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30章:没资格

第230章:没资格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95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4
   “若雨。”  只消两个字,就足以让人坠入地狱。  “我会让你如愿。”  雷辰逸心一紧,手中握着电话,大手里的程涵蕾正用力挣扎,眉头蹙起,扣着程涵蕾的手电话微微拿开,手微用力,一把扣住程涵蕾往车边拉,身体压住程涵蕾。  “怎么回事?”  电话那边,夏若雨已经哭到崩溃,从刚接电话的轻泣,再到放声大哭。雷辰逸的心思又立刻被夏若雨带走,而程涵蕾被压在车上,近距离的看着雷辰逸的表情,心被割的疼的窒息。他的身体压着她,而他的心思早就透过电话飞到了电话另一端的人身上。就如,她只是满足他身体的**,而夏若雨才是那个他心尖上的人。  伤痛涌进眼里,垂下的眼睑,被伤的血淋淋的心……  “等我,哪里也别去,我马上过来。”  雷辰逸冷静的叮咛着,匆忙挂了电话,视线转过,这才发现程涵蕾闭着双眼,靠在车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这样的表情,他曾经看到过,在医院里她曾经用绝食来威胁他,拿自己的死要让他放手,她脸上就是这样的表情。  “蕾蕾。”  雷辰逸眉头堆积成了小山,大手抚上程涵蕾的脸,声音略带担忧。  没有反应,只是靠在那里,仿佛已经抽尽了所有的力气。千疮百孔的心,究竟还能被刺成怎样。  “先上车,晚上等我回去再说。”  见程涵蕾这个模样,雷辰逸内心有些慌,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内。  手腕被拉着,程涵蕾双眼总算抬起,目光看向雷辰逸……  “雷辰逸,你放开我。”  “别在这个时候闹,事情……”  “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吗?你不是亲眼见我被带进爵的家里而什么也没做吗?你不是因为夏若雨的关系才会突然对我感兴趣吗?雷辰逸,你还想跟我说什么?你还能跟我说什么?其实你什么也不需要对我说?之前不已经说清楚了吗?难道现在你不是在接了夏若雨的电话现在立刻要赶去吗?至始至终,她都比我重要不是吗?我跟别人上床对你来说,不足以抵她一个电话不是吗?”  声音微微拔高后,又趋于平静,仿佛是在嘲讽自己的情绪起伏。程涵蕾继续喃喃的轻语道……  “你看我被爵带走不管不问很正常,我不怨,我们没关系了,我被谁带走都跟你没有关系。只是雷辰逸,你他妈的如果不在意我,就不要在眼亲眼把我送上别的男人床后,又一副你的私有物被人碰了不爽的模样。你凭什么?你说你凭什么?”  “雷辰逸,我告诉你,你没资格了。真的没资格了,以后不管我跟谁在一起,你都没资格管了。”  “程涵蕾……”  “别叫我名字,我恶心。”  程涵蕾的话让雷辰逸脸更铁青了,扣着程涵蕾的手更加有力。  “放手。”  挣扎的甩着雷辰逸的手,却被扣的更紧了。程涵蕾看着雷辰逸急欲把自己带进车里,那副模样,是在焦急着赶去见夏若雨吗?他真是太笃定了什么都能被他掌控在手掌心里是吗?所以,就算在她的面前,也不用避讳一下。是知道自己会乖乖的听他的话吗?他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  “上车。”  两个人僵持着,雷辰逸想让程涵蕾上车,程涵蕾却使尽全力的不上车。她的力道最终肯定不敌雷辰逸,惹怒了他,他不会像此时用这样的力道……  “雷辰逸。”  突然的开口让雷辰逸拉着的力道顿了一下,看向程涵蕾的小脸。  “你想跟我谈是吗?”  雷辰逸没有回答,但眼神说明一切。  “好,我们谈。”  话出口,明显看到雷辰逸眼底松了一口气,只是程涵蕾接下来的话,让雷辰逸脸色再次冷凝。  “你有话想跟我说是吗?那就现在立刻马上说,否则,你永远也别再跟我说。”  嘴角微微的上扬,一抹笑,却没有一丝温度。就这样看着雷辰逸,在看到雷辰逸脸色变了的时候,程涵蕾感觉到自己的手腕松了。  “我处理完事情尽快赶回去,若雨她……”  “别在我面前提她,我不管她如何,就算是要死了跟我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只问你,如果要跟我说,就立刻说。如果要走,就放开我,是永远的放开我。”  程涵蕾冷冷的打断了雷辰逸的话,看着雷辰逸慢慢变冷的表情,感觉着扣在自己手上的力道完全的松开。  “随你。”  雷辰逸冷眼看着程涵蕾,大手突然松开,直接拉开车门。不再看程涵蕾一眼,车头一转,车迅速的驶离。  雷辰逸的车迅速离开,卷起的灰土迷了双眼,灰土入眼,刺的眼里很疼。站在原地,这个冬天,好似真的特别的冷。  ********************************************  雷辰逸一路上脸都阴沉着。  上官爵。  手指扣在方向盘上,用力的扣紧。他竟然真的胆敢碰程涵蕾。  驱车来到以前高中的校园停下,因为是寒假,校园里并没有什么人。雷辰逸目标明确的往前走,当走到目的地时,一眼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蜷缩在一棵大树下。穿的很是单薄,发丝凌乱,头正埋在膝盖里。  在听到脚步声时,夏若雨哭的红肿的双眼抬起,看向站在那里迎光而立的男人……  “辰逸。”  哽咽的声音,在喊出雷辰逸名字时,眼泪又再次涌了出来。立刻起身,蹲的太久,身体不稳的整个扑进了雷辰逸的怀里。  “究竟怎么回事?”  雷辰逸的一手扣住夏若雨的腰,稳住她的身体,微微推开看着她满脸的泪水,眉头轻蹙。  “希瑞他……因为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希瑞要是真醒不过来怎么办……我不敢留在Y省,我不敢面对封伯伯,我不知道去哪里?我能想到的只有你……辰逸,我只有你了……”  夏若雨泪水落的更凶,整个人崩溃的靠进雷辰逸的怀里,瑟瑟的发抖着……  看着埋在自己怀里哭的泪水涟涟的夏若雨,雷辰逸蹙紧眉头,若有所思……  *****************************************  在临近年关,S市的第一场雪像是顺应着人心而下。