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195章:

第195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1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10
   程涵蕾未立刻上前,只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雷辰逸。雷辰逸的眼神一如以往一样的深邃,让人无法窥探。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二……”  雷辰逸修长的指竖起,一根,两根。程涵蕾还是经不住心底想得到答案的**迈步走了过去,在靠近病床边一步远的时候,只看到雷辰逸的薄唇蠕动着,只看着动,未听到声音。  “雷辰逸,你说什么?”  程涵蕾向前靠了些许,想听清楚。雷辰逸嘴角上扬,在程涵蕾靠近的时候,大手用力的扣住程涵蕾的手腕,轻松的把没什么重量的程涵蕾给扯到病床上。  “雷辰逸。”  发现自己又被骗的程涵蕾,气的脸都鼓起来了。身体挣扎着,可雷辰逸的力气明显的比之前大多了。昨晚还没什么力气,这会儿睡了一晚,力气好似就恢复了很多一样。长腿一勾就把程涵蕾的双腿勾到了床上,压住。而大手拉过程涵蕾跌过来的时候,已经快速的扣上了她的腰,收紧。另一手扣住程涵蕾的黑色发丝,往自己的胸前一按,让她以最舒服的姿势靠在他的怀里,有些满足的闭上双眼,似轻喃般的说道:“蕾蕾,汤的味道没变。”。“什么?”  程涵蕾只听着雷辰逸那低沉的声音,没怎么弄明白,突然间说她熬的汤。还想问,雷辰逸却直接从一边拿出外卖。一手搂着程涵蕾,一边把外卖往程涵蕾的怀里一塞,一边说道:“吃了我告诉你。”  “我不饿,你先告诉我。”  程涵蕾的话还未落音便听到肚子咕噜的叫声给出卖了,脸不由的微微一红。看不到雷辰逸的表情,但却明显的感觉到身后搂着她的胸口正在震动着。  程涵蕾郁闷极了,似是掩饰的一把抢过,打开,香喷喷的饭菜香顿时在空气中飘荡着,程涵蕾这才发现自己更饿了。拿起勺子,吃着自己爱吃的菜。速度很快……  “慢点。”  一只大手端起一边他刚喝过的水递过来,程涵蕾吃的太快,正好噎着了,也没多想的伸手接过,喝着顺了口气。再递给雷辰逸,没发现这样的动作有多亲昵。直到吃了一半,有了饱腹感,这才把东西往一边一放,然后转头看向雷辰逸开口问道:“好了,可以说了。”  雷辰逸眼神微微眯着,在程涵蕾转头的时候打了个哈欠,搂着程涵蕾就顺势的躺下。  “雷辰逸。”  程涵蕾声音微微拔高,他又耍她。程涵蕾的尖叫对雷辰逸完全不抵用,雷辰逸却只是收紧了他的大手,呼吸均匀的从头顶传来。他的胸口起伏很有节奏,气息很沉稳,渐渐的越来越平稳。  “雷辰逸。”  没反应。  “喂,雷辰逸。”  程涵蕾动了动,这样被收在他的怀里,鼻息间尽是他的气息,干扰着她的思考能力。不是说告诉她跟许佩芬说了什么吗?13290781  “睡觉。”  咕哝的一个字眼,接着再没有言语。程涵蕾靠在那里,感觉着雷辰逸好似真的睡着了,但是扣在她腰上的手却没有松开。胃出血的病人一方面就是过于疲劳,需要好好休息。挣扎的身体,终还是不忍心的默默的靠在那里。  雷辰逸和的很安,刚刚跟许佩芬的一番对话,的确有些耗力。其实还没有虚弱至此,只是抱着程涵蕾,莫名的放松想要休息。从开始装睡,再到真的睡着。病房里很安静,躺在雷辰逸的怀里,程涵蕾闭着双眼,很快,在那均匀有节奏的心跳声里,也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双手依赖的圈住了他的腰身,睡的很沉。  程涵蕾醒来时,雷辰逸好似还没醒,天色已经有些晚,未拉的窗帘,只有些许的光芒透过窗洒进来。