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00章

第200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7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12
   “雷辰逸,不是你对吗?”  他知道她都听到了许佩芬的话,在许佩芬来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她睫毛在煽动着,只是,她未问,他也未开口,现在听到程涵蕾的话,雷辰逸没回答,只是视线从手中的文件上移开,然后看向程涵蕾……  他以为她会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下午有事,晚上来接你。”  “嗯。”  见雷辰逸没回答,只是看着她的眼神里更多了一抹暖意。程涵蕾点点头,也未再追问,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再多说,回答与否已经不重要了。  *****************************************  雷辰逸在走了半个小时后,有小护士进来,手中提着补血的汤,说是雷副市长吩咐的。程涵蕾喝了一些汤,然后又躺下。身体有些倦意,昏昏沉沉的总是想睡。  在朦胧又睡着了之后,外面传来声响。雷辰逸离开的时候,也许是不想让闲杂人等来吵她休息,所以有让人在外面守着,不让人进来。在那不陌生的尖锐声音里醒来,不知道睡了多久,看着外面透过来的光,外面还在争吵,隐隐能听到许佩芬要进来,而别人不让进来。  正在争执不下。  程涵蕾掀开被子,然后披上外衣走了过去,伸手拉开了门。  许佩芬和外面争执着的人在看到拉开病房门的程涵蕾时,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但都同时的看着程涵蕾,其中一个人立刻向程涵蕾解释道:“雷夫人吵着要进去见你,市长吩咐,你需要好好休息,不让人打扰,所以……”  “让她进来。”  拉开病房门,侧了侧身。  “可是……”TP9L。  “有事我负责。”  程涵蕾淡淡的开口,言词间有着雷辰逸那股子气势。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让开让许佩芬过去。许佩芬立刻侧过两个人走了进去,然后程涵蕾关上门。吃了东西,睡足了觉。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看起来气色没那么差了。  反观许佩芬却显得憔悴不堪,比早上看到的时候还要憔悴。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来。  许佩芬看着程涵蕾的眼神里明显的有一抹子恨意,但是似乎有所顾忌,所以一直隐忍着未开口。  程涵蕾坐在床上,拿起一边的汤慢条厮里的继续喝着。许佩芬的脸色有些难看,看着程涵蕾那美丽的小脸,心中的怒意和恨意起伏着。见程涵蕾那副不把她看在眼里的模样,许佩芬血压都在彪升。  “小贱人,别以为你给震东输了血就了不起了,如果不是因为你,震东也不会进了医院。你给震东输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别在我面前摆什么谱,你还没有资格。”  “你在外面不嫌丢人的闹了半天要进来,就是为了讨论我有没有资格的问题吗?”  程涵蕾吞下一口汤,然后看着许佩芬,声音平静的让许佩芬恨的牙痒痒。  “程涵蕾,你别得寸进尺。”  许佩芬抬手,一把挥掉了程涵蕾手中的碗,碗落地,汤洒了出来。一手抬起就准备打程涵蕾。  程涵蕾眼神一利,冰冷的看向许佩芬,冷漠的说道:“我劝你想清楚了再动手。”  “你……”  许佩芬看着程涵蕾的脸,眼见着她在辰逸心中越来越重要,而且这次为了这个小贱人,竟然已经对震东下手了,不难保为了这个小贱人对自己怎么样。  手僵在半空中,愣生生的收回。程涵蕾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看着许佩芬的模样,冷冷的开口说道:“许佩芬,我一直以为你有脑子,但是却没想到你蠢成这样。”  “你说什么?”  “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做的。”  “辰逸的确不必要这样做,但你这个小贱人唆使的不是吗?