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45章:

第245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29
   “怎么走路的,跟你说过多少次要看着路,从小到大,就是个麻烦,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程涵蕾刚稳住身体,便听到一位中年妇人严厉的声音,手还顺便的往小家伙的后背用力的捏了一下。转过身便看到一个长的很帅气的小家伙,四五岁的模样,穿着小西装。在听到牵着他的中年妇人的话后,被捏疼的瑟缩了一下,很乖巧的对程涵蕾说道:“姐姐,对不起。”  那漂亮的长相,加上礼貌的样子让程涵蕾好感倍增。自从安然有了安泽,她有了程贝贝后,对小朋友是更加的喜爱。本来就没有怒气,此时看到小朋友那水汪汪的双眼正像是只小白兔一样的看着自己,心中更是软成了一滩水。  “没事,我没事,不用责怪小朋友。”  “还好人家不计较,要是又有什么多余的事情,小心回去收拾你。”  “妈妈,对不起。”  小朋友有些委屈的咬着嘴巴,那双漂亮的眼里,红红的,却倔强的没有落泪。程涵蕾莫名的心一揪,看着小朋友那委屈的模样,再看牵着他的女人。偏胖的中年妇女,看起来一副普通的模样,完全不像是生了个这么漂亮小朋友的模样。  “就会说对不起。”  中年妇女一边说一边捏着漂亮的小朋友。小朋友不敢喊疼,但看在程涵蕾的眼里,就像是有人在欺负阿泽一样的感觉。  “这位太太,孩子是用来疼的,不是这样教的。你再这样对待小朋友,会告你虐待儿童。”  “我怎么教训孩子是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走走走,站在这里跟个桩似的。”似乎是感觉到程涵蕾眼底的严冽目光,中年妇人嘴里说着轮不到程涵蕾管,还是有些胆怯的大力的扯着小朋友离开,力道大的扯的小朋友往前直颤……  “又在大街上发什么脾气。”  就在程涵蕾准备再开口的时候,便见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戴着粗的金项链,一副暴发户的模样。在看到中年妇女又在虐待孩子时,走过来,伸手拉过漂亮的小朋友说道:“又拿阿笙出气,谁让你不能生,要能生,至于去领养一个孩子吗?”  中年妇女被顶的没话反驳,而中年男子相对的好似比较疼爱叫阿笙的小朋友。拉着小朋友,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名叫阿笙的小朋友,很明显很懂事早熟,虽然只是第一眼见到程涵蕾,但却明显的感觉到程涵蕾对他的善意。在被暴发户牵着离开的时候,回过头,对程涵蕾笑着,那眉眼染上笑意后,让程涵蕾在原地怔了一下,直到名叫阿笙的小朋友早已经消失在视线里方才回过神来。  那笑容,以及那双眼睛,似曾相识……  ************************************  慕容雪这两天心事重重,不仅仅是为了那夜的酒后乱性,更甚的是那天在机场看到的震惊的一幕。等她追出去的时候,早就没有了上官爵车的影子。她应该不会看错,那个人真的是程涵蕾……  因为想的太出神,慕容雪忘记了正坐在自己一边上官萱正安静的看着喜洋洋。在叫了几声妈妈后,见慕容雪没有理自己。每天这个时间,上官睿便会回来。上官萱都会站在门口迎接上官睿。如果有应酬不能回来的时候,慕容雪会告诉上官萱。  上官萱一天没见到上官睿,在发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喊了几声慕容雪没反应,自己跳下沙发。凭记忆一个人往外走,走出花园……  慕容雪在回神的时候,发现上官萱竟然不在自己身边了。上官萱对上官睿来说那么重要,而且上官萱的身体不好。身边是一定要有一个人陪着的,心中一惊,一身冷汗的站起身快步的向外走。  刚走出花园,同时听到上官睿停车的声音。