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你怕吗?

第一百八十二章:你怕吗?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9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5
   是他……  机场撞到的男人,与上官爵用着同样沐浴露的男人。  “好巧。”  程涵蕾斟酌了半天字眼,最后只能挤出两个很安全的字眼。一时间捉摸不透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她的议论早在时间里渐渐的淡了,这个时候,一个中英混血儿长的也不错的男人再次一副很熟悉的模样跟她打着招呼。  直接走,不礼貌。站在这里,不熟悉又不知道说什么。而且还要承受着众人的目光注视,程涵蕾一时间只能牵着安然的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安然也是愣了愣,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男人,她几乎都跟涵蕾在一起,没见过这个男人。  也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是Makkr,今天我是受一个好友之托来接你去共进晚餐的。我想我的好友你应该也很熟悉,还记得这个味道吗?”  Makkr笑的很温柔,一手拉开车门,看着程涵蕾,最后一句话用着两个人能听得到的言语。靠的很近,那熟悉的气味在鼻息间蔓延开来,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从S市的机场遇到眼前这个叫Makkr的男人开始,那熟悉的味道,再加上上官爵以Baron的身份出现,完全不认识自己的模样再到这个叫Makkr的男人等在自己学校门口,故意用这种高调的方式来接自己,言语间暗示着,那个所谓的好友就是上官爵。  “还是他了解你,他说,你肯定不会拒绝这个邀约。”  看着坐进车里,脸色微微凝重的程涵蕾,Makkr一边站直身体关门之时,在程涵蕾耳边低喃着。  程涵蕾给了安然一个安心的眼神,看着Makkr从另一边坐进车里,在众人的议论纷纷当中,车滑了出去。眩目的极速黄,在众人当成焦点当中,消失在视线里。  车停在离M大半个小时左右车程的一处小区。车在停在一栋楼下的时候,Makkr下车拉开车门,然后对程涵蕾说道:“他说,你应该知道在哪一层,哪一室。我晚上还有约会,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当车离开后,程涵蕾站在入口处,哪一层哪一栋。  从知道真是他回来开始,一开始的陌生,再到现在莫名把自己带到一个小区。程涵蕾不知道上官爵究竟是想做什么,他的行为让她困惑。  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进去。进电梯,按下楼层。电梯在停下后,程涵蕾从电梯里走出来,停在一扇门前。  在M市里,他曾经给自己买的一间单身公寓,就是这一层这一室。  不同的城市,站在同样的楼层,同样的位置,却有着记忆凌迟之感。就是在那里,她曾经一次次的撕裂了上官爵的心。就是在那里,她把上官爵的真心踩在脚底。她欠了上官爵,所以如果她可以为他做些什么,她都不会有任何反对。  手抬起,按了门铃。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在这里,更加不确定上官爵是不是耍自己,只是带着还债的心情,按着门铃。不管是真的忘记了,还是想要报复,她都必须承受。真是是她欠了他的……  按了门铃,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动静。又按了门铃,再次等待。如此过了几分钟,里面还是没有开门。程涵蕾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他真的在耍她。  转身,刚走了两步,门从里面打开。程涵蕾听到门开的声音,转过身看向身后。  上官爵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那水滴一滴滴的落在结实的胸前,一年多不见,他似乎更加结实了些许,身上未遮掩的疤痕让程涵蕾的心被紧紧的揪了一下。  站在原地,看着上官爵已经转身,却无法动弹。  “进来,又不是未经人事,一副害羞的模样显得太矫情。”  上官爵走了几步,未听到身后有声响,未转身,只是冷冷的嘲讽的说着,程涵蕾听着上官爵的话,心口被用力的撞了一下。不习惯这样的上官爵,举手投足间都能直接让她无力喘息。  轻轻的抿着唇瓣,移动脚步,跟着走进门里,当门轻轻的合上时,上官爵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玄关处。  