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49章:(月票加更)

第249章:(月票加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30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1
   第249章:(月票加更)  “程涵蕾。”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这是从推开包厢门看到程涵蕾到现在,雷辰逸第一次叫程涵蕾的名字,却寒意十足。  “辰逸。”  夏若雨心中一凉,在雷辰逸脱口而满含怒气的叫出程涵蕾名字的那一刻,夏若雨只觉得有股子寒意从身体里渗透而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拉住雷辰逸,好似这样就可以把他留在身边一般。  程涵蕾的身体顿了一下,上官爵的大手扣在她的肩膀上。本来没觉得有晕,但是出外后,风吹着,酒好似被吹上了脑一般。竟然在雷辰逸的言语中听到一抹子受伤……  受伤……  他?  雷辰逸?  怎么可能……  见程涵蕾未回头,雷辰逸突然向前一大步。步子迈的过大,夏若雨的身体被甩开拖的呛啷了一下,而雷辰逸一手扣住了程涵蕾的手腕。程涵蕾的身体被挡住,而上官爵眉头一蹙,还未开口便听到雷辰逸冷声质问道:“他一直知道你没事?”  “这重要吗?”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蕴含着波涛汹涌的面色,声音很平静。她靠在上官爵的身边,而雷辰逸脸色苍白的站在他们的面前,声音越来越冷。  “是还是不是?”  “是。”  眼神仿佛要穿透了程涵蕾,她走的潇洒,毫无眷恋。就算回来再看到他,也能平静的跟他打官腔。四年不见,的确长了本事。  “程涵蕾……”  雷辰逸脸色从阴沉变得平静,这次程涵蕾真的看到了雷辰逸眼底的那抹子类似受伤的情绪。在雷辰逸再次开口前,程涵蕾放在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听着手机铃声,那专属的手机铃声刚响程涵蕾便知道是谁……  看了一眼雷辰逸,已经顾不得去看雷辰逸究竟是什么情绪,也顾及不了。  “雷市长,我还有私事处理,麻烦让让。”  一边说着,一边侧身离开。刚侧身走两步程涵蕾的电话响了一会儿突然安静下来,而接着上官爵的电话便响起。看了一眼,在程涵蕾阻止前,上官爵已经接起电话。  “贝贝,是爹地。妈咪啊,妈咪在爹地身边,妈咪刚刚在忙,好,我现在就把电话给你妈咪。”  “贝贝的电话。”  上官爵是故意的,程涵蕾知道。看着上官爵递过来的电话,明显的感觉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雷辰逸那突然浑身散发出来的那满含压迫的气息。  “妈咪,妈咪,我是贝贝……妈咪妈咪,贝贝好想你……妈咪妈咪,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贝贝想你想的快不行了……”  电话里响着程贝贝娇软的声音,哝哝的声音显得很可爱。似乎是叫不到程涵蕾,有些嘟嘟嘴在说话。口齿不是很清楚,但是却喊的软绵绵的。  “妈咪在,妈咪也很想你。”  已经完全忘记了站在那里的雷辰逸,在听到贝贝的声音时,程涵蕾已经全副心神的关注到电话上了。坐进车里,上官爵的车开离,程涵蕾还在跟电话那边正准备吃午餐的程贝贝一脸笑意的说着……  站在原地的雷辰逸只觉得翻搅的胃更疼了,那声爹地和妈咪,那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那真实的女孩声音像是一根刺一样的刺进了他的心里。  他们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程涵蕾,你怎么敢。她里里外外,从身体到心都只是他雷辰逸的。当初他已经索要了,她已经默认给他了。她已经是他的了,谁允许她接受上官爵,还生了孩子!  气血翻涌,内心压抑的情绪一瞬间爆发开来。在听到那车门被甩上的声音时,雷辰逸想把程涵蕾拖出来,拉进车里带回屋子问清楚,谁给她的胆子离开他,谁给她胆子让她帮上官爵生孩子,谁给她胆子一躲就躲他四年。这四年,她过的风声水起,幸福洋溢,而他……  “程……”  刚吐出一个字,雷辰逸只觉得喉咙一阵腥甜,一直在揪疼的胃突然间扯的更疼了几分。