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第一百九十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2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8
   “蕾蕾……”  略带痛苦的声音从口中吐出,好似是无意识的在喊着程涵蕾的名字,程涵蕾的心在这一声蕾蕾里,瞬间就软了,握着电话的手,几乎是立刻收紧。她从来没有听过雷辰逸这样虚弱的声音,也没有听过他用这样的声音叫过自己……  “雷辰逸?”  电话那边半天没有声响,程涵蕾等了好一会儿,除了偶尔粗重的喘息声外,没有任何回音。  “难受……”  咕哝了一声,听不太真切,好似很是不舒服。但在咕哝了一声后,接着电话那边再怎么叫都没了声音。TK8E。  心不由的紧了,看了一眼手机,确定究竟有没有切断,一看才知道不知不觉间,程涵蕾发现已经握着电话靠在这里半个多小时了。走廊上的寒气有些逼人,手脚冰冷的,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冷,还是因为担心那边的雷辰逸。  又叫了雷辰逸几声,他还是没有反应,电话那边的气息倒是越来越微弱了。程涵蕾心神不灵的回到床上,躺下,拿起手机准备给左涧宁打个电话问问,看了看天色还未明……  他不可能会生病,应该是故意骗自己的……  跟他生活了十多年,从来没见过雷辰逸生过大病。感冒都好像跟他绝缘似的,一定是自己的那个短信让他又开始想着方法在试探自己,让自己主动妥协,他是那么好面子的男人。都在自己面前放了话了,说离开了就是真离开了,这一次,他不会再折回头。一个多月,已经说明了他的决心。  程涵蕾放下手机,闭上双眼,说服自己。  其实,她根本就不用担心。  闭着双眼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程涵蕾突然睁开双眼……  *****************************************  消毒药水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着,充塞在鼻息间,雷辰逸在傍晚的时候睁开双眼。白色的天花板,S市最有名的医院,只有一些**和重要的大人物才能入住的。这间病房更是特级病房,雷辰逸睁开双眼,在看到是医院的时候,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他怎么会在医院。  身体一向健康,除了因为别人而来医院,一般来说他很少来医院。  挪动了一下身体,头疼的厉害。胃更是在痉|挛着。  点滴正在一滴滴的输入身体里,雷辰逸知道最近两三天有些不舒服,有些轻微的发烧,但却没放心上。一个大男人,温度稍微高点也没事。没想到昨晚喝了酒后,躺在床上,竟然突然胃绞痛难当,准备起来拿胃药吃,竟然不能动弹。  他好像打了个电话……  雷辰逸眉头的褶皱更深了,想到电话,大脑里隐隐约约在很痛的时候,有听到程涵蕾的声音。手机被放在一边,雷辰逸伸手拿起手机,正在这时,病房外的门被推开。雷辰逸刚准备抬头时,听到传来的声音:“哥,你醒了?我给你熬了白粥,你胃出血,吃些清淡的对胃好。”  雷熙雯的声音温柔的传来,见床上的雷辰逸没有反应,也没介意。把碗拿起,手中的粥倒了进去。粥香立刻在病房里飘荡着,雷辰逸拿着自己的手机,去看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当看到真的在大半夜的时候给程涵蕾打了个电话,通话时间竟然将近一个小时……  该死的。  “哥。”  雷熙雯把粥放在碗里,端到雷辰逸的面前。见雷辰逸不说话,不由轻声开口。那软软的声音,放若是天籁一般。  雷辰逸在看到通话记录里真的有程涵蕾的时候,怒气已经完全的笼罩了。低垂的眼睑里写满了阴鹜,狂风暴雨掩藏在他的自制力里。一触及发。  当听到雷熙雯的声音时,鼻息里闻着雷熙雯身上的香水味,心口的怒火更为炽烈,满是怒气无处发泄。  “滚。”  手一挥,一手挥开雷熙雯手中捧着的粥,雷熙雯一惊,手中的粥就这样的脱离她的手,碎了一地,溅到她的腿上,惊的雷熙雯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哥。”  雷熙雯被吓到了,都说生病的时候是男人最脆弱的时候,她好不容易挑了这个机会,就是想在这个时候让哥可以对她的印象好一些,第一次亲手熬粥,就是想表现自己对他的感情。看着地上自己第一次的成品,雷熙雯的声音里染上了一抹盈然欲泣,  “我说滚,别让我说第三遍。”  雷辰逸心口的怒气更是燃烧的旺盛,满脑子都是程涵蕾竟然知道自己生病而不管不问。该死的女人,他在最难受的时候,想到的就是打她的电话。而她竟然不顾他的死活。  身体的挪动,手上的点滴的针管稍微的脱离开来。雷熙雯看到那开始往外倒血的手背,立刻紧张的往后退,说道:“哥,你别生气,我走。我去叫医生。”  快速的转身往外走,拉开门便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左涧宁。左涧宁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以及床上满是怒气的雷辰逸,他很少这样把情绪完全的表露出来。昨夜半夜他刚到家,殷恪伽便过来了。强行的进了他的家,之后……  手机被扔在了客厅,根本就没有接到电话。而晚上殷恪伽太过于疯狂,一直做到天微亮才放过他。导致睡的过了头,到下午才醒来。等出来才发现未接电话,知道了雷辰逸胃出血住院的事情。  “你现在需要的是静养,而不是发怒。雷,很少见你这样失控。”  左涧宁走了进来,平静的开口说着。雷辰逸不说话,只是把手上的手机往一边一扔,胸口的怒气实在难挡。  的确是他开口说的离开了就离开了,也是他说的别弄些小动作,但是该死的,没见过她这么听话过,这次,倒是听话的够呛。  该死。  越想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护士顶着高压力帮雷辰逸换了点滴,然后又快速的离开。