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24章:情难自禁

第224章:情难自禁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8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1
   “爵,不用了吧。”  程涵蕾坐在上官爵的车里,下午飞回S市后,安排了住处之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九点,吃了早餐后上官爵便开车带自己来到这间S市一间知名的发廊。  “程涵蕾,我现在可是有身份的人,你都答应当我女伴了,穿的太普通岂不是丢我的脸。还是你觉得我的面子不值这几个钱?”  上官爵眉头轻蹙,目光看向程涵蕾,看的程涵蕾无言……  达到预期的效果,上官爵直接推开车门,然后走到另一边,把在那里犹豫不绝想要打退堂鼓的程涵蕾一手拉出来,力道不轻不重刚好把程涵蕾给拉进他的怀里。  站在一边,手弓起,视线看向程涵蕾。程涵蕾扫了上官爵一眼,没动。上官爵大手直接伸出,扣住程涵蕾的手腕往自己的臂弯里一塞。  “perfect。”  接着似乎很满意,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  “啪。”  手中的审批的文件被雷辰逸直接甩在桌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雷。”  左涧宁已经被雷辰逸整整甩了一早了,雷辰逸从来没有这么情绪化过。不言不语,任何文件递上来,只是两眼都能挑出一堆的毛病,直接打了回去。现在也只有左涧宁敢进来这里,不会被劈头盖脸的骂一通。  “嗯?”  未抬头,目光根本未定格在左涧宁手上拿着的红色喜帖。这倒不是是慕容旭邀请的诚意不足,而是从三天前开始,雷辰逸便已经借口刚从灾区回来,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时间见他而一直推延至现在。  慕容旭手上的一项工程审批文件到现在也还没有批下去,用多方渠道试图请雷辰逸吃个饭,但到现在也没见雷辰逸挪出个时间。  “慕容雪和上官睿的婚礼,我会代替你过去。”  “嗯。”  点点头,雷辰逸不再言语。左涧宁看着雷辰逸那阴沉的脸,一手拿着请帖一边往外走,在走到大门处的时候,左涧宁停下脚步,似在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对了,今天我去机场接人的时候碰到了熟人。”  没反应。  左涧宁一边拉着门,一边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程涵蕾和上官爵一起回来,听说明天的婚礼程涵蕾是上官爵的女伴。”  “说够了?”  在听到程涵蕾三个字的时候,雷辰逸冷冷抬头看向左涧宁。  左涧宁耸耸间,对于雷辰逸这副模样,不予置词。迈步往外走,门还未合上,只听到门内的雷辰逸突然冷冷的开口:“请柬留下,明天我会亲自出席。”  “你不是没时间吗?”  “左涧宁,你很闲吗?”  左涧宁耸耸肩,折回把请柬放在桌上,然后退身离开。握在手中的笔啪的重重扔在桌上,脸色阴沉不明。  ********************************************  坐在那里被折腾了整整六个小时,到下午四点的时候,程涵蕾早上吃的一点东西已经被消化的连渣都不剩下了。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后,程涵蕾就觉得自己已经开始任人摆布了,从一开始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再到后面,累的眼睛都不想睁。  化妆师和造型师一个命令自己一个动作,当听到搞定两个字的时候,程涵蕾还来不及看自己的模样,人已经被推进了后面连带的试衣间里。  早已经准备好的礼服很快便被换上了程涵蕾的身上,刚好一身,跟量身打造一般。  “好合身。”  里面并没有试衣镜,程涵蕾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跟自己完全合身的礼服,忍不住赞叹造型师的眼光,一眼就能瞄准这么适合的。  “怎么会不合身,这可是出自大师之手,完全是根本程小姐的尺寸量身打造的,本来还可以更完美的,但因为时间突然提前要赶着要,才会……”  “量身打造?”  “好了吗?”  正在程涵蕾困惑间,外面传来上官爵催促的声音。程涵蕾真不知道上官爵哪里有这样的耐心的,她是被折腾着,起码还算是在有事情消耗时间。而上官爵可就是坐在那里,全程都是看着她,偶尔从前面的镜子看向身后,便会迎上上官爵的目光……  他竟然就这样陪了自己六个多小时……  “爵少忍不住急着看你漂亮的模样,真是美人胚子,这衣服穿在你身上真是美不胜收。”  对于造型师的夸赞,程涵蕾只能害羞的笑了笑。知道这些做造型的嘴都甜的要命,她们的夸奖都只能打折的听。  “好了,出去吧。”  随着整理好膝盖上方的裙摆,这才收手,一手拉开试衣间的门,程涵蕾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经过六个小时也想看看自己被折腾的结果,走出来没看上官爵的反应,直接被带至那面偌大的镜子前。  当人一出现在镜子前时,程涵蕾就愣住了。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的人,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是转过头,看身后。