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50章:送上.床

第250章:送上.床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5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1
   迅速的抬头,当看到站在门口的非服务生而是雷辰逸的时候,微愕然……  “是你?”  错愕的神情在脸上一闪而过,程涵蕾手还握在门上,本来让开的身体向前迈了一步,挡住进房间的空间。  站在门口的雷辰逸脸色呈现着病态的苍白,但那双眼睛却依然满是强势的看着她,即使是他现在是个病人,从眼神和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压迫的怒意,还是让程涵蕾手微微的紧了几许。  “有事吗?”  有事吗?  雷辰逸满是怒意的眼眸在听到程涵蕾口中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惊涛骇浪迅速的扑击而来。刚刚一股子坚持从医院里离开,来到酒店。进电梯上来,完全是凭藉着一股子意志力。那股子不甘心在心口一直盘旋着,气流在胸口冲击的让他胸口绞着般的纠缠着。  一手扣在门侧,稳住身体,缓和着气息。  三个淡淡的字,几乎是立刻扯断了雷辰逸紧绷的那根弦。明显的可以看到他的眼神变了颜色,深邃了几许。  清晰的可以听到那根弦绷断……  “你说呢?”  三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程涵蕾听着他一惯的风格,那满是自负的言语。  本来捂在胃上的手突然抬起,一手扣在了门上,借着身体的重量让程涵蕾刚刚关了些许的门又大开了些许。整个人身上的压迫感更甚,即使一个字眼未说,但是那无形当中带来的气压还是压的程涵蕾心紧了几分。  这个男人,即便是过了四年多了,他对她的影响力还是非同一般。如果不是这些时间练就的面不改色,眼神和表情早就泄露了她因他带来的压迫感而牵扯的情绪波动……  见雷辰逸上前,程涵蕾手上的力道加重,不着痕迹的阻挡雷辰逸进房间。  “我无话和你说。”  言语,已经有些冷。  对雷辰逸,没有所谓的恨,所以不存在所谓的报复。会灌酒也就是那一瞬间的莫名心理,以至于做了一些不似她该做的事情,但好似这样做她心里舒坦了一些,不待见他那模样。也就没有所谓的后悔,在她的认知里,雷辰逸就是铁打的,折腾就难受一点,也没什么事。这会儿不也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吗?挂着别人未婚夫的头衔站在自己的面前……  夏若雨不是冯祯祯,程涵蕾也不是那个时候无奈被契约压迫的程涵蕾。  他有什么资格在有夏若雨的时候,站在自己面前……  “无话可说。”  雷辰逸脸色越来越难看,身体整个压迫性的往里压了一下,脚步有些不稳的呛哴了一下。即使现在雷辰逸身子骨有些虚弱,但是男人的体重与女人就是有差距,一百八十几公分,一百四的体重,整个呛哴的往里一步,那力道冲的程涵蕾扣着门的手也不由被压的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往里走一步脚步就不稳差点扑倒在地的雷辰逸,条件反射的伸手抓住了雷辰逸的手臂。谁知道雷辰逸只是身体不稳,在一手扣在墙壁上时,已经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而程涵蕾的手已经从门上离开,扣上了他的手臂。  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电光闪石之间,雷辰逸已经靠墙支撑身体,一手扣门上,甩。门砰的一声关上之时,另一手顺势扣上了程涵蕾扣在他肩膀上的小手,借用身体的压迫力,向前几步,把程涵蕾抵到了墙壁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程涵蕾在短短几秒间,就被雷辰逸给压在了墙壁上。