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后果

第一百六十九章:后果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99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0
   雷辰逸转身刚走一步,在听到程涵蕾的提到上官爵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一片阴霾。  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也从沙发上站起身的程涵蕾,折身,一步步的向程涵蕾靠近,声音低沉的问道:“你说什么?欠谁?”  “欠上官家,欠上官爵,欠上官家的任何一个人。”  “程涵蕾,我只说一遍,你给我听清楚了,我雷辰逸不欠上官家,更加不欠上官爵,你听清楚没有。”  “没有,雷辰逸,事情过了不代表没发生过。当初难道不是你让上官家一败涂地的吗?你欠上官家的,我也欠上官家的。上官家已经因为你的牵怒弄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当初你因为我跟上官爵的关系所以对付上官家,因为我而让爵受了多少伤,疼了多少次。现在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不想跟你为了这件事情再争吵,吵也挽回不了什么,可是雷辰逸,事到如今,上官睿究竟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对他?他从来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连他也不放过。他不是上官爵,他只是他的哥哥,就这样一点关系,你也要斩尽杀绝吗?”  程涵蕾手拉着雷辰逸的手臂,撕吼着。  “上官爵,上官爵,程涵蕾,你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上官爵对不对?你现在跟我说放过上官睿,究竟是因为他是所谓安然喜欢的男人,还是因为他是上官爵的哥哥?嗯?”  雷辰逸的眼底迸发出浓烈的火焰。  程涵蕾被雷辰逸逼的又靠近了沙发一边,整个人跌坐进沙发,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雷辰逸。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为何每次都弄成这个模样,明明是想好好谈的。  她刚只是一时间激动,提到了上官爵,也知道,他最不愿意自己提的人就是上官爵。  “雷辰逸,你扯到哪里去了?”  “难道不是?程涵蕾,你看看你现在这副表情,你看看你提到上官爵时那一副表情,你究竟对他有多少不舍?还是,你的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是他?”  雷辰逸冷笑。雷辰逸只觉得心口中那把火越烧越旺盛,看着程涵蕾在提到上官爵时眼底的那抹子忧伤和歉疚,他便觉得刺眼的想把上官爵从她的大脑里彻底的挖除。  “程涵蕾,你是我的。不管是身,还是心,只能是我的。我不许你想我之外的任何男人,你听清楚了没有!”  雷辰逸一把扣住程涵蕾的下额,气息逼近。瞪着程涵蕾,恨不得用眼神吞噬了程涵蕾。  那霸道的气息,那眼神让程涵蕾莫名的揪紧了心。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他本来就是自我的可以。他怎么可能会因为她而改变一开始的初衷,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是比得过权势。为了权势,他什么都可以舍弃。更甚是自己,就因为他给了一点阳光给自己,她就自己灿烂起来了。  “你除了这种强盗般的掠夺,你还会什么?”  程涵蕾跟雷辰逸争的累了,再争下去,只会是更加的掀彼此的伤疤。  被程涵蕾说的愣了一下,雷辰逸只听到程涵蕾继续说道:“我只问你一句,真的不放过上官睿吗?”  “不可能。”  声音冷硬。  “那就当我从来没有说过。”自时到还。  一把推开雷辰逸,程涵蕾直接站起身往外走。  “程涵蕾,站住。”  