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48章:刺眼(补更)

第248章:刺眼(补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9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1
   第248章:刺眼(补更)  夏若雨盈盈而笑的站在包厢门口,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明显的精致打扮过,在微笑间迈步走进来。见夏若雨走进来,本来坐在雷辰逸右边的田局立刻站起身,一边的也有默契的站起身往另外一边挪,把刚刚挪走的位置又加上,然后只听见分公司的副总招呼着:“夏秘书不舒服还赶过来,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快入座,看看喜欢吃什么,再点些菜。”  夏若雨对着副总笑着,甜美的笑容加上美丽的容颜,也足以吸引人的眼球。  雷辰逸在看到夏若雨的时候,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看向夏若雨的一眼也让夏若雨心一紧。  脸上不露痕迹的迈步走过去,在雷辰逸身边的位置定住。却未立刻坐下,一眼就看到了雷辰逸脸色并不好。  知道雷辰逸的性格,夏若雨看一眼雷辰逸的模样,便大概猜到,这桌上的人以前也算遇到过。大家从未灌过雷辰逸酒,而雷辰逸自己知道胃不好,也不会乱喝酒。唯一的可能就是程涵蕾故意的,她明明知道雷辰逸不能喝酒,还故事的灌他酒。雷辰逸竟然喝了,这才是让夏若雨心底揪紧的主要根源。他明明知道喝了酒精度过度的酒,胃会怎么痛,严重的话又要住院。他竟然还喝……  心中心疼,从雷辰逸的身上转过视线看向坐在雷辰逸身边的程涵蕾,不着痕迹的遮掩心口的怒意,落落大方的拿起新添的酒杯,为自己倒上酒,然后说道:“这位应该就是susie吧,真抱歉,身体有些不适耽误了些时间。贵公司的审批细节方面辰……雷市长公务繁忙,不是很透彻。所以,等会还是由我来跟susie来谈谈细节上的一些问题。我来晚了,怎么也要自罚三杯,你随意。”  程涵蕾这会儿酒喝的也不少,在夏若雨自己并非用白酒杯,而是用啤酒杯给自己倒了半杯仰头就喝。而喝了半杯后,看了一眼程涵蕾倒了第二杯。雷辰逸眉头一皱,坐在程涵蕾身边,当然知道程涵蕾喝了多少。而夏若雨的酒量他一直知道,在看着夏若雨准备喝第二杯,这就是在逼程涵蕾跟她一起喝……  手,按住了夏若雨的手,然后淡淡的说道:“够了。”  两个字,意味十足。而雷辰逸出手按住夏若雨的手腕时,程涵蕾的目光便扫了一眼两个人重叠在一起的手。当目光看到夏若雨手腕上戴着的白玉时,从雷辰逸来这里到现在,一直未有丝毫漏洞的表情,在看到夏若雨手腕上熟悉的玉时,愣住……  那玉,即使四年多未见。即使陪着她的日子并不多,但是一眼便已经看出这玉是柳妈当初送给她的。  虽然知道,夏若雨生为雷辰逸的未婚妻戴着这玉镯是理所当然,但是……  昨天,并未见到她戴在手上,今天生病阻拦雷辰逸不成,而现在戴着这玉过来,为了什么意思她心中很清楚。她不明白,为什么夏若雨把她看的如此重。她是雷辰逸心中的唯一一样,其实大可不必如防她不是吗?  雷辰逸在看到玉镯的时候,眼神明显深了几许。  “雷市长可真怜惜人。”  程涵蕾的一句话似真似假,说的众人立刻暧昧的笑起来。夏若雨脸在喝了一杯酒后红扑扑的,听到雷辰逸阻拦她喝酒,虽然没有达到她一开始的目的,但是能够知道雷辰逸是关心她的,已经足够了。  雷辰逸未解释,程涵蕾的一句话让雷辰逸眼神染上一抹火焰,正在眼里跳跃着。这句话,听在别人的耳里是夸奖雷辰逸懂得疼爱未婚妻,但是听在雷辰逸的耳里,却饱含了太多其他的含义,而这样的认知让他很满意。  “夏秘书身体不适还能过来,已经很给面子了。来来,先喝点汤暖暖胃。”  分公司这块的秘书立刻打着圆场,夏若雨顺势的坐下。眼神含羞的看了一眼雷辰逸,身体却有些紧绷。