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43章

第243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2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9
   “有问题?”  “没有。”  程涵蕾回答的已经无一丝犹豫。  “出去准备吧。”  王雅蓝满意的点点头,看着程涵蕾起身,在出门之时,王雅蓝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能够面对过去的人才能够成功,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程涵蕾的手已经拉在门把上,手轻轻的拉开门,在听到王雅蓝的话时,脚步微顿。  转身,美丽的笑容绽放在嘴角,看着王雅蓝的目光正投在她的身上,感激的说道:“谢谢,王总。”  “嗯。”  看着程涵蕾的眼神,王雅蓝眼底的欣赏更甚……  **********************************  晚上正在房间收拾简单的行李,电话响起。  “爵,有事吗?”  程涵蕾手上的动作未停,侧头夹着电话,跟此时在S市的上官爵通着电话。  “没事,只是想给你打个电话。”。  “在做什么?”  上官爵靠在阳台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声音温柔的透过电话传至程涵蕾的耳中。  “正在收拾行李。”  “收拾行李。”  上官爵脸上的笑微僵,敏感的声音低沉几许,带着一丝紧张。  “去哪?”  “明天要飞S市。”  程涵蕾有些无奈,对于上官爵,她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才可以。唯有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而他的一门心思把感情放在她的身上,她也很无力。  “你打算回S市?”  上官爵的眉头锁起,听到程涵蕾回S市,第一反应是不乐意。  “爵,我是工作。”  淡淡的解释,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但是……  “什么时候的飞机,我去接你。”  “不用了,公司那边有派人接我。时间不早了,我要收拾东西了,晚安。”  程涵蕾在合理的拒绝后,挂了电话。其实行李并没有什么,早已经收拾好。而只是找着一个借口挂了电话,从上官爵二年多前遇到自己后,这样的不温不火就如此维持着。  “又是他?”  “嗯。”  “难得遇到一个痴心相守的,你就从了他吧。”  安然靠在房门边,手中端着牛奶走进来递给程涵蕾。一边开玩笑,其实她们彼此都知道,不可能。  “少贫,你哪天从了丘泽,我就从了上官爵。”  程涵蕾接过牛奶,嘴也不弱的回过去。安然瞪了程涵蕾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说道:“回来的时候提前打电话,我给你熬好汤喝。”  “嗯,晚安。”  澡已经洗好,程涵蕾在安然离开后,喝完牛奶,躺回床上闭上双眼间,程涵蕾眉宇微锁,一抹轻愁在眉宇间散开。  上官爵知道她口中的他是指安然是在两个人重遇后的大半年后,在知道了没有那个他的时候。上官爵来往美国更加的勤了,即使程涵蕾大部分时间因为忙没有办法跟他见面。但是偶尔在公司门口或是学校门口说几句话,似乎就已经值得了他等待几个小时甚至是**个小时……  她已经不止一次的明示暗示,不管有没有另一个他,她和他之间,已经不可能。她已经没有心思放在情情爱爱上面,只觉得现在的日子过的很充实平静,成为下一个王雅蓝是她的目标。  但是,每次她的明示暗示,又会得到上官爵那句:爱不爱他接不接受是她的自由,而爱不爱她,等不等她也是他的自由。同样的无权干涉。被这句话堵了几次后,程涵蕾便不再去提。除了可以适当的保持距离之外,假装看不到他的关心,故意的无视,借着工作的理由避开一些非必要的见面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S市……  一个阔别了四年的字眼……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一晃已经四年多了。  时间排的太满,几乎没有时间去想一些其他的东西。在遇到王雅蓝之前,还会两面化的一方面去买全球报注意他的动向。一方面又在看到后装作不在意,如此矛盾的过了半年……  在跟着王雅篮后,学习,工作,应酬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之后有了贝贝后,时间更加的紧凑和充实。从十天半月想一次,再到一个月,最后有时候三个月都想不起关注他的动向。  偶尔看到,目光停留一秒后又移开。走官萧慕。  其实并不是忘记了,只是已经没有那样关注了。  因为,没有关系的两个人,过多的关注已经是多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回S市的关系,今夜想的特别多。明天一早的飞机,现在已经深夜,却还是没有睡意。过去一些以为忘记的东西,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纷纷的涌进大脑,像是在播放的电影一般,一幕幕的在脑中闪过……  莫名的想起了在跟爵重逢了一年后自己的生日,爵特意赶到美国来给自己过生日。