这样的动作取悦了上官爵,本来被惊艳呆了的上官爵在看到程涵蕾扭头的动作时,惊艳有些呆住的表情,一下子灿烂了。  “哈哈。”  程涵蕾听到上官爵的笑声,窘了。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上官爵,这才转过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因为从来没有这种打扮,所以,刚刚程涵蕾有些惊讶自己竟然会以这种惊艳的方式出现。  第一次镜子里呈现出来的女子很美,如果眼神不是那么空洞就好了。  “上官爵,你确定我穿这样适合吗?”  这样的穿着,完全就是抢尽了新娘的风头。  “你也是主角。”  “扯什么。”  程涵蕾没听懂,甩了上官爵一个眼神,她穿这一身到时候慕容雪不恨死自己才怪。从上候他。  “你这么确定你压的过新娘?”  程涵蕾脸一红,被说中心事真窘了。  “很漂亮,这才配得上我。”  上官爵走过去捏了一下程涵蕾的脸,然后曲起手臂,让程涵蕾挽上。  “不用担心,我们只是去露个脸,只要安然不去闹婚礼,我们就立刻离开,嗯?”  “嗯。”  见上官爵这样说,程涵蕾点点头。提到安然,程涵蕾眉头又蹙起了。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  “爵少,鞋已经送过来。”  两个人刚下楼,便有人过来低头耳语。上官爵带着程涵蕾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干嘛?”  程涵蕾完全忘记了自己穿的鞋跟这一身衣服完全的不搭,在看到上官爵拿着鞋走过来的时候,伸手就准备接过。但伸手间,上官爵却握住她的手往一边一按,然后直接从鞋盒里拿出一只,握住了程涵蕾的小腿。  “爵。”  程涵蕾被吓到了,条件反射的就是要抽回腿,而脚被握在上官爵的大手里,力道不重,但却挣脱不开。见众人的视线都投在这边,她从来没有被这样注目过。而且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饱含着暧昧的看着两个人,程涵蕾尴尬的看着上官爵的动作。  一只鞋已经穿进了脚里,而程涵蕾在把另一只脚往里缩的时候,只听到上官爵低沉的嗓音淡淡说道:“自然点,基本的礼仪而已。”  基本礼仪?  程涵蕾在呆愣间,鞋已经穿好。而脸几乎是自燃了,被上官爵带出去之后,还听到身后那些人在讨论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上官爵会对她这么好。一坐上车,程涵蕾看向上官爵,眼底有着一抹欲言又止。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早些过去。坐好。”  倾身过来,帮程涵蕾系好安全带。程涵蕾心从刚刚他蹲下帮眼很快穿鞋的那一刻,已经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基本礼仪,虽然她过的不是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一些基本礼仪还是很清楚。  他真的只是因为安然而让自己做她女伴吗?  ********************************************  婚宴从六点开始,两个人五点半提前到了。俊男美女,从来都是吸引人眼球的存在。当程涵蕾挽着上官爵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立刻吸引众人的眼球。媒体的镁光灯不停的响起,程涵蕾站在上官爵的身边,嘴角笑的僵了,不是说从后面进去吗?  侧过头看向上官爵,那困惑的眼神,进了镜头就成了含情脉脉。似乎没接收到程涵蕾的眼神一般,上官爵带着程涵蕾不时停下,拍照,直到一路进电梯。跟在一起的电梯服务小姐让程涵蕾开不了口,而在走了进去之后。虽然不是S市最大的酒店,却是宴客厅最为豪华最宽敞的宴客厅。  两个人一走进去,上官爵立刻被一群人包围着。含蓄声,客套的言语。程涵蕾准备悄悄的离开往一角站,可是还未动,腰已经被搂住,强制性的把程涵蕾扣在身边。对于那些误的言语,每次程涵蕾准备说不是的时候,上官爵便会不着痕迹的默认,然后再把话题带走。  这里的寒暄,程涵蕾不想多说话,只是微笑着。目光看向四周,也附带的搜寻一下安然的身影,正在这时,一阵喧哗声从入口处传来,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是雷市长。”  “没听说雷市长会亲自过来啊。”  “天啊,慕容家真有面子,竟然请得动雷市长亲自过来。”  本来一群群围着的人,在听到雷辰逸的名字时,立刻蜂拥的凑到入口处,而程涵蕾在听到雷辰逸三个字的时候,身体攸地僵住。视线不由的看向被众人围着走进来的雷辰逸,虽然上官擎那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上官家和雷辰逸走的一向不近。  上官睿和慕容雪结婚,雷辰逸怎么会过来。  程涵蕾不敢去想是因为自己,看着雷辰逸在众人的拥护里走了进来,而上官爵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眉头也微微一挑。见雷辰逸穿着衣冠楚楚的走过来,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一手搂过程涵蕾,在程涵蕾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搂着程涵蕾走进了包围圈。