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46章:

第246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2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0
   坐在红包跑车里,车飞速之后,停了下来。夏若雨一路上脸色都紧绷着,程涵蕾的情绪也有些紧绷,倒不是为了因为夏若雨的关系,而是在沉思着一些事情。  车,终于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回来,既然没死却消失了四年,为什么四年后你要回来。”  单刀直入,这似乎是夏若雨一路上想了很久的开场白。有客气的,有寒暄的,最后,却选择了最单刀直入的。直接明了的表达她对程涵蕾回来的不解和不满,一切的平静,为什么要回来打乱……  听着夏若雨的直接,比自己想的要直接许多。其实对夏若雨,无所谓的恨和怨。这些都是命,她会和夏若雨有些许相似,这只能说命中注定的。注定了这样的相似让她和雷辰逸扯在一起,也因为这样的相似而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疼。也明白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作爱。  在知道夏若雨当年离开的理由时,她是同情她的。曾经她不爱雷辰逸,都能够觉得那样不舒服受辱,更何况是夏若雨。一直以来,她就是正牌,而夏若雨回来了,她让位也是理所当然。  时间,也许是忘记的最好良药。但有些感情却不是说忘便可以忘,特别是像雷辰逸这样的男人,他就像是鸭片一样,本身就是一种诱惑的存在。一旦着了迷,上了瘾,再想戒掉,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就算是她理解,也不怨恨。却不代表她会默默的承受夏若雨这接近于指控的言语,S市不是她和雷辰逸的,她想回来就回来,何需向她夏若雨交待。  心中不悦,脸上却没有一点情绪的泄露。在夏若雨指控下转过视线看向她,目光平静却带着一抹无形的压力。近朱者赤,近距离的亲密跟在雷辰逸身边一年多学会的,加上跟在王雅蓝身边自然而然学会的,她虽然只是二十出头,却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以萧辰雪。在安然面前她也许还是以前那个程涵蕾,但是,在外面,她已经懂得如何喜怒不形于色,完美的伪装自己。在商场上,只有让别人猜不透,才是赢家。轻易让我猜透的人,注定会失败。  不知道为何夏若雨跟在雷辰逸身边又快四年了,如果以前说是太小,现在……  跟在雷辰逸那样的男人身边,怎么还能够这样沉不住气,只是看到一个曾经雷辰逸的女人,便能够如此的失控……  “就算雷辰逸是S市的副市长,就算你是雷辰逸的女人。但是他也不过是个副市长,S市还不是你们的,我回来有问题吗?还是回来S市应该向你报备一下才可?”  程涵蕾的字咬的很清楚,语气很是平稳,就因为太过于平静,那眼神太过于无波动,相形而下,她的失控和害怕,不言而喻。  因为看到程涵蕾,因为这四年来的爱而不得,因为雷辰逸的距离感。以前还不害怕,因为离他最近的人就是她。而现在,程涵蕾回来了,这种威胁感让夏若雨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是她不够冷静,而是在看到程涵蕾后,她因为害怕,已经无法冷静。  “他已经是我的未婚夫。”  这似乎是她唯一的筹码。  “报纸有看到。”  “你就算回来,也改变不了他心里只有我的事实。程涵蕾,离开S市,行吗?别出现在他的面前,别破坏我们。”  夏若雨见程涵蕾一直那么平静,言词间又太不露痕迹。导致她完全捉摸不透程涵蕾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更加不安如果程涵蕾找雷辰逸的话,结果,会是如何……  “我不能答应你。”  程涵蕾的话音刚落,夏若雨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情绪又再次起伏,声音微微拔高……。  “程涵蕾,你究竟想做什么?你明明知道他是我未婚夫,以前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我无法过问,但是现在,辰逸是我的,你难道想做个人见人恶的小三吗?”  那表情眼底的慌乱已经遮掩不及,程涵蕾看着夏若雨一副怕雷辰逸被她抢走的模样。她实在太不自信,也太高估了她在雷辰逸心中的位置。爱情,的确会让人不安。  “我是Susie。”  在夏若雨情绪激动的起伏间,程涵蕾已经伸手推着车门,在迈步下车之时,看着夏若雨那满是怨的眼神。回头,盈盈一笑,只是一句话,便已经让夏若雨整个僵在那里。  没有空欣赏夏若雨的表情,程涵蕾迈步缓慢的离开。  Susie这个名字,足以让夏若雨知道,明天她是必然会见到雷辰逸,而也清楚的告诉她。她回来并不是为了抢雷辰逸,她不用那么惶恐不安。  在程涵蕾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线后,夏若雨有些崩溃的靠在方向盘上,闭上双眼……  程涵蕾是Susie,明天饭局分公司负责人。明天的饭局早就已经预约好,如果知道Susie是程涵蕾,那么,她绝对会想尽方法,不让雷辰逸去。官商本就是互相依靠的,王雅蓝的集团即使主力在美国,但是分公司在S市的地位也举足轻重。  ************************************  “这就是你一直想要坚持的婚姻。”  慕容雪在走病房,把地方让给了上官睿和上官萱。突然间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四年的婚姻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也有些困惑自己的坚持是不是对的,但是如果自己离婚,安然未死,要是回来了,上官睿不是又会跟安然在一起吗?  