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197章

第197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0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11
   程涵蕾的眉头微蹙的抬起头,当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正盈盈笑意看着自己的人是上官爵时,小嘴有些惊愕的微张。刚刚顾着走神,完全没有闻到这熟悉的气息。  “想什么这么出神?”  上官爵长指弹了一下程涵蕾的额头,力道不轻不重,正好在上面留下一个红痕,但又不至于很疼。程涵蕾皱了皱鼻子,伸手揉揉被弹疼的额头。其实还不太习惯这样的上官爵,这原本是自己希望的,可是从之前的态度,一下子转回现在的模样,让程涵蕾还有些不适应。  “没什么。”  轻轻的摇摇头,时间的距离,终究拉开了一些。两个人曾经贴的那样近,可是现在面对面站着,却明显的能够感觉到程涵蕾眼底那抹排挤在外的感觉。眼神里不着痕迹的充塞着一些东西,而嘴角的笑容却未变。  “爵,你怎么也在这里?”  “过来送一个朋友,有朋友来接你吗?”  “没有。”  “我送你。”  上官爵淡淡的开口,却是以一副不容拒绝的姿态伸手拉住程涵蕾的手往外走。程涵蕾感觉着小手上的温度,温热的如以往一样,只是这样的温暖,再也不是当初的感觉。手微颤着,不着痕迹的抽回,然后拉了拉自己背包轻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上官爵只觉得手上一空,看着已经率先走到前面的程涵蕾。纤细的身影,乌黑的长发一如之前离开时一样,只是更加长了一些。随着走动,风吹过,那轻拂而过的发丝,在脸颊处扫过。眼里,仿佛只剩下一个人。  “小花蕾。”  一路的沉默,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的过远,即使现在装成了平静,但是彼此间言词还是欠缺了一些自然。  “嗯?”  心一颤,这个称呼莫名的让她紧张。  “对不起。”  三个字,让程涵蕾震惊的看向上官爵,他的目光直视着前方,车还是平稳的开着。而薄唇里轻吐的字眼,却像是刺一样的刺着程涵蕾。这三个字,怎么也不应该从上官爵口中说出。即使知道他说的这三个字是为了什么。  “爵……”  喉咙有些涩涩的感觉,程涵蕾歉疚的说道:“明明这三个字应该是我说。”  车,突然在一个转弯后靠边停了下来,上官爵一手扣在方向盘上然后视线转向程涵蕾,眼神认真而专注。程涵蕾靠在那里,承受着上官爵的目光,心中有些慌,仿佛有些害怕上官爵接下来说的话,其实,那样蹩脚的理由。正好送人,她并不是笨蛋,她知道上官爵是在那里等着自己……  “小花蕾,其实你心里对我还是有害怕的是吗?”  上官爵的声音有些低沉,在不甚宽敞的车里穿进程涵蕾的耳里,两个人之间的一年多距离,却依然改变不了他一眼看穿自己的事实……  轻轻的咬着唇瓣,她的确是在害怕。不是害怕他这个人,而是害怕他的目的。  上官爵看着程涵蕾的表情,似是了然般的转过视线,一手按开些许窗,然后靠在那里拿出一只烟,没看程涵蕾只是淡淡问道:“介意我抽烟吗?”  摇摇头,上官爵点燃一只烟。  “以前你很介意。”  他话里的意思,她懂。程涵蕾没有接话,因为不知道怎么接话。  吸了一口烟,然后静静的吐出烟圈,上官爵的目光隐藏在烟雾里,显得黝暗难明。程涵蕾靠在那里,因为雷辰逸的关系,她有些适应了烟的味道,即使他常常刻意避开自己抽烟。但是,因为他身上的气息,渐渐的已经习惯了这种烟草的味道。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在离开S市去英国的时候,心里是带着恨。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到现在,回到你的面前,以一种傲人的姿态站在你的面前,只想伤害你来弥补我这一年受的疼痛。小花蕾,你听过一句话吗?有人说,恨的背面是爱。而越是恨,便是越爱。以前我并不相信,但是从回来后那短短的几天,我便已经深信这句话。”  再吐出一口烟圈,程涵蕾手扣的更紧了。  “小花蕾,上官爵还是以前的上官爵,你还愿意做以前的小花蕾吗?”  