程涵蕾跟着走了进去,见上官爵未直接穿衣服,依然是围着浴巾,靠在沙发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在听到程涵蕾的步子走过来的时候只是交叉的重叠着双腿,随手翻着手中的杂志,没让程涵蕾坐下,也未说话。  空气,仿佛凝结了。  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相处的很是自在,他给过自己很多温暖。是她心中一份最重要的存在,也是她曾经想要依赖的男人。有过心动,有过在乎。却在演变成喜欢之前,被雷辰逸扼杀了。因为曾经感激过这个男人,因为曾经对这个男人动过心,因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曾经为了她做了太多,所以,此时看着完全陌生的上官爵,程涵蕾心理上的落差,一时间无法调适过来。  上官爵就像是程涵蕾不在一般,胸口还有着水滴,发丝的水一滴滴的落在沙发上,而他只是安静的翻着杂志。交叠的双腿,只遮住了最重要的部位,那露出来的双腿,那胸口上的刀疤,看的更加明显。  程涵蕾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视线胶着在上官爵的胸口,看着那些伤疤,每一道都像是刀一样的砍进了她的心里。这些已经有些陈旧的疤痕,经过一年多的时间还未消退,可以想象,他在英国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而造成这一切的人……  是她……  小手悄悄的握紧了,眼眶有些酸涩,喉咙哽咽的厉害。看着上官爵,有些不忍的别过视线,刚刚只顾着看着上官爵,未看清这里的摆设。当视线看向客厅里的摆设时,程涵蕾像是被人突然打了一拳一样,身体不能承受的往后退了一步。  从雷辰逸重新买了一套房子后,她便被迫搬出了上官爵给她买的房子里,连钥匙都被雷辰逸扔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再进去过,但因为曾经收到这个房子时,当上官爵带着她走进去的时候,她太过于感动,那时候的震撼一直在心口当中,所以此时在看到的时候,只消一眼,便已经把那些放在心底的记忆全部的掀起。下曾样人。  那里,与上官爵一起被她封在心口的一个位置,就连雷辰逸都不能触及的地方。此时看着这熟悉的摆设,这里,每一处都曾经是他精心准备的。每一处都是按着自己喜好准备的,这里是代表着他曾经对自己的认真,也是她满载着对他歉疚的地方。  “我还以为你都忘记了。”  不知何时,上官爵已经站起身,到了她的面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已经快贴到了一起,而他的脸就这样放大在她的面前,那修长的指尖带着凉意的抚过程涵蕾的脸颊,程涵蕾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为何哭,连她自己都不懂,只是在看着上官爵长指间的泪水时,程涵蕾的心再次的颤动了。听着他那平静却带着寒意的声音时,程涵蕾不由的收缩了心口,像是被他用大手一手捏住,无力喘息。  哽咽,喉咙里卡着一句对不起,这是她欠了他的……  一句对不起,究竟可以弥补多少。  上官爵看着手中的晶莹,眼底却是渐渐的变冷,慢慢的低过头,靠近程涵蕾,薄唇几乎是贴着程涵蕾的耳侧的,随之而来喷出的灼热气息缭绕着程涵蕾的气息,仿佛是要夺人魂魄一般的冰冷,穿透了程涵蕾的耳膜……  “程涵蕾,我回来了。”  他曾经在专访里说过,他回来了。此时,贴着她的耳朵再次用着低沉的嗓音轻吐着我回来了。说的程涵蕾身体更加的僵硬,手垂放在两侧,只能用力的收紧了自己的衣角,不知道应该回他什么。TEMj。  在他面前,曾经她是主宰者,她说什么都可以。现在,在他的面前,她卑微的快低进尘埃里了。  “还记得当时在机场,我说过的话吗?”13264795  上官爵依然半弯着身体,薄唇依然贴在她的耳侧,能够感觉到她随着自己的靠近,身体有多僵硬,而他的声线一直很稳,两个人之间,他占在最上风的位置。  程涵蕾似乎是被带进了那次的离别,他的话,一直未曾忘记。那话太冷,那话饱含了太多的恨意,里面有着他对自己的恨。震惊的抬起头看向上官爵,看向他那熟悉的眉眼,以及冰冷的眼神,看着他那慢慢勾起的嘴角,那冰冷的笑容。就如他离开的那天,对自己说,‘程涵蕾,听着,一定要记住上官爵这三个字,因为这三个字将会成为你的恶梦,我上官爵发誓,有一天我会让你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脚步不稳的在那眼神下后退了一步,刚刚的那一刻,甚至都快忘记了呼吸。他带给她迫人的压力感,而就在程涵蕾快窒息的时候,上官爵突然后退了一步,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的折回沙发上坐下,淡淡的吩咐道:“我饿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