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四个耳光

第一百七十二章:四个耳光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1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1
   两个人的气息面对面近距离的接触着,黑暗里,雷辰逸的目光灼灼的仿佛带着一股子要灼透了程涵蕾的热力。身体依然紧绷的厉害,他似乎静静的看了程涵蕾很久。程涵蕾一直有着一种要屏息的感觉,两个人的气息交错着,彼此的呼吸都紊乱着。  程涵蕾有些害怕雷辰逸会逼迫自己,有些东西不开口就还能遮掩,赤果果的呈现在阳光下,她再也遮掩不了。  “记得欠我什么吗?”0  雷辰逸在用着灼热的目光看了程涵蕾很久后,突然用着低哑的声音开口。程涵蕾一愣,脑中一直纠结在之前的问题上面。雷辰逸突然转的话题,让程涵蕾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即使看不到彼此的表情,雷辰逸却似乎懂得程涵蕾脸上的表情变化一般,大手抚上程涵蕾的脸颊,然后挑起程涵蕾的下额,薄唇慢慢的靠近,那诱惑人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息间,带着诱惑力,声音低哑的贴在程涵蕾的耳边说道:“傍晚未完的,是不是该还了?”  她的心,包裹着一抹小心翼翼。  操之过及,只会让她把自己包裹的更加小心翼翼。他会一点点的剥开她小心包裹着重重保护层的心,最后攻陷,停留在里面,生根发芽,宣誓他独一无二唯一的主权。  有些突兀……  程涵蕾在听到雷辰逸所说的欠的内容是什么的时候,脸不由的慢慢染上一抹红晕。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想着傍晚的事情。  “雷辰逸,那个……已经凌晨了……”  “嗯。”  雷辰逸舌尖轻舔过程涵蕾的嘴角,声音在黑暗里那样低迷。  “不要。痒。”  一句该睡了还未说出口,就在雷辰逸那故意滑至她耳侧,挑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在那里骚动着。舌尖卷入,带来的瘙痒感,让程涵蕾忍不住扭动着,想躲开。一时间只顾着闪开雷辰逸也忘记了两个人之前为了什么事情而僵持了。  雷辰逸在黑暗里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深邃,手扣在她的腰间,突然翻了个身,把程涵蕾翻转在他之上,趴在他的身上。  “让它满意了,让你睡。这是惩罚。”  雷辰逸的声音低哑而邪肆,那大手扣着程涵蕾的手往他两腿间一按,那雄赳赳着的存在,隔着睡衣烫伤着手。程涵蕾摸着便能想到傍晚的时候,她蹲在他的面前,用小手慢慢的握住,上下移动的画面。脑中脑补的画面,脸越来越烫越来越红。  似乎还嫌程涵蕾脸红的不够,雷辰逸大手熟练快速的迅速扯了程涵蕾薄薄的那层内内。那股子湿意在指间感觉着,手指在边缘游走着。雷辰逸一手扣着程涵蕾的后脑勺,手指穿梭进她的发丝里,扣紧。  “让他进去。”  沙哑的声音,明显的隐忍。程涵蕾脸红的厉害,近距离能感觉到雷辰逸那灼热的气息,鼻息间喷出来的气息带着滚烫的热度。不时的撩拨在她的脸颊上,身体不停的轻颤着。手还握在上面,衣服已经被放,雷辰逸没有穿。所以被扯开睡袍,直接就能碰到。  气息交错,轻喘着。  “快。”  雷辰逸有些隐忍不住的催促着,在程涵蕾的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暗示的催促着。程涵蕾被那声音迷惑着。身体里的骚动,渴望。也不知道自己是究竟被他迷惑了,还是自己的身体也在渴望着。身体动了一下,然后轻喘着说道:“t。”  雷辰逸手摸索着,递给程涵蕾。  程涵蕾手颤抖着帮雷辰逸穿好,然后抬起自己的身体,一手扶着。那滚烫的热度,手指可以感觉到他的茁壮。此时,靠近的时候。有些隐隐的害怕,平时不是自己主动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就一下子进去。而现在手摸着,明显的感觉到那么的大。不敢想象自己是怎么能让他进去的,靠近着,犹豫着。  雷辰逸额头细碎的汗滴在渗透着,手扣着她的腰身,感觉着那诱惑点在摩擦着自己。手突然用力的压了一下程涵蕾,程涵蕾还在犹豫着,微抬起的双腿被雷辰逸大手一压,离开些许床的力道,就这样直接给压了下去。直接坐了下去。  “啊。”  程涵蕾还没准备好,突然被压下去,几乎是一下子直接到达了最底处。程涵蕾忍不住的尖叫出声,而手按在雷辰逸的胸前,努力的要放出来一些。前这起辰。  “动。”  雷辰逸声音更加的暗哑了,在程涵蕾往上挪的时候,不由的发出一声闷哼声。身体在渴望着,扣着程涵蕾的腰身命令着。程涵蕾听着那带着催眠般的声音,手撑在雷辰逸的胸口,开始摆动。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再到慢慢的适应这样的主宰。  夜,越来越深。程涵蕾一开始还有力气,但当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身体的力量是抽的越来越远离。越来越没有力气。动作也越来越慢了,小脸都皱成了一团。热点被推到一半,而没有力气再继续下去。