程涵蕾给按坐下去。随着他按程涵蕾的力道,雷辰逸早就准备好的一系列动作,在按着程涵蕾的时候,腰同时提起。  “雷辰逸,唔。”  程涵蕾手上还捏着那让她惊的厉害的报告,身体被雷辰逸扣着,开口喊雷辰逸,附带他使坏而让她控制不住的呜咽声。看着雷辰逸专注的准备埋头索取自己的福利。程涵蕾这个时候没心思跟他办他所谓的正事。  捏着手上的报告,按着雷辰逸要埋首的头,往后推。努力不让自己的大脑被雷辰逸那故意用力的动作而给迷醉,可是他的每一次重击都带着疯狂的力道,撞的程涵蕾胸前的柔软在晃动着,大脑更是快失了理智。  “办正事。”  雷辰逸见程涵蕾手还捏着那两张在他眼里跟废纸一样的东西,有些不满的伸手拿过,往一边随意一扔,捧着程涵蕾的脸就要吻。  程涵蕾扭动着自己,不让雷辰逸堵住自己的嘴,这一堵住,想问的就不能问了。她现在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不是他现在正在办的事情。  “这不是正事。”  “这是正事,来,专心点办事。”  雷辰逸间程涵蕾扭动着,那随着扭动,也夹的他更加的紧。**的滋味让雷辰逸忍不住喟叹,她的身体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不管是要过多少次都还是如第一次一般的紧的让人疯狂,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姿势,都会让他忍不住想做死在她的身上。  在她的身上,简直就没有所谓的理智可言,这具身体,简直让他疯狂。  男人因性而爱,他倒不觉得自己爱上了,只是真是很爱这副身体倒是真的。附带而来的,是他的心口有一个位置属于她。这们的尺度,已然足够。  “雷辰逸,你正经点。等会再做。”  雷辰逸在听到程涵蕾的话时,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动作应允的停了下来。  程涵蕾被那力道撞的越来越晕晕然,理智已经渐渐的被撞的飞掉了。身体里的热度在彪升着,熟悉的颤栗感在身体里迅速的蔓延开来。在雷辰逸突然停下的时候,程涵蕾已经难受的开始喘息了。在停下来的那一瞬间,身体里仿佛有无数的小虫子在自己的身体里撕咬着。  “雷辰逸。”  程涵蕾身体瘙痒的难受,本来是想让他停下来,好让她问清楚的,现在,他停了。自己又难受的不行,看着雷辰逸那副等她求他的模样,眼眶里水意十足,手扣在雷辰逸的肩膀上,用力的按下去,想要借此方法让自己清醒点离开。  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不是在这里做着这样浪费时间的事情。  可是,身体真的很想要。TqTs。  在往上离开一点自己身体的时候,程涵蕾都会忍不住想要呻.吟。想要离开,真的太困难了。  雷辰逸见程涵蕾挣扎的模样,很是享受,身体也在疼痛着,在她那要离开,又没办法离开的些许摩擦下,缓和着两个人之间刚刚差点到了高.潮的热潮,在往下冷却些许。  他以为程涵蕾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推开自己身体的,但是当看到程涵蕾明明一脸的欲求不满,可是却还是扣着他的肩膀,慢慢的往上坐起。当察觉到,程涵蕾整个快要离开他的时候,雷辰逸脸色微微的变了,对程涵蕾这个时候还能推开他极度非常的不满。  他不满,后果便是。  “唔。”  程涵蕾好不容易让自己离开,就差一点就推开雷辰逸了,这个男人却在她差一点离开的时候,突然一把按下她的身体。接着直接搂起着她站起身,迅速的转了个身,几个大步便已经来到一边的墙壁。  大手直接按住程涵蕾,双臂支撑着程涵蕾,用力把程涵蕾赤果的后背抵在墙壁上,一直没有离开的身体,在移动间摩擦着彼此,而在被按在墙壁上的时候,那热力更是炽烈的燃烧着。  “还敢离开吗?”  雷辰逸一语双关的说着,随着那低哑的话语,腰用力的上挺。程涵蕾被那力道给撞的全身一阵麻,手扣着雷辰逸,再也离不开。他用着她最喜爱的姿势让她沉沦,那支撑着她的双臂,结实的扣着她的肩膀,让她离不开。那疯狂的力道,仿佛是要榨干了程涵蕾一样。  程涵蕾已经没有力气再回答,更加想不到其他。身体完全的被雷辰逸主宰着,冰冷,火热。  交替的折磨着身体……  如在大海里不停的沉沦着,在每一个巨浪里,最后被再拍打回海平面。在每个巨浪里,都承受着那惊心动魄。他要她迷上他的身体,迷上他的味道,更加迷上他。这辈子,他不放手,她就别想有机会离开。  在他的心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她逃不掉了。  “你的人,你的心,我都要了。”  