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粗暴

第一百八十四章:粗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15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6
   “今晚留在这里。”  上官爵的声音不似开玩笑,当程涵蕾听到时,震惊的抬起头看向上官爵。  “别一副我要把你怎么样的表情,被别人穿的烂的破鞋我没有兴趣,还不至于饥不择食至此。”  上官爵似乎是发现自己的情绪过于失控,慢慢的坐下,继续优雅的吃着饭菜。  视线触及的只有他黑色的头顶,以及他慢条厮里的动作。站在原地,程涵蕾就这样看着上官爵,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上官爵口中说出来的。这是重逢以来上官爵第一次用这么重的字眼跟自己说话,侮辱性的话语,是一种中伤。曾经说过相似的话,那是在极怒的情况下,而此时……  他恨自己……  这一刻,程涵蕾终于确定。  “如果这样说可以让你心里舒服的话……”  程涵蕾话还未说完,只见上官爵手上的动作再次一顿,慢慢抬起头看着程涵蕾,微微勾起轻讽的唇角说道:“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被噎了一下,看着上官爵的表情,程涵蕾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  “程涵蕾,别一副可怜兮兮受害者的模样。也不要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表情,如果不愿意留在这里,你可以立刻滚。门在那里,想走想留我没有强求。没有诚意表达你的歉意,就别在那里一副心甘情愿做任何事情的模样。怎么?时隔一年多,还想用你当初最拿手的那套试图来迷惑我,达到自己的目的。程涵蕾,你究竟是太看得起自己,还是太看不起我。”  最后一句话,上官爵是贴在程涵蕾耳边说的,在感觉到程涵蕾脸上失了血色时,嗤笑着侧身经过程涵蕾,走向客厅。  程涵蕾站在原地,看着桌上吃了一半的饭菜。只是站在原地顿了一会儿,默默的迈步走向餐桌,开始收拾着。走进厨房,清洗。  洗涤剂太滑,程涵蕾一手握着碟子一手无意识的在那里清洗,碟子从手中滑落,发出细碎的声响。程涵蕾的手伸进满是泡沫的水里,准备拿起。手伸进去,当一阵疼痛从手指间传来时,程涵蕾才反应过来,刚刚从自己手中脱落的碟子碎了。  边缘口划开了手指,鲜血从里面涌出来。混着有咸味的洗涤剂里,阵阵的疼痛从手指上传进大脑。看着手上那涌出来的鲜血,一滴滴的落在满是泡沫的水里,漾开些许红花。看着那一朵朵的红花,程涵蕾眼眶有些涩然……  收拾好厨房后,程涵蕾折回客厅。上官爵坐在客厅里,正在看一部很老旧的电影。身体整个慵懒的靠在那里,双腿叠放在茶几上,目光一直专注的看着电视,让站在那里的程涵蕾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着。  “倒杯水过来。”  一个命令,一个动作。没有任何疑议的转身去给上官爵倒水,而当端着茶走出来放在茶几上时,上官爵看了一眼热气腾腾的开水,淡淡的说道:“太烫,换一杯。”  没反驳,伸手就想端茶几上的水。杯子已经被开水熨烫,手碰在上面端起的时候,烫手的让程涵蕾手瑟缩了一下,那一个动作让杯里的开水晃动出来落在了程涵蕾的手背上。滚烫的开水烫伤着肌肤,疼的程涵蕾倒吸了口气。  手背上白嫩的肌肤顿时红了一片,那声闷哼声让上官爵的视线微微的侧目,看到程涵蕾手背上的红印以及手指上的割伤,只是一眼便收回。  程涵蕾没耽搁,拿起手套戴上,然后端着水离开。  一会儿后,程涵蕾端着一杯放了冰块的水,冰块在热水里很快融化,水也变得冰冷。放在上官爵的面前,上官爵依然是端起来都没有,冷冷的说道:“这个天气你让我喝冷水?”  明知他是故意找茬,程涵蕾默默的把冰水端走。  过了好一会儿,程涵蕾才从厨房里出来,当上官爵看着茶几上摆着的十几杯不同温度的水时,只听见程涵蕾说道:“还有哪里不满意吗?”  