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8
   许佩芬刚拉开洗手间的门走出去,便撞了一个人。  肩膀被一双大手扶住……  “小心。”  这声音……  许佩芬像是受惊了一般立刻后退了一步,看向站在那里时隔二十年,依然风度翩翩,魅力非凡的男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的一夜情对象竟然会是如今的副省长。其实她当年只是贪图玩乐,只是身体的出轨,并没有想过要离开雷震东。  像他们这样的人,是不会允许人生有污点的。而为了保住他们自己的名声,如果知道了当年一.夜.情还留下了证据,很可能会……TGMZ。  “不好意思。”  低头压低声音,许佩芬有意的侧过身,便想擦身而过。虽然二十多年了,但是保养得宜的许佩芬还是很怕自己被封宇森认出来。  封宇森看着低头从自己身边侧身明显有些慌张的女人,这个女人他认识,站在雷震东身边的女人。按道理来说,她看到自己应该会寒暄几句,但一副很怕见到自己的模样。回头,看向许佩芬的身影,眉微不可闻的轻蹙。  ***********************************************  封宇森没有停留多久,很快便离开了。  “雷立委。”  以前立法院的同事A跟雷辰逸打着招呼,在开口后立刻笑道:“不对不对,以后应该称雷副市长了,恭喜。”  “谢谢。”  雷辰逸走了过去,这里十来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雷辰逸过来,立刻都打着招呼。几个是立法院的朋友,还有几个并不是很熟。被拉着坐下,一群人边喝边聊着天。  “我说老张,应该效仿雷副市长,看看人家对女人的负责态度,大学时就已经给了人家名份。你看你啊,藏着塞着,怎么着,女友都是见光死,还是见不得人啊,弄的跟地下情一样,难怪别人要跟你分开。”  “往哪里扯呢?”  同事B见同事A喝的大发了,竟然忘记了雷辰逸跟冯祯祯两个人早已经分开了。雷辰逸是有名的有情有义,在对待着冯浩然这件事情上,没出心出力。奔波忙碌这是众人眼里都看得到的,这件事情的处理,别人都对雷辰逸的印象更好了。  如果是别人遇到这些事情,还不早就撇开了,哪有忙前忙后,还不怕把自己扯进来的。再加上冯浩然的女儿,前不久,竟然爆出早就变了心。这件事情不知是真是假,两个人也因为这件事情而分了手。  有些人在背后讨论雷辰逸戴了绿帽子,也有些人替雷辰逸不值。而两个人虽然分了手,雷辰逸却未曾说过冯祯祯一句不是。对于冯家的宅邸被封后,雷辰逸竟然还主动的帮她们安排,这事更是让人觉得雷辰逸是让人佩服的对象。  形象分简直就是男女通杀。  “没事,分开也是朋友。”  雷辰逸淡淡的笑着。  同事们见雷辰逸并不介意,也就说的更开了。坐在雷辰逸右手边的一个男人立刻接着上面的话题说道:“你们说现在女人究竟要什么?”  本来准备起身的雷辰逸在听到同事C的话时,不着痕迹的又坐下。  “对啊,我也不知道女人究竟想要什么?”  “你们是真不了解女人,女人要的很简单,就两个字,名份。”  左手边一个男人,一副情圣的模样。  名份两个字让雷辰逸的眉头微微蹙起,脑中莫名就想起了程涵蕾那天的一席话。  不可理喻。  得寸进尺。  这是他最后上机时的总结,他以为她会不舍,可是她不仅没有叫住他的,也没有一个电话。这一个月,他忙着没时间,而她还真的一个电话和短信也没有。分开的决心显而易见,每过一天,他心底的愤怒就越来越深。  其实,那在他眼里是一场无理取闹的争吵。其实,他在等她主动的服软。其实,不是不想,是一想就会很愤怒,恨不得撕碎了程涵蕾。这个小女人还真的狠下心来说分开就分开。  没发现握在手中的杯子越来越紧,酒也喝了好几杯,跟水似的往口中倒。  一群人聊欢,也没发现雷辰逸的异常。  之前都是他忍不住,他就不相信,程涵蕾心里一点也没他。  只是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一个月了……  突然就没了心思,起身离开。然后把后面的交给了左涧宁,没让人送,而是拦了计程车。在计程车司机问去哪里的时候,雷辰逸靠在后车座犹豫了一下,脑中竟然闪过那一个月没去的地方。并没有报小区的地址,而是在隔壁一条街停了下来。  当雷辰逸走了一条街进了跟程涵蕾两个人住的地方时,此时,已经是快十点。雷辰逸把手机扔在一边,靠在沙发上,莫名的烦躁。  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拿起一瓶酒打开,裹着浴袍靠在那里,拿起酒喝了一口。  不知不觉间,已经喝了好些酒。本来洗了个澡,白酒挥发了,便有些上头。而现在又在喝红酒,胃开始有些翻搅。门铃响的时候,雷辰逸靠在沙发上睁开双眼,并没有去开门,而过了一会儿,电话响起。茶几上的电话,在黑暗里闪烁着,雷辰逸胃有些不舒服,皱眉头拿起电话。  是左涧宁。  “没事,嗯。”  简单的敷衍了一句,便挂了电话。刚准备把手机再扔掉的时候,竟然看到一条未读信息。  **********************************************  程涵蕾一直在想着,要不要给雷辰逸打个电话说一句恭喜。不管是出于哪一方面,她是不是都应该对他说一句恭贺。  不知道打了电话后,说了恭喜后应该说什么,所以犹豫到了最后,程涵蕾还只是默默的拿起手机,打上简短的一条简讯,然后按了发送。  如自己预想一般,短信在发了很久后,未有回应。  他应该是在忙……  亦或是,根本就不想搭理自己。  程涵蕾在发了短信后,这才发现自己的举止有些可笑。  把手机扔在一边,好不再搭理,不抱希望才不会有失望。  很手事对。这样,其实挺好。  他终于放过自己了,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屏幕突然亮起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宿舍灯还刚关没一会儿,程涵蕾在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时,立刻像是受惊了一般的睁大双眼,本来有一点的睡意这会儿都醒了。  