脸色也越来越白,而站在那里的夏若雨在看到雷辰逸的脸色时,立刻紧张的走过去……  “辰逸……”  看着雷辰逸不对劲的模样,那脸色太白,双眼却满布着血丝。  “拿下来。”。  三个字,说的异常清晰。  “什么?”  “拿……噗……”  雷辰逸只觉得眼前一黑,喉咙腥甜味更是十足,脚步一个呛啷。鲜血顺着嘴角滑下。  “辰逸。”  见雷辰逸又吐血了,夏若雨尖叫出声。一直坐在车里的司机在听到夏若雨的尖叫声,也不敢再不闻不问了。立刻推开车门下车,大踏步走过来扶住雷辰逸。  上官爵的车已经开离,雷辰逸在夏若雨哭喊声挥开夏若雨的手,转过头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身影。胃里的疼痛似乎更加的明显了,牵扯着已经好久未疼的心口又开始笃笃的疼着。而着夏已。  “辰逸……”  夏若雨很担忧,看着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的雷辰逸,见他脸色难看,刚刚被挥开时,他的力道很明显。而气息弱了许多,目光冷扫了一眼夏若雨。明显的气不足,开不了口,迈步走向车里。在拉开车门的时候,坐了进去。  夏若雨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跟着拉开车门坐进去,看着躺在那里很虚弱的雷辰逸。哭着对司机说道:“去医院。”  雷辰逸已经没力气开口,司机见雷辰逸的模样,跟在雷辰逸身边,左涧宁在走的时候早就叮咛过,注意不能让雷辰逸喝酒。如果有什么其他情况,一定要及时送医院。他的胃很脆弱,很容易出事。  雷辰逸面色死灰的靠在身后,闭着双眼,体力耗的差不多了。唇瓣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导致嘴唇上的那丝艳红更加的刺眼。  “辰逸……”  夏若雨眼泪扑漱的往下流,心疼的擦拭着雷辰逸嘴角溢出的鲜血,身上一身昂贵的新衣服在沾上刺目的鲜血早已经失了原本的优雅。眼泪哭花了妆也顾不得自己的狼狈,只是用纸巾不停的擦拭着雷辰逸那嘴角的鲜血。  看着雷辰逸虚弱的模样,心中对程涵蕾的怒火更加炽烈的燃烧着。程涵蕾,明明知道辰逸不能喝洒。明明知道他胃有问题,竟然还如此做。现在辰逸……如果辰逸有事,她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开快点,快点。”  夏若雨哭着对司机尖叫着,而司机一头大汗的踩着油门。想到左涧宁离开时的叮咛,以及说如果雷辰逸有事,后果是如何。他那跟他说话时的眼神还在脑海里,从后视镜里看到雷辰逸的模样,真的吓的手都抖了……  *****************************  程涵蕾在挂了电话的时候,车刚开离一会儿,侧头,后视镜里能看到雷辰逸的身影,背对着车的雷辰逸和夏若雨靠在一起。她的手挽在他的手臂上,两个人靠的很近。  余光收回,车已经驶离彼此的视线范围里。  在送程涵蕾回到酒店时,程涵蕾未立刻下车。车停下之时,转过头看向坐在一边准备解安全带的上官爵……  “爵……”  “嗯?”  上官爵手上的动作一顿……  “没必要这样做。”  对于上官爵临来一笔,程涵蕾理解却不赞同。她跟雷辰逸之间的确不再有可能,她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又是借由上官爵的方式,她从一开始就明确是因为不想跟上官爵有其他牵扯。  不想再欠上官爵,真的已经欠了太多。  “你心疼了?”  “说到哪里了。”  “那为何如此质问,难道这样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还是,你对他还有幻想。以为他会不要夏若雨而选择你,程涵蕾,耳听为虚,耳见为实。你应该亲眼见到了不是吗?”  上官爵的声音平静,却带着一抹子强势攻击,直入程涵蕾的心……  “你想的太多了,我只是不想再欠你的,已经欠的太多。”  “既然已经欠的太多,那么又加上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已经欠了,多点少点有区别吗?”  上官爵的话让人难以反驳,说的再多,他有他的坚持。老死不相往来吗?她也没办法如此做。能控制的就只有自己给的尺度,而尽量的避开。除此之外,程涵蕾发现,自己是越来越不知道如何去处理上官爵对她的坚持。  