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22章:替身

第222章:替身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5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1
   “上车。”  雷辰逸的声音比这寒冷的冬天还要冷上几许,程涵蕾站在那里,迎上他那双熟悉的眸子。里面闪动的光芒是自己所熟悉的。他做事从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她不知道他到现在还来找她,为何?一定要把一切剥开弄的伤痕累累的才可以吗?  默默的看了几秒,程涵蕾还是走过去上了车。  刚坐上车,车便迅速的滑了出去。  车,停在老地方。程涵蕾坐在车里,看着那扇亮着灯的住处,他回去过所以应该看到她的东西都已经搬走了。。  “下车。”  见程涵蕾坐在那里走神,雷辰逸一手推开车门,声音也随之冷了几许。带着隐藏的怒意,正在胸口翻涌着,好似很快就要崩裂而出。  眼神闪烁着,程涵蕾微微垂下眼睑,伸手慢慢推开车门,其实,有些话并不想说,是想给自己留一线自尊,只是显然这一点要求都不可以。  她甚至在想,是不是应该效仿安然,以同样的方式结束,钱,可以买断很多。是不是这样,就能够维持仅剩不多的自尊。  雷辰逸见程涵蕾下车,转身便往上走。程涵蕾默默的跟在后面,进屋走进客厅。一眼看过去,茶几上放着柳妈给自己的白玉镯子和他送给自己的手链,即使不值钱,自己却一直听他的话一直戴着,未曾取下来过。  只是这两样东西边上少了一样东西,视线定格在上面,雷辰逸坐在沙发上,目光同样扫过茶几上的东西。  “什么意思?”  这句话,从在灾区那晚雷辰逸很想问,他究竟是给了这个小女人多少,让她如此的放肆。放肆的一次次的挑战了他的权威,他真的对她太好了是吗?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程涵蕾声音平静的说着,站在那里,纤细的身体站的直直的,仿佛是在支撑她已经有些无法支撑的双腿。  “程涵蕾。”  雷辰逸在等程涵蕾的解释,等的结果就是这种阴阳怪气。她没有感情的时候,那表情那声音,真是让人恨不得撕碎了她。  “很好,你倒是说说,我看到的是什么意思?”  “雷辰逸,一定要把一切挑的那么白吗?”  “挑白?就为了一张照片?”  雷辰逸从怀里抽出那张少了的照片,往茶几上一甩。目光里蕴含着汹涌的怒意……(http://)  “一张照片?”  “那只是一张照片吗?”  “不是照片,还能是什么?”  雷辰逸的声音低沉而锐利。  然的还下。“雷辰逸,那真的只是一张照片吗?”  “程涵蕾,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  程涵蕾闭上双眼,她什么也不想说。因为自知比不过,因为自知不如,所以比不过。因为他跟别人亲吻的画面美好的让她自卑。  在声音微微拔高之时,程涵蕾情绪微微失控,那副画面终究在午夜里刺自己的双眼。她该死的嫉妒。脚步微微的后退,直到靠在墙壁上这才让自己找到一丝力气。程涵蕾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雷辰逸,双眼已然平静。声音带着一抹空远的麻木……  “雷辰逸,我还记得左涧宁曾经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过一句话:除了她之外,你是唯一让雷花心思的女人。左涧宁口中的她就是照片里的女子对吗?”  雷辰逸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深邃的眸子满是深意的看着程涵蕾。  也没想雷辰逸会回答,程涵蕾继续说道:“照片里的女子就是夏若雨对吗?”  眼里,闪过一抹光芒。微锁的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程涵蕾怎么能够通过一张照片认出那人会是夏若雨的……  “其实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她,还记得上次你生日你让左涧宁带我去Z市吗?