当雪白的雪花从天空落下,程涵蕾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久到双腿抬起都有些疲累。  融入在人群里,当雪花飘落的时候,身边不时传来尖叫声,都在为今年的第一场雪而兴奋的尖叫。那些声音听在程涵蕾耳里,像是嗡嗡的嘈杂声一般,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  酒店不能回,家也没有。一直走一直走直到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不远处,程涵蕾停下脚步,站在那里,抬头看了一眼。  刚准备迈步的时候,便看到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那身影她很熟悉,而那温暖的怀里曾经也这样把她给搂在怀里,把她包围在温暖里。此时,他的怀里搂着另一个女人,那个他心里真正爱着的女人。  低头不知在细语什么,只看到夏若雨捏在他的胸前,两个人大踏步走向车。夏若雨一直低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而下,那些发丝像是藤蔓一样,倾盆而缠绕下,丝丝缕缕的缠绕着她,像是要吞噬了她一般,带来一阵阵窒息之感。  脚上像是落了铅一般,看着两个人坐进车里,看着他离开。未曾发现她站在这里,如此看着他的车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走的太久太累了,程涵蕾站在那里就一直看着那车消失在视线里,校园门口很是安静,高中一放假,没有小贩再去摆摊,没有学生的进出,显得安静了许多。双腿,好似有些迈不动了,停下脚步之时,疲累的感觉席卷至全身。双腿软软的滑下,就这样顺着墙壁慢慢坐下。  雪,依然在飘落着,一片片落在按在膝盖上的手上,冰冷的触感让程涵蕾的眼眶更疼。冷风吹过,脸上冰凉的凉飕飕。  不知道在原地坐了多久,偶尔有人经过,看着埋头在那里的程涵蕾,在开口问话见没人理的时候,也就离开。人情冷暖,能够有人上前询问已经是少之又少。没有人愿意去惹麻烦,匆忙的离开的脚步,最后,还是只有她一个人靠在那里。  直到雪在身上落了一层,程涵蕾这才似从飘远的神思里回过神来,轻轻的眨眨双眼,在这冷风里,睫毛上沾着的水都快成冰柱了。手早已经冻的僵硬,指尖动了动。在看到自己身上积的雪时,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里坐了很久。  她只是一直在想,想了很多事情,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就拼命去想,想的头疼还是在想,她想找一个答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想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场身体的纠缠,最后却丢了心。想要想明白,为什么她会真的陷了进去。  想不明白,找不到答案。  呼出一口气,程涵蕾面无表情的撑着墙壁站起身,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唯一想的很清楚的就是,她已经知道怎么找回丢失的自己。  在这里坐了太久,手脚都冻的麻木了。程涵蕾在撑起身子的时候,头重脚轻的厉害。眼前的事物在眼前不停的旋转着,眉头轻蹙,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不对劲。吃力的喘息着,手撑在墙壁上,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刚迈出一步,眼前便一阵黑。摇摇欲坠的身体,想后退回墙边稳住自己的身体,最后却只是刚动,砰的一声,整个人倒到地上。跌在已经融化还未堆成积的雪水里……  ***********************************************  Y省  封希瑞从送进医院抢救过来后已经昏迷两天,此时,封宇森坐在院长办公室里,看着几位专家面色凝重的站在面前。  “希瑞怎么样?”  “封省长,封少爷失血过多,虽然已经输了血,但因为身体机能关系,所以会昏迷在正常控制内。只是……”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看着封宇森欲言又止……  “什么?”  封宇森眉头蹙起……  “封少爷他醒来后可能……”  “这件事情我不希望有这里以外的任何人知道。”  “封省长放心。”。  几位专家都是聪明人,立刻点头。这个事实对于封宇森来说,明显是打击。  人都离开,封宇森站起身,走进专属病房。推开门,一眼便看到身上插满了仪器管子的封希瑞躺在那里,而一位哭成了泪人儿的美妇人坐在那里,一手握着封希瑞的手,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在听到封宇森走进来的声音时,转过头,哭的红肿的双眼,有一种我见忧怜之感。  “宇森,希瑞他……”  话还未说完,眼泪更多的流出。封宇森冷着的脸在看到哭成泪人儿的妻子时,走过去,伸手搂过妻子,安抚的轻拍着妻子的肩膀。  “刚刚已经问过医生,希瑞没有什么大碍,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就会醒来。不用太担心,你都两晚没睡一觉了,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希瑞醒来要是看到了一定会自责。听话,我让管家送你回去休息,睡一觉下午再送你来医院?”  什不是雨。“可是我担心希瑞。”  “这里我会安排专人照顾,不用担心。”  安抚的抚去妻子脸上的泪水,眼神里难掩一抹温柔。  “嗯。”  点点头,乖乖的顺着封宇森的话站起身,又看了一眼封希瑞,这才离开。  当病房的门合上的时候,封宇森站在病床前,一直未曾泄露情绪的脸上,眼底闪过一抹深意。(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