沉默……  不知道如何反驳,索性不再纠结这个话题。说到最后他又会是一句,付出是他自己的事情,爱不爱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程涵蕾沉了一下气息,稳住自己的气。转过头淡淡的开口,一手推开车门下车。  上官爵跟着下车……  “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便可。”  “我送你。”  上官爵坚持。  “爵,我说不用,我自己上去就可以。”  程涵蕾难得的声音压低了几许,莫名的有些心乱,不仅仅是因为夏若雨手中戴着的玉镯,还有雷辰逸那会儿的眼神。思维有些混乱,也许是因为酒精的原因,有些乱了思绪。失了理性的思考,有些不似常理的反应。  那眼神,从未有过。程涵蕾一直是淡淡的,疏离的。不似以前的情绪化,表达的方式过于偏激。这两年多以来,对他态度一方面态度明确,却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  上官爵刚走几步的步子顿住,抬头看着背对着酒店门口灯光的程涵蕾。光,映在她的脸上,很美。可是那眼神却是一种疏离的让人心痛的眼神……  薄唇轻抿,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在程涵蕾的眼神下,妥协道:“上楼给我个电话。”  “嗯。”  程涵蕾点点头,然后迈步往里走。  几分钟后,坐在车里等待的上官爵,手机响了一下,不是电话却是短信。简短的两个字,到了。没有过多的言语,简练的把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拉的远远的……  手背上的青筋微突出来,那被压下的情绪,悄然的被压至心底深处……  ********************************  熟悉的消毒药水味道在鼻息间缠绕,雷辰逸躺在病床上,在疼痛中睁开双眼。病房里开着适合睡眠的昏暗灯光,可以让人安眠。胃,疼的厉害。手上打着点滴,能够感觉到冰冷的液体透过血管,穿流在身体里。  身体里的温度,被那冰冷的液体耗尽……  一手,拔去了手上的针头,掀开被子站起身。病房里很安静,雷辰逸坐起身时,明显的吃力的喘息了一下。那本杯酒下肚之时,便已经感觉到胃的不舒服。从一酒入胃开始,一直撑了四个多小时。  从一开始,她灌自己酒和那些小动作开始,他心底涌起的一丝欣喜。  没拒绝若雨的故意示好,表示的暧昧,她偶尔的言语,他以为她是在嫉妒。  上官爵的出现,上官爵一直知道她没事,上官爵一直陪着她,甚至于,两个人竟然连孩子都有了。这些无非是直接抽了他一个耳光,把他刚刚的那心底的一丝欣喜,直接坠入了地狱。  还没有人能够让他如此的牙痒痒……  胸口在起伏着,双腿有些支撑无力。但是脑海里关于程涵蕾这三个字,不停的转着。他要亲自问她,谁给她的胆,以为翅膀硬了是吗?许给了他雷辰逸的,她休想随了别人。  他得不到的,别人休想得到。  她程涵蕾,只能是他雷辰逸的。  十分钟后,雷辰逸穿戴整齐,步伐很慢的走出医院的病房。susie入住的酒店,资料里早已经有注名。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面上无一丝血色,坐在后车座,薄唇清冷的吐出酒店名字后,便闭上双眼在后座休息。  超强的耐力,明明疼痛难当,却面不改色的靠在那里。  车在离开二十分钟后,雷辰逸放在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雷辰逸看都未看的直接挂了电话,手机收于口袋里。  他满脑子都是撕碎程涵蕾这个念头……  *********************************  叩叩  门上传来敲门声,这几天每晚这个时候,楼下便会送一些宵夜上来。对于上官爵的这样表达方式,程涵蕾隐晦的拒绝之后无效后,便不再开口。  听到敲门声,以为是客房服务,程涵蕾拉紧浴袍的带子,走过去直接打开门让开身体顺便开口说道:“还是放在茶几上。”  话音刚落,这才反应过来没有闻到前几天的香味。迅速抬头,当看到站在门口的非服务生而是雷辰逸的时候,微愕然……  4000送上,月票加更。月票100.150的更新加上了。下一更200哈。  今儿更新结束了,紫姑娘睡觉去了。亲们也早睡哈,晚安。。。。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