转过的视线,透过烟雾,缠住程涵蕾闪避不及的眼神。程涵蕾心口一紧,看着上官爵那认真的眼神,脸色已经微微的变了。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神,程涵蕾只觉得喉咙卡的厉害,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见程涵蕾的表情,上官爵平静严肃的脸勾起一抹笑容,灭了手中的烟,然后伸手弹了一下不知所措的程涵蕾,然后开口说道:“好了,别这样一副想拒绝又不知道怎么拒绝的表情。你应该知道,从来我都不想你受一点点伤。我上官爵这一生,也只载过一个女人。而好似,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会载一辈子。”  “爵。”  程涵蕾声音有些沙哑,对于上官爵的话,程涵蕾心中揪的厉害。  “不用说答案,我已经知道了。其实在说这些之前便已经知道了答案,我会说只是想告诉你,上官爵还是之前的上官爵,而之前做的混事忘记吧。你说的对,伤害你我并不快乐,反而比你更痛。你的疼痛,我会痛甚千百倍。”  上官爵的大手揉了揉程涵蕾的黑色发丝,柔顺的感觉一如以前。有些不舍,却还是挪开手。  “我……”  程涵蕾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靠在那里,只觉得身体浑然无力。之前不想上官爵恨自己,而现在,更希望他是恨自己的,起码,恨可以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他做的过分一些,可以让她不用对他这样歉疚。  他越是好,她越是无所适从。  “小花蕾,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欠了我,那么就别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一副局促的模样,一副小心翼翼迁就我的模样,这比什么都让我难受。”  上官爵拍了拍程涵蕾还僵着的小脸,然后说道:“笑一个,不需要有负担,我没让你以身相许的还债。过去的就当都过去了,只是别拒绝我对你好。嗯?”  程涵蕾看着上官爵的笑容,拒绝的话根本就说不出口。这个男人,已经把话说成了这样,她还能说两个人保持距离吗?他的言语虽然温柔,言词间却带着一抹不容拒绝之意。  “我不值得你对我这样好,爵,我什么也给不了……”  程涵蕾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头轻喃着。  她的心,从来没有真的给过,现在更是不可能再给。而他对她好,便成了一种难以偿还的负担。  “值不值得,我说了才算。”  上官爵的话让程涵蕾顿时失了言语,曾经他也这样对她说过类似的话,时光荏苒,心口再次被压上了一块大石。  ***************************************  程涵蕾回到M市后,每天都关注着S市的新闻,每天捧着IPAD靠在床上,翻阅着最近的八卦新闻,风平浪静。  一晃已经是一个星期了,上官爵工作重心放在M市,关于上官爵的消息遍布着整个百.度。只要打上Baron,便会出现一堆关于上官爵的新闻。一切都是关于他事业方面,而感情方面,除了一个传闻中的女朋友,再无任何的绯闻。TLxr。  上官爵似乎很忙,这一个星期,也只有两天晚上约她吃饭。以前跟上官爵在一起是最放松的,可是现在,不知道是因为顾及着雷辰逸,还是因为眼前的上官爵明明就还是那张熟悉的脸,但是一年多的空白,却仿佛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即使她努力的把那段距离拉近,即使他的言词还是跟未离开之前一样。但是,他回来的那几天,所发生的一切,那样的上官爵,却真实的存在。心,始终有些不安。眼前的男人,让她捉摸不透。  他对于在英国的一年多,很少提及。偶尔话题牵扯到上面,上官爵也只是淡淡的带过,用着不着痕迹的方式,把那个话题带开。然后再重新说着新的话题。  九点多,程涵蕾和上官爵吃了饭走出餐厅。坐进上官爵的车里,车往M大开去。而程涵蕾看着时间,时间还来得及。  晚上车并不是很堵,偶尔才会遇到一个红绿灯。  车,在红灯的时候停下来。