上官爵被堵了一下,冷扫了程涵蕾一眼,随便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重重的放在茶几上。  接着,便是无止境的沉默。除了电视上的对白外,两个人再没有对话。直到晚上十点多,程涵蕾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其实一直是紧张着的,她不知道上官爵留下自己要做什么?话已经说出口,但是她有自己的底线。因为上官爵说对自己不感兴趣,所以她才敢留下来。  她想弥补他,但不代表会用自己的身体。  这是她的底线,就算没有什么贞洁烈女的节操,但是也不想跟上官爵两个人牵扯到身体的关系。因为……她无法做到……  上官爵知道程涵蕾内心的矛盾局促,偶尔一个视线扫过,可以看到程涵蕾那努力遮掩的情绪,但是熟知她的他,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他都看的真切。  手中的烟,一只又一只,客厅里满是烟的味道。烟吸入鼻子里,呛的程涵蕾不停的咳嗽着。上官爵只是冷眼看着,烟却未曾停过。好似是故意,以前,他很少在她面前抽烟,因为知道她不喜欢烟味……  以前……  他们两个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上官爵和程涵蕾……  直到电影的落幕,上官爵突然站起身。坐在对面的程涵蕾随着上官爵站起身,身体也跟着僵了一下。  没看程涵蕾,上官爵只是直接走向房间,砰的一声合上房门。那声音大的震着耳膜阵阵疼痛着。  坐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程涵蕾也未见房门再打开。  体气从雷。悄悄的松了口气,程涵蕾撑的实在有些累了。这短短的五个小时里,仿佛过了五个世纪。耗去了太多的心力去应付上官爵,从来没有觉得跟上官爵之间的相处如此的疲累。闭上双眼,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再等了一会儿,房门还是没打开。程涵蕾这才把自己的大衣拿起,看了一眼扔在那里自己一直努力忽视的电话。不知道被挂了电话,还听到上官爵声音的雷辰逸,此时是如何的暴跳如雷。  头有些疼,伸手按了按。不敢再去多想,其实是不敢想象,雷辰逸会有的怒气。  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关了客厅的灯,少了灯光,看向房门处,门缝里透出来的黑暗,原来,他早就睡了。有些安心的走到刚刚上官爵坐的沙发,那沙发比较宽。抖开大衣,蜷缩进沙发里。把大衣盖在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是因为曾经上官爵在自己脑海中的印象太过于好还是其他,对上官爵,从心底有着一份信任,一种莫名的信任。  即使两个人现在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可是,却有一种直觉,上官爵不会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碰自己。即使,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上官爵。但这种感觉,却未曾因为他的改变而让她有一丝怀疑。  精神其实还是处于紧绷状态,大脑却很是疲倦。在蜷缩进了沙发里时,程涵蕾更是感觉到倦意铺天盖地的而来。黑暗里,双眼慢慢的合上。手扯紧了大衣,夜晚即使开着空调,身子底子本来就很虚的程涵蕾,还是感觉到了寒冷。  紧紧的蜷缩成了一团,把大衣裹在自己的身上。朦胧间,竟然昏昏沉沉的睡去。  ******************************************  夜越来越深,程涵蕾睡的并不是很安稳,阵阵寒意从脚底渗透而来。即使蜷缩着,大衣还是遮盖不住自己身体的全部。露出在空气里的脚,本来就很凉。此时更是跟铁一样,仿佛置身在冰雪里。  半夜时分,房门无声的打开。黑暗里,一道身影从房里走了出来。站在原地片刻,静静的看着沙发上那蜷缩成一团的身影,在感觉到程涵蕾并未醒的时候,这才继续迈步走向沙发上的身影。  客厅里,窗户的窗帘并未拉上,些许的亮光照在沙发上的程涵蕾身上。