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你呢?

第一百六十七章:你呢?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01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9
   在黑暗里诱哄般的说道:“现在要你的心。”  程涵蕾的心正在被雷辰逸那刻意压低的声音带入了那个氛围,故事里的人是指谁她很清楚,只是在听到他八岁发现的时候,心里隐隐的一抹疼痛。五岁承受失去妈妈,寄人篱下的日子有多能熬,便可以体会一个拥有一切,却戴着不是自己的面具生活,八岁,承受的是这样残忍的事实,他只是一次偷情而产生的小生命,甚至连父亲是谁都不清楚。  他的话,带着一种谆谆诱惑,是在黑夜里引诱她的沉沦。  有那么一瞬间,在那仿佛能穿透人灵魂的视线之下,明明看不见他的脸,看不见他的眼,却能够感觉到他眼神的炙热和那抹野兽般的野性光芒。  没有防备的心,在这一刻的攻击下,程涵蕾发现应允的字眼差点从口中脱口而出……  话已经在舌尖之上,程涵蕾似突然反应过来一般,话在舌尖转了个弯,出口的是:“你的呢?”  三个字,带着一抹复杂的情绪。  雷辰逸似乎也愣了一下,在黑暗里那双深邃的眸子眼底的光芒似乎更是复杂了几许。  在黑暗的遮掩下,两个人的表情可以很好的掩藏在黑暗里,让对方看不到,像是在躲迷藏一般的藏着自己,不让对方轻易的涉足至自己那不能轻易让人碰触的底线极限。  “我比较习惯用做的。”  一声邪肆的声音,也没打算再逼迫程涵蕾,雷辰逸把两个人之间绷紧的那根弦直接扯断,低头,覆住程涵蕾的唇瓣,霸道的气息瞬间席卷,贯彻着他所说的做。卷起程涵蕾的舌尖,带着煽情的力道,含住,拉扯着。彼此间的气息交换,撩拨起一直未曾真熄灭的火焰。  程涵蕾被密室的吻着,身体更是结实的被压着。也分不清他插开话题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小失落,那复杂到她无法理解的情绪。真与假之间,身体的纠缠是最真实的。他迷恋她的身体,她享受他带给她身体的快感。  做,做着做着,就在乎了。  做,做着做着,就真的在身体上烙上痕迹,直至刻在心上。  身体还是有些疼,程涵蕾却没有推开雷辰逸,而是直接双腿圈住了雷辰逸的腰,在感觉到雷辰逸已经抵达在外的时候,眼眸微微的睁着,伸手在一边摸索着。  雷辰逸的大手直接扣住了程涵蕾的手腕,往上一扣,松开那被自己吻的红肿的唇瓣,游滑而下吻住程涵蕾的耳侧,在舌尖的撩拨下,沙哑的说道:“我想真实的在里面。”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的话时,心紧了些许。吃事后药,实在太痛苦,刚准备反对的时候,雷辰逸含住了她的耳垂沙哑的说道:“等会我出来。”那声音又低又哑,伴随着他话语之时,腰已经利落的挺前,攻占了程涵蕾早已经准备好的城池。这一次,温柔的仿佛是对待着自己的珍宝一般。  扣着程涵蕾的双手慢慢的往上移,再慢慢的扣住程涵蕾的小手,与之十指交扣着。腰部的动作很有节奏,并没有很疾速的满足彼此,而是很缓慢的进去再慢慢的离开,用着最温柔的方式挑起彼此身体里那些火焰,慢慢堆积起来。  “雷辰逸……”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身体早已经被那细碎的汗水给浸湿,程涵蕾沙哑的昵喃着,手扣紧雷辰逸,那被缓慢节奏折磨的难受。  不满足。缓慢,已经无法满足,那在跳跃着的虫子,撕咬着她每一寸的肌肤。  “想要?”听着程涵蕾那在黑暗里带着绵绵哭求的嗓音,像是拿着羽毛在撩拨着他的心。骚动着,麻痒着。他喜欢她在动情的时候,叫他的名字。那软软哝哝的声音,往往会让他彻底的失控。  “给我。”被折磨的哭音更重,程涵蕾不安份的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被身体里的难受感觉给折磨的忍不住开口哀求,温柔的浅出,难受的累积着身体的反应。心都被这样的节奏给推到了灵魂的最高点。  “程涵蕾,开口要了就没有机会再说不。”