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陪睡

第一百九十一章:陪睡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5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8
   程涵蕾脚步顿了一下,那阴鹜的语气,俨然乌风黑暴。  多说,他的怒火更甚。  走。  雷辰逸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神带着浓浓的怒意火焰看着程涵蕾的后背,程涵蕾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来自身后那仿佛要把自己瞪出个窟窿一样的眼神。他就算是生病了,脾气还是这样的大。明明知道自己需要休息,应该静心休养,还在这里发火。  她都已经刻意的挑在他睡着的时候来了,就是不想让他又见到自己发怒。现在……  其实脚步可以加快,几步就走出去了。但程涵蕾步伐明显迈的有些小,走了几步,离病床也才一点远。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还真的向前走,不是不管他死活吗?现在跑过来,看一眼他死没死是吗?看了就走,她当他雷辰逸是什么?  他要问问,她究竟想怎么样?  一手迅速的拔掉点滴的针管,也不管针管拔出来后,迅速渗出来的鲜血。一手掀开被子,整个人已经下了床。程涵蕾离他并不远,雷辰逸双腿踩地这才发现双腿的无力,身子不稳的又跌坐回了床上。  程涵蕾人已经走到了门边,手扶上了门把拉开了门。雷辰逸坐在病床上,呼吸急促。手撑在床边,第一次觉得他竟然身体上也有无力的事情。程涵蕾一脚已经迈出病房了,雷辰逸突然站起身,双腿又是一软,这一次雷辰逸没跌到床上,而是直接跌到了地上。  砰通一声。  雷辰逸本身就很重,身体倒地,发出一声大声响,程涵蕾已经迈出的一脚顿住,听到身后的声响,立刻紧张的转过头,在看到病床上已经没人了,而雷辰逸竟然跌在地上,以一种狼狈的姿势。  程涵蕾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雷辰逸如此狼狈的模样,以前要么就是衣冠楚楚的,要么就是光溜溜的,从来不曾看到雷辰逸这样一副简直像是到了外星一样。  “雷辰逸。”  程涵蕾迈出的脚不得不收回,折回身,奔到雷辰逸身边,要扶起雷辰逸。  “走开。”  跟个任性的孩子一样,雷辰逸一把甩开程涵蕾的手,力道并不是很大,明显没有很大的力气,一手撑在地面上,试图起来。双眼冷冷的瞪向程涵蕾,冷声说道:“不是要走吗?要滚滚快点。”  听着雷辰逸别扭的话,程涵蕾有些无言。刚刚威胁不让自己离开的是他,现在自己折回来了,立刻开始摆谱的对她说明显的反话。看他那冷冷的眼神,明明说着要滚快点滚,但是好看着她的眼神就是一副你敢这时候离开试试。  那威胁的眼神,习以为常,用起来,非常熟练。  程涵蕾手被挥开,那力道不大所以被挥开并不疼,而雷辰逸已经靠在床边,双眼夹杂着怒气的火焰看着程涵蕾,胸口在剧烈的起伏着。  “我走了,顺便帮你叫医生。”  程涵蕾眼睑微微的垂下,真的准备站起身。话音刚落,身体刚刚站起来一点,手腕突然被雷辰逸拽住,其实没什么力气,但程涵蕾的身体还是被拉回,面对面的与雷辰逸对视着。  雷辰逸眼里的火焰明显的更加炽烈了,鼻孔都在喷着热气,那本来很苍白憔悴的脸,此时因为怒气而染上了一些许颜色。双眼狠狠的瞪着程涵蕾,气的薄唇都在哆嗦。  “起来。”  程涵蕾不由的叹息,对于雷辰逸的好面子,她本来就知道。刚刚其实就是跟他闹一下,但是没想到这么明显的事情,竟然会让他更加生气。  有些无奈的伸手要扶起雷辰逸,穿过他的腋下,其实他身体没什么力气,但是站起来还是没问题的。在程涵蕾手插到他腋下,用力的时候,雷辰逸从鼻孔里发出一声轻哼声,也没再矫情,配合的起来,坐回床上。躺下,让程涵蕾帮他拉好被子。TK8E。  在整理好后,看着雷辰逸手背上那形成了道血痕的手,针口还在流着血。拿起棉棒按在伤口上,按了一会儿,直到不再流血后这才松开,然后直起身子。  “别再拿身体开玩笑了,我先走了,你记得按铃叫护士。”  程涵蕾叮咛着,然后拿起放在一边的包包准备走。