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55章:

第255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9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3
   直接拔了管理这一片治安的值班电话……  深潭幽深……  快速的动作,程涵蕾只觉得手背被拍了一下,手上的手机被雷辰逸粗鲁的挥到一边的,顺势的往下滚了两圈。  “别得寸进尺。”  听到程涵蕾口中的好,她过的是很好。而他,四年如何过的……  好……  不由的让人冷笑……  “得寸进尺?如果你认为这是得寸进尺的话,你可以别给我这个得寸进尺的机会。别打扰我平静的生活,井水不犯河水。”  程涵蕾看着地上的电话,已经被雷辰逸刚刚一拍落在地,四分五裂状态当中。  她的手机,跟雷辰逸是水火不相容……  对于雷辰逸这种野蛮人的行为,程涵蕾极度的不悦。  伶牙俐齿……  这是雷辰逸看到此时的程涵蕾脑中闪过的四个字,四年的时间,已经把那个只会隐忍的少女内心深处的性格完全的激发出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自信,坚强的女人。  她的蕾蕾,已经完全的蜕变为小女人。  眉眼间依然那样熟悉,眼神里却多了一抹四年前不曾有过的光亮。  有一个词叫做欲速则不达……  太过的距离让程涵蕾明显的是在防备,雷辰逸向后,后退了一步。  这样的举动,明显的让程涵蕾心停跳了一拍……  他,意欲如何?  雷辰逸穿着明显单薄了些许,拉开了些许距离,程涵蕾这才注意到雷辰逸身上的穿着。美国夜晚,带着寒意。站在这里,明显的都能感觉到手脚冰冷。而穿着单薄的雷辰逸……  程涵蕾眉头轻蹙,不喜自己这样的担忧……  情这个字,就跟刺一样。夏若雨就是一根刺,即使四年来,很少提及。即使每次看到关于一些捕风捉影都只是平静的一扫而过,但程涵蕾自己心底清楚,那一眼,便已经足够让人揪住……  低身,捡起电话。被砸的黑了屏,一手握住手机,不想再跟雷辰逸两个人纠缠……  “蕾蕾……”  雷辰逸从后退一步开始,就一直沉默的用难懂的眼神看着程涵蕾。直到程涵蕾向左侧走了两步,然后绕过他准备回去。  在两个人隔着两步距离错身的时候,两个字,让程涵蕾的步子顿了一下便继续向前走,刚走一步……  “安泽是上官睿的儿子吧。”  一句话,凝结了血液。刚刚只是一眼,他竟然敏锐的可以联想到……  再想到安泽那张小脸,太过于像上官睿。只要认识的人,看到安泽不会联想不到是上官睿的儿子……  “你,想做什么?”  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突然的竖直敢浑身的刺。程涵蕾从刚刚一直未曾真的表现出怒气,当雷辰逸这句话一出,程涵蕾迅速的转身,脸上的表情一片冷冽,那看着雷辰逸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危险的对手一般,随时都准备冲上去跟他拼命……  “你怕我做什么?”  雷辰逸一手插在口袋里,脸上没有因为程涵蕾突然的变化而有一丝异样……  看着程涵蕾,即使四年的时间已经让她蜕变,冷静,自信,坚强。但是唯一没变的就依然是重感情,在触及到她在乎的人时,依然是如此的无法遮掩自己的情绪。这样,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我不允许你对他们做任何事情,谁敢伤害他们,我绝对不会手软。”  程涵蕾竖起了浑身的刺,双眼冰冷,一丝玩笑都不似。她绝对不允许雷辰逸做出任何任害安然,伤害安泽或是贝贝的事情。她的努力,无非就是想要保护他们。所以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包括雷辰逸伤害他们……  “蕾蕾,你应该知道,想要让我妥协很简单……我想要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雷辰逸眼底染上一抹熟悉的光芒,那是记忆里缠绕着,未曾忘却的光芒。  表情有一瞬间的怔忡,兜兜转转到了四年后,他依然是一副如此的模样。从一开始的强.占到现在,每一次强留自己在身边,都只会用这一招。