你跟你妈那个狐狸精一样,只会用你这张狐狸精的脸迷惑男人。就是这张脸勾引辰逸,逼辰逸给你名份,否则,辰逸怎么会如此对我跟震东。就你,凭什么站在优秀的辰逸身边,你说,你凭什么?”  为了这个小贱人,辰逸竟然对她这个亲生的妈妈如此。  程涵蕾听着许佩芬的话,只是轻轻的摇摇头,目光清冷的看着许佩芬说道:“枉你口口声声说我不配站在雷辰逸的身边,那么,你又有什么脸面自称是雷辰逸的妈妈。就是我这个不配站在她身边的女人也知道人不是雷辰逸找人撞的,而你这个做妈的,却一口咬定是自己儿子做的。”越面逸想。  “这些年来,你了解过你儿子吗?你知道你儿子承受过什么吗?一个八岁的孩子需要承受自己是偷情而生的,甚至连亲生父亲都不知道。你只顾着一时的快乐,却没有想过这样带来的后果。你对自己的不负责任,附带的让他也跟着你一起承受着这些。他只是一个孩子,却因为你的关系而承受这些。你还认为你自己是个称职的母亲吗?”  “从小到大,他不过是你炫耀的资本,走到哪里都会把他挂在嘴边,无非是因为他给了你名誉,一说起雷辰逸这三个字你便觉得脸上有光。你有没有想过,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从来都不知道,永远只知道带着他去炫耀,永远只知道把你想要的强加在他的身上,他你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妈妈。”  许佩芬被程涵蕾的言语震的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双眼看着程涵蕾……  “真不是辰逸做的吗?可是,他明明说,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后果自负。怎么可能会是辰逸做的,我竟然会认为是辰逸做的……我竟然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相信,我……”  许佩芬喃喃自语的的说着,一边往后退……  病房里,许佩芬离开了,突然安静了,程涵蕾看着地上的碗,蹲下身子准备清理。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说那些,只是在看到面前的许佩芬时,即使知道许佩芬做错了事情,但是就如雷震东是自己的爸一样,不管如何,都不会真的不管不顾。而许佩芬之于雷辰逸是一样的道理,不管如何,她的存在对雷辰逸来说,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对于许佩芬那笃定的质疑,她知道,雷辰逸即使面上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心,一定是会被伤到。她体会过那种感觉,所以,知道那种疼痛。所以在听到许佩芬的话时,莫名的为雷辰逸心疼,也就不由自主的说了那些话……  心疼……  越是接近,越是开始心疼这个男人。  撕……  手上一疼,程涵蕾看着自己的手上渗出来的鲜血时,愣了一下,刚刚想的太出神了一时竟然大意的割伤了自己的手。手刚准备收回吸一下,一道阴影突然笼罩而下把她整个笼罩在他的气息当中。  雷辰逸的大手不失力道却带着一抹柔力的扣住程涵蕾的手腕,微用力,便把程涵蕾拉了起来,双臂结实有力的抱起程涵蕾往怀里一扣打横抱起来。13304689  在闻到熟悉的气息时,程涵蕾手圈上了雷辰逸的脖子,然后把头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喃喃撒娇般的说道:“你是来接我出院的吗?”  “嗯。”  雷辰逸低哑的应了一声,然后把程涵蕾放在床上,程涵蕾见自己手上血快滴出来了,见手腕上的力道松开,便准备把手往自己的口中塞。  手刚动,手腕又被握住,然后便感觉到手指上一麻,程涵蕾一僵,手就要往回抽,一边尴尬的说道:“我自己来。”  雷辰逸没说话,只是用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程涵蕾,那眼神看的程涵蕾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只能让雷辰逸含着她的手指继续吸吮。其实只是轻轻的划了一下,这会儿应该已经止血了可是雷辰逸握着她的手,含着她的手指却没有放开的打算。  那被含在口中的手指,感受着他唇里的热度,那游蛇一样的舌尖时不时的扫过她的指腹。