借着那丝光,程涵蕾看着雷辰逸。其实很喜欢看雷辰逸睡着的模样,自从那一次发现雷辰逸睡着后的模样很好看后,程涵蕾有时候半夜醒来,会看着雷辰逸,看很久这才敌不过睡意,再次睡去。  这会儿,程涵蕾看着雷辰逸,俊逸的脸依然未变,只是更加的消瘦了。下额明显的尖了许多,眼也往里凹了一些。手,在不受控之下已经抬起,轻轻的抚上了尖瘦的下额。摸着摸着,又从脸摸到了眼睛,这是一双会勾人魂魄的双眼,冷漠起来会寒心,但是偶尔露出来的温柔又会让人沉沦的不可自拔。  还是睡着的时候没有威胁感,这样接近孩子般的睡容……  程涵蕾就这样看着,脑中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手被握住,贴上了一抹温热上。双眼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雷辰逸不知道何时已经醒来。程涵蕾吃惊的往后一退,脸上顿时染上了一抹红潮。还好没有开灯,看不太真切,她又是背对着光的,竟然看雷辰逸看的出神还被发现。  “蕾蕾。”  手,贴着的温热是雷辰逸的薄唇。轻轻的贴在上面,随着他的开口,灼热的气息就这样喷在她的手背。一阵酥麻从手背上触电般的席卷至全身。在黑暗里,他的声音过于低哑,存心的用着让人心神荡漾的声频……  小脑袋往后,腰却被扣的更紧的贴在雷辰逸的腰上,本来是隔开的,现在被按的压了上去,那温热贴在上面,滚烫的像是要烫伤人的肌肤一般。刺的程涵蕾身体更是燥热了几分,明明刚刚还没有觉得热,他的一句话就让她的身体开始热气腾腾。脸更像是染上了红霞一样的,燥热的难受。  长腿,勾着她的双腿。呼吸,越来越灼热。那贴在他薄唇上的手怎么也抽不开,只能什么样他的温热的唇瓣渐渐的变得烫,而那烫人的热度随着呼吸的起伏,轻轻的含住她的长指。一根,又一根,像是在品尝最美味的佳肴一般。  “雷辰逸,你松开。”  程涵蕾害羞了,他的含吮动作太过于带颜色,那每一个动作,舌尖每扫过她的指尖,那眼神就跟勾魂一样的看着她。随着每扫过一根指都会用眼神来勾引的她转不过视线,而他的长腿也更紧的勾着她,让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抗拒的声音里明显的带着一丝娇昵,喃喃声语。  程涵蕾那挠人心扉的话语,像是一桶油直接浇到了熊熊大火上面,理智的弦几乎是在一秒间被扯断。雷辰逸呼吸浓重的突然翻身,把程涵蕾直接压到了身.下。  眼神,勾人。  呼吸,诱人。  身体,烫人。  “蕾蕾,我想要你……”  雷辰逸那沙哑的声音,抵着程涵蕾的额头,沙哑的魅惑人。呼吸完全诱惑着大脑,程涵蕾体内的火焰在雷辰逸那一根根吮着自己手指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燃烧了,现在被雷辰逸这样气息完全的笼罩着,那声音实在太摧毁人的理智。  拒绝的话,根本就说不出口。一手被握在他的手里,一手只能紧紧的抓着被单,试图用残余的理智阻止。  “这里是医院……会有人……”  “没人敢进来。”  雷辰逸轻笑着,薄唇已经按耐不住的贴上了她的唇瓣,舌尖诱哄的在唇瓣上轻轻的扫过,在嘴角舔弄着。瘙痒感在身体里四溢着,如蚂蚁在身体里四处的爬行着。  “可是……”  “给我。”  有些急切的打断了程涵蕾的话,雷辰逸的大手已经滑到了程涵蕾的衣里,滚烫的长指在她肌肤上继续点燃着火焰。摧毁她残余的理智,理智,渐渐的逃离她的身体。双腿不知何时已经圈上了雷辰逸的腰身,被打开的那道门,习惯了有雷辰逸带来的热度,一个多月,在夜里,会想念他的唇,想念他身体带来的热度。  手,扣在了他的腰上。不想沉沦,却在这样的氛围下,又不得不沉沦。她的身体,难以抗拒他。  “雷辰逸……”  细碎的声音,像是哀求。