两个人近距离之下,因雷辰逸突然的动作而瞪大的双眼,抬眼间便清晰的看到雷辰逸脸上那无一丝血色的面色……  这脸色,如此的熟悉。刚刚未曾真正的仔细看门口的他,这会儿两个人面对面,入眼的气色差到让程涵蕾不由的联想到那次雷辰逸胃出血她赶到住的地方,发现躺在床上的他时就是这个模样……  他……  微愣间,突然感觉到面前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接着自己的下额被挑起,而唇上贴上了一抹冰冷的软唇。那凉意让程涵蕾一惊,看着与自己呈现零距离的雷辰逸。  他在吻她!  莫名的一阵恶心,夏若雨的脸在脑中突然间清晰……  眉头一蹙,程涵蕾在雷辰逸咬着她的唇瓣强制性的用舌尖抵着她的贝齿要往里探的时候,程涵蕾自由的手大力的推向雷辰逸的胸口。  “别碰我。”  嫌弃的语气,丝毫不遮掩。那一推用尽了力气,雷辰逸只是身高体重占赢,说到体力,现在也没比程涵蕾强多少。这一推,雷辰逸身体被推的后退几步。  程涵蕾见推开了雷辰逸,反射性的抬起左手擦拭自己的嘴唇。以前不觉得,是因为没有意识到爱。现在,他在有着夏若雨,还来吻她对她纠缠不清,她真的觉得恶心。心底的酸水在不停的翻涌,那股子作呕的感觉怎么也压不住。  这动作,尽数的入了雷辰逸的眼。  被推开之时,大手还扣着程涵蕾的右手,被推退几步。他的大手也同时的用力,扯的程涵蕾也跟着向前几步。他的身体不稳的后退,程涵蕾纤细的身体也跟着他的脚步呛哴 ……  随着他后退倒地,程涵蕾也被雷辰逸拉的跌入他的胸口。地上即使铺着地毯缓冲冲力,雷辰逸这样后退跌倒间,还是一阵晕眩。大脑被撞的嗡嗡响可是扣在程涵蕾手上的力道丝毫未减轻,反而越发的加重。用力间,扯的程涵蕾整个扑进他的胸口,对用力的撞上他的胸口。撞的雷辰逸胸口一阵翻涌,明显的腥甜味在喉间翻涌着。  疼痛,满布着整个胸腔,而喉间的腥甜味更甚。脸色也随之更加的白了几分,即使是情绪不外露的雷辰逸,任何疼痛都很少皱一下眉头的他。此时也被这一连二的撞击撞的因疼而蹙眉。眼底闪过一抹痛楚……  疼痛,侵蚀着大脑。可是另只手却在程涵蕾跌进他怀里的时候搂住了她的腰,顺势翻了个身。这样的动作,耗尽了些许力气,整个人颓然的倒下,趴在程涵蕾的声音,浓重的喘息声在程涵蕾耳边起伏着……  身体被雷辰逸的整个全力的压着,完全的动弹不得。  “雷辰逸,放开我。”  程涵蕾微怒,他太重,压在纤细的她身上,连呼吸都有些困难。雷辰逸明显的处在痛楚当中,连呼吸都困难。头侧在一边,一阵剧烈的咳嗽。呼吸越来越急促,头微微的向外侧的,在剧烈咳嗽间,唇齿间的腥甜味更甚。袖口捂在唇上,一口鲜血淹没在深色的衣服上,而后不着痕迹的擦干,手按在了程涵蕾的手臂上,嘴角刚刚滑下的鲜血也沾上了程涵蕾的发丝上……  “不说清楚,休想我放开你。”  雷辰逸唇角无一丝血色,舌尖上还残留着那熟悉的甜腥味,用身体的重量压制着程涵蕾,而目光里带着一抹星火跳跃着……  “说清楚?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需要说?”  程涵蕾突然冷静下来,紧绷的身体悠然放松。他要说清楚,那么,她就想知道,他有什么想跟她说清楚……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雷辰逸压抑着奔流的怒意。而还未开口,程涵蕾放在笔电边的电话突然响起,划破了刚刚的一刻安静。  程涵蕾本来目光直视着雷辰逸,等待着雷辰逸所谓的说清楚。电话突然响起,在听到熟悉的手机铃声时,刚刚贝贝才给自己打过电话,没道理又给自己打电话。这个时间,贝贝应该去幼稚园才对……  难道是……  程涵蕾心中一惊,已经顾不得刚刚才说跟雷辰逸说清楚的,刚刚放松的身体又开始挣扎起来。  “雷辰逸,走开。”  程涵蕾目光已经完全的转向电话的方向,脸上的急切如此的明显。而那电话的铃声雷辰逸很熟悉,是她和上官爵的女儿,那个叫什么贝贝的电话。那是她跟别人的孩子,眼里染上了腥红一片。见程涵蕾的目光完全的被吸引过去,对她跟上官爵两个人的孩子竟然如此的关注。  只是一个电话而已……  他在她的面前,他要说的话,远远的比那个什么贝贝要重要许多。她是他的,她的关注力永远只能放在他的身上。