那天冯祯祯找到酒店我去买蛋糕,遇见了她。她说,她心爱的男人喜欢吃那一款蛋糕。还有那次电影院,你打电话催我的时候,我在洗手间里也遇见了她。她告诉我,她回S市寻找曾经丢掉的重要的人。那个人是你——雷辰逸。”  “就为了这个?”  雷辰逸听完程涵蕾的话,淡淡的开口。  “就?”  “就为了这一点你自己的臆测,所以夏若雨去灾区你就摆脸色给我看,就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跟那个姓孟的不清不楚,甚至不说一句一个人离开?嗯?”  雷辰逸突然站起身,身体整个逼近程涵蕾,程涵蕾已经靠在墙壁上,雷辰逸的动作太快,转眼间人已经被逼在那里,整个笼罩在雷辰逸的气息之下。  “臆测?”  程涵蕾心在颤抖,看着雷辰逸只觉得靠在墙壁上的身体抖的厉害。  “就凭藉你说的这些毫无根据的东西,就硬把我跟夏若雨扯在一起,程涵蕾,你问过我吗?”  雷辰逸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是犀利,那声音字字逼近,像是要吞噬了程涵蕾一般。  程涵蕾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看着雷辰逸,突然像是着了魔一般的喃喃问道:“全是我的猜测?好,你说我没问过,现在,我问你,你跟夏若雨没有关系是吗?”  “没有。”  “雷辰逸,你说没有?”  见程涵蕾还准备开口,雷辰逸伸手搂住程涵蕾,指腹轻抚过程涵蕾又瘦了的脸颊,收紧在自己怀里,声音低沉的诱哄般的说道:“别跟我闹了,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  程涵蕾没说话,只是心很冷很冷。其实如果他直接说跟夏若雨如何,就算告诉她他会跟她重新开始,她也只是会离开。她还没有到会死缠乱打的地步,现在……  在雷辰逸低头埋首进程涵蕾的颈间,声音低哑的从颈间传来:“蕾蕾,你是我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抢。”  游走的唇舌,嗅取程涵蕾身上的香味。埋首在颈间的黑色头颅好似停顿了一下,声音低哑的从耳边传来:“换沐浴露了?”  暧昧的声音,带着一抹难懂的情绪。  “嗯。”  程涵蕾轻轻的嗯了一声,雷辰逸轻咬了一下程涵蕾颈侧的肌肤,一道电流迅速的席卷至全身,掀起一抹颤栗感。手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如此的冰冷,让理智更是清晰。没有回应,只是感觉到雷辰逸继续吮吻颈部肌肤慢慢向锁骨滑动,暗哑的声音说道:“换回来。”  命令的语气,程涵蕾听后,嘴角突然泛起一抹很飘忽苦涩的笑容。  慢慢的睁着双眼,承受着雷辰逸埋首在自己颈间,那灼热的气息熟悉的撩拨着她的神经,心却没有丝毫因此而变得温暖。在他的气息越来越粗重的时候,在雷辰逸的薄唇慢慢往下挑开她的外套,隔着衣服轻咬着她上面的顶端时,程涵蕾低头看着埋首于自己胸前的黑色头颅……  冷漠带着疏离的声音响起……  “雷辰逸,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再次扭伤脚需要孟宁抱我回来吗?”明显的感觉到埋首在自己胸前的动作顿了一下,程涵蕾冷冷的勾起唇角说道:“树林里我看到了你跟夏若雨,亲吻在一起。”  埋首在自己胸前的动作彻底的顿住,只见雷辰逸黑色头颅慢慢的移开,再以一种陌生的眼神看向程涵蕾。那眼里的情绪各种复杂,原来,她看到了。怪不得她会凭藉一张照片猜到夏若雨跟他的关系。  知道竟然任他在这里安抚她……  见雷辰逸看自己的眼神,她知道他误会了。不想解释,也不愿意再解释。程涵蕾伸手推开雷辰逸,这一次很轻松的便推开。一手慢慢的拉好自己的衣服,一边喃喃自语般的说道:“雷辰逸,你究竟是想骗我还是想骗你自己。其实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讨厌我的你会突然对我的身体感兴趣,直到夏若雨出现,直到我嗅到了熟悉的体香。