身体痒的难受,想继续满足两个人,可是完全没有力气再上下来回了。  “雷辰逸。”  几乎是撒娇的叫出雷辰逸的名字,原来在上面这样的累。手按在雷辰逸的胸前,声音带着欲念骚动的娇喃,那软软的哝语让雷辰逸在她身体里的似乎更加的热了几分,撑的更开了。听着程涵蕾快哭出声的声音,她在求救。  翻身,压下程涵蕾。取代了程涵蕾的主动权,扣着程涵蕾的长腿,压过,像是窒息一般的,重新把刚刚停下的热情,再次延续。  等一切都结束时,已经是凌晨四点。程涵蕾被搂在雷辰逸的怀里,因为有了t,两个人的身体都还算干净,交缠在一起。面对面的贴合着。朦胧间,程涵蕾隐隐的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靠在雷辰逸的怀里,眼睛都睁不开,有些沙哑朦胧的说道:“她明天说了怎么办?”  听着怀里那不甚真切的声音,已经明显的累到了极点。眼睛都睁不开,却还在担心着明天的事情。  “有我。”  雷辰逸手搂紧了程涵蕾,贴着她的耳侧,轻吐出两个字。  程涵蕾意识早已经远去,沉沉的睡去。朦胧中,仿佛是听到了他说,有他。  *******************************************  程涵蕾醒来的时候,又是下午了,疲累的睁开双眼。这两天真的做的太多,明明是拒绝的,可是最后的最后究竟是怎么妥协的连自己都忘记了。酸疼厉害的身体,不由的暗哼了一声,摸索着把手机拿到手中,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  似是想到什么一般,脑中回荡着昨天冯祯祯离开时的话,整个人像是受惊了一样的弹起来。昨晚是迷迷糊糊的问的,也忘记了究竟是自己梦中想的,还是真的冯祯祯回答的。  快速的起身,拿起衣服披上。接着走到电视前打开电视。  冯浩然接受内部调查的结果,昨天有人送来几年前冯浩然在接任s市副市长后,受贿的证据。以及爆出一向以模范夫妻著称的冯氏夫妻,原来一切都是假相。冯浩然在外早就有了新欢,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儿子。  记者的疯狂,只是提供了一些冯浩然作风问题的证据,就连照片只是模糊,并看不清楚究竟那个第三者和第三者的儿子是何人。  冯家的宅邸被封,徐珊在电视里,整个人憔悴的不行,比昨天的冯祯祯还要憔悴。  “前市长的女婿雷立委正在接受内部调查……”  握在手中的遥控器就这样脱离了手,砰通一声落在茶几上。  接受内部调查。  昨晚为什么他没有告诉自己。  是因为冯祯祯说了什么吗?还是这件事情会牵扯到他。冯祯祯说这件事情是他做的,那么他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给牵扯进去。  程涵蕾有些失了控。  接受内部调查说的好听点是协助调查,但是如果真的查出冯浩然受贿的事情他也参与了,那么雷辰逸很可能会因为此而前途尽毁。  相信他,相信他。  可是,还是担忧了。  深吸了一口气,程涵蕾走回房间拿起手机,打雷辰逸的电话,关机。  打了很多通,都找不到雷辰逸。程涵蕾坐在凌乱的大床上,想着昨晚他的热情,是他知道了什么,还是这个意外他自己也不知道。脑中努力的想着左涧宁的电话,从那天他找自己之后,对于左涧宁,程涵蕾几乎是不再去想。  凭着记忆拔通了左涧宁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听。  程涵蕾不停的拔着。  找不到雷辰逸,找不到左涧宁。程涵蕾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四处的乱窜着。  坐立难安,换了衣服,程涵蕾披上大衣拿上钥匙和包走了出去。  她已经顾不得冯祯祯会把她和雷辰逸的事情说出去,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雷辰逸会不会有事。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也不知道哪里能够找得到。  雷家一定知道。  程涵蕾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再回到雷家。当打车来到雷家的时候,程涵蕾站在那扇不陌生的大门前,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按了门铃。  从在医院里说跟雷震东断绝所有关系开始,程涵蕾就没有想过要再跟雷家有任何的关系。  当李妈看到站在外面的人是程涵蕾的时候,愣了一下。看了程涵蕾一眼,然后折回去。没一会儿,李妈折回来,开了铁门。程涵蕾跟在李妈的身后走进了那离开了几个月的‘家’。  许佩芬坐在那里,在看到程涵蕾的时候,许佩芬的脸色明显很难看阴沉。  程涵蕾知道自己走进这里,肯定会受到她不善的对待,但是她真的很担心雷辰逸。  身子挺的直直的,站在许佩芬的视线之下。之前的卑微早已经不存在,此时,站在她的面前,程涵蕾努力维持着声音的镇定说道:“你知道雷辰逸的消息吗?”  “过来,我告诉你。”  许佩芬看着程涵蕾,对程涵蕾招了招手。那眼神让程涵蕾有些防备,但是却还是默默的走了过去。  “雷辰逸会不会有事?”  “你有什么资格问,小贱人。”  许佩芬在程涵蕾靠近的时候,扬手就甩了程涵蕾一个巴掌。