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19章:吻

第219章:吻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7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19
   沉默,是一种让人窒息的反应。  夏若雨看着站在面前不言不语的雷辰逸,这种窒息的沉默让夏若雨莫名的心慌。在看到雷辰逸并没有让她可以找到话题的反应时,手悄悄的扣紧,主动的迈过步子走向雷辰逸,拉近的距离,更加清楚的看着雷辰逸那雕刻的成熟些许的脸庞。在夜色下,散发着让人心悸的魅力。  “我回来了。”  *************************************  程涵蕾在听到夏若雨一个人竟然走到树林那边去了,想都没想的就往那边走去。  昨夜的大雨,今天一片艳阳天。今晚不再是乌云盖顶,而有明亮的半弯月挂在天空,透过树的缝隙照在不远处熟悉的身影上,她找到了夏若雨,不仅是夏若雨,还有另一道更加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程涵蕾只觉得浑身冰冷,刚刚匆忙的脚步热乎乎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得冰冷。  站在原地,看着月色下,那贴在一起的身影,夏若雨的脸整个被笼罩在雷辰逸的身影里,而夏若雨一手圈在雷辰逸的脖子上,头微微的仰起,两个人的唇瓣正以最亲密的方式贴合在一起。这样的画面,有着惊人的相似感,那头乌黑的长发与大脑里那熟悉的黑发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她,是她。  那个躺在雷辰逸双腿上的长发女子,竟然就是眼前的夏若雨,同样拥有一头乌黑长发的女子。  几乎是立刻转身,程涵蕾的大脑被冲击的一片空白。慌乱离开的身影,脚踩在了碎瓦片上发出声响,扰乱了那在月下亲昵的两个人。视线看向程涵蕾消失的地方,却未见任何身影。  一路上,程涵蕾几乎是狂奔的,今早起来已经好了许多的脚踝,此时不知道是不是撞到了什么,又开始疼了起来。一直跑的喉咙火辣辣的,只想离开那刺激人眼球的地方。直到双腿再也跑不动,程涵蕾这才停下脚步。一手扶着树枝,身体慢慢的滑下。  因为是树林里,地面在经过一天的阳光洗礼还是满是湿意。冰冷的湿意慢慢的渗透至自己的身体里,程涵蕾在热与冷的交替里颤抖着。  呼吸很急促,刚刚的那一刻,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此时,当急促的呼吸声慢慢的平息下来之时,程涵蕾的大脑这才恢复了思考能力。  蛋糕店里的巧合,同样口味的蛋糕。同一天的生日,S市电影院里的巧合。夏若雨的话,那些眼神,那些透露的痕迹。因为从来没有想过,所以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两者之间有太多的巧合。  那个吻,刺的眼生生的疼着。脑中不停的闪过那个吻,程涵蕾的手扣在地面上,眼眶涩涩的在疼着。心口处跟撕裂了一般,以前知道他跟冯祯祯的关系并不是只是单纯的关系,更加知道雷辰逸跟冯祯祯两个人连更加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但是那个时候,自己明明知道,但却从来没有这样心痛过。  因为没有亲眼见过吗?还是,她的感情早在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有了变化。  只是看到雷辰逸亲吻别人,自己的心竟然疼成了这样。  “你真在这里,涵蕾,怎么了?”(http://)  孟宁在听到有人看到程涵蕾跑到这边来了,于是试着过来找找,没想到还真在这里找到了程涵蕾,看着程涵蕾背对着自己,半跪在那里,立刻紧张的走上前,伸手扣住程涵蕾那纤细的肩膀。在感觉到手指间程涵蕾的轻颤时,紧张的蹲下身。  “我没事。”  出口间,才发现自己的喉咙竟然如此的沙哑,还带着些许的哽咽。  那沙哑的哽咽声让孟宁一惊,立刻伸手转过程涵蕾的脸,在看到满脸的泪水时,立刻心疼的帮程涵蕾擦去眼泪。  “涵蕾,你怎么了?为什么哭?是不是脚疼的?”  见程涵蕾的脚又有些肿了,眼底的担心更加明显了。  哭……  她哭了吗?  程涵蕾手一抹,才发现自己的脸上真的有泪水,一阵风吹过,凉飕飕的冷意从脸颊席卷而过。轻轻的眨动了一下双眼,她竟然哭了都不知道。  “你做什么?”  