。  大手在突然用力拉起程涵蕾往他汗湿的胸前靠的时候,手松开搂住程涵蕾的腰,两个人面对面贴在一起,程涵蕾坐到了他的双腿之上。一手捧着程涵蕾的脸,用力的吻住程涵蕾的唇瓣,速度加快,力道加重。  把那已经酝酿很久的所有快乐,一次性的推至最高点。  在最后离开的那一刻,程涵蕾忍不住尖叫出声,而在那一瞬间,雷辰逸已经松开了程涵蕾的唇瓣,破碎沙哑的尖叫声在黑暗里震动着。身体不停的轻颤,被紧紧的搂着,贴在一起彼此的汗湿。  他们靠的那么近,却无法让两心房贴在一起。  **************************************************  不知道昨夜究竟是何时睡着的,本来睡了很久,夜里难眠,但雷辰逸做的太彻底,让程涵蕾身体又迅速的耗尽了体力。晕晕然的在雷辰逸的怀里睡的安稳,不知道雷辰逸什么时候离开的,再醒来的时候,雷辰逸已经不在身边。  空空的半边床位,显然离开已经多时。程涵蕾靠在床上,安静的躺了一会儿。  睁大的双眼看着天花板,不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时间,拉紧的窗帘里面是黑暗的一片,也未伸手打开床头灯,只是安静的躺着。  昨天的一切跟放电影一般,雷辰逸当时说的很多话这会儿在脑海中不停的转来转去,转的程涵蕾觉得大脑都不能负荷了。  婚礼……  他说,没有婚礼。  翻身起床,程涵蕾不由闷哼了一声。  以前记得看过一本言情小说,那会儿还跟安然指着其中一句话,两个人互相笑小说的夸张。什么一夜起来,浑身像是被机器碾过碎掉,再重新组装的感觉。当时觉得太夸张了,但是此时,程涵蕾不得不说,小说再虚构,也是跟现实挂钩的。  此时,她浑身就跟被车碾过一般,觉得每一个细胞都在疼。在坐起来的时候,那腰跟断了似的,昨晚被雷辰逸扭的太厉害了。他简直把她当是玩特技的了。  还有双腿间的**地方,更是疼的厉害,也不知道被撕裂了没有。  空气中满是糜烂的气息,那混合着两个人气息加之欢.爱的,显得暧昧极了。  坐在床上,缓和了一下身体的疼痛。双腿间已经没有了粘乎感,昨夜好似雷辰逸有帮自己清理。朦胧的也记不清昨晚两个人究竟做到什么时候,只记得他不停的用他所谓的做来表明。  坐了几分钟,适应了那抹子酸疼,程涵蕾这才掀开被子,打开灯赤足站在地上。  在刚走一步的时候,想起雷辰逸曾经说过的话,又默默的折回,穿上放在一边的拖鞋,然后拿了件衣服披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明媚的阳光,把屋里的黑暗带离。暖暖的阳光笼罩在自己身上,微微眯着双眼看着阳光。  天气真好,是不是拔开乌云所见的阳光,都是如此的明媚。  折回房间,程涵蕾看着房间里那跟打了一场仗一样的房。地上到处扔的都是纸,床上更是凌乱的让人忍不住脸红。  默默的收拾着,整理着床单拉下,准备抱起去放进洗衣机。眼角余光看到床头柜上竟然贴着一张便签。一手抱着床单,一手拿过那便签,在看到便签上面刚劲有力的字迹时。  是雷辰逸的字迹。  “醒了给我电话。”  几个字,让程涵蕾站在原地,默默的停顿了几十秒。  一手拿着便签,然后走到洗衣机前,把脏了的床单扔进去,按上开始。接着再看向手上的便签,然后折好。  走回房间,拿起手机。因为出门安然不放心,所以才会让她必须买个手机,让她方便联系到她。  拿着手机走到沙发,一手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一手拿起手机,发现竟然关了机。开机,并没有打电话给雷辰逸,而是直接按了两个字,醒了。输入雷辰逸的号码,发送。  发送完,便把手机往一边一扔,视线转向正在启动的电视。电视定格在电影频道,正在放着一部老的掉牙的电影。想着自己开电视的目的,程涵蕾拿着遥控器开始换台。  按着按着,耳朵听着,余光却看向了被自己扔到一边的电话。见屏幕是黑的,程涵蕾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  手还在继续按着频道,而眉头因为那没有反应的手机褶皱是越来越深。最后手控制不住的拿起手机,按了一下按键,见屏幕上真的没有任何回应。