那天,他再次表白被婉拒后。她还记得上官爵站在楼下,在他被阻挡在门外之时,上官爵用着那双染着不解和一抹不遮掩的受伤问她……  “是不是因为还爱着雷辰逸?”  雷辰逸三个字,已经很久未曾在她的脑中完整的出现了。在听到上官爵说出雷辰逸三个字的时候,有片刻的怔忡。  接着便已经是微笑……  “只是曾经爱过。”  这是她给他的答案,也是给自己的答案。  *************************************  慕容雪刚走出,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在看到萧易的身影时,慕容雪脸色微变。在萧易视线看过来之前,立刻转身往另一边走,试图躲过萧易的视线,而刚走几步,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她的手腕已经被扣住。  慕容雪像是被烫到一般,立刻试图甩开。但是这次好似没有那么轻易的甩开,萧易更加的收紧了大手,把试图逃避的慕容雪给拉到更加靠近他。  “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以为躲到国外,就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吗?”  “我没有躲,我只是刚好要飞法国但又改到了意大利。还有,别再提那件事情了,那是意外。”  慕容雪在听到萧易的话后,脸色微变。手还在挣扎,但是手腕被扣的太紧,挣扎了好一会儿都没挣脱开来。  萧易听到慕容雪的话,眼底闪过一抹怒意。手更加用力的扣紧慕容雪,突然用力的把慕容雪往外拉。慕容雪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目光四处的搜寻着,本来是害怕看到熟悉的人,因为作了亏心事,所以被拖着的时候,很怕被人看到她和萧易拉拉扯扯。就好像被看到会被人立刻联想到她和萧易在半个月前的那晚……  却没想到在人群里真的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上官爵……  慕容雪浑身一僵,刚想怎么躲开的时候,看到上官爵往里走,目光正往里看,像是在等人一般。看他的表情,不似平时偶尔看到的模样。那表情,就像是在等待心爱的人一般……  上官爵有心上人了?  慕容雪正困惑间,便看到上官爵停下的脚步又迈开,脚步微顿,看着上官爵正在出口处停下脚步,身影遮住了来人,看不清是谁。想看清是谁,但是萧易却以为慕容雪又想躲开,手上力道加重,把慕容雪一扯,直接扯向停车场……  在被扯离开的时候,只看见一头飘逸的长发在飞舞着……  ********************************  程涵蕾拖着小行李箱走出来,看见上官爵挥手,有些无奈的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  “昨晚不是说……”  程涵蕾有些无奈……  “昨晚顺便查了一下你的航班,正好我有时间,所以过来接你。你刚下机,需要休息再去公司。工作重要,但是健康更重要。”  “爵……”  “也不差这几小时,你离开几年了,不想四处转转,看看S市的变化吗?”  上官爵一手接过程涵蕾的行李,然后一手扣住程涵蕾的肩膀往外走。程涵蕾只能微微让开,不着痕迹的躲开上官爵的大手,跟着上官爵一起走出去。  其实本来就是明天才去分公司开会,所以没让分公司的人来接她。她想一个人四处转转,顺便拜祭一下妈妈。离开四年,已经四年没有拜祭妈妈了……  ********************************  萧易打开车门,让慕容雪坐进去,然后跟着坐进去。并没有立刻开车,而是转过头看着正低头不言语的慕容雪,因为想着刚刚上官爵遮住的人是谁?这几年来,上官爵身边没有任何绯闻,没听说过有恋情,那个让他流露出那样表情的人会是谁?  因为沉在自己的思绪里,忘记了萧易……  当下额被捏住的时候,慕容雪这才回过神来,想起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萧易。”  有些干涩的开口……  “别再跟我说那晚是什么意外!”  “萧易忘记那晚行吗?你明明知道我爱上官睿,也知道我是有妇之夫……”  “雪儿,上官睿什么也不能给你。那晚,你我都知道,他应该很久未曾碰过你。或是从结婚开始,他就没有再碰过你。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一个无性的婚姻,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拿自己的青春耗下去吗?”  萧易的话让慕容雪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其实这四年的婚姻,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凭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硬气,还是真的太爱而撑下去。无爱无性的婚姻,消耗的的确只是青春,但是,离婚这两个字从未在脑中闪现过……  慕容雪的沉默让萧易声音更是急促了几分……  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萧易看着慕容雪说道:“雪儿,如果当初不是你的父亲反对,我们早已经结婚。