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37章:吐血

第237章:吐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5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6
   心口空了一大块,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挖走了……  “辰逸……”  夏若雨见雷辰逸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坐在沙发上的高大身躯仿佛突然被千斤的石头压住,压的他整个被笼罩在一股子悲伤当中。  悲伤……  这两个字在闪进夏若雨的脑海中的时候,有些不敢置信。当站定在雷辰逸面前,看着他的双手穿插在发丝里,身体如一座山般不能撼动,但是周身的气流却透露着无言的痛楚。  心口被揪住了,看着这样的雷辰逸,夏若雨轻咬了一下唇瓣,最后还是伸出手,扣住雷辰逸的肩膀。雷辰逸的身体顿在那里,鼻息间那抹熟悉的幽香。一时间甚至分不清究竟谁是谁?刚下病床衣衫凌乱,而半身挡着雷辰逸,雷辰逸的脸埋靠在夏若雨的胸前,贪婪那一抹熟悉的幽香……  这抹幽香只是迷了半刻的神思,雷辰逸很快的冷静下来。推开夏若雨,俊脸上面无表情,只是眼眶处有些许红丝。站起身,声音带着一丝低哑:“看护很快就到,好好休息,有人还在等你。”  夏若雨脸上的表情一僵,手想拉住雷辰逸,还未抬手,雷辰逸人已经离她几步之远,连片刻都未逗留。  **********************************************  M市的机场……  一开始的冲动,当无一生还这四个字在脑中来回的震荡之时,上官爵夹在手指间只吸了一口的烟,颓然的落地。目光里除了一片腥红外,更多的是不敢置信。里面的人都浑身冰冷。不是没有遇见过空难这种事情,处理这类事件已然肯定不是第一次,以前坠机事件里,也不乏有大人物的存在,但是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迫人的压力。  只消一个眼神,仿佛站在这里的两个男人,会随时灭了这个机场。让人一起陪葬。这种迫人的压力,最终在上官爵突然转身往外走中解除危机。没有人开口说话,上官睿脸色早已经死灰一片。  从当天酒店里安然离开后,他一方面担心因为他的关系,慕容雪不会善罢甘休,会对安然不利。一方面心里的确对安然有着歉疚,更多的是想知道安然的近况,所以,在知道安然安全回到M市后,立刻暗中让人关注安然的情况,随时向他汇报。所以在得知安然暗中订了去美国的机票,在得知后,第一时间的赶到M市,谁知道还是没有赶急……  一前一后,走出。  机场的大厅里,越来越多人汇集而来。三三两两围成一群,哭泣声,哀嚎声。每个人都尽数的用眼泪来宣泄失去亲人和朋友的痛楚。上官爵的视线冷漠的扫过人群,迈步直接往外走,像是机械一般的重复着动作。  如果当时他可以看出程涵蕾是故意刺激他离开,如果他可以爱的再深一些,可以不去计较那所谓的男性自尊。那么,小花蕾就没有机会逃离他的视线,就不会回到M市,更加不会订了去美国的机票。  也就不会有遇上空难,他就不会失去……  上官睿也没比上官爵好到哪里,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去后,把身后那群哭天抢地的声音都丢在耳后。他们,都需要冷静。  上官睿直接去了跟安然的住处,里面的东西早已经被收拾的干净。一层不染,她离开的时候,来这里收拾过。她也是对这里有着一丝不舍吗?亦或是,对他的不舍。如果他可以为自己的人生掌控一次,如果他可以学会对爸说一个不字。那么,就算是一个孩子又如何,他就不会伤安然至此,让她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的选择离开熟悉的地方,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样做,无非是想要忘记,想要彻底的重新开始……  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年纪轻轻的就失去生命,就不会还未享受美好的生活,就已经再也没有机会看这世界的变化。  是他……  上官爵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爱心屋,在他曾经用心布置的地方,即使这里是为了惩罚报复小花蕾而布置的,但是每一处却都是精心而做。他没有看过S市的布置,只是凭着记忆,在说出哪里需要摆出什么的时候,原来,都已经刻入脑中,未曾因时间有些许过忘。  门刚合上,上官爵的双腿便无力负荷一般。有些狼狈的跌坐在地,无声的扣住头,一滴泪,啪哒落在皮鞋上,晕开……  ********************************************  S市  黑暗,隐藏了人太多的情绪反应。  