没反应。继续往前走。  “程涵蕾,你走出去试试?”  雷辰逸站起身,对着程涵蕾的背影冷冷命令着。自信满满的觉得程涵蕾不敢违背他的话……威胁的习惯了……  程涵蕾连脚步顿都未顿一下,直接拉开门,甩上门,震的耳朵麻。  雷辰逸在听到甩门声时,刚准备追出去,想到程涵蕾那模样,莫名的愤怒。站直的身体突然愤怒的一脚踢向一边的沙发。不知好歹不分清红皂白的女人,他只会强盗的掠夺,他妈的以为他对谁都这样吗?  越想越气,雷辰逸一把拿起放在一边的电话,直接拔了左涧宁的电话。  “左,究竟怎么回事?我只是让你在冯家事情完之前,先别让上官睿有机会出现。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没做什么为什么会有车祸,那个安然为什么会被撞的住院?谁让你们开车撞人的?”  “意外?左,最后真是意外,别再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再做什么?我说过,上次你背着我找程涵蕾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别让我知道你在我背后做小动作。”  “没有最好。”  砰的一声挂了电话,雷辰逸想想又不放心程涵蕾。折身拿起电话便准备拔程涵蕾电话,而刚按了电话,便看到电话在沙发上亮起。  “SHIT。”  雷辰逸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他明明不想跟她两个人吵。他的理智在遇见程涵蕾的时候,简直就跟个毛头小子一样的冲动着。  转身,便看到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刚刚打电话太愤怒,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程涵蕾刚出门顺手就拿了放在玄关处的钥匙,气的连大衣也没穿,导致身无分文。在走出门发现冷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不想折回,但是身无分文哪儿也不能去,不得不折回身,准备拿了大衣就离开。  轻手轻脚的开门,准备拿起放在玄关处挂着的大衣便走的,却没想到听到雷辰逸打电话。  初时还在愤怒,但在听到雷辰逸质问左涧宁的时候,拿大衣的手不由的顿住。  在听到最后的时候,程涵蕾的脚步已经不由自主的靠近雷辰逸,然后站在那里,看着他挂电话,看他给自己打电话,看着他侧脸上那抹子担忧,以及转身间,在看到他时,眼底的那抹复杂的情绪。(http://)  “不是甩门走了吗?回来做什么?”Tuhx。  雷辰逸冷冷的轻哼着,看着程涵蕾站在那里,顿时拽起了谱。  往沙发上一座,手机往一边一扔。  “雷辰逸,你刚刚电话里说的是不是真的?”  “假的。”  雷辰逸冷哼着。  程涵蕾看雷辰逸那副故作冰冷的模样,有些叹息的走上前,蹲在雷辰逸的面前,仰头看着雷辰逸。那俊逸的脸上现在写满了怒意,眼里却有着一丝放松。刚刚他转身间,眼底的紧张,是因为她离开的原因吗?  “你不会对上官睿做什么是不是?”  “我会,我会让人断了他手脚,然后在他身上捅上一百零八刀,以满足你脑中幻想的那些画面。”  “雷辰逸,你别扭的样子很可爱。”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这样说,心里悄悄的放下心。知道他不会对上官睿不利就可以了,至于他想做什么,这是他要做的事情,她也不应该多说什么。  雷辰逸听到可爱这两个字,脸色阴沉了几分。一手挥开了程涵蕾的碰触,明显还在生气着。  “你刚电话里说,左学长背着你找我是不是指解除契约的事情?雷辰逸,其实那不是你的意思是不是?”  “因为我不想放过你,还没折磨够你,怎么能放过你,你说是不是?嗯?”  雷辰逸俊逸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为了掩饰这抹尴尬,这些事情被程涵蕾从口中说出来,莫名的让他觉得一副不自在。恶狠狠的捏着程涵蕾的下额,说的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我没想着上官爵……”  “没听到我的话是不是?让你别再提那个名字,你长耳朵没有?”  