上官爵慢慢蹲下身体,这是从回来后,第一次这样细致的看程涵蕾。  一年多的时间,她并没有变多少。脸与自己记忆中的依然一样,不是不忘记,而是想深刻的记住这个曾经把他的自尊踩在脚下的女人的模样,他会一点点的讨回来。就是这眉,这眼,这轮廓,这午夜梦回支撑他撑到现在的模样……  大手在伸出的时候,快碰到程涵蕾的时候,程涵蕾突然不适的嘤咛了一声,那声响,打断了上官爵刚刚一瞬间的走神,手攸地收了回来。  一手的动作,另一手也跟着握紧,接着,感觉到大手里的东西时,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到现在未睡是为了什么……  拉开大衣的一角,视线停在程涵蕾放在沙发上的小手……  程涵蕾是被冻醒的,空气中好似飘动着淡淡的香气。有些吃力的撑开双眼,打了个喷嚏。坐起身,大衣也从身上滑落。直觉看了一眼房门处,见房门还关着。一手撑在沙发上,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好似不怎么疼了。  按道理说,昨晚割伤了,今早应该会有些许发炎的疼痛才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竟然没有肿。手背上的烫伤也好似淡了一些,有些困惑的看着自己的手背。  看了一眼天色,程涵蕾站起身。走到房门前,伸手敲了敲房门,已经留在这里一晚了。做到了自己说的,上午还有课。准备跟上官爵打个招呼,敲了一下门,里面没反应。程涵蕾又敲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在敲第三次的时候,里面传来上官爵睡的朦胧的声音:“滚。”  一个字,满含着未睡好的怒气。起床气很重。13264795  程涵蕾手顿了一下,听到上官爵那个滚字,拿起大衣,把手机拿起,背起包包拉开门走了出去。  当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躺在床上刚睡着没一会儿的上官爵,明明很困双眼却睁开。拉的严实的窗帘,那黑压压的一片,随着程涵蕾的离开,仿佛更甚的整个压了过来,吞噬人一般。  临近冬天,走出小区的时候,早晨很凉。程涵蕾连打了几个喷嚏,一边把手机重新装好,然后在准备开机的时候,却犹豫了。脑袋有些乱轰轰的,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雷辰逸解释昨晚为什么一夜未归,更加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为什么会挂电话,而且一夜都未回他的电话。  想到雷辰逸那满是怒意的脸,想到两个人又要剑张跋扈,程涵蕾便有一种想要当鸵鸟躲起来的冲动。  还是晚上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吧,几乎是逃避的把手机放进包包里,然后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  车,开在M市的清晨,程涵蕾有点晕晕的,好像感冒了。等会记得先回宿舍拿些感冒药吃,对于自己身体的娇弱,她比谁都清楚。身体的底子是越来越差。一边念叨着,一边努力的不去想上官爵不去想雷辰逸,船到桥头自然直。躲一会儿是一会儿。其实明明知道,躲的结果,可能是更多的惊涛骇浪……  但是……  这会儿头晕乎乎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雷辰逸……  晕晕的靠在后面,直到车停下来,司机叫着她,程涵蕾这才睁开双眼。迷糊的付了钱,好像真的很不舒服。程涵蕾推开车门下了车,摇摇头。八点的校园,人并不是很多。门口也只是来来往往的几人,程涵蕾下车在吹了一阵冷风打了个寒颤后,好似清醒了些许。就在准备迈步的时候,马路对面突然响起了喇叭声。  心中一惊。  条件反射的转身,在看到马路对面那摇下些许车窗里熟悉的身影时,程涵蕾的身体在寒风里忍不住的轻颤,也不知道是因为寒风,还是因为雷辰逸那冻僵人的眼神。  站在原地,不能往校园里走,也不敢靠近雷辰逸的车。