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吃醋

第一百六十八章:吃醋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2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9
   “咳咳……”  安然刚刚说话太急,在说完一句话后,伴随而来的便是剧烈的咳嗽声。额头被震的有些疼,而看着程涵蕾,手紧紧的抓着。  “昨天……”  安然在顺了气之后,边哭边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很担心他,涵蕾,我无法眼睁睁看到他有事……我做不到……做不到……”  安然慢慢闭上双眼,头埋在程涵蕾的合着的双臂间,轻颤着。  安然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在情绪起伏过大后,很快昏昏的再次睡去。程涵蕾托护士长找了一个值得信赖的看护照顾着安然,然后离开医院。  ********************************************  安然说昨天她来S市有事找上官睿,却看到有车撞上官睿。于是她想都没想的便帮上官睿挡住,而在昏迷前,她说朦胧看到有人把上官睿带进一辆车里。她说,左涧宁有给她打过电话,说会对上官睿不利。  安然的话有些地方很不合逻辑,程涵蕾大脑乱轰轰的。一时间也没有心思去多想,安然话里的漏洞里隐藏的是什么。只知道,安然是真的很担心,而左涧宁会带走上官睿,一定是雷辰逸吩咐的。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雷辰逸,那么,这背后的人一定是雷辰逸在做动作。  雷辰逸。  程涵蕾想到等会要跟雷辰逸说这件事情,心还是揪了一下。两个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也许因为这一个电话的关系,又要再次的僵持,更加不确定,现在自己的份量,是否足以让他为了自己而放弃自己原定的计划。  但是,她必须要试试。  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安然,不管是不是有意,撞人就是他们不对。还伤到了安然,这一次是幸运没有事,如果要是真的把安然撞的怎样,她又该如何自处。  拿出手机时,看到手机上面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属于同一个人。而翻到最后还有一条短信,按开。只有简短的一个字,家。程涵蕾准备回拔电话的时候,想到如果要是争执起来,在大街上不好看,于是收起手机,快步走出电梯。尽快赶回去,面对面也容易说的清楚。  此时人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此时医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计程车很难叫到,站在那里十几分钟,不是有空车被人抢了,就是直接来接人的,拒载。正在愁的时候,一道喇叭声在耳边响起。程涵蕾看着一辆车自从医院里面开过来,停在她的身边。  “去哪?”  车窗摇下来,里面是安然的主治医生。  “去XX路。”  没有说什么小区,雷辰逸的特殊身份还是让程涵蕾多了一抹小心。  “正好顺路,送你一程。”  坐在里面的医生笑的温和,而程涵蕾正在犹豫间,便听到他说:“这个时候医院门口很难打车,放心,我不是狼豺虎豹。不会吃了你。”  他戴着眼镜的双眼,仿佛是带着笑容,看着程涵蕾,让程涵蕾一阵尴尬。  “我不……是那个意思。”  “上车吧。”  一手推开车门,看着程涵蕾,眼里满是真诚。  程涵蕾也想快点回家,短信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前发的了,可以想象现在已经在家的雷辰逸,此时的表情是什么模样。不再犹豫,坐了进去。伸手拉上门,一路上,医生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便聊了一下关于安然的病情,关于程涵蕾的私人问题一样都没有问,甚至连名字都没有问,直到车停在XX小区的后面的地方。那里虽然可以看到自己住的地方,但是要绕十分钟才能走到正门。  “谢谢你。”  程涵蕾推门下车,对坐在里面的男人感激的笑了笑。(http://)  “顺路而已。”  笑的温和,看着程涵蕾。程涵蕾也没多周旋,直接对坐在车里的男人挥了挥手,然后转身便往前走。在刚走了两步的时候,听到车里的男人突然开口:“程涵蕾,再见。”  程涵蕾一僵,听到医生叫自己名字,吓一跳,一路上好像也没有互相问彼此的名字,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转身间,那车已经启动,后退的退入车道里。程涵蕾也没有再多想,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不是想这些。  只是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便再次转身,加快步子的往小区前面走。  这会儿,雷辰逸正站在阳台处,靠在那里,看着程涵蕾和车子里坐着的男人,微笑,挥手,再转身,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手中的烟轻吐而出,眼底已经是一片阴鹜。  他,不喜欢她对其他男人笑,除了他之外。  他,不喜欢她对其他男人依依不舍,除了他。  他,不喜欢她不听他的话,把他对她的好丝毫不放心上。  他,此时很不爽。  ********************************************  听到开门声,雷辰逸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一点也没动的饭菜,眼底的光芒在手中烟的星火之下,忽明忽暗,让人看不真切。程涵蕾推开门走进来,便闻到了那刺鼻的烟味,一早清扫把房子里通风,喷清新剂,这会儿回来,这里又满是烟味,呛的程涵蕾眉头直皱。  换了拖鞋,往里走。看着雷辰逸靠在那里,跟大爷一样。在看到程涵蕾的时候,眼角都未抬,声音听不出喜怒。  “去哪了?”  那声音太阴阳怪气,程涵蕾一边脱下外衣,一边走向沙发,准备跟雷辰逸好好谈谈。  “医院。”  她等着他问去医院看谁,但是雷辰逸却只是在听到程涵蕾的话时,把手中的烟灭了,然后抬起头,眼神深邃了扫了一眼程涵蕾说道:“你忘了我跟你说了什么,嗯?”  那声音,压的很低。由他那磁性的声音吐出,带着一抹不悦和莫名的压力。  “腿长我自己身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那极度大男子主义的一个嗯字,在理智之前,忍不住回嘴,在发现自己又用不悦的声音回嘴了,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股子心中的火焰。