也不会有上官睿,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也想成为你最后一个男人。跟上官睿离婚吧,那晚我们明明很开心。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你也可以重新开始寻找新的生活的。上官睿,不值得你这样把自己的青春虚耗掉。”  “那都已经过去了,我是上官睿的妻子。那一晚就是一场意外,不会再有下一次。以后我也不会再见你,萧易,我爱上官睿,我不会再背叛上官睿第二次。别再提那晚的事情,否则我们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  慕容雪有些狼狈的的挣开萧易的控制,推开车门便下车。萧易坐在车里,目光一直灼灼的看着慕容雪,在慕容雪下车的时候,声音已经冷了几分……  “你确定?”  “确定。”  喉咙有点涩,却还是坚定的吐出一个字。  砰……  车的关门声,是萧易给她的回应。车如箭一般的开出停车场,慕容雪站在停车场里,靠在柱子上,有些耗尽了力气……  用力的呼出一口气,慕容雪刚准备出去打车的时候。还未移动,便看到一辆熟悉的车正从柱子后往外开。而打开的敞篷,一眼便看到上官爵那俊逸的脸。  而坐在上官爵身边的长发女子,竟然是……  程涵蕾……  瞪大的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很快消失在视线里的车。她是见鬼了吗?可是,那脸即使有些许的变化,化了精致的妆,但是轮廓却依然熟悉。  那个人,真的是程涵蕾。  当年空难程涵蕾是和安然一起的,如果那个人真是程涵蕾的话,那么安然……  手脚几乎变得冰冷,像是想要确定自己看错了一般,慕容雪立刻迈步追了出去……  *********************************  办好入住手续手,程涵蕾被上官爵带着一丝强制性的拖出了酒店。坐进上官爵的车里,四年未回来,好像一切真的变了很多。  也许是长大了,很多怨恨也都悄然放下了。  特别是那件事情之后……  “要不要去看看你爸。”  虽然没回国,但是自从与上官爵重逢后,关于雷震东和许佩芬的近况都是通过上官爵的口知道的。  “不用了,我想先去拜祭一个人。”  上官爵点点头,车一车,向墓地方向开去。  车停下后,程涵蕾推门下车……  “要不要我陪你上去?”  “不用了,我知道位置。”  程涵蕾摇摇头,她有话想单独跟他说。  上官爵也未勉强,坐在车里,看着程涵蕾捧着花,提着一些拜祭用的用品,迈步身影慢慢向上走。靠在那里,点燃一只烟。  知道她一直保持着对他疏离的态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久爱未得,男人的劣根性,越是得不到便越是越陷越深,越是不甘心的想要和到。还是因为就真的很爱,爱的无法放手。  因为找不到答案,渐渐也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也不想去认真的思索,自己究竟是为何越来越爱这个女人,而且非她不可。  只知道,习惯性的去对她好,习惯性的去守住爱她的感觉,即使,守护的结果,好似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只要她的身边没有其他人,那么,他就是那个第一人选。这种等待,终有一天,她疲累的回头看到他的时候,会发现他的好。最有希望的人,依然是他。  程涵蕾沿着往上蔓延的路,不急不慢的向上走。这还是第一次来拜祭,既然回到了S市,也是应该来拜祭拜祭……  走了二十分钟,凭着在照片里看到的记忆,程涵蕾找到了正确的位置。  墓碑是一律的白灰色,程涵蕾在看到熟悉的脸时,迈步走了过去。  “我来看你了。”  程涵蕾慢慢的蹲下,把手中捧着的百合花放下。这里被打扫的很好,很干净,摆放着的祭品还是新鲜的。明显有专人每天过来打扫清理。程涵蕾蹲下后,摆好东西,都是他爱吃的东西。在摆好一切后,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墓碑上的头像……  “我特意带了照片过来,你看看。”  程涵蕾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一张张的点燃,然后一张张的扔进一边的盆子里。看着照片一张张的燃烧尽,再扔下一张,如此直到手中的照片尽数化为灰烬后……  程涵蕾在照片烧为灰烬后,蹲在那里,温和的开口,直至半小时后,程涵蕾这才站起身……  “有时间再来看你,还有人等我。我先走了,有时间,一起来看你。有我在,你放心。”  对着墓碑微微的弯了弯身体,程涵蕾拍了拍衣服下摆沾着的灰尘。站起身时,刚刚随间系在长发上的头巾被一阵风吹起。伸手抓没抓住,向反方向飘去,落在地上。  那是安然送自己的……  程涵蕾迈步走了过去,伸手捡起,拍拍,长发披散而下,遮住了眼睛。在站起身时,程涵蕾把吹在脸上的发丝撩开,刚准备迈步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以为自己看错了,程涵蕾转过侧着的身体,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站定墓碑上的照片……  真的是……(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