雷辰逸脸色又阴沉了,一手捏住程涵蕾的耳朵,微微用力,以示对她的警告。  “不提了不提了,你饿了没有?我饿了……”  程涵蕾拉下那正在捏自己耳朵的大手,扣在手心里,只觉得,两个人的手重叠在一起,很是温暖。  不争吵的时候,真的很好。  “起来。”  “干嘛。”  “不是饿了吗?”  雷辰逸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到现在还在摆谱状态。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僵硬的后背,嘴角微微的上扬。其实,他很关心自己。其实,他就是不善于表达,其实,有时候,他还是很可爱的。其实,也许真的了解不够深入,所以他们两个人才会时不时就会争吵,也许试着沟通,也许有一天,他们可以不用这样剑张跋扈的相处,时不时的就哈雷彗星撞地球。  “雷辰逸,别出去了。”  这会儿,他们俩个人的身份本来还处于敏感状态。这样出去,要是被人发现了,到时候,又会惹出事端。而且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要开车到吃的地方,再点菜,还不饿死。  “你不是饿了吗?”  雷辰逸转身,看着程涵蕾,都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刚说饿了,这会儿又不出去了。  “不是还有这个吗?我去热菜,我们一起吃?”  我们这两个字,听起来有些美好。雷辰逸看着茶几上自己那会儿订的菜,还没动的放在那里,没说话,但已经折回走到沙发上坐下,不说话,等于默认了。  程涵蕾见雷辰逸的动作,于是走到茶几边,端起菜往厨房里走。  雷辰逸听着厨房的声响,没一会儿,里面便飘出了菜的香味。脑中还在回味着程涵蕾说的我们这两个字,越想越觉得我们这两个字很好听。特别的顺耳,脸上的表情也没之前的那么僵硬了。慢慢的柔和了下来。  热菜很快。因为汤的份量少,程涵蕾又从冰箱里拿出一些蘑菇快速的做了个奶油蘑菇汤。  短短的十五分钟,菜已经摆在了桌上。而程涵蕾把中午雷辰逸特意让外送送来的大份量的饭分成了两份,一份多一份少,端上了餐桌。  “吃饭。”  见雷辰逸坐那跟大爷一样的不动,程涵蕾无奈的解下围裙,然后走到餐桌前,一手拉住雷辰逸,其实没用多少力气,雷辰逸已经顺势的站起身,随着程涵蕾走到餐桌前。  两个人相邻的坐着,程涵蕾知道刚刚是她不对,于是有些讨好的夹了块虾仁放进雷辰逸的碗里,然后看着雷辰逸咽下后问道:“好吃吗?”  “又不是你做的。”  意思就是不是你做的,好吃跟你有关系吗?  程涵蕾碰了个冷丁子,这男人生气还不是普通的长。也是真的饿了,程涵蕾今天的胃口好像特别的好。吃菜吃饭,碗里的一点点米饭很快便被她消灭了。其实胃并不大,所以平时吃的也并不多。刚刚才会给自己只弄了一点点米饭,谁知道吃着吃着就觉得突然开了胃,这会儿饭吃完了,还有种没有吃饱的感觉。  “雷辰逸,别……你吃过了……”  程涵蕾手中的碗还没放下,便见雷辰逸已经直接把碗里还剩下一半的饭往她碗里弄。他刚吃过……  “吃。”  雷辰逸见程涵蕾的表情,脸色突然变得更冷了。瞪着程涵蕾,一副你不吃试试的模样。  “口水都互吃了多少次了,这会儿矫情什么?”  见程涵蕾不动筷子,雷辰逸冷冷的轻哼。  这能一样吗?  但在雷辰逸的瞪视下,程涵蕾不得不继续吃着碗里的饭。雷辰逸在看到程涵蕾开始吃的时候,莫名的心情大好。这种温馨而亲昵的感觉让他很是满意。  “一粒不许剩。”  雷辰逸快速的吃完碗里的饭,然后看着程涵蕾吃着饭,直到程涵蕾真的全部都吃完,雷辰逸很满意脸色缓和了些许。  在收拾好后,雷辰逸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  走过去,还未坐下,雷辰逸已经大手一挥,把程涵蕾搂进怀里,大手稳稳的扣在程涵蕾的腰上。  “今天那男人是谁?”  “安然的主治医生,刚跟你说了,今天去医院才认识的,不熟悉。”  “不熟为什么坐他的车?”  “我打不到车,他正好顺路来这边。”  “只有你这个白痴会相信,以后不许再坐其他男人的车。”  “计程车也不可以吗?”  “程涵蕾。”  雷辰逸脸色又阴沉了。  “雷辰逸,你是不是吃醋了?”  程涵蕾突然仰头看着雷辰逸,冒出一句话。(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