明显的就是在**,那被含着的指头越来越麻,身体更是有一道电流从被含着的指尖席卷至全身,酥麻的让人颤栗。  “雷辰逸。”  程涵蕾被雷辰逸这样情.色的动作折腾的脸越来越红,尴尬的抗议,手也同时的往外抽。  “以后不许弄伤自己。”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一丝低哑,如果是之前的话,她弄伤自己,他一定是扣住她的手,冷声呵斥为何弄伤。即使同样是关切,但是表达的方式却有着区别。程涵蕾眼角不由微微上扬,一边点头,一边靠进雷辰逸的怀里,像猫咪一般的撒娇的蹭了蹭。  雷辰逸被程涵蕾蹭的动作蹭的身体僵硬的厉害,轻咳了一下,然后松开的大手已经直接往下滑,停在衣领处,准备解着程涵蕾的衣扣。  当第一颗纽扣被解开的时候,程涵蕾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时,立刻抬起手一手拍开雷辰逸的手,程涵蕾一手捏着自己的衣口。  “雷辰逸。”  警告的瞪着雷辰逸,但刚刚的吸手指挑起的热度,让程涵蕾的眼底染上一层水雾,那一眼一瞪,瞪的满是风情,不似怒瞪,倒是像娇嗔。  “嗯?”  声音越来越沙哑,那太熟悉的沙哑让程涵蕾脸更是越来越红。他的大手扣住她的手,不失力道的扯开程涵蕾的手,继续解着第二颗扣子。  “雷辰逸,这里是医院。”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耳熟,就在不久前的一个星期前,同样也是在医院,她同样说这句话抗议,但最后的结果是,同样的被压在了身下肆意为之……  不仅是程涵蕾反应过来了,雷辰逸似乎也反应过来了,低哑的声音从程涵蕾的头顶传来:“蕾蕾,想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想。”  程涵蕾脸更红了,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服,然后弹动着脚,并不是很重的弹着,想踢开雷辰逸。  “不是要出院吗?”  “嗯。”  他脱她衣服,跟出院有什么关系。程涵蕾脑袋难得的笨的厉害,直到看到雷辰逸手上拿着一套新衣服的时候,程涵蕾这才反应过来。她还穿着医院的医院,她出院当然要换衣服。他是在准备帮自己换衣服,并不是……  “我自己会换。”  一手准备扯过衣服,但雷辰逸直接把衣服放在另一边,然后大手坚定的扣在程涵蕾的衣领处,声音低沉的魅惑说道:“蕾蕾,你手受伤了,我来帮你。”  “不用,这点小伤……”  “蕾蕾,你是想重温一下在病房……”  雷辰逸的声音微微上扬,大手突然不着痕迹的扫过程涵蕾柔软上的顶端,那声嗯,挑.逗味道十足。  “我手是受伤了,麻烦你帮我换衣服了,雷辰逸。”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咬牙挤出来的,看着雷辰逸一副得逞的模样脸更红了。  “不客气。”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只见大手不失力道的扯开程涵蕾的手,然后继续解着病服。程涵蕾微微的红了,这下午的阳光正暖,背对光而坐,视线正好看着雷辰逸胸前的位置。而节骨分明的长指在自己的衣扣上游走着,一颗两颗,明明是很正常的解衣动作,在她眼底,却增添了一抹情.色的味道。  明明就那几颗扣子,雷辰逸却解的那样缓慢,时不时的用他那修长的指尖扫过程涵蕾裸.露的肌肤,每一个动作都满含着情.色的味道,那眼神更是直接火辣辣的投在程涵蕾的身上,那眼神跟要吞噬了程涵蕾一般,程涵蕾不安的稍微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蕾蕾,空调温度高了吗?你湿了。”  “雷辰逸,闭嘴。”  当雷辰逸慢条厮里的扯开帮程涵蕾穿裤子的时候,长指碰上了程涵蕾底.裤,在触到上面的一抹湿意的时候,不怀好意的故意开口。  雷辰逸半蹲在那里,低垂的眼睑却满含着笑意。其实,在外面,他都听到了。听着程涵蕾的那些话,心,又似乎更暖了几许。  ***************************************  许佩芬从病房里离开,走出医院,脚步有些慌乱,程涵蕾的话让她想到这些年很多被她忽视的事情,她一直只记着那些她疼着雷辰逸的画面,却把那些重要的事情完全的忘记……  她需要静一静。  突然,一辆黑色面包车停在许佩芬几步之远的地方,车门突然拉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