她别忘记了,她的身体心就已经承诺许给了他雷辰逸,任何其他人,都不能比他更加引得她的注目,就算是她女儿也不行……。  “不。”  “雷辰逸,我要接电话。”  “不许。”  在电话不停的响声里,两个人都不松口的对峙着。  “雷辰逸,你不要太过分。”  “程涵蕾,翅膀硬了是吗?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不许,你有什么资格不许,放开我,我要接电话。”  程涵蕾越来越急,身体挣扎的也更加厉害。身体扭动着,只想挣脱雷辰逸的控制。而那扭动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疑就是火上焦油,本来就隐忍了很久的**,跟个卫道士一样吃素太久。久到都快以为自己清心寡欲了,从靠近程涵蕾开始。身体的欲流便已经在奔涌着,此时,更是疯狂的流窜在身体里的每一处……  渐渐的汇集而成,在身体里特别敏感的某一处停留。两腿间的**,在程涵蕾挣扎间,以极度迅速之势,迅速的膨胀。透过裤子,抵上了程涵蕾两腿间深陷之地……  亲昵的随着程涵蕾的扭动,摩擦着两个人最**的地方。这样的折磨,让雷辰逸本来无血色的脸上,渐渐的增添了一抹**的红潮,眼底的腥红越来越深邃黝暗。跟一汪深沉的海水一般,仿佛要吞噬了人一般。  “不许就是不许,程涵蕾,你是我的。你的眼睛只许看到我,其他人,休想得到你的关注力。”么他里到。  “雷辰逸,我不是你的。以前不是,现在不是,未来更不是。我让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他有什么资格对她说,她是他的。他的体重太重,程涵蕾根本就推不开。只能听着电话不停的响,越是响的时间久,越是让程涵蕾的心揪成了一团。也随之越来越担心,而越是担心,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不是我的?是上官爵的吗?你问过我允许与否吗?我说过,不许靠近他。而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吗?甚至连孩子都生了,程涵蕾,谁给你的胆。”  雷辰逸是越说越气,想到上官爵在这四年里碰触了程涵蕾的身体,想到自己身下这曼妙**的身体被上官爵的大手和唇摸遍亲遍,嫉妒在心口撞击着,那笃笃疼着的心,又疼的甚了。撕咬着他的心,扯断他的理智。  “我给我自己有胆,雷辰逸,你别忘记了,四年前,是你亲眼亲手把我送上上官爵的床的,今时今日,我跟爵之间发生任何事情,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打蛇打七寸,程涵蕾担忧怒极攻心的话,只是一句话,足以直刺雷辰逸的心口。一刀足以致命,鲜血淋漓,一剑刺进了他心中那根永远的刺……  趁雷辰逸呆住间,程涵蕾挣开雷辰逸的手,用力一推,把雷辰逸推开。自己也跟着坐起来,电话已经停止再响,但程涵蕾紧张的立刻要起身拿电话。  雷辰逸眼底满是痛楚,遮掩在深不见底的黑瞳里。见程涵蕾刺了自己第一时间去拿电话,大手突然伸出,用尽力气的一扯把程涵蕾扯回来。  “我说不许接,那一次是意外,我可以不介意,这四年我也可以不介意,之后,你休想再跟上官爵有任何的牵扯,听清楚没有。程涵蕾,你是我的。”  被力道一扯再次跌坐在地,阴沉的嗓音,说的很是大度一般。  程涵蕾一手被扣着,听着雷辰逸那话。那自大那霸道的话语,双眼不敢置信的瞪大。想都没想的扬起自由的一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雷辰逸,你以为你是谁?”  4000送上,还有4000加更在后面。时间会在群里通知,因为无法确定是什么时候出更。等不及的可以明儿来看。紫继续去奋斗了。  弱弱的说一句,真的,写不出来,不能正常更新,我真的特别不好意思。一点也没撒谎,可是老实说,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捂脸,羞愧的爬走。  以后叫我慢吞紫。。。。。。。。比蜗牛还慢的主。。。。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