他怎么能够如此的侮辱人……她以为,他会来这里,最起码……  手,悄悄的扣紧。被刺的半天无法说话,呼吸明显的急促了几许……  “涵蕾。”  正在程涵蕾心被刺着的时候,身后传来安然熟悉的声音。冰冷的手,被一双温暖的小手握住。那似乎蕴藏着无尽的能量,安然站在程涵蕾的身边,两个差不多高的女子,并排一起面对着雷辰逸。  “安然……”  程涵蕾侧头看着安然,她怎么会出来。  安然握着程涵蕾的手,对程涵蕾笑了笑。四年前来到美国,一开始两个人过的什么日子,她们自己很清楚。而撑过来,走到今天。一路相伴的只有程涵蕾,如果没有她的坚强,她的无条件支持,也不会有今天的安然。  盈盈一笑,一直以来,程涵蕾都是张开翅膀把他们三个人守护着。努力的前进,只是想让他们可以不受任何人的欺负。在美国这里,异国他乡,想要站住脚,想要在王雅蓝的手下一步步向上,在众人的议论里走到今天,让人信服。付出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  “雷市长,时隔四年。你还是只会用这样的卑劣手段威胁涵蕾,四年前,是因为我们都无力反抗,只能被你只手遮天的欺负。你真的以为四年后,在这里,你还能用同样的方式,威胁到涵蕾吗?”  “四年,人都会进步,没想到,雷市长你还是活在四年前,停步不前,你真当每个人都跟四年前一样吗?容我提醒雷市长一句,这里是美国,不是s市不是你可以呼风唤雨的地方,不是你一句话,地面就会震一震的s市。这里没有人认识你雷辰逸,相反,这里我跟涵蕾相较你来说,有地位的多。在这里,你是弱者,我们才是强者。还有,雷市长,别试图像个小人一样把我们当成涵蕾的软肋,用我们来威胁涵蕾。别抓住涵蕾对我们的在乎而强迫她做任何事情,我不会允许涵蕾为了我跟小泽而向你妥协。”  “你的筹码是什么?我还活着,还是小泽的生父是谁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猜的没错,小泽是上官睿的儿子。而且截目前为止,上官睿还不知道我活着,也不知道小泽的存在。你大可以现在立刻赶回s市告诉上官睿,安然还活着,而且还生了一个儿子。我,不在乎。顺便说一句,我可以帮你订机票,这点人脉还是有的。”  “涵蕾,我们进去。”  手,抓的用力了一些,拉着程涵蕾往里面走。程涵蕾没时间去看雷辰逸的表情,被安然的一席话给震撼住了,这是当局者迷吗?这四年来,她一直觉得自己要强大,才能保护好安然他们,但是却忘记了,四年,不仅仅是自己成长了,连安然已经成长了。她已经可以保护自己。  眼底染上一抹水意,手回握住安然,两个人往前走。在走了几步后,安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雷辰逸,善意的提醒道:“雷市长,顺便再多说一句,别来骚扰我们,打扰到我们,我会报警告你扰民。”  “你怎么会出来?”  直到两个人转弯,消失在雷辰逸的视线里,程涵蕾有些疲惫的靠在安然的肩膀上,不能否认,从看到雷辰逸开始,就有些不似平常的冷静。刚刚在听到他开口威胁自己的时候,那一瞬间是慌乱的感觉。  终是还不够冷静,不够成熟……  “听小泽描述,估计就是雷辰逸。有些担心你,打你电话又关了机,所以出来看看。没想到听到他用我和小泽来威胁你,程涵蕾,我跟你一样大,你能独当一面我也可以了。别再把我和小泽当成你的责任,我可以选择离开,而且生下小泽,我就有勇气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包括重遇上官睿,四年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爱的卑微的安然了。”  “我可以保护好自己和小泽,生下他我就对他有责任。就算让上官睿知道,我也不害怕了。就算打官司,我也不怕输。小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放心吧。”  一席话说的程涵蕾忍不住扯了扯唇角,是她太老母鸡的心态了。时间的锤炼,总是会让人成长。  *********************************  打开门,立刻会感觉到温暖。刚刚冰冷的身体几乎是立刻感觉到了暖意。  “妈妈。”  程贝贝从沙发上跳下来,赤脚就向程涵蕾扑去。程涵蕾微蹲下身体,搂住程贝贝小盆友软软暖暖的身体。