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楼下暗影

第一百七十一章:楼下暗影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2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1
   医院  程涵蕾坐在安然的病床边,安然早已经醒来。  “涵蕾。”  安然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突然从电视上转过视线看向程涵蕾。  在离程涵蕾告诉安然雷辰逸不会对上官睿做什么之后,安然便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嗯?”  程涵蕾美丽的小脸上依然是那副不多恬静的模样,心底突然很内疚。  “其实,照片是上官睿找人拍的。是那次我在你那里跟上官睿打电话,让他听到了。才会……我不是故意瞒你的,我只是害怕你知道了会怪我,会不要我了。涵蕾,你对我很重要。所以我才会不敢告诉你,我……”  “都过去了,其实如果真要说错,也是我的错。有些事情都是注定的,我跟雷辰逸不管如何都欠了上官家,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不会因为他们之间的对立而改变。”  心还是有些压抑,时间,永远无法真的保证什么。  安然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神却开始有些恍惚。  *************************************************  下来。  只是两个字,程涵蕾叮咛着安然好好休息,然后离开医院。  刚走出住院部便看到一辆低调的普通车停在楼下,在看到程涵蕾的身影时,按了一下喇叭。  程涵蕾听到喇叭声,快步的走过去。  一侧的车门已经被打开,坐了进去,看着里面的雷辰逸。没有问他去处理了什么事情,只是有些珍惜这样的相处。  此时已经是十点多,雷辰逸一手开着车,一手握着程涵蕾的小手,然后带程涵蕾吃了夜宵。等两个人回到住的地方时,已经是十二点。  夜深人静,当车停下的时候,程涵蕾和雷辰逸一前一后的下了车。  大手稳稳的搂在程涵蕾的腰,为那没有几两肉太瘦的腰而皱眉头,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从阴影里走出一道身影。就这样拦在了两个人的面前,程涵蕾在看到从阴影中突然走出来的身影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  在m市的时候,她知道冯祯祯来过,但却没有这样面对面的对峙过。  此时,腰还被雷辰逸搂着,面对面看着站在那里的冯祯祯,从未有过的憔悴。一向妆容都很完美的冯祯祯,此时脸上有着一抹死灰般的疲倦。  在看到雷辰逸怀里的程涵蕾时,程涵蕾明显的看到冯祯祯侧放在两边的手悄然的握紧,用力的扣住。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气,却隐藏在阴影,最后消失在眼底。  程涵蕾条件反射的想离开雷辰逸的怀里,这样的对峙如同校园里,那一巴掌时的感觉。但是不同的就是彼此的身份调换了。  感觉到了程涵蕾的想离开的动作,雷辰逸的大手用力了几许,把程涵蕾扣进怀里,牢牢的搂着。扣在她腰上的大手用力的捏了一下,明显的在警告程涵蕾。  冯祯祯站在阴影里,看着月光下如同一对壁人的雷辰逸和程涵蕾,努力的把苦涩吞咽下去,现在她不能发火,不能。  “辰逸……”  几乎是有些困难的吐出两个字,冯祯祯的声音带着一丝轻颤,在叫了雷辰逸之后,在看到雷辰逸脸上一闪而过的情绪时,喉间更加的苦涩。  “雷立委。”  生疏的三个字,只听别人去叫雷辰逸,第一次从她口中吐出,原来这三个字,如此的苦。  “有事?”  雷辰逸似乎有些不耐烦,手搂着程涵蕾的腰,此时已经是深夜,人早已经都安睡。楼下的三个人,如同是一场剧本一样,正在演绎着一段精彩波折的故事。  “放过我爸爸。”  带着一丝卑微,冯祯祯低下头,在阴影里,那没有打理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整个人感觉到她此时的心力交瘁。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立委,无能为力。”  生疏的言语,完全不似在之前两个人还是差点结婚的未婚夫妻。  即使知道那只是他演的一场戏,冯祯祯还是觉得疼。疼到了心坎里,在想通了的时候,在知道是他做的时候,那种感觉,硬生生的撕裂了她。完全就是引了一条狼,吞噬了她,也吞噬了冯家。  “雷辰逸,爸爸是一手提携你的人。你真的一点不忍都没有吗?”  冯祯祯有些崩溃,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似乎还在隐忍着那快要爆发的怒意。  “自食其果,别人无能为力。我已经尽力了。明哲保身。”  “够了,雷辰逸,不要在这里跟我打官腔,明明就是你,明明就是放出的风声。那个叫刘馨的女人也是你找的对不对?雷辰逸,就算我有错,你也何曾真的对过我。