忽明忽暗的星火,偶尔会让黑暗的世界里有那么一丝光。不流通的空气,烟雾满布在黑暗里。在偶尔的一丝星火里,能够看到那萦绕的烟雾。  喉咙抽了太多的烟,正火辣辣的疼痛着。不好的胃,入一口酒便能够感觉到那辛辣之物在胃里翻搅着。搅的雷辰逸面色更是惨白了几分,隐约闭上双眼,仿佛能看到一道身影在眼前晃动。  这里,早已经没有了那抹熟悉的香味。也没有那轻巧的脚步声,更加没有一个赤脚脚的倩影来回走动。更加没有温暖柔软的身体在他怀里婉转娇吟,闭眼,仿佛一切还在眼前。不管是一颦一笑,还是愤怒的,恨的眼神,历历在目……  只是一眨眼间,只是一个错身,怎么就失去……  失去……  心,胃翻搅的更厉害了。手上的烟似乎又燃尽,烫伤的手指,疼痛从食指与中指间传来,火星烧着皮肤发出一股子难闻的味道,而雷辰逸的目光在黑暗里定格在上面,未扔开,直到火自动的熄灭。直到两指间的肌肤被烫伤,发出焦味^……  相较于心里的绞痛,什么疼痛都好似枉然。  烟刚灭,手伸出又开始在黑暗里摸索着烟,摸到空空的盒子时。又去摸另一盒,同样是空空的。当第三盒一样时,雷辰逸手又伸向酒,拿起也未倒入杯子里,直接仰头往喉咙里灌,似乎除了如此,已然不知用何来掩盖那正在笃笃疼痛的心……  那块儿的地方,好似有人正在拿一把很钝的刀,慢条斯理的一刀一刀割着……  酒,灌的很猛。胃承受不住那烈酒的冲击,在灌进胃里的酒精几近让肠子都搅在了一起。那翻腾的疼痛让雷辰逸脸色越来越难看,酒再无法吞下,过多的酒精都顺着嘴角滑下。而含在口中的酒在吞到喉咙的时候,突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伴随着胃的翻搅,喉咙尖锐的刺痛。口中的酒尽数的喷了出来,斑斑点点洒满一身,溅上了沙发。外面雷声作作,突然一道闪雷闪过,只见雷辰逸栆具在喷出酒后倒回沙发上,再无动静。而借着闪电,那身上被溅的酒精和沙发上的酒精除了酒的颜色外,还有着一抹血色的腥红……  ***********************************************  “哈哈哈,上官睿,这是报应。”  慕容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看到第二天才回来的上官睿。刚打开门走进来,慕容雪的视线转向那个眼眶红肿,明显一夜未睡好的男人身上。看着他的模样,心口子那股子怒火更甚的燃烧着。  电视上,正在重播着这次M市空难的新闻,空难很少无一人生还的。在她看到名单里竟然有安然时,慕容雪有一种天意之感。  新婚之夜的侮辱历历在目,让他背着自己去找那个小贱人。她还在想该怎么做才能让那个小贱人得到惩罚,现在连老天都在帮她。看看,这就是报应。这就是勾引别人未婚夫的报应。  老天长眼啊……  哈哈……  慕容雪那一张幸灾乐祸的脸,入上官睿的眼。一夜未睡,满目的腥红。看着慕容雪,那张涂着口红的唇瓣像是血盆大嘴一般。眼底,染上一抹厌恶的怒意。一步,一步靠近沙发上的慕容雪。  慕容雪还未自知,看着电视,一手悠闲的拿起糕点吃,一边说道:“这是老天有眼,你不是想跟那个小贱人在一起吗?我看你怎么跟她在一起,上官睿,你注定是我的。没有了她,我看你还能怎么有异心。”  “你做什么?”  慕容雪刚吞下一口糕点,还没咽下。突然感觉到一股子迫人的压力,转头便看到一脸阴鹜的上官睿,正以一种压迫性的力量靠近她。身体不由的一阵内寒发虚,往里缩了几许。看着上官睿紧张的开口。  上官睿没有回答,只是一手撑在沙发上,双眼阴狠的看着慕容雪,他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看的慕容雪一阵发寒。脸色也不由的变了变,笑容有种挂不住之势。明明心中怕的要死,还硬撑着装狠。  上官睿冷冷看着慕容雪,大手突然用力捏住慕容雪,冷冷的说道:“慕容雪,再让我从你口中听到小贱人三个字,你试试。”  上官睿的眼神太冷,太冰。那里面空洞一片,仿佛被掏空一般。如是看着慕容雪,也足够触目惊心的。  “疼……你别忘记了我还怀着你的孩子……你住手……”  慕容雪下额被捏的很疼,收紧在大掌里。挣扎着也挣脱不开来,上官睿没理慕容雪的挣扎,而是另只手慢慢的扣住慕容雪的颈子……  “下一次,就是这里。陪葬……”  “你敢!”  撑着的强势,但在感觉到颈间收紧的时候,慕容雪终于感觉到害怕了,双眼瞳孔放大。服软的说道:“睿……你冷静一些。我不说了,不说了。”  失了仪态,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惹上官睿。上官睿手在收紧间,看着慕容雪那惊恐的脸,有一种病态的快感。有一瞬间,真很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然后自己去陪安然……  虎毒不食子……  视线定格在慕容雪的腹部,那里,终究是他的孩子。流着他的鲜血……  手陡然松开,转身大踏步离开。留下慕容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刚刚有一刻,她真以为他会掐死自己。  