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09
   沉稳的心跳,有节奏的在耳边。满腹的疑惑,担忧而未睡好的程涵蕾,靠在熟悉温暖的怀里,带着疑惑和不解,慢慢闭上双眼,很快便沉入梦香,这一夜,她在他的怀里,睡的很香。  ****************我是低调飘过的分割线****************  餐厅里,上官爵握在手中的手心里的手机慢慢收紧。起身,在众人的视线追寻下走出餐厅。车已经从停车场开了出来,停在餐厅的门口。上官爵坐进车里,脸上的平静无波渐渐的染上了一抹阴鹜。  车里一片黑暗,车缓缓的开离,隐没在车流里。  车平稳的前行着,双手握在方向盘上,手背上青筋爆出……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进病房里时,病床上两个人以最亲密的姿势相贴在一起。两个人睡的都很沉,程涵蕾不知何时已经圈上了雷辰逸的腰身,头靠在他的胸口,一副依赖的模样。雷辰逸的大手牢牢的搂着程涵蕾,手臂带着占有性的圈在她的腰上……  早上八点,左涧宁准进来到医院,手中提着早餐随着医生一起,推开病房时,当看到病床上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时,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  睡在病床上的雷辰逸在听到声响的时候,镇定的睁开双眼,看着站在病房门口有些震惊的该院的主任也是他的主治医生,以及左涧宁微微变了的脸色。怀里的程涵蕾还未醒来,靠在他的怀里一副依赖的模样,那浅浅的呼吸声,睡的正沉。  脸上的表情未见一丝慌乱,因为程涵蕾是贴在雷辰逸的怀里的,所以不熟悉的医生护士无法看出是谁。而左涧宁一眼便看出那身形是谁,眉宇间的褶皱更是深了几许。正在斟酌着怎么处理现在这种情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推开病房会出现这一幕。  雷辰逸一向小心翼翼,怎么会允许让这种事情发生。他可知道这事要宣扬出去,处理不好,后果很是严重。就算现在他跟冯祯祯早已经结束,但是,他怀里的人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程涵蕾。  雷辰逸接收到左涧宁的目光,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而医生和护士看着眼前的情景,现在退出显得太过于……要是站在这里,是若无其事的过去检查,还是……  病房一时间安静的掉一根针都听的到……  小护士是接替过来的护士,在看到雷辰逸怀里竟然躺着一个女人时,年龄不大,八卦的心理十足,虽然有些忌讳,但还是忍不住伸头要去看病床上的雷辰逸怀里的女人究竟是长什么模样。而探头间,手上推着的车因为她身体的移动而撞到了门。  门被撞的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立刻吓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在接收到主任的责备的眼神时,立刻惊吓的低下头,乖乖的站在那里。而躺在雷辰逸怀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程涵蕾,在听到那声时,迷糊的睁开双眼。TK8E。  睡的太沉太香,被吵醒睁开双眼,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直到鼻息间那熟悉的气息以及那消毒药水的味道,在反应过来时,程涵蕾一点瞌睡立刻清醒了。在看到病房里的光亮以及射进来的阳光时。  天已经亮了,快速的从雷辰逸的怀里退开,然后脸上难掩一丝慌乱,昨晚自己竟然真的留在了这里,而且还一睡到现在。等会一定就有护士和医生来巡房,到时候要是看到了该怎么办。起来的身体在感觉到腰上那大手的时候,有些懊恼的伸手就准备扯。  扯不开,程涵蕾刚准备骂雷辰逸的时候,抬起头这才看到雷辰逸的目光看向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身后。  身体攸地僵住,程涵蕾敏感的察觉到病房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她是背对着病房的,黑色的长发披散着遮住她的小脸,在感觉到身后真的有人站在那里时,程涵蕾身体僵的厉害。  唇瓣轻轻的抿住,不知道应该若无其事的离开,把一切都推给雷辰逸。还是应该怎么办……  看着不开口的雷辰逸,他的大手还搂在她的腰上,完全没有憋清的意思。而且眼底明显的就勾着一丝笑容,那笑容,简直就让人想咬牙切齿。她都紧张成这样了,他还……被看到了她大不了受点舆论的压力,而他很可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变化莫测的表情,眼角更是柔和了。从昨晚一开始游移不定,再到上官爵的电话过来。再到他把她抱在怀里那股子安心的感觉,放手,其实已经很困难。而她想要的,他尽量都给她……  大手温柔的扣住她的后脑勺,把她往怀里一扣,然后拉过被子盖过程涵蕾,接着对站在那里的三尊石雕说道:“早。”  那模样,那表情,镇定的让人震惊。左涧宁半天未缓过神来,看雷辰逸的表情,完全没有一点意外,仿佛就是准备让人看到的。  主任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很快就冷静的回应着。帮忙检查着,然后带着小护士离开。左涧宁在雷辰逸未开口的时候,已经跟着主任离开。他们是没有看到躺在雷辰逸病床上的人是谁,但是看雷辰逸那副模样,明显的就是跟雷辰逸两个人关系匪浅。  在没有确定雷辰逸的想法之前,他首先得确定这件事情不会被传出去。  *******************我是画圈圈的分割线*****************  在听到门被关上之后,程涵蕾在确定了病房里没人后,立刻从雷辰逸的怀里退开,坐起来。身上的衣服还完整的穿在身上,但是睡了一晚,发丝凌乱,脸上因为紧张而染上的红潮满布在脸颊上。眼里更是染上了几抹的水意,那是被气的……  “蕾蕾,我饿了。”  程涵蕾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点也不担忧的雷辰逸,竟然还对她说饿了。  “雷辰逸。”  程涵蕾一手还在整理着自己的发丝。  “嗯?蕾蕾,你在慌什么?”  “你还问我在慌什么?”  程涵蕾连对雷辰逸发怒都没力气了,是自己昨晚没受住的留在了这里过夜,才会引发这一系列的事情。看着雷辰逸那副不解的模样,恨的咬牙切齿。  “刚刚并没有人看到你的模样,你现在出去,无非是告诉所有人,昨晚在这里过夜的人,是你!”  雷辰逸的声音淡淡的传来,飘进程涵蕾的耳里,程涵蕾整理发丝的动作就这样顿住。  抬头看着雷辰逸,原来他不担心是因为没有人看到她的脸,只要不确定躺在他怀里的是谁。就如他说的,他是副市长,但也是个男人。有女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传言。加上他精明的大脑,这件事情很容易就解决,难怪他一点也不紧张担忧,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  她很讨厌什么都好似在他掌控中的模样,更加讨厌自己信誓旦旦的说分开,又忍不住担忧过来看他,才会把一切弄成现在这样复杂,按他这样说,她就走不出这里了是吗?13285400  明明是他的事情,关她什么事情。就让人知道,毁的也是他,她担心什么。  看不得他这副云淡风清的模样,程涵蕾没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拿起包,抿着唇瓣转身就往外走。看着程涵蕾那副小女儿的娇态,嘴角忍不住上扬。突然发现两个人之间分开这一个月有些冤枉,其实她说的并没有错,只是自己从来没有站在她的角度为她想过。  她承受的压力比他大很多,而这些本不应该是她应该承受的,他给的,也不见得是她想要的。雷辰逸看着程涵蕾往外走的身影,在走到一半的时候,雷辰逸突然开口说道:“蕾蕾,别闹。”  程涵蕾一听到那个闹字,更是火大,在他的眼里,自己做什么都是闹。  看着程涵蕾更加加快了脚步,其实笃定了程涵蕾走不出去。眼角里的笑意更是明显了几许,在程涵蕾又发泄一般的走了几步后,雷辰逸的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蕾蕾,还记得我昨晚说的话吗?”  程涵蕾脚步顿住,脑中闪过昨晚听到的话,那一早起来便当成了是他留下她故意的言语。但是此时雷辰逸提起,程涵蕾不可自抑的又想起雷辰逸的话。  他没再继续说,程涵蕾也没再继续迈步。想转头问他是什么意思,但又怕不是自己所想,一时间站在原地,安静……  病房的门被敲了敲,程涵蕾听到敲门声,条件反射的就想找地方躲,雷辰逸被程涵蕾每次一有这种情况就如受惊小鸟的模样,更加发现自己过去忽视的是什么。也许以前不是忽视,而是未曾放在心上。  “是左。”  两个字,让程涵蕾松了一口气,即使刚刚是想着要走出去,让雷辰逸无力收拾,但是她还真的没办法这样做。病房的门也被推开,左涧宁看着已经背着包准备离开的程涵蕾,声音淡淡的说道:“你现在不能离开。”  几个字,病房的门已经落了锁。而左涧宁没管程涵蕾的表情,而是直接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雷辰逸,声音里隐隐有着一丝责备:“雷,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在这里有什么问题?”  雷辰逸的声音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左想辰你。  “雷,这里是S市,你没忘记你当初送她去M大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吧。你明知道,在S市这样的高调,处理不好后果很严重。”  “左,我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事。这件事情,稍后再说。”  看了一眼脸色微微变的程涵蕾,雷辰逸显然不想再纠结着这个问题上。靠起身看着左涧宁淡淡的说道:“下午打电话给她,我有事情跟她谈。”  “雷。”  “按我说的去做,另外,这里有她照顾就好。没有我的吩咐,今天这里不见任何人。”  雷辰逸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一副笃定了程涵蕾就会留在这里的模样,完全当程涵蕾是隐形人。  左涧宁还想说什么,但看到雷辰逸那副已经决定了的模样,话咽在喉间,最后未发一语的离开。  “你找她做什么?”  程涵蕾站在病房中间问雷辰逸,雷辰逸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很明显。  “蕾蕾,我是病人。现在很饿,没力气说话。”  雷辰逸靠在那里,刚刚还一副说话有条不紊,条理分明精神翼翼的模样,现在突然间就一副病泱泱的模样。明明知道他是装的,但是看他靠在那里,一下子失了力气的模样,看了一眼放在左涧宁带来的早餐,正在犹豫间便听到雷辰逸诱惑的说道:“我吃饱了就有力气说话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有力气说了。”  程涵蕾借着雷辰逸的话,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其实也不舍得雷辰逸饿着,他的胃现在很脆弱。不能这样饿,拿起早餐走到病床边,打开,盛了一碗然后递给雷辰逸。  “我没力气。”  雷辰逸靠在那里,双手放在病床上,一副双手残废了的模样。  “蕾蕾……”  雷辰逸见程涵蕾表情变了变,立刻声音有些虚弱的开口。那副你再不喂我吃,我真的快死的模样。  程涵蕾想到自己生病的时候,他也这样照顾过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程涵蕾脸色不好看的坐到一边,然后拿起粥喂雷辰逸。雷辰逸的目光一直锁在程涵蕾的脸上,在吃了几口后,俊逸的脸皱成了一团,而眉头也紧蹙了起来。  “太咸。”  挑剔的开口。  他刚胃出血,不能吃过咸的,必须吃些清淡的养养胃。程涵蕾一听,看着碗里的粥,看起来很清淡。而且左涧宁这么细心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不注意,但是看雷辰逸那一副言辞凿凿的模样,好像真的一样。  “不信你尝尝。”  雷辰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程涵蕾这下也不得不信了,舀了一勺喂进自己口中。(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