最起码我是真心的对你,最起码我真的爱过你。而你,除了利用我的身份外,对我可曾有过一丝心动一丝怜惜。”  “我只不过是两次意外而走错了路,而你,跟程涵蕾这个女人,你们两个人的不耻关系维持了多久。辰逸,这些都过去了。我可以不计较,我可以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不会告诉别人,你们之间的乱.伦关系。我只要你放过我爸爸。只求你放过他。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如果真的被双规,这辈子就会在牢里度过了。他怎么受的住,我求求你放手。”  “冷吗?”  感觉到怀里的程涵蕾轻颤了一下,雷辰逸一直平静听着,突然低头在程涵蕾耳侧温柔的低语。  程涵蕾只觉得肩膀上一暖,雷辰逸身上的大衣已经披在了她的肩膀,然后再次搂住她看着冯祯祯说道:“如果冯小姐是来让我帮冯市长的话,我只能说无能为力。已经很晚了,不送。”  一手搂着程涵蕾,雷辰逸的声音疏离而敷衍。那语气,而他对程涵蕾的体贴疼宠,刺的冯祯祯手更加用力的捏紧。  指甲深深的刺进肌肤里,疼的冯祯祯心在一阵阵的抽紧着。  他是如何能够云淡风清的对自己如此的生疏说话……  “雷辰逸,你站住。”  冯祯祯在雷辰逸搂着程涵蕾错过她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尖锐的拔高了声音。  “还有事?”  背对着冯祯祯,雷辰逸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声音淡淡的在夜色里响起。  “你一定要撕破脸是吗?”  雷辰逸没说话,只是搂着程涵蕾继续往里走。  冯祯祯转过身,双眼里迸发出一股子疯狂的情绪。看着他的云淡风清,心一阵阵的被撕裂着。究竟是有多痛,究竟能有多痛。究竟可以多痛,这个男人,怎么能够无情至此。  “我来这里,只是想跟你商量,不至两败俱伤。雷辰逸,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全身而退吗?你让冯家变成这样,我也一样不会放过你。既然你这样无情就别怪我也无情,你护程涵蕾这个小贱人是吗?现在你已经没有可以威胁到我的,冯家已经这样了,我也不介意自己名声扫地,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在意什么。”  “如果你不收手,明天我就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雷辰逸,雷立委,跟自己的亲妹妹乱.伦。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能够继续在官场上走下去。相较而言,你的丑闻比冯家更甚。是你逼我的,雷辰逸,是你逼我的。”  冯祯祯站在雷辰逸和程涵蕾的身后,每吐出来的一个字都带着一抹心痛。她不愿意把两个人之间弄成这种局面,在他说可以抹去之前的,还能结婚的时候。她已经很努力的改变自己,很努力的想要重新开始。  原来,所谓的重新开始,最后的结果,是让冯家变成这样。摧毁在他的手中,她爱的男人手中。  程涵蕾一直沉默着,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在被雷辰逸搂着向电梯走去的时候,听到冯祯祯在身后的话时,见雷辰逸仿佛没听到一般,一手扯住雷辰逸,双眼带着担忧的看着雷辰逸。虽然说雷辰逸跟自己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明显的雷辰逸是一.夜.情而存在的产物,这件事情雷辰逸不会愿意让人知道。  对他的前途一定会有影响,程涵蕾扯着雷辰逸,眼底的担忧很是明显。  想到雷辰逸告诉她的时候,曾经在激情的时刻开玩笑的说道:“现在我有把柄在你的手中了。”  “雷辰逸。”  见雷辰逸那毫不介意的模样,不知道是真的不介意,还是在伪装。他太善于伪装自己的表情,让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真的不担心。  本来没担心的雷辰逸,此时听到程涵蕾那担忧的声音时,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眼角忍不住上扬。看她担心的表情,心情莫名的好。本来阴霾的情绪,此时一扫而去。  搂着程涵蕾慢慢的转过身,看着冯祯祯那已经失控的模样。声音平静而冷漠的说道:“你可以试试。”  只是几个字,用着冰冷的声音轻吐而出。  冯祯祯被那过于冷漠的眼神和语气给刺的不由后退了几步,他的表情好似一切都胸有成竹一般。突然间觉得很无力,根本就不想把一切弄成这样。不想毁了雷辰逸,如果他可以收手,可以放过冯家,她真的不想失去雷辰逸。  他说过,他对她说过……  他是一个不轻易说爱的人,既然能够对自己说出爱。是不是代表他心里是有她的,否则不会对她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你说过你爱我……”  在电梯打开的那一刻,冯祯祯似乎是失了控的喃喃的轻语而出。看着那走进电梯转过身的两个人。在长指按上楼层的时候,两个人在电梯里,而冯祯祯在电梯外。如此的对视着,程涵蕾被搂在雷辰逸怀里的身影僵住了。  