刚刚雷辰逸的视线看着她的手腕,她知道程涵蕾看到了,雷辰逸也看到了。  她始终猜不透雷辰逸,这,她只能这样做。  大家对于夏若雨和雷辰逸之间,以前很少能看到他们出现在一个场合。就算出现了,公私似乎分的很清楚并没有和夏若雨之间表示出一丝暧昧。大家心知肚明是为了维持形象,但今儿的一句话,明显的表示了对夏若雨的关心。  一直以来对于夏若雨和雷辰逸的关系,都是断章取义,报纸上的渲染,并没有得到雷辰逸的承认,今天的一句话,明显的就已经默认了跟夏若雨的关系。而因为如此众人对夏若雨也就更加的给予特殊的侧目。  中间,程涵蕾去了一次洗手间。  这个楼层只有三个包厢,而只有他们在的包厢坐了人。所以洗手间里除了程涵蕾之外,无其他人。程涵蕾在冲完水后走出来,便见到夏若雨站在盥洗盆处,背对着镜子,目光正灼灼的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脚步未顿,在看到夏若雨的身影时,没有一点意外,直接走向盥洗盆。  “程涵蕾,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竟然灌辰逸酒……”  程涵蕾伸手,感应的水立刻冲刷而下,在手指间滑过。有些凉意的水,在指尖刷过。之后,几乎没怎么喝酒。酒也渐渐的醒了一些,这些时间跟在王雅蓝身边,酒量练的已经很不错。那些酒有些上脑,但是却还有着足够的理性,在喝了一点茶水后,酒意早已经散了一些去。  听到夏若雨的质问,程涵蕾未立刻回答。所以,洗手间里,只剩下水流声。  “程涵蕾。”  手,被扣住。程涵蕾看着手上那双白嫩的手,在戴上白玉镯后更加显得白嫩的肌肤,两个人的手重叠在一起。那白玉镯显得更加的刺眼……  微眯着双眼,是程涵蕾不悦的表现。  “饭桌上喝酒,理所当然的事情。你来迟了也知道自罚三杯,雷市长自己要自罚三杯,我还能阻拦吗?”  抽回手,走到一侧,手放进去,把水烘干。  轰轰的响声听在耳里,夏若雨看着程涵蕾那副表情。心口起伏更厉害……  “你故意的,程涵蕾,你明明知道辰逸不能喝酒。他胃本来就不好,你让他喝那么烈的酒,会让他胃出血住院的。你别告诉我,你跟了他一年多,你会不知道。上次辰逸胃出血,医生明明说过之前有胃出血过。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你清楚还让辰逸喝,你明显就是故意报复。”  没有程涵蕾的冷静,夏若雨在包厢里看到雷辰逸的表情时,便已经心疼的不行。知道他明明知道自己可能会胃出血住院还心甘情愿的喝程涵蕾故意灌的酒,这样的明显的做法,已经说明了太多。  她嫉妒……  嫉妒辰逸为了程涵蕾做的……  “这些应该是你关心的问题不是吗?毕竟,雷市长的未婚妻,是你。”  程涵蕾的声音很轻,侧身便准备往外走。  “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样算了。如果辰逸因为喝了酒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跟你算清楚。”  听着夏若雨身后的狠话,程涵蕾没回答,只是直接拉开门,往外走。回到包厢,程涵蕾和夏若雨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谈笑风声,就跟初见一般模样。  一餐饭吃了将近四个小时,从洗手间回来后,似乎是在孤军一掷的,不时的会表现出一些亲昵。不知道为何,以前在外的时候,雷辰逸从来不会让人有错觉他跟夏若雨之间除了公之外还有私情。但是今天,夏若雨的一些细腻的小动作,雷辰逸却只是装作没看到。那种默认,让人更是浮想翩翩。  直到最后,审批的事情虽然没有得到雷辰逸的口头保证,但是看苗头已经差不多了。分公司的领导们都已经放了心,大家开心都喝的有些多。饭局到了快接近九点的时候,散了。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走出去。雷辰逸和程涵蕾走在前面,而夏若雨站在雷辰逸的身边,直到走出门口。