按开信息,看发件箱,已经发送成功了。  程涵蕾突然就莫名的一阵闷气,这下子把手机更用力的扔到了沙发一角。  让她给他打个电话,她不是已经发了短信了吗?一点反应也没,一点也没用心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程涵蕾就默默的为雷辰逸没回短信也没打电话回应她,以及自己竟然为这事儿心里不舒服,而莫名的不开心,烦躁着。  不打电话来算了。  程涵蕾也不再搭理电话,把视线转向电视。台已经转向了新闻报导,都在播报着关于昨天的婚礼突然取消。而隐射的放出来说是冯浩然冯市长涉及贪污和作风问题,已经被带走内部调查。  程涵蕾看着,看着这些,其实对于冯浩然怎样,她并不关心。无官不贪,真正正直不阿的又有几个。  只是在看到雷辰逸和冯祯祯的婚礼取消了,心里莫名的有一种诡异的喜悦感。  其实就算是不愿意承认,她的心是不愿意雷辰逸娶冯祯祯,即使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去说不许。  一起一伏的,心情落差比较大。想再看看有没有最新的进展,但却只是一些揣测的新闻,程涵蕾看着门铃突然响起。  身体从沙发上弹起来,本来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的,听到门铃声,自己在这里,应该只有雷辰逸知道吧。现在按门铃会是谁,双脚踩在地面上。脚步顿了一下,小小的报复心理。没穿拖鞋,准备去开门。  透过猫眼,在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时,程涵蕾愣着后退了一步,刚准备开口的时候,便听到外面的男人说道:“有人在吗?外卖。”  听到外卖这两个字,程涵蕾突然反应过来。伸手拉开门,看着站在那里的男人,两手都提着打包盒。  “小姐,有位先生订的外卖,让我们送过来的。”  “谢谢。”  程涵蕾伸手接过,看着送外卖的离开,伸手拉上门。  刚把吃的放在茶几上,被扔到一角的电话突然亮起,程涵蕾习惯性用静音。程涵蕾看着外卖以为是雷辰逸,一边解着外卖,看着五六道自己爱吃的菜,还有一份小份的汤。香味十足,这是S市有名的大酒店出口。  闻着香味,这才发现自己肚子是饿了。看着吃的,然后伸手去拿电话。  没看号码,直接接起来,也没说话,等待雷辰逸开口。一手拿起筷子已经准备开动了,刚夹了一片虾仁,还没喂进嘴里,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道陌生的中年女性声音:“请问是程小姐吗?”  “我是。”  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明显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有些凝重。  “你好,我是XX医院的医生,我在病人的手机里找到您的号码,你现在方便过来吗?病人现在还昏迷不醒,麻烦你过来帮忙办理一下住院手续。”  那人话还没说完,程涵蕾立刻把手机拿开,在看到那号码是安然的时候,手中的筷子从手中落下,虾仁落到茶机上。  “我马上过来。”  没问是怎么了,程涵蕾快速的合上手机,然后走回卧室里,匆忙的换上衣服。把手机往包里一塞,拉开门便走出去。  伸手拦了一辆车,报了医院的名字。车滑入车流里,程涵蕾坐在后车座,脑袋乱轰轰的,心中不安极了。安然不是说跟丘泽约好了吗?不是应该在M市或是其他城市,不可能会来S市。她应该会避开S市玩才对,太多的疑惑,程涵蕾心中最担忧的是因为护士那凝重的语气。  电话里也问不清,问着还耽搁时间。  一路上不停的催促着司机,麻烦你快些。司机被催着,速度加快着。  比提前要早的到了医院,程涵蕾立刻走到咨询台问了安然在哪里。  当推开病房的门时,安然躺在普通病房里,里面住三个人。安然躺在最后一个床位,程涵蕾立刻快步的走过去。看着医生正在帮安然做着身体检查,一边的仪器在滴答的响着,头上绑着沙布,上面还隐隐的有着血迹。  站在医生身边的护士在看到程涵蕾那焦急担忧的模样,在医生检查好后看着一脸紧张的程涵蕾说道:“你是程小姐对吗?”  “嗯,我朋友怎么样了?”  “你先去帮你朋友办理一下住院手续,等会去医生办公室。”  “好。”  程涵蕾立刻点头,然后拿着安然的病历卡去办理了住院手续交好钱后。询问了一下护士医生办公室在哪里,便走了过去。  敲了敲门,听到医生说请进后,程涵蕾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请坐。”  医生戴着银边眼镜,一副温和的模样。看着程涵蕾,示意程涵蕾坐在对面。  “医生,我朋友怎么样?她什么时候送进来的?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有没有生命危险?”  程涵蕾有些急,有些语无伦次,看着医生,急切的说着。  医生看着程涵蕾焦急的模样,语气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病人是出车祸送进来的,打电话叫救护车的说不认识病人,只是在XX小区外出散步的时候看到病人身边一滩血,倒在那里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病人因为撞击了头部,送医院虽然及时抢救,但是脑中有些淤血。我们还正在帮忙用药物疏通脑中的淤血,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不用担心。”  “车祸?”  程涵蕾被两个人字给震住了,安然怎么会在上官睿所在的小区里,又怎么会在小区里出车祸。  上官睿呢?  安然出车祸在他的小区里,为什么见不到他的人。  “具体情况,警察正在调查,而我们这边没办法回答你。”  “抱歉,我担心我朋友才会问题多了些。那个,医生,我朋友醒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会不会忘记之前的事情?”(小强强,这对白是为了你昨儿的揣测写的,哈哈)  程涵蕾这会儿有点六神无主,在问出口后,便看到医生嘴角扯动了一下。  “这不是言情小说,放心吧,不会的。”  医生眼角明显的含笑,程涵蕾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她这是一时太急,所以才会条件反射的想到,一般小说里写着出了车祸就会忘记以前的一切。要是安然忘记了之前的事情,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  程涵蕾在医生含笑的眼神下走出去,当门合上的时候,坐在里面的医生眼角微微上扬。这个女生,很有趣。  **************************************************  雷辰逸坐在车里,当手机响了的时候,拿起一边的手机,当看到一条短信的时候。  一面开车,一面打开短信。  前面开车的左涧宁只透过后视镜看着雷辰逸的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了一些,然后看着手机屏幕,仿佛上面能看的开出一朵花似的。眼底的光芒让人难以揣摩,他还从来没有从雷辰逸的眼里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在盯了一会儿后,只见雷辰逸手指按了一下,又用另只手按了一下。  好似是在回复短信,但是在按了几个字后,又突然脸色变了变,把那打出的字给删除了。突然抬起头看向左涧宁突兀的问了一句:“XX酒店的订餐电话是多少?”  左涧宁闪躲未及的目光正好撞上了雷辰逸,还未想好怎么掩饰,便听到雷辰逸问的问题。  “你要订位置?”  应酬常常在那家酒店,所以左涧宁经常会帮雷辰逸预定位置。  “电话。”  雷辰逸也没回答,直接问着号码。  然后便看到雷辰逸在手机上按着,接着便靠在那里,一副没打算再说什么的模样。左涧宁开着车,听着雷辰逸在后面打着电话。似乎是很慎重的在点着菜,有时候在点了之后,又突然改掉。  在点了五六个菜后,补加了一份汤,接着叮咛道:“送到XX小区几栋几零几,菜口味清淡一些。速度要快,计我帐上,让谁谁谁送。”  