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八十七章:分开

第一百八十七章:分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1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7
   “为何到现在才跟我说这些?因为他回来了?”  雷辰逸在吐出一口烟圈后,声音低哑的问着。  程涵蕾在听到雷辰逸的话时,忍不住笑了。转过脸看向雷辰逸,直到现在,他依然不明白,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13272525  他们之间,从来不是因为别人。  “雷辰逸,我们两个人连沟通都有困难。”  程涵蕾的声音里满是疲惫。  “你究竟还想要什么?”  话许到间。雷辰逸灭了手中的烟,转过程涵蕾的脸,看着她的眼睛。  她是他的女人,必然眼里只能有他。她在他的眼里是特殊的,所以才会用了这么多精力在她的身上。自认为已经做了很多,他的表现还不够明确。他的占有欲就是他在乎的表现,如果不在乎,何必计较她有没有其他的人,心里是不是只有他。  他的女人,应该全心全意心里只有他。  他对她,做的真的已经很多,他不知道,她究竟还想要什么。在她之前,他从未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她还在不满什么?还在跟自己闹什么?  “我想要什么?”  程涵蕾似有些不敢置信的重复着雷辰逸的话。  “我现在只有你一个女人,程涵蕾,你应该知道我是在乎你的。这样还不够吗?”  雷辰逸微微皱眉头,他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但是,她应该知道,他暂时给不了她这些。而且一些虚名有什么意义?他嫉妒上官爵的存在,会特意赶过来,无非是因为心里是有她的。而他这样子的实际行动还不足以表达他的想法吗?  这下子,程涵蕾被雷辰逸反问的连话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了,还不够吗?  对啊,还不够吗?在医院的时候,雷辰逸发泄完离开后,她一个人想了很多。对于雷辰逸来说,他给的真的已经很多了。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对于雷辰逸的性格她很是清楚。在他的眼里,他做的已经是多的不能再多了。而他付出一点,她就必须付出很多才可以平衡。  他看上她,她应该酬谢拜神。他说在乎她,她应该乖乖的做一个他背后的女人。他偶尔的一点温柔,她就必须要非常感激。  可是,这不是她。  如果她是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也许雷辰逸的存在会让她觉得如获至宝。但是,她没有办法。  她离不开,只因为心中的不舍。而这样的不舍,拖的越久,现在就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不应该这样的牵扯。  雷辰逸眉头深锁着,有些不能理解程涵蕾。两个人从一开始,她就应该知道,他可以给她什么。两个人这样不好吗?如果不是上官爵的突然出现,他们两个人现在不依然是很和谐着。事业,她,他都稳稳的掌控着。  她究竟在不满什么,要什么?  还是,因为上官爵回来了才会把这些一直存着的事情而摊开……  “雷辰逸,分开吧。”  分手都用不上,两个人从未真在一起过,何来分手?  说出这几个字,心底轻松了些许,但伴随而来的却是更多的沉重。  车里的氛围明显的压抑了很多,雷辰逸未动,未说话,就这样看着程涵蕾。  “再说一遍?”  雷辰逸的声音低沉了几分,有些不敢想象,程涵蕾竟然会跟他说分开。  “我不想跟你再纠缠下去,所以,分开吧。”  “程涵蕾,我以为你很聪明。竟然会愚笨的说出这样的话,你以为我会允许吗?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而要不到,你竟然敢说不要?”  雷辰逸的声音更加低沉了几分。  “对,又是你不许。雷辰逸,其实你有什么资格不许?其实你什么也不是。你只会用强逼的手段迫使我必须服从你,我知道,如果你想要我不离开,你有千万种方法可以让我再次的妥协。但是,雷辰逸,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其实我就是你的宠物,你总是说会没有玩腻是不会放手的。你总是会说,没有厌倦别人没资格碰。但雷辰逸,我是一个人。”  “你开心了吧,就摸摸我,给我一点甜头。不开心了就用身体征服我,或是说一些侮辱性的言语。从你对我感兴趣到现在,雷辰逸你除了会用手段你还会什么?”  “你有问我真正需要什么吗?雷辰逸,我连接你的电话都要躲的小心翼翼的。我上你的车都要先看清楚四周有人没有熟人,唯一跟你一次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玩,还是离我们熟悉的圈子十万八千里,才能放肆一次。我必须永远的隐藏在黑暗里,处处的小心翼翼。”  “雷辰逸,你究竟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我应该自由的恋爱,应该在阳光下生活着。我为何一定要在黑暗里见不得光,我不配吗?”  “你的眼里,你给了我很多。但是,雷辰逸,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你有见过我真正笑的开心吗?你没有发现我跟你在一起越来越瘦了吗?你没有发现我眉头永远都是皱着的吗?你都没有,因为你只需要我的身体,从来没有注意过我真的想要什么?”  沉默,一时间在车厢里蔓延着。  雷辰逸的脸色很难看,阴沉的可怕。程涵蕾知道这样的话之后,会是一场狂风暴雨。其实一直很想说,一直找不到机会说。因为不舍,因为无法开口。就算再怎么强硬的给自己做心理建树,但是面对雷辰逸这样的男人,明明知道不可,却还是会忍不住的心动。他就像是罂粟,已经慢慢的渗透了她的心。  “说了这么多,你就是想离开是吗?”  雷辰逸在沉默了很久后,突然开口。