她是偷偷进来的,她不想让人知道她来过这里,更加不想让人知道她跟雷辰逸的关系,应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刚刚一直任程涵蕾折腾的雷辰逸,在程涵蕾拿包又说要走的时候,刚刚缓和了一些的脸色又变了。  手突然捏住程涵蕾的手,力道不重,但却顿住了程涵蕾的动作。程涵蕾被拉住,没有立刻甩开,只是有些无奈的看着雷辰逸。  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  “程涵蕾,你究竟什么意思?”  程涵蕾被那低沉的声音问的一愣,抬起头看着雷辰逸,一时没有理解他话的意思。抬头,看到雷辰逸那灼灼的目光时,似乎是在一瞬间明白了。  什么意思?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轻抿着唇瓣,一时沉默无言。  “雷辰逸,就算分开了,也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正好在S市,知道了你在医院,在上机前顺便来看一眼而已。”  送雷辰逸来医院后,便匆忙走了,所以也没人知道是她送来的。  话说完,明显的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松了些许。程涵蕾默默的抽回手,再次拿着包。  “我不需要。以后别再做这样无聊的事情,滚。”  雷辰逸声音又降了几个点。  程涵蕾轻抿着唇瓣。  “你好好休息。”  没等雷辰逸回应,转身便准备走。刚转身,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而且是往这边来的。  一名来上夜班的小护士,过来看看点滴水。因为以为雷辰逸睡了,所以直接就推开了微掩的门。程涵蕾在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时,知道是护士过来,这么晚了,让人看到她在雷辰逸的病房里,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程涵蕾脸色微变,那副害怕让人知道的模样让雷辰逸的眉头微微的轻皱着,这会儿直接出去一定会碰到,问起,已经过了探病时间是怎么进来的,到时候应该怎么说。问是谁,她又该怎么说。闹开了,医院知道了,到时候影响到了雷辰逸又该怎么办。  眼里打视着四周,准备找一个地方躲一躲,一眼看到洗手间便拿着包要往里走,而刚走几步,病房门已经被推开。  程涵蕾跟小护士打了个照面,小护士没想到里面还有其他人,在推开门看到站在离病床几步远的程涵蕾时。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发现自己过激后,开了灯,突然的光亮压过刚那抹晕暗,此时小护士的目光直辣辣的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正在想怎么解释的时候,小护士已经扬起一抹笑容说道:“是你啊,早上你走的那么快,叫你都没叫住。”  小护士是东北妹子,很是热情。看着程涵蕾,很开心。病己是然。  “我……”  程涵蕾明显的感觉到来自雷辰逸的目光,比刚刚还要炽烈的目光正看着她的后背,一时间,感觉被夹在中间。小护士的话,让雷辰逸刚刚的怒气被一股子莫名的情绪取代。他一直以为是左涧宁送自己过来的,完全没有想到程涵蕾的身上……  现在……  她说是正好路过,才会这个时候在上机前来看看,明明就是撒谎。  “先出去。”  雷辰逸在程涵蕾尴尬的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情况下,淡淡的开口。小护士听到雷辰逸开口,很识相的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的看了程涵蕾几眼。眼底有着八卦的光芒,但是像是这种八卦又不能轻易的乱传的。  “刚好路过是吗?”  雷辰逸的声音更加的低沉了几许,那灼灼的目光看着程涵蕾,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掌控着一切,仿佛在看着被捕捉的小动物垂死挣扎着的表情了。  “雷辰逸,被她看到了。”  在S市,在这间医院,谁都知道他是谁。不像之前在电影院,没人知道。没人看到,还好。现在,被人看到了,还是这个时间点她在他房里,应该怎么办。脸上难掩一丝担忧,也顾不得雷辰逸声音里的轻讽挤兑了。  