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上官爵总是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带到了还是高中的时候,说着一些她知道的或是不知道的事情。车里放着冰琪的《不了了之》这也是他给自己设置的手机铃声。  “小花蕾。”  “嗯?”  两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叫她小花蕾,而且还不愿意改口。正在想心思的程涵蕾,听到上官爵的话,转过视线看向上官爵。  “周末有时间吗?”  “嗯?”  天来一笔,程涵蕾疑惑。  “你上大学的礼物我到现在还没兑现,现在送你肯定不收。但是,驾驶还是可以学的对吗?免费的。”  程涵蕾看着转过头的上官爵,脑海中想起曾经上官爵规划未来的模样。  片刻的时间,已经转换为绿灯,而上官爵没等程涵蕾拒绝的机会已经开口说道:“不说话就当你默认同意了。”  “爵。”  “反对已经无效。”  不容置疑的声音,程涵蕾有些无力。  回到宿舍已经十点十分,程涵蕾走回宿舍,放下包包,然后如之前几天一样的走出去,上了阳台。  十点二十,手机提前响起。程涵蕾在电话响了一声后,立刻按下接听键。看都未看。  “小花蕾。”  程涵蕾在听到上官爵的声音而不是雷辰逸声音时,愣了一下。刚刚手机刚亮自己就按了接听键,根本就没有看是谁。  “爵,有事吗?”  程涵蕾有些焦急,雷辰逸等会便会打电话过来……  “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上官爵的声音有些低哑,隐隐透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感觉。  “爵,开车别打电话。”  “没有,在你宿舍门口。”  程涵蕾不愿意上官爵送她回来,因为不想让人看到,会增添是非。听到上官爵的话,程涵蕾有些诧异的向下看,果然看到熟悉的车停在那里,车里还亮着,上官爵坐在车里,正在抽着烟。几乎是立刻收回视线,程涵蕾轻咬着唇瓣,努力的维持平静的说道:“爵,你不是说明早一早就要开会吗?早点回去休息。”  口下后里。“等会就回去,陪我聊会有时间吗?”  “这么晚了……我不方便……”  “就这样聊嗯?”  “我……”  “不可以吗?”  “不是……”13290781  “小花蕾,我只是想听听你说话。”  程涵蕾沉默了,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之后,上官爵说了一些在英国的事情,程涵蕾听的不是很认真。心中很焦急,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程涵蕾又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挂电话,直到十一点半,上官爵这才说了一句晚安,程涵蕾几乎是上官爵还未说完话,已经快速的挂了电话。  从S市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十点半,接到了雷辰逸的电话,只是简短的说了几句,然后便丢下一句,让她每天准时等他的电话。这几天都是十点半准时的接到他的电话,挂了上官爵的电话后,程涵蕾刚准备翻找雷辰逸的电话时,屏幕亮了起来。  雷辰逸的电话。  以前是故意在电话响五六声后再接起,不让自己显得急切,但是现在,看着闪动的屏幕,程涵蕾是真的在犹豫着接了该怎么说。  在电话响了七八声后,程涵蕾接起了电话。  “程涵蕾。”  低沉阴鹜的声音,雷辰逸在拔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后,脸色早已经满是狂风暴雨。在电话接起之时,声音已经冰冷的仿佛下接降到了冰点。  “刚刚同宿舍的手机没电了,借我的电话刚给我。”  “谁?”  程涵蕾被问的一顿,刚只想到这个理由,被雷辰逸这一追问,程涵蕾一下子有些顿住。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腐竹。”  “蕾蕾,这一个小时里,我打了三次宿舍电话,两次是你口中腐竹接的。”  雷辰逸的声音很是平静,连怒意都没了。但却让程涵蕾感觉到一阵寒气逼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