在雷辰逸轻咬着她的耳侧,挑弄她的情潮时,忍不住发出细碎的声音。那断断续续细碎的昵喃,那不停扭动的腰身,渐渐褪去的衣服。双腿紧紧的圈住了他的腰身,把自己迎了上去,寻求着他有力的给予。  身体,滚烫。呼吸,急促。密切贴在一起,水光潋滟的眸子,被索在黑眸里。雷辰逸一手拖起程涵蕾的腰身,更近的贴近他。腰,摩擦着。那已经水意朦胧的身体,像是在泛滥的洪水一样。贴合在一起,躺在床单上早已经因为泛滥的潮水而湿透了一大片。水汪汪的双眼,被雷辰逸刻意的撩拨而引发更强的骚动在身体里,扭动间无力的承受。  “雷辰逸。”  在被占据的那一刻,程涵蕾忍不住叫着雷辰逸的名字,双手扣在他的后背上,把自己用力的迎合上去。有力的节奏,扣住的手指,紧紧相扣着。黑暗里,男人的喘息声混合着女人娇媚的声音。  窗外的月色,渐渐的隐去,病房里一片黑暗。程涵蕾手更加用力的扣紧了雷辰逸的肩膀,在他有力的动作里,身体里的热度攀升的太快。大脑跟浆糊一样的一片空白,身体缠在他的身上,满脑子只剩下雷辰逸,以及身体的热度和快乐度。  在折磨里叫着雷辰逸的名字,在他的大手和唇,腰的合力之下,程涵蕾被折磨的忍不住哭了出来。臀用力的抬起,黑色的发丝妖媚的披在雪白的枕头上,而泪水滑过眼睑,最后浸入黑色发丝里。在达到高点的那一刻,为自己又一次的沦陷而无力。  汗湿的身体,温热的吻一点点的落在她的脸上,一点点耐心的吻去了程涵蕾脸上的泪水,那带着涩意的液体让雷辰逸眉头紧锁着。  “不许哭。”  吻不尽的泪,无奈的威胁着。而威胁却未让泪水少,反而越来越多。雷辰逸的脸色在黑暗里更加的意味不明,一手按开了灯,看着泪水止不住的程涵蕾,在突然的光亮里,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  “程涵蕾。”  雷辰逸的身体还在程涵蕾的身体里,两个人像是一个人一样的贴在一起。而程涵蕾乌黑的长发满是激情的汗水,手用力的捂着脸,在雷辰逸大手要扯开她手的时候支吾着说道:“不要看。”  “程涵蕾。”TLxr。  雷辰逸的声音更低沉的威胁着,程涵蕾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脸,很是狼狈,她竟然会哭。而且现在鼻涕眼泪一脸的,她从来没有在雷辰逸面前这么狼狈过。  “怎么了?”  没有一个男人在努力的表现后,得到的是女人放肆的哭。还哭的莫名其妙……  大手未听程涵蕾的,有力的开始拉着程涵蕾的手,往一边拉,而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大手的力道时,手被拉的慢慢脱离了脸。亮光慢慢的出现在视线里,在雷辰逸终于拉开程涵蕾脸的时候,程涵蕾几乎是没有想的就上半身微起,然后把满是泪水鼻涕的小脸一下子贴进了雷辰逸的胸口,还像是不够一样的用力的来回擦着。雷辰逸刚刚急着要程涵蕾,上半身的病服根本就没来得及脱,现在只觉得那薄薄的衣料,泪水鼻涕一起擦在上面,冰冰冷冷的贴到了肌肤上。  有轻微洁癖的雷辰逸身体顿时僵了,如果是别人,雷辰逸估计一把就把还压在身下的女人扯的扔下了床,但是因为是程涵蕾,脸上的表情是微微的变了一下。病房里刚刚因为激情而涌起来的温度,在一瞬间突然降到了冰点。  程涵蕾刚刚只想把自己狼狈的模样遮掩住,条件反射的往雷辰逸的怀里靠,接着就是小报复的心理,自己现在心里挣扎就想拖雷辰逸下水。但是当把眼泪鼻涕真的抹到了雷辰逸身上,程涵蕾开始有点心虚了,爱干净的雷辰逸,会不会一巴掌拍死自己……  “程涵蕾。”  阴风阵阵,冷飕飕的,仿佛窗一下子未关了,冷气一下子窜进了这本来热气腾腾的病房。刚刚被推高的身体温度,这会儿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