程涵蕾在呆愣间,身体突然被拦腰抱起,腾空的感觉让程涵蕾脸色脸上表情一变,手扣在孟宁的肩膀上眉头紧蹙着说道:“放我下来。”  “我抱你回去,你脚伤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放我下来。”  “我坚持。”  孟宁的手力道很大,扣在程涵蕾纤细的身子上,一副没有商量余地的模样。  “雷市长和夏姑娘都在等你回去吃饭,我知道你害羞,但这是意外情况。没有人会笑话你的,别让别人久等了。”  程涵蕾本来还想坚持拒绝,但是在听到孟宁口中说出雷辰逸和夏若雨的时候,刚刚那亲昵的一幕又再次的涌进脑海里。两个人的名字现在摆在一起,她听在耳里便已经觉得很是刺耳。只听到了前面的一句话,后面孟宁再说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耳里。  就这样沉思着被孟宁抱出了树林,刚走出去便看到雷辰逸带着几个人站在那里,而夏若雨就站在雷辰逸的身边,四目相对,程涵蕾像是被刺到了一般,迅速的别过视线,身体逃避似的往孟宁的怀里靠近了些许。  孟宁心中一喜,对于程涵蕾一直紧绷着身体几乎是要凌空在他怀里的架势,一副很生疏的模样。但是此时,却一副依赖的模样,整个松懈亲昵的靠进他的怀里,眼底的目光明显的闪过惊喜,正满是柔情的看着怀里的程涵蕾。  雷辰逸站在那里,夜色里仿佛如融入了夜色里一般,但那双眼却似一双寒彻底的深潭一般,直达人心深处。即使别过视线,还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来自雷辰逸投过来的眼神。站在雷辰逸身侧的夏若雨,看了一眼雷辰逸,目光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几步之远的程涵蕾和孟宁,心中隐隐的闪过一抹异样。  “雷市长抱歉,让你们等了,涵蕾脚又伤了,所以……”  孟宁的声音打断了几人间的诡异氛围,只见雷辰逸只是淡淡的点头,声音冷淡的说道:“如果只是不停给人添麻烦,就别来这里,只是帮倒忙。”  雷辰逸的话太具有攻击性,一时间众人不知道怎么接话,平时雷辰逸就算比较冷淡但是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就算昨天程涵蕾同样扭伤了,但是语气就完全不一样,此时,明显的就是争对着程涵蕾。  “好了,好了,人回来就好。饭菜都快冷了,先回去吃东西,大家都饿了。”  村长见氛围有些不对,立刻打着圆场,而孟宁看了一眼怀里脸色本来就不好看的程涵蕾,此时脸色更加的难看。跟雷辰逸也算处了一个多星期,还是第一次见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一副程涵蕾只是个麻烦的模样。见程涵蕾脸色不好看,有些心疼的安抚道:“别放心上,我不介意你让我麻烦。”  声音很小,几乎是贴在程涵蕾耳侧说的,而走在前面的雷辰逸,眼角的余光看着身后两个人的亲昵,脸色几近已经难看的直接进入了冰雪阶段。  菜已经被重新热过了,夏若雨坐在封希瑞的身边,眼神时不时的扫向隔着两个位置坐着的雷辰逸,刚刚在树林里……  他的表情很淡然,带着一丝冷漠。眼底更是平静的放若什么也没发生过,而夏若雨看着桌上的咸菜和大盆的平时根本就不会入口的东西,无法下咽。封希瑞看了一眼夏若雨,那眼神就是说了你吃不了这里的苦,还硬要跟来。  夏若雨像是赌气一般的,开始吃着那些对于她来说很难吃的东西。而程涵蕾坐在孟宁的身边,看着孟宁帮她倒了杯水,没有拒绝的拿起轻抿了一口,小口的先喝着水,耳边听着孟宁一边吃东西一边体贴的说道:“脚很疼吗?要不要先帮你敷点药。”  “不用。”听只个辰。  程涵蕾的声音很轻,放下杯子,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站起来,没看雷辰逸一眼,看着村长说道:“你们慢吃,我饱了。”  一边单脚准备离开,孟宁立刻站起身,一手便扶住身体不稳的程涵蕾。  “我扶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  程涵蕾对于孟宁的碰触有些抗拒,别人都以为她是害羞,而孟宁也权当是程涵蕾在这些人面前害羞,手没放开反而收紧着说道:“我正好帮你涂些药。”  程涵蕾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眼角余光看到雷辰逸正专心的吃着东西,完全没的看她。而夏若雨的目光正看向雷辰逸,那眼神里的光芒在她的眼里,与那个吻混合在一起,一眼就看出来她眼底的光芒是何种情绪。  心中又是一揪,处在这样的氛围下,程涵蕾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伪装冷静。