左涧宁在前面听着,看着雷辰逸在挂了电话后,脸上一副很难形容的表情。左涧宁听着那熟悉的小区,那里是雷辰逸的一处住所,也是雷辰逸跟程涵蕾住的地方。  心中隐隐的察觉了些什么,透过后视镜看着雷辰逸,这件事情,他似乎从头没有对自己提过。以前,雷辰逸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自己,但是这一次,关于程涵蕾来S市,他竟然只字未提。  从那件事情之后,左涧宁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雷辰逸对他有了一抹芥蒂,那细微的变化。其实平时并没有改变,但是偶尔的时候,却还是能感觉到那细微的变化,左涧宁心中有些酸涩。他是为了他好,可是最后,好似好心做了坏事,反而让他心中对自己的意见越来越深。  雷辰逸感觉到了左涧宁的目光,然后靠在后面,手中拿着手机,突然直视着左涧宁的目光说道:“左,即使是最好的兄弟,有些私人领域还是别过多的干预。”  “嗯。”  都是聪明人,就如上次雷辰逸直白的威胁,这一次这样含蓄的言语,其实意思都是一样。  车平稳的开着,东西已经送了上去,处理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忙,本来说要陪程涵蕾吃饭的,但似乎根本就走不开。晚上尽量早些回去陪她吃饭,想到程涵蕾,雷辰逸莫名觉得心情很好。13211422  没过多久,电话便响起,听到餐已经送到。雷辰逸想到收到外卖时程涵蕾的表情,以及在等待着自己电话时的模样,心情大好。  拿起手机,开始拔程涵蕾的电话。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电话响着,在通话。又拔,还是在通话中。拔了三次都是在通话中。  刚刚染上一丝喜悦的脸上,又再次变得乌云滚滚的。  脸色阴沉的看着手机,在犹豫了一下,又拿起手机,再次拔打着。这次倒是打通了,可是怎么都没人接听。打了五六次,还是没人接听。雷辰逸啪的一下合上电话,脸色此时已经是狂风暴雨之前的模样了。  简直就是逆天了,晚上回去非得好好惩罚不可。竟然胆敢跟别人通话时间那么长时间,而且自己打电话,竟然敢拒绝。  ************************************************  回到病房,程涵蕾坐到了一边,病房里很吵闹,因为住了个孩子。程涵蕾倒并不是娇贵,需要住在单独的病房里。但是孩子太过于吵闹,她害怕会对安然有影响,于是又忙碌的找医生安排单独病房,补交了钱,接着把安然移至单独病房里。  还好正好有人出院,挪出了个位置。  坐在里面,守了二个小时,躺在病床上的安然动了动。程涵蕾坐在一边,在看到安然睫毛终于煽动了,立刻伸手按了护士铃,没一会儿,病房门被推开,而刚刚谈着的医生走了进来。在帮安然检查间,安然已经睁开了双眼,在看到程涵蕾的时候,眼眶立刻红了。  医生检查好后,说了句一切都很正常,住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叮咛了一下,接着就转身离开。离开前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程涵蕾。  程涵蕾没注意到,视线都看向躺在床上上的安然了,把一边准备着的温水小心的用着棉签湿了湿安然干裂的唇角,然后再弄了些许喂安然,在安然适应的时候,这才让安然喝了几口。安然火辣辣干裂的喉咙在喝了水后,总算是舒服了些许。  吐的字眼也不再那么干涩。  “涵蕾,求你,救救上官睿。”  安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抓住程涵蕾的手臂,然后用着很重的力道捏着,双眼哀求的看着程涵蕾,随着开口,泪水也随之滚了出来。  “什么?”  程涵蕾听到安然的话,愣了一下。  “涵蕾,救上官睿,求你,救他。”  安然的泪水湿透了脸颊,手扣着程涵蕾更重了,程涵蕾困惑的看着安然,然后问道:“安然,你别急,先慢慢说,为什么让我救上官睿,他怎么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