一群人站在门口等车开来之际,寒暄客套着。雷辰逸的面色似乎越来越差,夏若雨站在一边,有些担忧的看着雷辰逸。  他明明不舒服,却一直撑到现在。而在众人纷纷离开后,分公司的副总准备送程涵蕾的时候,便听到雷辰逸淡淡的开口说道:“susie住在xx酒店,坐我的车正好顺路。”  话音落,便看到夏若雨瞪大眼睛的看着雷辰逸,但是在人前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脸色难看的看着程涵蕾,一副你不是说不稀罕辰逸,为何不拒绝坐顺风车。  程涵蕾本来是准备拒绝的,但在看到夏若雨的表情,莫名的觉得有趣,加上雷辰逸的言语的确让人错愕,他开口的时候在看到准备离开的那些人的表情便知道,他这个突然开口有多突兀和让人吃惊。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就麻烦雷市长了。”  副总也喝的有些多,只想快点回去抱小蜜。拉开车门坐进去后,车迅速的开离。而司机已经开着雷辰逸的车过来,雷辰逸的面色似乎越来越白了,目光这是第一次如此的直白的看着程涵蕾,那眼神里透露着灼热火焰,在熊熊的燃烧着。  三个人,一辆车。。  程涵蕾看了一眼雷辰逸,在司机下车拉开车门之时,疏离的说道:“不打扰雷市长和夏秘书的两人世界了,我……”  话音未落,便听到喇叭声。打断的话,视线看向酒店的对面,一辆熟悉的跑车停在那里。在看到程涵蕾的视线看过来,上官爵的车转了个弯,向这边开来。在看到上官爵的时候,程涵蕾也愣了一下。今天之前,上官爵打电话过来说晚上有应酬,出酒店的时候,一群人都在寒暄着说一些客套话,一个个坐进车里,酒店门口才宽敞了些许。  她并未注意到马路对面竟然有上官爵的车,不知道是刚过来的,还是一直停在对面,一直看着他们三个站在一起,故意在这个时候按喇叭提示……  上官爵的车很快便停到了雷辰逸的车前,一手推开车门走出来。  从上官爵按喇叭开始,不仅是程涵蕾看到了,雷辰逸和夏若雨同样都看到了上官爵的车。在上官爵的车开到这边的时候,雷辰逸的目光从程涵蕾的脸上再转向推开车门走过来的上官爵……  “不是让你少喝点酒吗?一段时间的节制,今天又喝成这样。”  上官爵走过来,在看到程涵蕾酒气扑鼻的模样,眼神虽然还很清醒,但是那红通通的脸让上官爵的眉头自然的皱起,一副叮咛责备的模样。但是责备间,却又掩饰不住关心……  雷辰逸站在原地,本来燃烧着火焰的眼神里,那火焰在看到上官爵后,已经完全的变成怒火。  “没喝多少。”  程涵蕾感觉得到雷辰逸的目光的改变,没理直接看向上官爵,她知道他的意思……  “你每次喝多的时候都是这样回答我的,还好我早就熬好解酒茶了,回去喝一杯,早些睡。明天下午还要赶飞机。”  上官爵一边罗嗦的叮咛着,而一边手扶在程涵蕾的肩膀上,便准备转身。在转身间,像是突然看到雷辰逸一般,停下脚步转过身说道:“雷市长,不打扰你和夏秘书,不对,应该称未婚妻是吗?不打扰两人了,我跟susie先走一步。她喝多了,需要休息。”  雷辰逸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在没有外人的面前,雷辰逸的怒气几乎未在遮掩。上官爵的字眼间透露出来的意思那么明显,他早就知道了程涵蕾没事,而这些日子是他陪在程涵蕾的身边。  该死的。  他在痛苦的时候,她明明没事却只让上官爵知道,却独独让他当她死在空难里,受着折磨。  “程涵蕾。”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这是从推开包厢门看到程涵蕾到现在,雷辰逸第一次叫程涵蕾的名字,却寒意十足。  4000字再送上。。。。今儿10000更新。。之前欠的更新都已经补完了。  还欠两更月票加更。。100和150的。。。紫要出去签住房合同,如果回来早就再写点更新,到时候会在群里通知。不确定,所以,不在群里的亲不用特意等。今儿不加,明儿也会加。多夏官些。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