那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就像是要吃人一般,程涵蕾害怕吵醒已经睡着的三个人,拿起手机,小心的打开门走到外面的走廊上。13272525  屏幕还在亮着,程涵蕾按下接听键。  “不是要分开吗?发信息做什么?”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朦胧的酒意,其实这个时候,只要她说一句错了,是她无理取闹便好。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那斥责的声音,靠在一角握着手机,立持平静的说道:“只是单纯的恭贺你。”  斟酌着字眼,在说完后发现电话那边一片安静,程涵蕾咬了咬唇,像是要遮掩自己的企图一般,直觉的吐出一句话:“毕竟你是我名义上的哥哥。”  “哥哥?”  雷辰逸声音陡然冷了几个度,在程涵蕾以为那边已经断了线的时候,雷辰逸突然以冰冷的声音说道:“程涵蕾,要分开就给我彻底点,别再做这些小动作,显得你很可笑很虚伪。”  砰。  听到电话那边砸电话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片盲音。  程涵蕾站在那里,看着屏幕上已经切断的电话,突然双脚有些无力的一软,身体就这样软软的滑坐而下。  可笑。  的确,她的行为的确可笑。现在的她跟雷家已经脱离关系了,跟他已经分开了。一句恭贺,根本就轮不到她来说。应该说他不需要听她说一句恭贺。  其实,她只是在找一个借口,一个可以跟他有点联系的借口。  说分开的是自己,现在做这些,真的有些可笑。  程涵蕾,你真的还是以前的程涵蕾吗?  你,还能回到过去吗?  ************************************************  第二天,上任的第一天,雷辰逸的眼底阴鹜一片。整整一天,应酬下来,雷辰逸酒喝的更加的多。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直到第六天。  左涧宁在送雷辰逸回去后,看着雷辰逸一天比一天喝的多,这几天跟在雷辰逸身边都不敢喝酒。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雷辰逸,这几天喝的酒,都比他一年喝的都还多。他嘴角在笑,但是眼神却是阴霾的厉害。  同样的,左涧宁在送雷辰逸回去之后,便被雷辰逸叫着离开。  雷辰逸喝的再多,也能保持着很好的酒品,良好的自制力,总是会在回到可以失了形象的地方才会稍微有些松懈,对左涧宁说没事后,左涧宁拗不过雷辰逸,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其实喝的越多大脑越是清晰,那天的一个短信,接着的电话,掀起了雷辰逸内心深处的火焰。  程涵蕾。  提到这三个字,雷辰逸都恨得牙痒痒。  其实并非喜好酒中物,只是这几天,借着应酬,在外喝,回来再喝一些,便可以睡的安稳,而不用去想那个没良心的。  拿起昨天喝了一半的酒,雷辰逸给自己倒了一杯。也想不明白,程涵蕾究竟是在想什么?如果真如那些人说的,女人要的是名份,而她应该知道,他给不了她这些。就算他结婚了,他对她也不会变。  以前有冯祯祯的时候,她应该就很清楚。一个名份真的那么重要吗?还是借着这个理由要离开自己,以前是没有办法,现在上官爵回来了,所以就想尽方法离开自己。那些话,俨然就是一直以来都是他逼着她一样。  一开始是他强迫的,但是后来呢……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雷辰逸再次喝了一口,心中的火焰燃烧的更甚。他还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过,也还没见过一个这么不识趣的女人。想到那天她的话,他当时没撕碎她都已经够给他面子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说那些,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她以为谁都值得让他用尽手段去得到吗?她以为谁都值得他霸道索要吗?  不是只有她吗?  半瓶酒又见了底,雷辰逸脑有些乱轰轰的。这几天喝的晕乎乎的时候,就喜欢去想很多事情。他直到现在还是不明白,程涵蕾究竟是真的想要还是借着要离开自己,以前,她根本就不计较这些的……  半夜,雷辰逸睁开双眼,胃在翻搅着。疼的雷辰逸眉头紧蹙着,睡了一觉,大脑有些许意识。还躺在沙发上,撑起身,准备找药吃。身体软软的又倒回了沙发,头重脚轻的。忘记回到床上,没盖被子睡到现在,身上本来喝酒热的汗,现在让大脑晕沉沉的,不仅是胃疼的厉害,就连身体也一点力量都没有。  等摸了药吃下,回到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雷辰逸半睡半醒,摸到了手机。  程涵蕾睡的正香,不知道为何,身体颤了一下,一下子睁开双眼。本来黑乎乎的宿舍里有着一丝光亮,程涵蕾转头这才发现是放在自己床头的手机。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时,程涵蕾以为自己没睡醒看错了。  正了正神,在确定真是雷辰逸打来的电话时,程涵蕾立刻起身,披上衣服拿起电话走了出去。  下半夜,走廊里静悄悄的,程涵蕾站在那里,接起电话。  电话接起了半天,并没有声音。程涵蕾以为雷辰逸故意耍自己,刚准备挂了电话的时候,程涵蕾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痛苦的声音。  “唔……”  那痛苦压抑的声音,好似是不由自主发出来的,程涵蕾心一紧,担心战胜了一切。  “雷辰逸?”  没有反应。  “雷辰逸,你怎么了?”  还是没有反应。  “蕾蕾……”(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