她怎么允许……  “你什么时候下班。”  看着站在那里的萧易,慕容雪知道自己这句话的开口,就是又走错了一步。但是此时,她想找到一丝温暖,能够让她能够再坚持下去。  “有事?”  萧易眼神深邃……  “去你家。”  慕容雪的声音很轻,但是听在萧易的耳里,看向慕容雪,沉默了片刻。  “去哪?”  慕容雪在萧易未开口,便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话,她究竟是在做什么。她就算是心情不好,就算是想要寻求温暖。也不应该把自己走错的一步,又再次错一次……  刚转身准备离开,萧易的犹豫,无疑是给了她一个好的理由把自己刚刚的一时大脑发热的话给收回。但却没走两步,手腕却被扣住了。手一紧,想拒绝,萧易已经直接开口说道:“我现在就可以走。”  慕容雪垂下眼睑,这个时候她还可以转身离开,可是手被扣在萧易的大手里,却怎么也不想挣脱。几乎是这样顺应着被萧易带离医院,坐进他的车里。车停下,萧易拉着慕容雪脚步匆忙的往前走,推开的门,萧易已经一手扣住慕容雪的下额,低头,吻了上去。  慕容雪的呼吸一窒,那不算陌生的气息,在吻住她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推开。但是手在碰到萧易的胸口时,感受着那剧烈的心跳。那是为她在心跳,曾经她也是风靡着很多人,曾经她也是别人心目中的美好存在,曾经她也是那样想过全心全意的跟着上官睿……  曾经,她在犯了一次错后,还想要躲开那份温暖。想要为自己的婚姻再继续争取,即使好面子的她,总是对自己说她跟上官睿不离婚,就是这样耗着。其实她是太爱,其实她是舍不得。其实,她就是想守着上官睿。想要让他忘记安然,让他可以有了上官萱后,因为女儿的关系,可以改善两个人的关系……  可是,她的努力……  被摧毁的一点也不剩……  撑下去,很累。  只是片刻的犹豫,萧易的舌尖已经挑开了她的牙关,闯了了进来,那火辣辣的热度,像是要燃烧了她一般。那一晚,即使有着酒精的催使,让她有了婚后的第一次放纵。但是慕容雪自己心里知道,她的脑子是清醒的。所谓的醉,只是想为自己找一个理由开脱而已……  抵在萧易胸前的手,从一开始想要推拒,再慢慢的缠绕而过,最后圈上了萧易的脖子。头微微的上扬,仰起,把自己迎了上去。打开的牙关,过渡过来的气息。那满含着情y的撩b,缠住她的舌尖,**辣的吻着。  身体被按在门上,唇被有力的吻着。那恨不得吸干了她肺部里的氧气的凶猛力道,每一次的埋入都恨不得把他整个气息都过渡过去。舍不得放开,越来越深的吻,舌尖都恨不得探进了他的喉咙深处。  气息,被火辣辣的占据了。慕容雪微微睁开双眼,看着近在眼前的萧易。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在萧易的大手顺着衣摆探进自己的衣服里时,慕容雪的手也从萧易的脖子上慢慢的滑下,开始帮萧易解着衣服。  扯着衬衫,一颗颗纽扣的解开。太久未解男人的衣服,慕容雪的手有些生涩,在一颗颗的解开时,萧易的唇舌已经滑下,落在了她的颈间,在颈间上落着湿热的吻,微微的疼痛从颈子处传来。慕容雪手上的动作一顿,立刻伸手推了一下萧易,声音染上了情Y的性感,抗拒的说道:“别留印子。”  “他不会注意。”  萧易牙齿的力道未听从的变轻,反而是变重的咬了一口。那力道重的让慕容雪疼的瑟缩了一下,颈间敏.的肌肤立刻有一道电流迅速的席卷全身,在颈间的疼痛催使下,身体的快意疯狂的凌驾了大脑的意识。  萧易的话很残忍,但也是事实。  的确,上官睿怎么会在乎。  他不会在乎,从来不同床,更加不可能会注意到她身体上有什么样的变化。  “能注意你的美好的人只有我,雪儿。”  萧易的情话在耳边,是不争的事实。抗拒了这么久,最终还是沉沦在这样的温暖里。他的大手带着有力的力度游走在自己的身上,他每一个动作都能够让她的身体起颤栗来。  身体颤抖的厉害,不时的会发出让人心悸的娇媚声。衣衫尽褪,双腿早就已经缠上了萧易的腰身。滚烫的热度,那曾经带给自己快乐的东西此时已经直接的抵在上面,回对好似已经来不及。想回头已经太难,慕容雪在脑中闪过一抹退缩之时闭上双眼。  圈的更紧的双腿,把自己更加严实的贴向萧易的炽热。萧易喘息着扣着慕容雪的腰身,力道大的在慕容雪的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掐痕。而那滚烫的热度,以讯不及耳的速度,狂肆的攻占……  暧昧的交缠在一起,每一个力道都好似要弄碎了慕容雪一般。带着粗鲁之感,却让身体舒适的每个毛细孔都在绽放着。从门转战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只沉在情y当中,忘记了一切不快,只是这一刻的沉沦……  ***********************************  第二天  下午三点,分公司的几名高层开车到S市最有名的酒店,包厢秘书早已经订好,饭局是四点。  今天的程涵蕾不似在公司里穿着套装,也不似在平时一个人或是跟安然在一起时,只穿着简单的衣服。今天的程涵蕾为自己挑选了一件枚红色的洋装,这几天高层们见到程涵蕾的时候,都是穿着套装,这还是这几天以来,第一次看到程涵蕾这样的穿着。  早已经有秘书等在了酒店门口,在程涵蕾随着秘书一起走到包厢的时候,推开的门,众人在看到站在包厢门口的程涵蕾时,不得不说,惊艳四座。大家都知道这个被指派过来的钦差长的很漂亮,却没想到漂亮……  看到众人惊艳的目光,程涵蕾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不似平时在公司的严肃,而是扯出一抹笑容,调侃的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跟王雅蓝学的,工作是工作,应酬是应酬。不用一直都是紧绷的距离感那么甚,适当的亲切会更加让人折服……(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