雷辰逸在最后一记之下,在程涵蕾整个虚软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的之时,抵在她的耳侧,霸道的宣誓着,不知道程涵蕾有没有听到,只是在彼此最后的颠疯之时,在疯狂的宣誓之时,用薄唇堵住了程涵蕾失控的尖叫声,身体双双的抵在一起颤抖着……  **********************************************  被索要的太彻底,程涵蕾在雷辰逸抽离的时候,双腿都是虚软的在打颤着。头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大脑一片空白。隐约是听到雷辰逸的话,想要反驳,可是连张唇都没有力气。只能沉默着,被雷辰逸理解为默认。  身体被轻易的抱起,雷辰逸把浑身折腾的虚软的程涵蕾抱在怀里。大手扣在手臂和腿上,没几两肉的身体,此时更是直接就能摸到骨头。刚刚做的时候,压在她身上,都咯着自己身上疼。  眉头微微的皱着,看着靠在自己怀里,跟个猫咪一般的程涵蕾。  心中又软了,抱进浴室,泡了一会儿,缓解一下身体的疲劳,清洗干净,擦干然后往卧室里抱。  程涵蕾大脑已经渐渐的恢复了思考,只是身体实在是倦的厉害。不想让雷辰逸帮自己,但是手脚都提不起力气。现在,她根本就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怎么有一种好久没吃东西的感觉,本来还不觉得饿,记得去机场前,特意吃饱饱的,就是害怕飞机餐不好吃。13211422  刚刚剧烈运动之后,程涵蕾突然间觉得饿的厉害。在被放到床上的时候,程涵蕾动了动,身体每一处都在酸疼,跟散了架一般。刚刚雷辰逸把自己的身体给掰的太过了,骨骼都在疼痛。这个男人,在欲念冲脑的时候,简直疯狂的让人吃不消。  她这身板,受不住他那有力的撞击和扭动的高难度。  “饿。”  折腾了半天,程涵蕾在看到雷辰逸,像个瘫痪的病人一般,也像个饿了好久的宠物一般看着雷辰逸,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让雷辰逸脸微微的变了。  明明是来这里准备带她出去吃东西的,被带到这里,已经一天多了。  却在进来后,忍不住的被她那躺在那里安静的模样给迷的一时给忘记了要叫醒她,带她去吃东西。跟个饿狼扑食一般的,扑到了她的身上。吃了个遍,还吃了几遍。这会儿又过了两个多小时。  雷辰逸轻咳了一下,故意忽略自己因为纵欲而造成的后果,脸色有些尴尬的别过,一手扯过睡袍穿上,然后拉过被子盖着程涵蕾说道:“等着。”  程涵蕾也没力气多说什么,在雷辰逸说等着的时候,已经疲累的闭着双眼。肚子饿的着实难受,躺在床上,明明身体累的要命,却又睡不着。过了没多久,只见雷辰逸双手捧着一个很大的汤碗走进来。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捧着一大碗走进来,然后放在床头柜,伸手搂起她。  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大碗青菜肉丝面,程涵蕾有些困惑的看着雷辰逸,从一开始就觉得这里很干净,这会儿,见雷辰逸竟然能端一碗面条过来。冰箱里有吃的吗?她以为,她去了M市后,这里已经失了作用,雷辰逸是不可能再过来这里。  但是此时,心里似乎隐隐的察觉了些什么。  “愣什么呆,不是饿了吗?”  雷辰逸看着靠在那里的程涵蕾,坐在一边一手端着碗,一手用勺子先舀起一些面汤送到程涵蕾的唇边,见程涵蕾半天没反应,雷辰逸不由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其实就是掩饰尴尬。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那别扭假凶的声音,转过视线看着雷辰逸,总是觉得有些了解这个男人,但是大多时候又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在自己能够理解的范围内,总是会做出一些让她难以想象的事情。  “我自己来……”  程涵蕾力气稍微恢复了,虽然气还有些虚。难怪自己刚刚做完虚弱成那样,原来是饿着肚子做了那么久,身体的力量消耗太多,不软才怪。  “罗嗦,到底吃不吃?”  雷辰逸一手护着碗,瞪着程涵蕾准备伸出的手,那眼神仿佛是程涵蕾敢把手伸过来,他就用眼神剁了她的手。  程涵蕾实在太饿,也没力气跟雷辰逸争执,他愿意喂就让他喂。虽然这样子的画面,有些太超出她想象的范围里。  张嘴,喝了一口汤,其实味道真的不怎么样,但是程涵蕾吃着,却总觉得心中有着一股暖暖之意。雷辰逸见程涵蕾喝了几口汤后,这才卷起一点面条喂程涵蕾。  “先将就点,明天带你出去吃。”  雷辰逸一边喂着程涵蕾,一边别扭的说着。  程涵蕾没说话,雷辰逸给自己做了三次面条,每一次其实味道都差不多。但是每一次,却都是在她最需要吃的时候。每次吃都会觉得很好吃。  吃了一小半的时候,程涵蕾胃已经饱了。胃本来就小,喝了汤再吃了几口面条,已经有了饱腹感。  在看到雷辰逸还往自己嘴里喂的时候,头别过抗拒道:“我饱了。”  “吃。”  “雷辰逸,我真饱了。”  吃饱了,程涵蕾有力气多了。不吃了,想到那次吃撑的时候,吐的难受时的模样,实在不想再张口吃东西。害怕自己又把自己吃撑了,最后吃吐了,那感觉,实在不好受。  “不吃试试?”  雷辰逸手举在那里,看着程涵蕾,眉头打了个结,那眼神威胁味道十足。  “雷……”  程涵蕾想抗争,但看着雷辰逸那威胁的眼神,最后默默的又张口把那口面条吃完。  “好了吗?”  程涵蕾又勉强吃了两口,有些无奈的问雷辰逸。  “一天多没吃东西,就吃这点,你当你自己是猫嗯?不吃,我就做到你饿了再把这吃完。”  雷辰逸眉头轻挑,一副他不介意试验后一种方法。程涵蕾倒是被雷辰逸说的一天多给吓到了,难怪自己这么饿,原来一天多没吃东西了。见雷辰逸一点没开玩笑的模样,程涵蕾想到自己还在疼的两腿间,刚刚被要的太厉害了,如果再做,她真的会疯掉。  但是雷辰逸从来都不能用理性去理解,他说会继续做到她饿了继续吃,他真能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没办法的,程涵蕾只能张嘴,继续把那不是很美妙的面条往肚子里吞。直到一大碗被自己吃的只剩下一点点后,程涵蕾实在是吞不下去了,雷辰逸这才满意的把碗放在一边,一手一扯,把自己的睡袍扯开,翻身上床,拉开被子躺进去。  大手霸道的搂过程涵蕾往自己怀里一拉。  程涵蕾以为雷辰逸又要做,在雷辰逸搂过自己的时候,吓的身体一僵。但是雷辰逸却只是把她搂进怀里,并没有再继续有动作。  光溜溜的靠在雷辰逸的怀里有些别扭,试着移开一些,还未动雷辰逸便已经低哑的威胁道:“我还没满足。”  那意思明显的让程涵蕾只能暗暗咬牙,却乖乖的躺在雷辰逸的怀里,不再乱动。  两个人静静的靠了一会儿,此时已经很晚。但是明显两个人都没有睡意,程涵蕾睡了太久,虽然身体很累,可是却一点困意都没有。感觉到雷辰逸拿起床头的烟,点燃。抽了一口,再重重的吐出。  两个人安静的靠在一起,明明是心无法靠在一起的两个人,可是此时,静靠在一起,却有着一种安逸的感觉。宁静之感在两个人的身体里蔓延开来,几乎是都在享受这一刻的宁溢。卧室里开着灯,程涵蕾莫名觉得别扭,在灯光之下,这样的感觉,太过于淫.荡,总觉得有太多的不适应。  似乎是察觉了程涵蕾的不适,低头看了一眼在怀里别扭的程涵蕾。雷辰逸吐出一口烟圈,然后伸手关了灯。黑暗笼罩之时,其实两个人都有着默契的没有睡。  依然是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着。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就在程涵蕾准备开口问,之前在客厅时看到的事情时,只听到雷辰逸在她开口这前突然开了口。  “以前有个男人生意刚起步的时候,总是在外出差,很少回家。而被他放在家里的老婆,一次忍不住寂寞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而这次的意外,便有了一个小生命。那个女人连通着自己嫁过来时带来的佣人,虚报了女人怀孕的实际月数。男人一直不知道,便一直以为这个生下来的男孩是自己亲生儿子,当成了他们家的希望。在男孩八岁的时候,女人在男人出差的时候,再次不甘寂寞,又准备出去偷情,当年帮她隐瞒的佣人阻止,说起了八年前的事情,正好被这个小男孩听到。”  “在男孩十一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个五岁的女孩,是男人在外面一.夜.情而有的私生女。因为如此,他很看私生女不顺眼,这就像是在提醒他自己一样。他很厌恶这个女孩,因为厌恶女孩的母亲,因为不甘寂寞,跟男人随便过夜,才会有了他们这样的不该出生的存在。”  “他一方面厌恶女孩,一方面在看到她在家里受到欺负的时候,又会有时候心生不忍。会控制不住的偶尔发发善心的对她伸出一些缓手,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对女孩多了一抹渴望。现在,他已经很迷女孩的身体,而也没有打算再放手。所以,在他厌倦之前,同样都是不应该出生的存在,就必然会纠缠在一起,就算女孩想要离开,也要看男孩愿意不愿意。只要他不放手,这辈子,她就要跟着他绑在一起。”  后面的话,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暗哑。雷辰逸突然翻了个身,把听的专注的程涵蕾压在了身.下,身体的火热再次抵在程涵蕾的双腿间,两个人赤果的身体再次没有缝隙的贴合在一起,他的火热正好抵在她两腿间的凹凸之处。  在黑暗里,像是要透过程涵蕾的眼睛看透程涵蕾的心一般,声音带着催眠般的诱惑,在黑暗里诱哄般的说道:“程涵蕾,我要你的心。”(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