那声音低的可怕,让人一时揣摩不准他言语间究竟是什么意思。  “是。”  程涵蕾肯定的回答着。  “程涵蕾,这次你离开了,就是真的离开了。不后悔?”  雷辰逸的声音低哑而冰冷。  程涵蕾心因雷辰逸的话而用力揪住,呼吸有一瞬间都有停止的感觉。  “不后悔。”  三个字,雷辰逸扣在方向盘上的手顿了一下。  没说话,程涵蕾耳边听到车锁被解开,心,也随之疙瘩一下。真的得到了自己内心深处一直想要的,可是此时,为何心底如此的压抑,难受的仿佛要窒息。手,扣住了门把,轻轻的掰开。声音很小,在沉默的空间里却显得很大声,没有看向程涵蕾,程涵蕾在推开门后,还来不及关上门,车已经迅速的滑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  程涵蕾站在原地,一直看着雷辰逸车消失的方向,久久未曾动弹。身边的人来人往,匆匆忙忙的人群。  心中的某一处,仿佛是空了。  上官爵站在离程涵蕾几步远的地方,看着程涵蕾从车里下来,看着雷辰逸的车开走。看着程涵蕾站在原地,一阵冷风吹来,程涵蕾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从病房里离开的时候一直拿在手里的大衣,被顺便放在了他的车里。  肩膀上一暖,程涵蕾收回视线。看着披在自己身上的灰色大衣,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上官爵。他的衣服披在肩膀上,有着温暖在笼罩着。  “不用。”  手拿下大衣,递于上官爵,然后没看上官爵,纤细的身影走在长长的地坪上。上官爵手中拿着自己的大衣,看着程涵蕾只穿着羊毛衫的身影,风吹着,就连不畏寒的他都觉得冷,而走在冷风里的程涵蕾,却似没有知觉一般。  这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提前了,但为何,他并没有真正的开心。  看着程涵蕾的背影,那消瘦的模样。长发轻轻的飘动着,她的声音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萦绕着:“这样的伤我,看到我难过,你真的开心吗?”  ******************************************  从那天过后,已经过了一个月。雷辰逸果真没有再找她,她跟雷辰逸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分开了。倒是上官爵,这一个月里,在校门口出现过几次。以前没有发现,后来有一次在看到校门对面停着一辆车里,那熟悉的身影时,这才知道是上官爵。  他未再主动上前,不知道是在观察什么,程涵蕾没有心思去揣摩,该还的终是要还。  在不久前,前S市的副市长,冯浩然受贿案终于做出了判决。冯浩然被收监,而冯家的宅邸也被查封。  商场  程涵蕾手中推着购物车,购物车里其实什么也没有装。推着车走了一会儿,最后停在家电处。今天,对于Y省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日子。与她一样,在家电处围了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今年的S市的副市长几乎是没有悬念的。  听着众人的声音,再看向屏幕里的雷辰逸。  一个月未见,他依然是那样帅气逼人,他们分开,对于他来说,好似没有一点影响。  她,其实真的很微不足道。  “姐姐,是不是踩疼你了,对不起,你别哭了。”  一道童稚的声音在耳边传来,程涵蕾这才发现自己被一个小朋友踩了脚。  “没事,姐姐不疼。”TGMZ。  程涵蕾听到小朋友的话,才发现自己脸上竟然是湿的。伸手快速的擦去自己脸上的眼泪,推着推车转身离开。耳里还听着那小朋友对他妈妈说的话:“妈妈,那个姐姐说不疼,可是为什么还是哭,是不是在骗我,我真踩疼她了。”  推着推车的手紧了几许。  她是真的疼了。  心疼了。  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可是,真的离开了,才发现,原来是真的会不舍。  ********************************************  S市  许佩芬和雷震东两个人以一副恩爱夫妻的身份,雷熙雯也特意的飞回来,雷熙雯经过这段时间,好似收敛了许多。雷辰逸并没有给她多少脸色,而她也一直乖巧的跟一些千金小姐在一起。  雷辰逸的成就,是许佩芬和雷震东的骄傲,雷震东言词间不难看为雷辰逸骄傲,对于那些恭维的话,更是很是受用。  一场庆功宴,雷辰逸喝的有些多。  酒多不过量,这是必备的原则。  雷辰逸喝的有些多,但是大脑却还是很清醒。回来S市一个月,因为换选在即,事情本来就很多,加上刻意,程涵蕾这三个字,几乎都未再出现在他的大脑里。  宴会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封宇森的突然出现,而让宴会掀起了另一个高.潮.  其实雷辰逸任副市长,封宇森是可以不出现的。但是自从上次跟雷辰逸见过一面了,官场上都在盛传封宇森对雷辰逸很是欣赏,而这次封宇森竟然在百忙当中还抽空过来S市,便可见传闻更是真实了几分。  封宇森对于雷辰逸的欣赏不易言表,言词间都透露着对雷辰逸的欣赏。  本来挽着雷震东的许佩芬在看到突然出现的封宇森时,那天只是惊鸿一瞥,而后来在查了一些关于封宇森的资料,但是他一向很低调,照片并不是很多。而这次,当站在那里,直接的迎着走进来的封宇森时,许佩芬身体整个都僵住了。  “佩芬,过去跟封省长打个招呼,以后需要他多多关照辰逸。”  许佩芬周旋客套一直很是擅长,所以雷震东经常会带着许佩芬参加这些。  “我……我去上个洗手间,这是你们男人间的应酬,我一个妇道人间,如果说错话,会丢了辰逸的脸。”  许佩芬找了一个借口,在封宇森走向这边的时候,转身往洗手间走去,避开了封宇森。  过了好一会儿,缓和了好久,许佩芬这才从见到封宇森中回过神来,都过了二十多年了,容颜早就变了许多,也许他早就忘记了。她现在需要镇定,深吸了一口气,许佩芬拉开洗手间的门,刚走出去迎面便撞上了一个人。(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