那力道又重又猛,程涵蕾被打的头一偏,舌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口腔里有着鲜血在蔓延着。  “我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事?”  程涵蕾脸上火辣辣疼着,而许佩芬见程涵蕾又转过脸看向她。对程涵蕾,她心中早已经是满满的怨气,从她跟雷辰逸两个人不清不楚开始,辰逸就越来越不像自己。上次爆出来的照片事件,更是差点毁了辰逸。这一次,都在传闻是辰逸背后弄小动作扳倒了冯家,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小贱人,辰逸早跟祯祯两个人结婚,一切意外都不会发生。更加不会现在惹祸上身,被带去接受内部调查。  辰逸一直护着这个小贱人,现在看着程涵蕾竟然送上门来,此时不发泄,她心中的怨气都不知道怎么才能发泄的出来。  在程涵蕾脸转过来的时候,许佩芬又扬手打了程涵蕾一巴掌。同样很重的力道,打在另半边脸上,打的程涵蕾再次偏过脸。  两个巴掌,程涵蕾呼出一口气,然后看着许佩芬问道:“打够了吗?他有没有事?”  程涵蕾不知道是不是跟雷辰逸在一起久了,看着许佩芬的眼神此时都沉静冷漠的让人有一股子寒气透出来。许佩芬想第三次扬起手,在程涵蕾那渐渐冰冷的眼神下,停在半空当中。  “我怎么知道。”  许佩芬最后把手收回,身体不着痕迹的往一边挪了一下,然后看着程涵蕾,冷哼着。  程涵蕾的眉头攸地皱了起来,看着许佩芬,脸上还在火辣辣的疼着。而看着许佩芬的眼神越来越冷,许佩芬在程涵蕾那冰冷的眼神下,不由有些紧张的声线不稳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你不知道?”  声音依然是淡淡的,程涵蕾脸上有明显的五根手掌印,很刺目。而许佩芬心中的怨气有些许发泄,明明应该很得意,但是在看着程涵蕾那表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僵的无法凝聚。  程涵蕾突然扬起手,啪的一巴掌甩在了许佩芬的脸上。那甩的力道不比许佩芬差,甩的许佩芬一愣,而站在一边的李妈也被程涵蕾突然的动作甩的愣住,似乎是根本就没有想到程涵蕾会这样做。  程涵蕾的手很利落的又抬起,啪。又是一个巴掌,再次甩在了许佩芬的脸上。左右,把刚刚许佩芬甩她的两个巴掌,还给了许佩芬。许佩芬脸上立刻多了十根清晰的手掌印。程涵蕾虽然瘦,但是甩的力道却又重又猛,似乎是带着满满的力量。  “小贱……”  李妈在反应过来后,立刻伸手要扯程涵蕾,程涵蕾只是转身看向李妈,冷冷的说道:“你敢碰我试试?”  那语气,那表情,完全就是雷辰逸的翻版。  原来,她也可以这样的坚强,这样的强硬,似乎跟在雷辰逸身体时间越久,越来越能够被他带的气势逼人。  李妈被程涵蕾的语气和表情给震在那里,半天不敢再有动作。而许佩芬被打的愣愣的,看着程涵蕾在反应过来自己被打后,身体整个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已经转身的程涵蕾,声音拔高的尖叫道:“小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  这样的对白,曾经在雷熙雯的嘴里也听到。她们就很金贵的不能打吗?  “你……”tvub。  许佩芬被程涵蕾的语气惊住了,站在面前的程涵蕾,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没见,但却仿佛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见到许佩芬愣在那里的模样,程涵蕾的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许佩芬,冷淡的说道:“如果不是想知道雷辰逸的消息,我不会踏进这里。还是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程涵蕾,乖乖的任你打。许佩芬,这两个巴掌是提醒你,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程涵蕾,以后你想对我做什么的时候,最好先考虑清楚。因为,后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在许佩芬震惊当中转身,是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童年所有的痛,是这个女人的一次身体快乐,把痛苦强加在雷辰逸的身上。一.夜.情的而生下来,八岁,背负那样的生世,造成这一切的是她。  走进这里,并不是受欺负的。她会愿意被打,是因为想从她口中得到雷辰逸的消息,即使知道可能是假的,但是一点希望她都想抓住,因为是真的担心。  **************************************************  等再回到两个人住的地方已经是夜幕低垂,手机没电了,程涵蕾害怕雷辰逸找不到自己,只能赶回家。当站在楼下,看到属于他们两个人住的那一栋亮着灯光的时候,程涵蕾眼底瞬间染上一抹希望的光芒。几乎是立刻冲进电梯,手不停的按着楼层,明明是十几秒的时间,却仿佛几个世纪一般。(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