两个人从相对的方向迎面走向彼此,当慕容雪加快步子往外走的时候,一眼便看到倒在地上的上官萱,小脸成了铁青色,正在抽搐着。  脸,刷的一下变了。快步的向前,而同时上官睿也走进了视线范围里,一眼便看到了躺在那里的正在抽搐的上官萱。自从安然离开后,上官萱成了他生命里唯一的寄托,而可爱依赖他的上官萱又会讨上官睿的欢心,上官睿对上官萱的疼宠不言而喻。  “笑笑。”  上官睿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在看到慕容雪伸手准备搂住上官萱起来的时候,大手一把扣住,用力的甩开。大力的把慕容雪一把甩开,跌到一边。冷冷的瞪了一眼慕容雪,然后一把抱起上官萱,从怀里拿出哮喘的药,给上官萱吸着。  上官萱从小因为身体不好,导致染上了哮喘的毛病,上官睿为了有备无患,所以一直在身上戴着药,就是害怕有时候突发情况,会让上官萱有任何的损失。  上官萱小小的身体靠在上官睿的怀里,呼吸渐渐的平静,但却依然未睁开双眼。  “笑笑,我是爸爸,笑笑。”  上官睿见上官萱已经平静下来,但是却还未睁开双眼。立刻快速抱起上官萱,大踏步往刚熄火的车边走去。慕容雪也顾不得自己跌倒的疼痛,坐起来,视线一直紧盯着上官萱,在看到上官萱平静了还未醒时,焦急的眼眶都红了。  见上官睿抱起上官萱大踏步的往车,立刻跟着走。一边伸手拉开门,便准备坐进去。  上官睿冷冷的看着慕容雪,刚准备冷声开口的时候,慕容雪开口说道:“笑笑现在需要人抱着,你开车不方便。有什么事情等笑笑送到医院再说行吗?”  虽然上官萱并不依赖她,但是她却很疼这个女儿。上官睿看了一眼怀里的上官萱,把上官萱小心的放进慕容雪的怀里,然后车如弦一边的向医院开去。  急救室外  上官萱已经被送进急救室了,而慕容雪看着那一直亮着的红灯。自责的咬着唇,看着站在那里脸色阴沉的上官睿,慕容雪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一直在手术室前不停踱步着的上官睿。  从上官萱送进来已经一个小时,上官睿就这样走了一个小时。  “睿,你坐下来休息一下。”  “闭嘴。”  上官睿胸口熊熊的火焰都在燃烧着,这个女人,害的他的女儿在手术室里急救着。如果笑笑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会要她的命。  “睿,对不起,我不故意的。我不知道笑笑自己一个人去外面等你,她一定是跑的太急了才会哮喘发作。是我没有照顾好笑笑,你要是生气就骂我。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  慕容雪心里也跟刀绞一般,笑笑是她的宝贝女儿,她也很疼爱。现在等了这么久也没有消息,她也很担心。  见扣在他手臂上的手,上官睿一阵嫌恶。毫不客气的一把挥开,慕容雪扣的有些紧,上官睿挥的也很狠,慕容雪没防备,整个人被挥到了一边的墙壁上,直接撞到了墙上。  砰的一声,撞的慕容雪一阵晕眩。额头好似有温热的液体往下流,慕容雪一手撑在墙上一手抹向自己的额头,在看到一手的鲜血时,慕容雪侧头看向上官睿。他听到声响,连一眼都未看向她……  心中,揪的厉害。眼前视线有些模糊,走了一步,想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一下。刚走两步,双腿一软,身体往前倒去。  一双大手扣住她的肩膀,稳住她的身体,在看到慕容雪额头上的鲜血时,再看向站在那里视线完全投注在手术室上,完全没的注意到这里的上官睿,脸色阴沉的厉害。  慕容雪被人扶住,刚准备说谢谢,在看到是萧易的时候,脸色微微的一变,条件反射的看向上官睿。见上官睿完全没的注意到这里,慕容雪眼底难掩苦涩。而这样的表情看在萧易的眼里,怒火似乎燃烧的更加炽烈。  如果不是刚好上这一楼层,还不知道上官睿就是如此对待慕容雪的,没有性没有爱的婚姻已经很是可恶,现在上官睿竟然有暴力倾向……  萧易一手搂着慕容雪,就算慕容雪在推拒,也未放开,而是扣的更加紧了几分。