那句我爱你,是在她身上说的。  脸色攸地有些变了。  雷辰逸眼角余光看着程涵蕾,然后看着外面垂死挣扎着的冯祯祯,在电梯门合上之时,淡淡的说道:“那是对另一个人说的。”  电梯合上的那一刻,程涵蕾看到冯祯祯双腿一软,整个人滑坐在地上。而随之电梯门也合上,程涵蕾的视线看着合上的电梯门,脑中嗡嗡的响着雷辰逸说的话。  那是对另一个人说的。  电梯里的灯亮着,程涵蕾还被搂在雷辰逸的怀里,忍不住侧过头看着雷辰逸那纹丝不动的侧脸,那刚刚一句话,他究竟是因为想要打击冯祯祯还是说真的。她还记得那天她误会之后,两个人之间的争吵,闹的最后他差点打了她。  此时,看着雷辰逸的侧脸,程涵蕾又默默的咬住唇瓣,低下头。  心中的情绪很是复杂,在看到他护着自己,而对冯祯祯的生疏冷漠。,她应该是开心的,可是,为何心中却有着一股子酸涩。  说到陪伴,雷辰逸跟冯祯祯在一起那么久了。他此时竟然可以如此的冷漠对待她,是不是当兴趣不在了,这个男人就能够冷漠成这样。是不是有一天,自己在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后,也会沦落成这样的下场。  程涵蕾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沦落的像冯祯祯一样,如此的卑微,站在他的面前像是尘埃一样。而他,如此冷漠的对待自己,如此无情,那时候,她是不是还能坚强的对自己说一句不介意。  心,揪的紧紧的,酸酸涩涩的疼着。有些难受的揪紧了。  雷辰逸目光一直直视着电梯门,而眼角余光却看着程涵蕾。刚刚那句对另一个人说的,明显的看到了程涵蕾脸上那一抹错愕,以及不敢置信。复杂的表情像是在看一场演出一般。心情莫名的很好,搂着程涵蕾的手也收紧了几许。  只是短短的电梯时间,两个人都沉默着。  直到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程涵蕾竟然率先的从雷辰逸的怀里离开,然后先一步走出电梯。雷辰逸一直等着程涵蕾开口问,他刚刚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回答,冯祯祯的那句话,他可以直接无视的。但因为程涵蕾在自己身边,竟然会说出了口,而且还没有后悔之势。  一前一后,进了门。  走进客厅。  走进卧室。  再见程涵蕾脱下外衣,再看到程涵蕾走出卧室。  雷辰逸一直跟在程涵蕾身后,等待着程涵蕾开口。但就见程涵蕾的一系列的动作,但就是没有一句话。  直到程涵蕾洗好澡进来,雷辰逸见程涵蕾在吹头发。没等到程涵蕾开口,自己也去洗了澡。回到房间的时候,程涵蕾已经靠在床上,卧倒拉过被子裹住自己了。  经然能逸。从电梯里,一直到进门,再到现在他等着程涵蕾开口问他。其实就算是她问了他也肯定不会回答,但是,他就是想她问。她问了才说明她在乎他是谁说的,说明她是在乎他的。  程涵蕾算是他二十多年人生里,第一个不能掌控的存在。明明伸手就可以占有,明明他是她唯一的男人。有时候即使他的身体在她的身体里,心贴心,但是却感觉不到贴近她。感觉如此的遥远。  “程涵蕾。”  雷辰逸掀开被子躺进去,动作有些粗鲁的翻过程涵蕾,看着程涵蕾闭着的双眼,有些不满。  “嗯?”  程涵蕾微微睁开双眼看了一眼雷辰逸,看了一眼又闭上。  “你没话问我?”  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程涵蕾只觉得心中更加的苦涩,她应该说什么?问那句话是不是对自己说的吗?  “冯市长的事情真是你做的吗?”  程涵蕾顺应的开口。  一说出口,雷辰逸突然翻身压住程涵蕾,冷声问道:“你明知道我要你问什么?”  “我应该问什么?”  程涵蕾看着那放大在自己面前的俊脸,言词避开,闪躲着。  “别跟我阴阳怪气的说话,你听到了不是吗?”  雷辰逸声音有些冷,扣着程涵蕾的下额,明明她应该开心不是吗?刚刚在电梯里明明就看到了她小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明明就是介意那句话是对谁说的,现在竟然跟他装。0  “雷辰逸,我不知道你要我问什么?”  程涵蕾有些无奈的软了声音,不想为了这件事情而争吵。不是不问,而是不知道如何的问。她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位置放的重要一些,但是越是在乎,跌的就越重,冯祯祯不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  雷辰逸听到程涵蕾那句不知道,脸色越来越阴沉了。  突然一把推开程涵蕾,雷辰逸直接翻过身,啪哒的一声关上灯。背对着程涵蕾,身体绷的厉害。  程涵蕾感觉到了雷辰逸的怒气,只是……  黑暗笼罩着,程涵蕾平躺着,看着天花板。呼吸,交错着。其实都没有睡着,却没有交谈没有言语。  是她太较真,太矫情了。其实不应该的,她知道。  是不是应该服个软,习惯了在他的怀里,此时背对着她而睡的雷辰逸,在黑暗里,都能感觉到他那紧绷的身体。程涵蕾正在犹豫着,要不要主动的去环住雷辰逸。雷辰逸却突然翻过身,又再次的压上了程涵蕾,两个人的气息面对面,近距离的接触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