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雷辰逸的方向,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坐在车里的雷辰逸,看着站在原地,竟然看到他还不直接过来的程涵蕾,脸色是越来越阴鹜,那看向程涵蕾的眼神也是更加的冰冷。里面跳动的火焰让程涵蕾内心挣扎着,本来还想先躲一天,等想好理由和借口解释的时候,这才跟雷辰逸打电话,现在他突然出现。  计划不如变化,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呼出一口气,程涵蕾迈步走向那辆普通的车。当拉后面车门的时候,刚准备坐进去的时候,程涵蕾只觉得前面驾驶座上的雷辰逸的目光斜扫向后面,那眼神冷的让程涵蕾拉车门的手乖乖的松开,再甩上。  认命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然后低头坐了进去。刚坐进去,车门刚关上,人还没坐稳,雷辰逸的车已经迅速的开了出去。  “雷辰逸,我等会还有课。”  程涵蕾一手拉着扶手,一边转身对雷辰逸说着,即使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个有一点不识相。果然,话音刚落,便得到一个更冷的眼神。  M市的交通还从来没有这么畅通过,一路的绿灯,以前二十分钟的车程,十多分钟便已经停在了雷辰逸帮她买的小区前。车门推开,重重的甩上,程涵蕾坐在车里,还在酝酿着等会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车门已经被拉开,而手腕也同时间被用力的扣住,用力,程涵蕾便被雷辰逸从里面给拉了出来。  力道很大,程涵蕾纤细轻巧的身体几乎是被带飞出来的,腿被撞在门上,撞的生疼的。雷辰逸直接粗鲁的把程涵蕾拖出来,接着一手甩上车门,拖着程涵蕾便往里走。  一路,雷辰逸都没说话。电梯里,空气压抑的让程涵蕾特别难受。他在丢下她的时候,也没一句话的。在给了她温柔后,又把她冷冷的凉在一边几天,忙从来都不是借口。就算再忙,一个电话,就算没时间多说,几句话,需要多久的时间,愿意不愿意做,愿意不愿意说,这就是在看那人愿意与否。  忙,不过是一种敷衍。  他,总是让她猜不透,看不透。  他说要她的心,霸道强势的要掠夺她的心,可是他呢?他却总是让她觉得他离的很远,她真的很像他的玩具或是宠物,开心了就伸手摸几下,不开心了就丢在一边不闻不问。  手腕被捏的很疼,电梯在叮的一声到达楼层的时候,雷辰逸把程涵蕾从电梯里拖出来。从头到尾脸色都是阴沉可怕的,打开门后,更是直接把程涵蕾拖进去。程涵蕾本来一直隐忍着,但是那扣在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重,而拖着的动作也太大,导致程涵蕾几乎是被他拽着走的,疼的程涵蕾本来就晕乎乎的头更是晕晕然。  “雷辰逸,疼……”  痛呼声,似乎完全没有撼动雷辰逸。两个人已经转眼到了客厅,雷辰逸是直接把程涵蕾拖起,直接拽进房里,手一用力把程涵蕾给扔进了床里。身体被扔进床里,背后的柔软还是让程涵蕾更加的晕眩。TEMj。  随之而来的身体,整个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把程涵蕾给压在大床上。那力道恨不得把程涵蕾压成人干,喘息都累。程涵蕾盯着雷辰逸那跳动着灼灼冰冷火焰的双眼,随之下额便被扣住,没有如她想象一般会质问她究竟去了哪里,竟然会是如此表达他的怒气。  有多久没有这么粗暴过。下额被那完全没有控制的力道捏的很疼,程涵蕾手扣在雷辰逸的大手上,想挣脱他的控制。手上的力道与雷辰逸相比,完全是不堪一提。  被捏开的唇瓣,突然靠近的气息,堵住。  那样用力的咬着程涵蕾的唇瓣,把所有的怒气都淹没在里面。他很生气,非常的生气。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怒气了,从听到左涧宁说上官爵要回来。从看到上官爵在电视上,那句我回来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们三个,谁都知道,那句话是对谁说的。在他的眼里,那是上官爵借着荧屏在向程涵蕾表白。  上官爵……  程涵蕾是他的,谁也休想从他手中把程涵蕾夺走。  