以前如果面对这样的情况,她可能会很正常的装若无其事,可是现在,她就算是看着雷辰逸和夏若雨的一个眼神交流,都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扯疼。  没再拒绝,算是默认了孟宁的话。  “这小两口感情真好。”  “看得出来,这孟医生啊,很疼程小姑娘啊。”  “年轻真好啊,夫唱妇随。”  夏若雨在听到程这个姓氏时候,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迅速的把目光转向雷辰逸,她记得……w。  *****************************************  两个人在走离了众人视线后,程涵蕾伸手推开了还扣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往一边侧了一步。孟宁对程涵蕾的动作愣了一下,见程涵蕾小脸上一副疏离的表情,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孟医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没有那么熟。如果有什么地方的误会让你对我有误解,我道歉。”  “你什么意思?”  程涵蕾言语间明显的拒绝让孟宁的脸色微微有些变……  “我今天一直想跟孟医生说清楚,感谢孟医生对我的厚爱,但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想休息了,不用麻烦孟医生了,里面有药,我自己抹一下就好了。谢谢你送我。”  程涵蕾转身,现在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  她究竟是怎么了?  真的已经变得不像是自己了?  孟宁被程涵蕾那生硬冷漠的言语刺激的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是他想多了,自作多情了。  “如果没有意思,我出事你为什么那么担心?”  “是你想多了。”  程涵蕾冷冷的说着,脚步未停。孟宁站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是他想多了,潜台词是,她当时的担心不是为了他,那么……  脑中闪过一抹疑惑,孟宁被自己脑中闪过的那抹子想法有些惊讶,无法把两个人联系到一起。但是昨天除了他就剩下雷市长一个人,加上雷市长那些言语,以前程涵蕾站在雷市长身边时的模样。  有些东西,一但点醒却注意就会发现有着太多的巧合,而这样的巧合让孟宁不由看着已经拉上拉链的小空间,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是他想多了,还是……  *************************************  不知道是不是脚上的伤太疼,程涵蕾坐在那里,一边给自己涂抹药,眼眶生生的疼着,有液体好似要冲刷而出。一个人坐了不知道多久,思绪飞扬着,手上涂药的动作停顿了很久。直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因为走神并没有听到究竟是谁,只看到一道阴影投在上面,目光转过,看向那道阴影。  是他吗?  手中的药放下,程涵蕾咬着唇瓣,见与不见,矛盾的纠结着……  “涵蕾,我是若雨,我能进来吗?”  正在纠结间,程涵蕾听到夏若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那曾经觉得很好听的声音,此时听在耳里却觉得很是刺耳。  还没想好应该怎么拒绝,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见到她。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她跟雷辰逸的关系,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出现。更加不知道,自己面对她的里时候,还能不能那么冷静。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见里面没反应,夏若雨的声音更是轻柔了几许,动听悦耳,让人不知如何拒绝。  你们猜我写这章的时候在听啥歌?(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