然后抬起头看着雷辰逸认真的说道:“雷辰逸,我不想跟你争执,我想和你谈谈。”  “谈?谈什么?谈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还是谈你浪费我的一片心意?亦或是谈一谈送你回来的人是谁?你难分难舍的人是谁?程涵蕾,不接我电话就是跟那个男人两个人去私会嗯?我只是眨眼功夫,你这又勾搭上一个?怎么?没满足你,我一离开就不甘寂寞的找别人??”  程涵蕾看着突然起身逼近自己的雷辰逸,看着他那明显跳跃着火焰的双眼,听着他那莫须有的指控,程涵蕾一手抵在雷辰逸的胸口,然后声音不由的尖锐的说道:“雷辰逸,你在扣人莫须有罪名的时候,别把什么事情都想的那么龌龊。我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私会什么?他只是好心送我回来……”  “好心送你回来?我怎么不知道这世态炎凉之下,还有这种好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主动送你回来。嗯?”  “雷辰逸,你在扯什么?他只是安然的主治医生,我打不到车送我回来,你满意了吗?还想说什么?说我特意去医院勾引安然主治医生吗?你怎么不问我,安然为什么会进医院?嗯?”  程涵蕾见雷辰逸咄咄相逼,本来就是想跟他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谈一谈。这件事情,安然说的模棱两可。她不想只听安然一方面的言词,因为安然明显的在隐瞒什么。她想弄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不是雷辰逸做的。  她不想每次两个人还没说话,就弄的剑张跋扈的,她也懂得累。  “她进医院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不自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够了,雷辰逸,你别侮辱我的朋友。没有你们这些男人,我们需要不自爱吗?”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那指控含义十足的话,怒的一把推开正在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雷辰逸。他有什么资格说安然,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去没逸官。雷辰逸也发现自己言词有些过激,看着程涵蕾气的通红的小脸,然后声音压低了几许说道:“我们跟他们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唯一的不一样之处,就是你逼我的,而安然是心甘情愿陪在上官睿身边的……”Tuhx。  “逼?程涵蕾,你再说一遍?”  雷辰逸语气刚软下来,一听到程涵蕾用那个逼字,怒火蹭的一下子燃烧起来。  程涵蕾也发现自己过于激动用错了词,看着雷辰逸深邃的眸子里那一抹一闪而过的受伤,昨晚的一切在脑中闪过。他们之间,似乎已经走向了一个新的起点。昨晚发生的一切,已经说不上是逼不逼。更甚是,早在很久以前,就算没有那份契约,她对他,早已经无力抗拒,身体,早已经完全的沉沦……  但是话说出了口再收回来便很困难。  “雷辰逸,我们两个人的私事可不可以在解决了安然的事情后再谈?”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声音主动的软了几许。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甩开她的手,整个退坐回原来的位置上,别过视线,冷冷的说道:“她的事情与我无关,没什么好说的。”  对安然,雷辰逸始终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们两个人已经不止一次为了这个安然而闹矛盾了,昨天一切好不容易进入轨道两个之间也看到了春天,一切挺和谐的,一个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S市的安然,这会儿,又因为她而让他跟程涵蕾两个人弄成这么一个僵局。  “上官睿呢?上官睿也跟你没有关系吗?”  “这是男人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没事管这些做什么?还是那个安然对你说了什么?”  雷辰逸眉头一紧,别过的视线转向程涵蕾,眉宇间明显的褶皱深了几许。因为安然的关系,让他跟程涵蕾两个人僵持了那么久,而他那段时间明明看到她难过,却一句话都不能说。如果不是因为安然让上官睿知道,他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也不用让程涵蕾处于浪尖上,让她痛苦。  “你离那个安然远一点。”  雷辰逸知道安然对于程涵蕾来说很重要,所以即使知道是因为上次安然的原因才让上官睿知道他跟程涵蕾的事情,在程涵蕾面前也只字未提过。他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程涵蕾却一点不识好歹。  “我不管你喜不喜欢安然,安然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会因为你而跟她撕破脸,更加不会弃她于不顾。雷辰逸,你刚刚说,你跟上官睿,是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好,既然是你们男人的事情,那能不能别扯上安然。你跟上官睿就算是对立的状态,这不影响我和安然。我知道你有时候为了你所谓的权势,不得已会用一些非常手段。但是雷辰逸,那是人命,你怎么能让人开车去撞上官睿,还害得安然进了医院。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如果要是出了人命,你……”  程涵蕾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关心的话,说不出来。不仅仅是担心安然,她也担心雷辰逸。如果真的出了人命,这件事情对他会有多么严重的影响。而她面对着一个害死自己好朋友的男人,她又该如何自处。  “她进医院跟我没关系。”  “安然已经全告诉我了,是你让左涧宁派人去撞上官睿,而误伤了安然。你还说跟你没关系,雷辰逸,究竟人命在你眼里算什么?”  程涵蕾不敢置信的看着雷辰逸。  “安然说,安然说,她说什么你都信是吗?我说的都是谎话?信不信随你,她进医院,跟我没关系。”  雷辰逸冷冷的甩下一句,站起身便往卧室里走。  “那上官睿呢?他究竟在不在你手上?你究竟想做什么?雷辰逸,当初你违背对我的承诺还是毁了上官家,我们已经欠了上官家,欠了上官爵。你现在还对上官睿下手,你怎么可以?”  雷辰逸转身刚走一步,在听到程涵蕾提到上官爵时,脸上的表情瞬间阴霾。(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