甚至开始怀疑,昨晚已经不是第一次。那晚他给她打电话,电话正在通话中,接着关机。也许就是两个人已经约定了见面,这几天,他忙着应付封宇森,也是想等她主动的找他。不知道这几天里,他们已经见过几次,更加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程涵蕾有多诱人,他比任何男人都清楚。对程涵蕾没有**,那都是骗人的。更何况是上官爵,就算之前没有,昨晚两个人在一起,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竟然帮他做饭,那应该是他专享的。  吻,很用力。  吻,很夺人气息。  吻,夺人魂魄。  吻的恨不得吞噬了程涵蕾,那很用力的力道,吸破了程涵蕾粉嫩的唇瓣,晕乎乎的大脑被雷辰逸亲的更是晕乎乎的。本来就不舒服的身体,此时在雷辰逸那夺人的气息里,更加的不舒服。因为嘴被堵着,发不出声音,本来苍白的脸色,因为这火辣辣的吻而染上两抹红霞,这样的迫人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夺人。  程涵蕾感觉到雷辰逸在扯自己衣服,感觉到他的吻越来越炽热,明明知道她快不能喘息了,却好似在逼着她崩溃一般。越来越加深这个吻,而大手也更加的用力的抚在她的身上。冰冷的指尖在肌肤上扫过,带着阵阵的颤栗感。  长腿切开了她的并拢的双腿,一手拉开自己的衣服拉链。抵在了程涵蕾的身体外面,程涵蕾喘息的厉害。呼吸越来越困难,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黑。不知道是身体的不舒服,还是被吻吻的喘不过气。  程涵蕾的痛苦呜咽声被吞没着,扭动着的身体无法承受雷辰逸的掠夺。手推着雷辰逸也渐渐的无力,身体的力量极速的抽离着。在雷辰逸进入她的身体时,程涵蕾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来不及感觉到疼痛,便已经陷入了深深的黑甜当中。  雷辰逸在占据程涵蕾的时候,薄唇也随之离开。满载的怒气,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更是想要在她的身体里,感觉到他的存在感。只有在床上的时候,他才能真实的感觉到她的存在。只有在床上,才可以让她真切的属于他。  因为机场程涵蕾只凭着熟悉的气味便叫出上官爵的名字,让他开始不安。不知道程涵蕾心中,上官爵究竟占有多少位置。曾经的自信,以为上官爵只是一个过客,但是,事实上,上官爵在程涵蕾心中的位置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要,她默认上官爵很重要的点头动作,不停的撞击着他。摧毁他所谓的理智……  他的不安,如此明显。  第一次,他也知道了害怕。他开始不自信,程涵蕾,是他无法掌握的存在。明明已经完全的属于了他,明明有时候能够感觉到她是在乎他的。她的心里只有他,但是,现在,他竟然开始不确定……  撞进的身体,融入在了一起。这样真实的感觉到彼此的存在,松开的薄唇,在准备用力的撞入的时候,这才发现程涵蕾竟然没有反应。  阴鹜被染上**的双眸在看到程涵蕾闭着双眼沉默不语的模样,以为她用冷处理对自己表示抗议。身体用力的撞进去一次,程涵蕾还是没反应。  “程涵蕾。”  雷辰逸的声音更加危险起来,看着没反应的程涵蕾,如果连身体都不能再征服,只会让他更加的不安。手转过偏向一边的程涵蕾的脸,在扶正了程涵蕾的脸时,雷辰逸这才看到程涵蕾脸上的红不似正常的红。  刚刚还以为是动情染上的红晕,但是手在捧住程涵蕾脸,理智稍微回笼的时候,这才发现程涵蕾的不对劲。手上滚烫的温度,不似动情的温度,而是……  发烧……  被自己脑中闪过的这两个字惊住,雷辰逸几乎是立刻退离程涵蕾的身体,双眼里染上一抹紧张的看着程涵蕾。伸手拍了拍程涵蕾的小脸,动作轻柔的拉起程涵蕾。  “程涵蕾。”  声音不似之前的冰冷,多了一抹紧张和温柔。  程涵蕾的头脑晕乎乎的,朦朦胧胧感觉到一切都停了下来,身体被扶起来。烧的晕的厉害,听到雷辰逸带着担忧的叫着自己的名字,那担忧的声音让程涵蕾心中一暖。努力的撑着睁开双眼看着雷辰逸,双眼里的朦胧其实并看不真切,但不知道为何,她就是感觉到能够看到雷辰逸眼底的那抹担忧。  