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21章:输

第221章:输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0
   放在桌上的东西安然很是熟悉,这个自己也曾经有过一份。目光定格在上面,看着上面的醒目的慕容雪三个字,后面清楚的写明,有孕,七周。  在坐下后,安然放在桌面的手悄悄的扣紧,目光慢慢从检验报告上移开看向慕容雪立持冷静的说道:“你以为一个孩子可以绑住睿吗?”  慕容雪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强装镇定的安然,视线扫过一边的手机。  “能不能绑住,这也要看睿的态度不是吗?敢赌吗?”  “我已经是赢家,不需要跟你赌,我信他。”  安然见到自信满满的慕容雪,心口揪的紧紧的。那摇摇欲坠的自信心,安然不想再在这里停留,几乎以一种自欺欺人的态度站起来。脸上的伪装平静,双腿却有些无力附和,那是上官睿的孩子,她赌得起吗?  “安然,你在害怕?”  慕容看着匆忙起身的安然,言语里满是自信。  “如果真的信他,那么为何这么慌张的要离开,何不等他来给你更多的信心。如果真的坚信他的选择,那么何不在这里等他过来,让他亲口让你知道,他的选择是什么?到时候,你不是可以借此来嘲讽我吗?还是,你对睿的信任,其实不堪一击。”  慕容雪的话字字撞进安然的心,是因为从来没有真的感觉到真实,所以才会这样害怕。因为不确定上官睿的选择,才会想要逃离。他说要让自己信他,他会一直在。信他,信他,信他。  “我信他。”  安然转过身,走回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慕容雪看着安然,视线扫过放在一边的手机。接下来,谁也没有说话。点了一杯咖啡,咖啡已经冷掉,安然握在手心里的手机一直安静着,离约定的时间早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上官睿没有一点消息。  当慕容雪的电话响起的时候,放在桌上,安然一眼便看到是谁的来电……  “在二楼。”  慕容雪并未多话,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的安然,太年轻,不懂得如此遮掩自己的情绪。电话很快的就被挂了,而慕容雪把电话随意的放下,看着安然说道:“他来了。”  安然没有说话,目光看向二楼,随着那熟悉的脚步声,踩着台阶一步步的向上,每走一步,都似踩在她的心上。直到上官睿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安然坐在那里看着走上二楼看到与慕容雪坐在一起的她时,脸上闪过的一抹诧异。  慕容雪笑着站起身,迈步走向上官睿,伸手挽住上官睿,然后一副亲昵的靠在上官睿的身侧。两个人站在那里,目光同时看向坐在那里的安然。  安然被眼前的一幕刺的眼睛很疼,不去看慕容雪脸上炫耀的自信笑容,只是看向上官睿,今早还温存的跟自己说等他回来,此时,他站在慕容雪的身边,在慕容雪靠近的时候,默认了她亲昵的动作。  上官睿看着安然慢慢变得惨白的小脸,身侧的慕容雪嘴角勾着笑容。  上官睿的脸色冰冷,看向安然声音微冷的说道:“不是让你在那等我吗?”  “是我打电话让她过来的,睿,长痛不如短痛,你也不能一直让人家小姑娘蒙在鼓里。早点跟她说清楚,也少些伤害。”  慕容雪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上官睿走向安然对面坐下。  安然被上官睿的质问问的心冰冷,他不是应该甩开慕容雪的手走到自己面前拉上自己的手,果断的跟慕容雪说,他要的人是她吗?  慕容雪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上官睿,三个人里,就她笑的最为灿烂。  上官睿身体绷的紧紧的,看着安然那已经快崩溃的模样,只是冷着脸,沉默着。w。  同样一直沉默的安然在看到一直沉默的上官睿时,慢慢站起身,眸里的泪光隐隐可见。眼前是慕容雪那满是自信的脸,在之前还信誓旦旦说信上官睿,此时看着上官睿那冷漠的表情,以及慕容雪一副胜利者的模样,显得她如此可笑。  泪水隐在眼眶里,慢慢的被吞下。孩子,并不是慕容雪可以绑住他的理由。就当是她的自私,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如果她不曾得到过,她不会如此不舍得放手。之前放手,就是因为不曾真实的拥有过,现在,她已经真实的拥有,如果只是因为慕容雪怀了孩子,那么她绝对不放手。  “我只想问你,要她还是我?”  上官睿看着站在那里的安然,瘦弱的身体,仿佛随时会倒一般。而慕容雪手扣在他的手臂上,这是一场女人的战争。  她只要一个结果。  “安然……”  上官睿未回答,只是蹙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睿,安然在问你要她还是我?”  慕容雪放在上官睿手臂上的手轻轻的摇了摇……  “她。”  被刺穿的心,一个字,就已经足够。在慕容雪那得意的眼神里,安然忍着心痛……  “是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吗?”  “安然,不管我怀不怀睿的孩子,结果都不会变。你的身份从未改变过,赢的人永远只会是我。对了,顺便通知你我们的好消息。下周三我们的婚礼,睿没告诉你吧,婚礼其实一直都在筹备,但我跟睿两个人闹了些小矛盾才会让这场闹剧发生,现在雨过天晴了,大家也该各就各位了。而你毕竟跟睿相识一场,到时候过来喝杯喜酒。或是,本来是想准备请你做伴娘的,但是……你也知道,我们慕容家的身份问题,你这样的身份实在……所以,只能请你喝杯喜酒了,记得准时过来。”(http://)  “够了。”  上官睿见慕容雪字字满是软剑,一字字的刺入安然心中,安然仿佛随时会晕倒一般。  “你要娶她?”  “安然……”  以步自你。“上官睿,你下周三就要娶她?回答我。”  “是。”  “你一直都在骗我!”  沉默,没有解释。  安然的眼泪终还是忍不住滑了下来,看着上官睿沉默不语的模样。