慕容雪头越来越晕,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挣扎也没有力气,感觉自己被拦腰抱起,想挣扎,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浑浑噩噩的醒来,额头有些疼。闻着消毒药水的味道,睁开双眼。看着穿着白大褂的萧易。  自己早产的时候,他是来这里作交流的。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的工作重心明明不在这边……  “慕容雪,这样的男人,你也甘愿守着而不愿意离婚跟我?”  萧易怒气难消,他现在很想,一拳揍死上官睿。  慕容雪撑起身,看着一脸怒气的萧易,心中苦涩,却不表现出一分一毫。淡淡的说道:“这是我的事情,谢谢你帮我包扎。”  萧易见慕容雪起身,伸手想要阻止却被让开,被侧身让开的手,悄悄的握紧,眼神更是凌厉了几分。里面复杂的蕴含了各种情绪。  萧易看着慕容雪离开,站在病房里,眼神越发的深邃。  病房里自雪然那。  上官萱已经脱离了危险,小小的身子躺在那里,闭着双眼。脸色虽然没有恢复红润,但已经不似之前的铁青。慕容雪推开病房门走进来,看着上官睿站坐在病床前,正握着上官萱的手,视线一瞬不瞬担忧的看着上官萱。  “笑笑没事吧。”  对于上官萱突然发病差点有事,慕容雪很是内疚。上官睿会发怒是理所当然,走过去,伸手准备摸摸上官萱。手还没碰到上官萱,上官睿已经不客气的挥开慕容雪的手,压低声音冷声说道:“别碰笑笑。”  “上官睿,她也是我的女儿,我还能害她不成。”  “没有吗?慕容雪,以后离笑笑远一些。我不在的时候,我会让人照顾她。没有我在场,你休想接近笑笑。”  “上官睿,你没病吧。我是笑笑的妈妈,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接近笑笑。”。  “就凭你刚刚差点害死笑笑,就凭你害的笑笑这么虚弱的躺在这里……”  上官睿的话堵的慕容雪一阵语塞……  正在这时,上官萱听到声响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在看到上官睿的时候,立刻甜甜一笑。  “爸爸。”  那撒娇的模样,让上官睿脸上的表情从冰冷瞬间变得柔和。而站在一边的慕容雪,看着依在上官睿怀里的上官萱,她醒来第一个叫的是爸爸,靠在上官睿的怀里,未看到站在上官睿身后的她,或是说,看到了,却不想从上官睿的怀里离开……  心,突然如刀绞……  *****************************************  夏若雨没想过会再看到程涵蕾,这个早在四年多前空难死了的女人。这个就算是死了也一直在辰逸心中占了个很重要位置的女人,即使他的口中从来不提,即使他每一天过的都很正常,但是她知道,他的世界里有个叫程涵蕾的女人,从未离开过。  都说,活着的人不与死的人斗,而现在……  坐在车里,看着走在人群里的程涵蕾。她与四年多前并没有多少改变,整个人更加的自信了,也更加的惹人注目。即使穿着很普通的衣服,站在人群里却依然是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让人忍不住的把视线投注过去。让她在等待红绿灯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人群里的她。  程涵蕾正准备过马路,站在那里,视线不小心的扫过一辆红色的跑车。而视线在看向车里的女人时,看到那熟悉的脸以及正看向她的眼神时,程涵蕾怔了一下。  夏若雨……  看到夏若雨是必然的,明天也会见到她。会见到雷辰逸,就必然会见到夏若雨,这个她早就知道。让她怔的是那夏若雨的眼睛,在看到时,方反应过来,刚刚的眼熟从何而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