能不能理解,其实他是在乎自己的。  烧的脑子晕乎乎的,生病的人也脆弱了些许。怨气也都想不起来了,只是为这一份温暖而觉得暖。手悄悄的扯住雷辰逸未脱的衣服,努力的启唇说道:“可能是昨晚一个人睡在沙发上着凉了……”  这是她给他的解释。  那脆弱的声音从怀里传来,雷辰逸身体紧绷的厉害。看着程涵蕾又闭上双眼,虚弱的倒进他的怀里,心,被紧紧的揪住。  整理好程涵蕾,打横抱起。这一次,比刚刚回来的动作还要急一些。  明明是想忍着怒气,不想用言语伤到了程涵蕾,所以才会想用做.爱来发泄一下那等待了一夜的怒气。可是最后,却因为太过于愤怒连她感冒不舒服都没有发现。内心有着怒气,也有着自责。把程涵蕾放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后,车快速的开向最近的医院。  ********************************************  打着点滴,昏昏沉沉的又睡了好一会儿,程涵蕾再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空气中消毒药水的味道很是熟悉,她好似跟医院真的很有缘份,总是会隔三岔五的便会来医院报个道。头重的感觉好像轻了许多,手有些凉,正在打着点滴。  之前的记忆慢慢的回笼,在想到雷辰逸的时候,程涵蕾慢慢的转过视线,在病房里搜寻着雷辰逸的身影。  病房很大,独立的病房,阳光此时正从拉开的窗帘里透进来。程涵蕾的视线在看向窗边时,便看到了坐在窗边沙发上正拿着薄薄的笔记本,看着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了程涵蕾的视线,雷辰逸从电脑的屏幕上移开视线,然后看向睁着双眼正看着他的程涵蕾。  一手合上电脑,一面站起身走向病床。  喉咙干的厉害,在看到雷辰逸走过来的时候,程涵蕾唇瓣蠕动了一下,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看到雷辰逸那冷冰冰的侧脸时,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记忆模糊的好似记得自己有像他解释,就是不知道那究竟是自己在意识不清醒时自己的幻想,还是真的对他解释过了。  如果解释过了,他的脸色应该不至于这么难看才对。  一时间捉摸不透,程涵蕾只是睁着双眼看着雷辰逸的动作,看着他把放在一边的水拿起,一手看似粗鲁却力道很轻的扶起她,然后低头喝过一口水,也不先喂她,直接用这最直接的方式含住水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唇瓣相贴着,水透过他的舌尖抵进了她的唇瓣里,慢慢的过渡进来。接着又是另一口,如此重复了三四次。雷辰逸的薄唇离开,他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的离开后还会缠着她的唇纠缠一会儿。  只是在喂了程涵蕾喝了水后,润了润程涵蕾的喉咙后。放下水杯,什么话都未说,转身便往外走。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的背影,直到病房门被合上,那喉咙里的三个字还未说出口。  过了一人儿,病房门外传来礼貌的敲门声。  “程小姐,你的花。”  一大束红色的郁金香捧在护士的手中。  红色郁金香——爱的告白。  原来,他是出去买花了。对于雷辰逸别扭的表示,他估计是对早上对自己使粗有些歉意,又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表达,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歉意。程涵蕾忍不住的勾起唇角,既然他都主动的示好了,等会他回来,自己也主动的道歉……  护士离开后,程涵蕾捧着手中的花,嘴角上扬着,看着手中红色郁金香,正在这时病房门从外面被推开,雷辰逸手中提着打包带一眼便看到病床上程涵蕾手中捧着一束花,一脸甜蜜的模样。(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