他似乎完全没有把这个例为考虑的范围里。  雷辰逸在听到程涵蕾的话时,再看程涵蕾的表情,从一开始她紧张的想要躲着,然后再看程涵蕾这表情。心中明显的被撞了一下,雷辰逸看着程涵蕾嘴角冷扯:“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怕什么?”  对啊,已经没有关系了,怕什么。13285400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条件反射的担忧,不仅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  “也是,我多虑了。”  程涵蕾在听到雷辰逸的话时,心被扯了一下。刚刚闪躲的动作和刚刚有些慌的话语,又显得可笑了。他都不担忧,她又在担忧什么。比起他的运筹帷幄,她显得那样的不镇定。  她的表情,难以逃过他的眼神。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见程涵蕾又要往外走。冷声说道:“程涵蕾,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没什么好说的。”  声音,也有些冷了。自己的多事活该被他抓住可以又把她踩在脚下的点。  “蕾蕾,坐早班飞机,冷吗?”  雷辰逸突然压低的声音,在黑夜的病房里让程涵蕾的心揪住了,脚步也不由的顿住。  呼……  程涵蕾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然后转过身看着雷辰逸,认真的看着。一字一句的说道:“雷辰逸,你不必讽刺我。这次是我自找的,我自己打了自己嘴巴送上门让你嘲讽。对,是我担心你怕你出事,一早就飞到S市,送你来医院。但是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我说过的,我会做到。既然我主动的开的口,我说过不后悔就是不后悔。我坦白了,你现在可以嘲讽我了。”  安静的站在那里,程涵蕾的声音在病房里飘荡着,一时间,沉默在病房里蔓延着。没直视雷辰逸的目光,不敢看他眼底那抹子得意和冷讽,视线飘过别处,等待着雷辰逸的讽刺的言语。  “咳咳……”  安静的病房,突然传来咳嗽声,程涵蕾听着雷辰逸那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别过的视线看向雷辰逸,看着他咳的脸都红了。正在想这情形怎么应付的时候,雷辰逸已经抬起头看向程涵蕾说道:“水。”  程涵蕾几乎是没有疑议的就走到一边重新倒了一杯水,然后递到雷辰逸的面前。雷辰逸没有接过水,只是一把握住程涵蕾那握着水的手腕。纤细的手腕,握在大手里,仿佛一捏就碎了。  刚刚,在略有慌张的问,被看到了怎么办时。脑中莫名的闪过她要跟他分开时说过的话,那些话,当时他并不认可。也并没有真的觉得自己会放在心上,但是,这会儿,竟然全部都冲进了脑中,那么清晰,甚至一字不漏。  当时的不理解,现在……  跟他在一起原来真的承受这样的压力,就算一个小护士,在看到他们两个人如此正常的在病房也让她压力这样大。想到她说跟自己在一起越来越消瘦,操心才会怎么吃也不长肉,跟自己在一起,她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他自认为对她很疼,很好。可是,却从未站在她的角度上想过,她跟自己在一起,需要承受的是什么。  他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但当契约结束的时候,这份理所当然理应也该结束。  他只是想要占有她,独占不愿意让任何人有机会得到。但是却没有想过,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别人都无法得到。  名份。  这两个字是在宴会上听到的,男人口中说女人最想要的东西……  但是,她值得他如此吗?  雷辰逸很清楚,如果把一切暴露在阳光之下,要走的路,更复杂艰难。  程涵蕾手腕被握着,而雷辰逸的目光直视着她,仿佛在看,又仿佛透着她在思考什么,那眼神复杂难懂。程涵蕾被看的心失了频率,有些慌的准备收回手忘记了手腕还被握着,抽回的手被阻力阻挡着,水就这样的泼了出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