在Z市的时候觉得很巧,竟然有人跟我身上的香味那样相似,但是在知道夏若雨跟你曾经的关系后。我才发现,并不是她的像我,而是我的像她对吗?”  “雷辰逸,你会突然对我感兴趣,其实是因为那次我生病意外从楼梯跌落扑倒了你让你嗅到了相同的香味,所以才会开始对我有了掠夺之心。才会步步为营不折手段的得到我。你不是想得到我,而只是想要弥补自己心底的空缺而已。应该是你难得遇到一个相似的,所以才会如此的疯狂想要得到。雷辰逸,现在正牌回来了,你用一些谎言哄我还在身边是为何?因为她已经属于别人了吗?所以你就算得不到她,有个替身在身边也不错?”  程涵蕾的声音甚至听不出悲喜,只是有着无尽的空凉麻木。有些事情想明白了,全部都堆在一起。那些所有的纵容和矛盾挣扎都似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心疼吗?其实是揪痛着。在他试图用一惯的霸道和怀柔诱哄政策的时候,只是让她的心更加的冷……  雷辰逸的脸色此时很难看,就这样看着程涵蕾,不知道是因为说中了心事还是什么。  程涵蕾已经无心再去看雷辰逸的表情,只是拉好自己的衣服,然后转身往外走。  “雷辰逸,我是程涵蕾,不是夏若雨。”  直到门砰通一声甩上,雷辰逸还是站在原地,目光一直定格在某一处。  她竟然知道……  ***********************************************  程涵蕾不是借酒买醉型的人,其实选择一个人默默的离开,就是不想把一切撕破,弄的自己很狼狈。甚至都不敢再去细想,每一次躺在他的怀里,他看到的人究竟是自己还只是因为她身上能够嗅到夏若雨的影子……  从小用习惯了的,因为妈妈的身上有着那种熟悉的香味。所以,她一直用着。只是没想到,就是因为如此,她被卷入了一场无法挣脱的洪流里。  埋在心里不说,才不会觉得那样痛苦。而当一切都撕开了,原来会这样疼。  路过一家冰淇淋店,程涵蕾迈步走了进去。坐在店里,点了十二种球,大冬天吃冰淇淋别有感觉。冰冷的口感,甜甜的味道在舌蕾上旋转着。程涵蕾没有咀嚼直接吞了下去。冰冷的触感滑过喉间,直接进了胃里,冷的让程涵蕾不由的打了寒颤。  这样是不是就能够忽略心里的冷意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吃了第四个球,嘴巴吃的有些麻木了,程涵蕾看着桌上还摆放着的八个球,都说吃甜食会让心情好,那么此时,她为何还是无法扬起嘴角。是真的有伤这么重吗?  “潜伏这么久放出来,就准备用冰淇淋撑死自己?”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涵蕾没抬头,也知道来人是谁。  原来小说里的狗血真的存在,可是她现在真的不想见任何人,更是上官爵,她不想把任何人当救命稻草。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就算是上官爵也好。  “爵,好巧。”  平静的言语,不想泄露一分自己内心情绪。  “一点也不巧。”  上官爵意有所指,程涵蕾微愣。见上官爵眼底闪动的情绪,不难排除他真的是时时在关注她,所以才会这么巧的出现。无言的低下头,这样的付出,她受不起也要不起。  看着沉默程涵蕾拿起第五个球准备吃。在看着程涵蕾吃的痛苦的时候,随口说道:“小花蕾,你知道这间店里的规矩吗?”  没有反应,只是又痛苦的吞了一口。  “这间店是点多少要吃多少,不许外带,不许剩下。”  喂在嘴里的动作顿住,程涵蕾双眼微微瞪大的看着上官爵,还有这么变态的规定吗?  见程涵蕾的反应,上官爵扫过桌上还剩下的七个球。伸手拿过一个,便往嘴里喂。  “你……”  他根本就不吃甜食,更别说吃冰淇淋了……  上官爵吃的很快,很快七个球尽数都进了他的胃,应该说根本就没感觉到味道,而是不停的往里塞,在吃完后,上官爵有一种刚经历了一场比死还痛苦的折磨一般的表情。  “真比死还难受,我忍受比死还难受的痛苦帮了你,怎么报答我?”(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