只觉得慕容雪每个眼神都满满是嘲讽,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这样看着上官睿几秒,安然倔强的伸手把滑下眼眶的泪水抹去,安然看着上官睿,红通通的双眼有着伤痛。  “既然一切只是一场游戏,我陪你玩了一场成人游戏,是不是应该把我应得的给我?”  安然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上官睿,视线完全不去扫视慕容雪。  上官睿脸色已经很难看,在听到安然的话时,双眼里闪过一抹痛楚,这样的安然,让他揪紧了心。  见上官睿不说话,慕容雪嘴角微微嘲讽的勾起,原来所谓的爱到最后发现没办法拥有的时候,也还是归于钱。  “要钱是吗?多少?”  慕容雪拿出一边的支票簿,问着安然。  安然没理慕容雪,只是看着上官睿冷冷的说道:“这是我跟上官睿之间的账,你还不是他老婆,没资格替他清算。上官睿,算起来我跟了你也有一年多了,这一年多里,一个孩子,和陪睡的日子,算起来也值个五百万。给我五百万,以后我们两个人就两清了。”  “安然。”  上官睿眉头蹙的更紧,似乎有很多话卡在喉咙里。  “五百万,一分钱也不能少,否则你们的婚礼我不会让安静的结束。”  “睿,只是五百万,给她吧。”  慕容雪一副嫌弃的模样,区区五百万,都脸红脖子粗了。刚刚还在那一副爱的天昏地暗,现在,发现没好处了,立刻就是钱钱钱。  “上官睿,我连五百万都不值吗?”  当安然清冷的声音在上官睿的耳边响起时,上官睿从口袋里拿出支票簿。笔握在手中,快扣进手掌心了。每写一个零,都能感觉到自己在拿刀刺彼此的心。当支票开好后,安然见上官睿没动作,自己伸手撕下,然后看了一眼上面的零,还特意的数了一下后面的零是否正确,然后折好收起。  “我们两清了。”  转身,抬头挺胸。嘴角僵持的弧度,双眼却空洞的看着前方,每走一步,都似乎踩在尖刀上。  “我还以为她有多爱你呢?发现没办法跟你在一起,少了个金库后,竟然开口就是钱。睿,你们之前所谓的爱就值区区五百万,真廉价。”  慕容雪有些轻蔑的说着,还以为有多难处理,没想到,五百万就解决了。早知道这样,她早就拿一千万,三千万直接解决了她。也不用废心思了。  “说够了吗?”  上官睿冷冷的甩开了慕容雪的手,站起身。  “你做什么?”  慕容雪突然被挥开,桌上的咖啡被扫的泼了她一身,声音微微拔高的对上官睿吼着。上官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理都不理的走到窗前,看着走出咖啡厅的安然,厚重的冬季衣服穿在身上,却依然那样的纤细瘦弱。  低头,长发披散着,一步一步的走着,直到安然的视线消失在眼前,眼底的痛楚无力遮掩……  走出咖啡厅,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看到转角,安然笔挺的转弯,当迈步走过转弯处时,安然的双腿像是突然无力支撑了一般。眼前的事物一片黑,靠着墙壁撑住自己的身体,手慢慢的伸向口袋,把口袋里的那张支票拿出来。  五百万。  这是买断了她感情的五百万,手指握在两侧,慢慢的撕碎,对折,四片,八片,直到完全的成了碎片握在手心里,走到一边的垃圾筒,手中的支票扔进了垃圾筒里,碎片零碎的有飘出来落在一边,安然看也没看一眼,迈着步子继续往前走。  这,是她最后能做的。  *********************************************  S市,雷辰逸的住处。  程涵蕾站在书房里,再次拿起那本书,翻开。上次看到模糊的字迹,此时再重新看,心口处又开始生生的疼了。像个鸵鸟一般的逃走,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感情,第一反应就是先离开……  翻开书,里面那张照片还夹在里面,握在手中慢慢的收紧……  其实属于她的东西并不多,程涵蕾很快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包整理好。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戴着的玉还有雷辰逸送给自己的手链,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手腕上拿下,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应该属于她。  当门从里面带上的时候,程涵蕾提着简单的行李下楼,打车直接飞回了M市。  雷辰逸在安排好灾区的事情后,直接回到S市。当打开门时,看到收拾的干净的房子,干净的一层不染。玄关的鞋柜里,属于程涵蕾的拖鞋和穿的鞋不见了。而卧室里,衣柜里程涵蕾的衣服更是一件不剩。  脸色阴鹜的转身,在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的一张照片时,雷辰逸走近伸手拿起那张照片,眼神深邃了几许。照片边放着两个盒子,打开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手用力的握紧,转身大踏步离开。  ********************************************  寒假,留校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都买了票回去过年,宿舍里躺了两天,实在是很饿。电话关了几天,几乎是与世隔绝。  她是在给自己留面子,这样的方式,总比他亲口跟她说,分开要好很多。给自己留最起码的自尊,她不敢保证,当他对她说分开的时候,她能不能维持冷静。起码如此,她可以小心的保护好自己,不让任何人发现她的狼狈。  从超市里走出来,买了一些速食品和零食。  从超市到学校并不远,程涵蕾一手提着环保袋,一手插在口袋里低头往学校走。  一辆车,突然停在她的身边,车门随之被推开,程涵蕾被那逼的很近的车惊的后退了一步,抬头间便看到坐在车里的雷辰逸。  “上车。”雷辰逸的声音比这零下几度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