本来是一件好差事,大家都抢着的好差事。谁不知道新上任的雷副市长魅力非凡,住进了这里。简直是让一些小护士们个个都跃跃欲试,平时只能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这会儿可以在这里看到,兴奋的不行。可是没想到……  小护士在一群人的羡慕眼神里走进来,当看到小护士苦着脸走回的时候,听到小护士的话后,再没人敢羡慕了,顶着那种脸色压力,谁撑的住。  雷辰逸住院,知道他醒来后,过来看的人络绎不绝。本来很宽敞的病房里,很快就被来来往往,有交情,没交情的都过来表示一下关心。这个时候,不拉关系,何时拉关系。  雷辰逸因为住院脸色并不好看,众人也只当是因为工作太过于劳累,太尽心尽责而住院,都纷纷的说着客气话。  像是走马观灯一般,来了,打个招呼,客套几句,接着左涧宁便送着离开了。  来来往往的人,一直折腾到夕阳西下,二个多小时,才让那群人都离开,世界也都安静了。  花篮,水果。雷辰逸不收其他的,带来的也都带走了。听到风声的最后也只敢送些花篮水果以示心意,导致房间里充满着各种花香味。因为是雷辰逸住院,院方的院长亲自慰问。  直到晚上七点多,雷辰逸一天未吃东西,左涧宁早在人都离开后,去买了一些粥和清淡的食物过来。  左涧宁也没多问,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最后的结果雷辰逸不愿意说的,他一定不会愿意说。  机院辰好。本来想给程涵蕾打电话,但自从那次之后,左涧宁还是未多事。  ********************************************  病房安静了,雷辰逸靠在那里。身体还有些虚弱,心火难消。那股子怒气一直在心口里来回的窜着,闭着双眼,身体其实很累。闭着双眼,脑里就满满都是程涵蕾默然的脸。该死的。  终还是身体太虚了,雷辰逸撑不住,意识渐渐的迷糊,又昏昏沉沉的睡了。  病房的门,无声无息的推开。一道身影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借着病房里的灯光,程涵蕾站在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雷辰逸。这还是她第一次看他如此虚弱的模样,想到昨天自己还是忍不住自己心底的担忧简单的拿上包,便去了机场,买了最早的机票,很快便来到了S市。13285400  其实,她就是想看一眼,确定雷辰逸没事就离开。  知道雷辰逸跟个铁人一样,生病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但是,人食五谷杂粮,也吃不准会真的生病了。再加上,最近刚上任,有很多应酬,如果喝多了,真的让身体免疫力变差生病了也说不定。  终是还是不安心,当人站在门口的时候,程涵蕾想撤退已经来不及了。  一路赶的匆忙赶过来,站在门前的时候,反正已经来了,就看一眼。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如果他没事的话,这会儿应该已经出门了,也不会遇到。如果有事……  不会有事……  还是打开了门,当走进黑暗的房里的时候,一路都是满满的烟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难闻的要命。  当看到躺在床上,打开灯都没反应的雷辰逸时。一直觉得雷辰逸像是个无坚不摧的超人一般,此时看着躺在那里的雷辰逸,灯光下,那苍白的脸色,皱紧的眉头。薄唇没有一点颜色,那副模样,仿佛没有了生气一般。  还好,他没事了。  程涵蕾想到送他来医院后,因为害怕让他又看到自己,又说自己做小动作。又显得她想跟他扯的不清不楚,也因为害怕被人看到了她的出现,上次的事情她还心有余悸,各方面的原因。所以在送雷辰逸来医院后,就让他们联系他的家人,自己在确定他没有危险后偷偷的离开了。  下午过来医院的时候,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帽子。走在医院也没有人认出来,知道他醒了没事了。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程涵蕾就一直等着。直到人都走了,直到过了探病时间,程涵蕾偷偷的溜了进来。看一眼他就走。  其实是要确定他真的没事,听医生说没事了,终不如自己亲眼看到好。  她担心他,不言而喻。  睡梦里的雷辰逸眉头还在紧锁着,而脸色比早上看到的好很多。呼吸也均匀了许多,胃出血只要以后注意便好,看着雷辰逸打开的被子,程涵蕾轻手轻脚的帮雷辰逸拉好被子,然后小心的把被子按好。  “程涵蕾……”  雷辰逸似乎是在沉睡着,当程涵蕾转身的时候,雷辰逸口中突然吐出咕哝的三个字,明显还夹杂着怒意。  程涵蕾以为雷辰逸醒了,退开的身体一个不稳,手一下子碰到了床头柜,上面的杯子立刻被程涵蕾手挥的落到地上,哐啷一声,程涵蕾不由的闷叹了一声,眼睁睁的看着还在地上滚着的杯子,然后无力。  “慌什么?”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病床上传进程涵蕾的耳里,那声音里还夹杂着怒意,与刚刚喊程涵蕾三个字是一样的频率,他是故意的……  “来这里做什么?来看我死没死?嗯?”  雷辰逸的声音难掩怒意,那字字都带刺的飘进程涵蕾的耳里,程涵蕾突然后悔自己过来了。医生都说他没事了,她还多事的跑来看,可是大脑就是管不住双腿……  “你没事我回M市了,买了十点的机票。”  程涵蕾依然背对着雷辰逸,不敢去看他的双眼,是她要离开的,现在分开了又跑来表示关心,的确显得很虚伪。不想跟他牵扯的是自己,受够了这种关系的是自己,现在又来,究竟算什么?  抬腿,刚走了两步,便听到病床上突然传来雷辰逸冷到极点的声音:“程涵蕾,你敢走出去试试?”  那声音夹杂着狂风暴雨,程涵蕾没转头也知道身后的雷辰逸此时脸色有多难看。(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