雷辰逸从一进来这里,目光已经看到了程涵蕾,在人群里,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一般,吸引人的眼球。  那深深的V字,露出的沟壑,几乎把全场里的男性目光都聚集在那里,而她还一副不自知的模样。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过程涵蕾,在看到上官爵一手搂着程涵蕾走过来的时候,迈向前的步子顿住。  “真荣幸,竟然能够请到雷市长大驾光临。”  伸出的手停在半空当中,雷辰逸扫了一眼,停顿了几秒,这才伸手握住。两个人男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在一起,而上官爵扣在程涵蕾腰上的手那么紧,紧紧的把程涵蕾的身体按在自己的怀里。  “先失陪。”  雷辰逸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然后直接转过视线,当程涵蕾是透明一般的往里走,但是那刚刚一眼扫过的眼神却让程涵蕾条件反射的紧张。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为何要紧张,两个人现在是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不管她现在跟谁两个人靠的近,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雷辰逸臂弯里挽着的那个美丽的女人,整个人笑意盈盈的一副八面玲珑的模样靠在雷辰逸的身边,而雷辰逸时不时的侧目跟她低语几句,明明知道他心里的人是夏若雨,不会跟其他女人两个人之间有牵扯,但是,此时看在眼里,却觉得异常的刺眼。  挽在上官爵手臂上的手不由的收紧,那么用力的掐着,直到上官爵把她带离一个稍微安静的角落……  “爵,你故意的。”  “小花蕾。”  上官爵声音微微的低沉了几许,看向程涵蕾的目光里隐隐有着一抹被误会的怒意和受伤。程涵蕾发现自己失言,一看到雷辰逸,自己仿佛已经又开始有些失控。  “爵,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不用解释,你会误会很正常。”  上官爵的声音有些冷,而程涵蕾听上官爵这样说,心底有些内疚。刚刚明明听到那些人说,雷辰逸竟然会来。大家都知道他不会过来,是他不按牌理出牌……  轻抿着唇瓣,程涵蕾不再说话,离婚礼还有十分钟。上官爵看着站在那里的和涵蕾,眉眼间深邃一片。  “喝点东西。”  随手拿起一杯酒递到程涵蕾手中,程涵蕾接过,有些尴尬的仰头喝下。终究会乱了方寸的人会是自己,而不会是雷辰逸。不管是他们之间,还是人前,他永远都是完美的存在。  “我去下洗手间。”。  程涵蕾发现眼眶有些酸涩,跟上官爵打了个招呼,然后往洗手间走去。人都在会场那边,程涵蕾走过来的时候,这边很是安静。平复了一下心情刚准备从洗手间走出来,冤家路窄,越是不想碰见,就越是能碰见。  程涵蕾看着走过来的雷辰逸,站在原地,在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之时,有些自我嘲讽。微顿的脚步迈开,在经过雷辰逸身边的时候他连脚步都未顿的直接经过她的身边往里走。  错身的刹那,程涵蕾心口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上了一般。不能理解为何会有着一股子失望的感觉,是在期待他有所反应,还是像上次他订婚时,他嫉妒的把自己带进房间,强行占据,那时候恨死了雷辰逸的强势掠夺,但是此时,他的无视却更是伤她。  心,揪的紧紧的。站在原地,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连迈出步子都显得那样困难。  “小花蕾?”  当略带暖间的指腹滑过她的脸颊时,程涵蕾这才惊醒般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上官爵。只见他大手上的那抹晶莹的时候,脸色微变。  “我……”  程涵蕾不知道自己怎么解释,在感觉到自己脸颊上湿湿的时候,那种狼狈的感觉更甚。而上官爵的目光看向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雷辰逸时,大手直接扣住程涵蕾的小脑袋,往他的怀里一按,湿透的脸颊就直接按进了他的胸口。  雷辰逸的目光停留只是片刻,便已经移开。错身间,程涵蕾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远,而埋在上官爵胸前的小脸却未立刻移开。过了一会儿,程涵蕾推开上官爵,然后转身就再次往洗手间跑,而站在外面的上官爵,胸前已经湿了一大片。  再走出来的程涵蕾,小脸已经一片平静。站在上官爵的面前,轻声说道:“谢谢。”  上官爵没说话,只是看着程涵蕾,一手插在口袋里,在掌心里慢慢的收紧。  “婚礼快开始了,我们过去。”  程涵蕾伸手率先走过,上官爵试探的言语又咽了下去。跟在程涵蕾的身后,往外走。  两个人刚坐在主位坐定,而雷辰逸就坐在重要的嘉宾位置,在程涵蕾和上官爵走过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变化。而就在司仪上台,全场灯光变暗。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新人身上的时候,程涵蕾看到一道纤细熟悉的身影站在入口处,目光正投注在上官睿和慕容雪的身上……(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