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33章:欺骗

第233章:欺骗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299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5
   声响让里面的雷辰逸顺势的推开主动吻上来的夏若雨,站起身,大踏步的向病房门口走来……  听到里面的声响,程涵蕾表情怔了一下。  来不及对被自己转身撞掉东西的小护士道歉,迈步便想走。小护士见程涵蕾不说话,还一副急忙离开的模样。以为是哪家报社的狗仔,也顾不得被撞了一地的东西。立刻向后走几步拦住刚走几步的程涵蕾。  “你是谁?站住,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真的是狗仔,拍了什么不该拍的上了报,那她就真的完了。  程涵蕾见小护士挡住自己,解释也解释不清,伸手准备推开小护士。小护士被程涵蕾的力道推的往后退了一步,身体不稳的差点跌倒。程涵蕾条件反射的又伸手拉住小护士,而两个人纠缠间,身后的病房门已经从里面被拉开。  “怎么回事?”  低沉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  程涵蕾是背对着病房门的,在听到身后门被拉开,脸更加的白了几分。拉着小护士的手也不由的松开,小护士已经稳住了身体,在看到病房门拉开,雷辰逸走出来时,立刻反手扯住程涵蕾,一边对雷辰逸解释道:“雷市长,这个人鬼鬼祟祟的在病房门口,不知道是不是狗仔……“  小护士的话还未说完,雷辰逸已经看到小护士手中扯着的人是谁。眉头蹙起,看着那背对着自己僵硬着身体的程涵蕾。”这里交给我处理。“  低沉冷静的开口,人已经迈步走了几步,扣住了程涵蕾的手腕。小护士还想说什么,但在看到雷辰逸的眼神后,立刻点点头,转身离开。”为什么在这里?“  雷辰逸的声音低沉,扣在程涵蕾手腕上的力道微重。  程涵蕾吃痛,雷辰逸的话听在耳里,就像是质问一般。  还未开口,病房门口又传来一道柔柔的声音,披着长发的夏若雨从病房里走出来,站在那里看着雷辰逸正一脸深沉的看着程涵蕾的侧脸,目光里难掩的是一抹紧张。眼睑微垂间,再抬起,睫毛轻轻的煽动着,走上前,一手扣住雷辰逸的手,一手扣住程涵蕾的,把雷辰逸的手一面扯开一边娇喃的开口道:”辰逸,你捏疼涵蕾了。“”涵蕾,你是来看我的吗?我都不知道你也在S市,我还以为你在M市呢。我们真的很有缘分,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辰逸以前口中那个……你看我,扯哪去了。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你看我自己没照顾好自己,弄的住了院,还要让辰逸工作之余的照顾我,真是……“  夏若雨扯过程涵蕾的手,嘴角温柔的笑着。拉着程涵蕾的手,准备往病房走,一边说道:”辰逸,先进病房再说。走廊上说话不方便,要是被人看到了,对你也不好。“  那俨然一副是雷辰逸某某某自居的模样,处处为雷辰逸考虑。程涵蕾脸色苍白,手被扣在夏若雨的手里,她柔软的小手,像是长了刺一样,割的她很疼。”不用了。“  脸色越来越难看,程涵蕾像是被刺到了一般,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手。”涵蕾,你怎么了?“  夏若雨被挥开,笑脸微僵,被甩开的手脸上染上一抹受伤。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脸色有着不正常的病态,眉头紧蹙,在程涵蕾甩开夏若雨准备转身的时候,扣住她的肩膀,声音低沉的问道:”你病了?“”涵蕾,你也病了吗?我们还真是难姐难妹,辰逸,我先带涵蕾进病房休息,你去让医生过来看看涵蕾。“  夏若雨又再次扣住程涵蕾的手,一边对雷辰逸说,一边把程涵蕾往病房里拉。程涵蕾脸色更加的更难看了几分,看着眼前的夏若雨,只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她为什么要来这里,明明就知道这里住的人会是夏若雨,她究竟是为什么要来这里。  看着夏若雨那张脸,就能赤.裸luo的映衬出她是个替代品的事实。雷辰逸眉头紧蹙,看着夏若雨突变的脸,再看程涵蕾越来越难看的脸,刚准备开口之时,便见程涵蕾突然手大手的抽回。”我说不用。“  程涵蕾抽的力道太猛,夏若雨身子骨又弱,被甩开,身体往后退了几步,身体突然呛哴了几下。身体收势不及,直接侧倒在地上玻璃碎片上,尖锐的碎片刺入皮肤里。  “啊……”  腰侧被刺入的碎片鲜血迅速的涌出来,染红了雪白的病服,而那惊呼声让雷辰逸的脚步一顿,侧头只见夏若雨侧趴在那里,腰间尽是猩红,最刺目的是眉毛与眼睛间,那从中间留下的鲜血……  程涵蕾没想到自己的力道会把夏若雨甩倒,见夏若雨跌在那些碎玻璃片上,而脸上鲜血染红了半边的眼睛,雪白与猩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力道应该没有大到可以让一个跟自己差不多重的女生跌成这样……  眼前的一幕让她心惊,错的人不是夏若雨,她怎么能够把余怒迁移到夏若雨身上。音了会那。”若雨……“  程涵蕾也顾不得离开了,立刻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拉起夏若雨。”程涵蕾。“  雷辰逸眉头一皱,大手挥开程涵蕾的手,程涵蕾被雷辰逸的力道挥的后退了几步,而与此同时,雷辰逸已经抱起夏若雨,往电梯处走去。  跌倒在地的程涵蕾还听到夏若雨带着哭泣的声音:”辰逸,好疼,我会不会瞎掉……我好怕……“  伴随着夏若雨的声音,程涵蕾听到雷辰逸低柔的安抚声:”不会,不用担心。“  声音随着电梯合上而消失,程涵蕾坐在地上,刚刚夏若雨靠在雷辰逸怀里,那最后一个眼神让程涵蕾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她刚刚的同情更加显得可笑,她在灾区跟自己说的话……  原来,真的很疼。  *****************************************  刚走出安全出口,没走几步便撞进一具温暖的怀里。耳边听到上官爵紧张担忧的声音,一直绷着的身体膝盖突然一软。觉得很是疲累。  “去哪了?”  见程涵蕾不说话,上官爵直接用大手扣在程涵蕾的腰上准备抱起程涵蕾,程涵蕾一手扶在墙壁上往后侧了一步。拒绝了上官爵打横抱她的动作,轻抿着唇瓣,不言不语直接往病房走去。  “我送你回病房。”  病房  程涵蕾被放在沙发上,上官爵拿过毯子盖在程涵蕾的身上,面前放着营养均衡的饭菜。  “是不是觉得住在医院很舒服,还想在这里多住几天?就算想出去活动一下,也要穿件外套。要是再染上风寒,病情加重怎么办?”  上官爵沉着脸叮咛着,而程涵蕾没说话,只是用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上官爵,那目光看的上官爵手上的动作一顿。  “怎么了?突然觉得我又变帅了?”  上官爵不着痕迹的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调侃着程涵蕾。  “爵……”  程涵蕾未接过上官爵递过来的汤,而是突然淡淡的开口。  “嗯?”  “等我一会。”  程涵蕾突然站起身,走到洗手间里。洗手间里,程涵蕾看着镜子中太过平静的自己,她以为自己会很难过的哭,但是却没有眼泪。其实早就知道的事实真相,无非是再刺自己一刀而已。痛到了极点,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镜子里,手上的戒指闪烁着光芒。程涵蕾拿起一边的洗手液……。  戒指很紧,程涵蕾即使用了洗手液拔起来还是很辛苦。用力的扯着,戒指摩擦着无名指,上面留下一道道的痕迹,被磨破了的皮,很疼。特别是洗手液润进后,更是很疼,越是疼,脑中的思绪似乎就越是清楚。想做的,也越发的明确。  等程涵蕾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手握紧,一手无名指上皮已经被磨破,上面还渗出些许血丝。上官爵在程涵蕾走出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程涵蕾本来戴着戒指的指上空空的,只剩下伤痕。  似乎是没有感觉到上官爵那仿佛要吞噬了她的目光,程涵蕾直接绕过上官爵走回沙发上坐下,把取下的戒指放进了上官爵的大手里。  “这个,还你。”  “什么意思?”  上官爵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看着面前的程涵蕾,目光定格在戒指上。  “爵,你知道806住的是谁吗?”  平静的目光,轻柔的言语,没给上官爵答案,而是话峰一转,突然的开口问上官爵。  片刻的安静,上官爵没正面回答,而是把问题绕回说道:“806住着谁相较于你把戒指还我,是不是应该先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这样做?”  嘴角轻扯,程涵蕾屈膝坐在沙发上。目光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声音很轻的开口:“爵,从住院部的九楼看楼下的活动区如果不是很熟悉,是认不出谁是谁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