他,很可怕。  ********************************************  半个月后  各大报纸,被一条新闻占据了头条。之前的M市的空难早被淹没在新的新闻里。不是失去至亲至爱的人,不会深刻的记住那一刻的疼痛。不知道是谁的独家透露,报上刊登出的照片竟是夏若雨住院,雷辰逸出入医院的照顾。以及一些暧昧的亲昵照。  这些新闻之后,就是雷辰逸应酬饮酒过多而再次胃出血住院,夏若雨的无微不至的照顾,进出医院,手上提着爱心汤,被渲染的沸沸扬扬。似真似假,有了苗头,很快,关于雷辰逸和夏若雨之间的过去,尽数的被挖掘出来。  在扯出封希瑞时,一脚踏两船的传闻更是闹的Y省沸腾起来。而一纸声明,封希瑞早有未婚妻,那人并不是夏若雨。夏若雨和封希瑞一直是朋友关系。  千帐落尽,唯有初恋,谱写的一曲浪漫的爱情故事。曲折动人,让人折服。  这之后,更是传出雷辰逸住院期间,封宇森不止一次的由Y省飞至S市,对雷辰逸的关心非同寻常。而封省长看好雷辰逸的新闻再次掀起一个高峰点。每天的新闻都有新出的内容,而里面的关键人物便是围绕着一个人——雷辰逸……  习惯性的每天看报,却也习惯性的把目光停留片刻,一扫而过。目光只是定格一秒,视线便已经移开。随意的翻过,阅读着后面的一些新闻。在看完后,折好,放在茶几下。接着站起身,拿起挂在一边的羽绒服穿上。顺手拿过帽子戴上,迈步走了出去。  脚踩在雪上,像是踩在棉球上一样的软。好久未曾看过这样的雪,这样的白。这样雪树银花的世界,很美丽。天空都似乎空旷了许多,原来生活,也可以很美好。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拉紧衣服,扯紧手套,踩着雪,地上一个个脚印,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雪的尽头……  ********************************************  半年后  J&C在大半年前入主中国M市,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迅雷不及的速度,眼光精准独道,很快在国内占据一片天地,更快的横扫占据成为国内前五十强企业。发展速度之快,叹为观止。而J&C的总裁,上官爵,更是在商场上打下了冷面阎罗的称号。  作事风格犀利不讲情面,人人皆知跟J&C的上官爵谈生意,必须做好十足的准备,否则你将会被他的犀利杀的片甲不留,狼狈不堪。此时已经搬回S市的J&C,M市成了分部,而总公司,最终定在了S市。  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简单的空间很是单调。一早,上官爵穿着黑色西装,面色萧肃的走了进来。当推开办公室门,一眼便会看向办公桌处。当目光扫至空空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一片。  “总裁,今天一早花店开门迟了,所以换晚了。不会有下次了。”  匆忙的赶过来,秘书的手中捧着一束红色郁金香。那是曾经他送给程涵蕾的花——等待的爱。  在看到花插入花瓶里后,上官爵的脸色阴沉依旧。  “出去。”  冷声一句,秘书立刻颤巍巍的退出去。跟着一个长相身材都一流的BOSS,本来是众女子幻想的对象,但是要是这BOSS随时像是火山一样会爆发,会不管男女一律骂的狗血通头,这个幻想就算曾经衍生过,也会彻底的幻灭。  上官爵坐回位置上,目光看向桌上那鲜艳绽放的红色郁金香。眼底的冷冽光芒慢慢的柔和起来,似乎是透过花在看着什么。经他面开。  半年了,有些人真的离去,而有些人却始终无法忘怀……  正在沉思间,办公室门外传来敲门声。收回目光,眼底的柔和已经收起。  “进来。”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子莫名的压迫感,言语刚出,便见门被推开。助理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总裁,这是与美国合作的方案,我已经订了去美国的机票,下午会飞去美国。这次是打入美国市场的好机会,我一定至在必得。”  助理跟着上官爵已经半年多,依然摸不透上官爵的作风。他只是看结果,而这次他已经做好十分充份的准备,一定可以让总裁满意。  美国……  这两个字在闪过脑中的时候,面无表情的上官爵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光芒。  “立刻帮我订一张同行的机票。”。  “同行?”  “有问题?”  “没有。”  助理立刻摇头。看着上官爵不似开玩笑的表情,弯身说道:“我立刻去办。”  上官爵没说话,在听到门被合上的时候,眼神又再次染上一抹光芒。是因为那辆出事的飞机是飞往美国的,所以,只要有关这两个字的,他似乎多了一份莫名的情绪……  有着那一份期许,即使,知道机率为零。(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