假意责备的说道:“程贝贝,小耳朵长着当摆设的吗?妈妈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赤脚在家里跑。”  一手搂着程贝贝,一手拎了一下程贝贝的小耳朵,动作在,却没有力道。  “妈妈饶命,贝贝知道错了。泽哥哥,救命啊。”  小家伙很知道装可怜,扯着嗓子对着沙发上的安泽喊着。  房子里,一片和谐温暖。  手不由搂紧了一些程贝贝,忍不住在她那嘟嚷着的小嘴上亲了一个。程贝贝被亲,立刻搂紧程涵蕾,回亲了一下。  “好了,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  “妈妈,我还想看会喜洋洋。”  “明天再看。”  “妈妈,那你给我讲睡美人的故事。”  “好。”  程涵蕾托着程贝贝的小pp,往程贝贝的房间走。而程贝贝搂着程涵蕾的脖子,在程涵蕾推开房间的的时候,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安泽天真的说道:“泽哥哥,记得明天早上来吻醒我哦。”。  一句话,让安泽小朋友的小脸起了不正常的红晕,而让程涵蕾和安然两个人失笑出声。  童言童语,童稚的让人心情开朗。  哄了程贝贝睡着,拉好被子离开她满是童话味道的房间。这是曾经自己孩童时期幻想过的公主房,看着躺在粉红色小床上睡的香甜的小公主,自己未曾得到的,都想一一的满足贝贝。只希望自己可以为贝贝撑起一个没有烦恼忧愁的童年,不会充满着灰暗……  回到房间,洗好澡,走出浴室已经快十点。刚刚贝贝听了几遍睡美人的故事,这才睡着。掀开被子,窝进被子里,温暖笼罩间闭上双眼。困意席卷而来,明天还有回公司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近乎催眠的慢慢沉入梦香里……  半睡半醒间,隐约听到些许声响。正从阳台处传来,她们住的是二层的复式小楼。这一片的治安都还不错,应该不会有小偷才对。可是阳台上的声响又那么真切,一开始以为是风声,但是睡意朦胧间,感觉到那根本就不是风声……  真是有人……  敏锐的防备心,大脑几乎是立刻清醒,第一反应是先摸手机,另一手就准备去打开灯。身体刚刚起来一点,整个人突然被来人扑倒在大床上。只穿着睡衣的程涵蕾被扑倒入温暖的大床里。  由于身上的重量,两个人一起深陷入了柔软的大床里。而程涵蕾握着手机的手,以及另只空着的手同时被来人的两只手扣住。两个人的身体以极度密实的贴合度,重叠在一起。  “唔……”  刚准备开口呵斥间,微张的唇瓣已经被充满浓郁男性气息的薄唇堵住。扣人心弦的气息,再熟悉不过。在确定身上压着的人竟然是雷辰逸的时候,程涵蕾有一种不敢置信之感。他,竟然会做出爬阳台这类完全不符他形象的行为。  身体被他过重的体重压着,唇被他肆意的凌虐着。舌尖纠缠在一起,酥麻的疼痛感,在纠缠间拉扯着暧昧的银丝。舌尖和嘴唇都同时被雷辰逸亲的麻疼中。那仿佛是亲不够一般,不停的吸吮着。肆意无礼放肆的席卷在她唇腔里的每一寸肌肤里,那霸道强势之力道,仿佛是要吞噬了她。  感来以开。渴望,透由两个人相贴的唇瓣在这魅惑的夜色里,增添了几许暧昧之色。那本来应该很冰冷的身体,但是那相贴的唇瓣却是那样热,连呼出来的气息都烫的跟高烧几十度一般。  贴在一起的面颊,明显的感觉到他脸颊的温度。烫着她雪白的脸颊,呼吸越来越困难。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却似吻不够一样的不停的缠着她的舌一起飞舞着。  嘴角,有着暧昧的湿意顺着嘴角滑下。而舌尖邪肆的挑过间,顺势的滑下了耳侧……  “蕾蕾,我要你。”  那缠绕而过在耳侧扫过的热度,仿佛是被人电击了一般,敏感的身体被撩拨的一阵轻颤。双腿条件反射的并拢,似乎是以借此来遮掩一些什么。  “雷辰逸,走开。放开我,你这是强.暴。”  喷在她耳侧的热气带来一阵阵的瘙痒之感,四年了,他竟然还能如此的熟悉她的身体。轻易的就挑起她身体的反应,而松开的一手已经顺势的滑下,隔着衣服,罩上了她的柔软。  “就算是强,我也只想强你。”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情.欲的低哑,薄唇忙碌的在她敏感的耳后肌肤上忙碌着……  程涵蕾一手被放开,手用力的推着雷辰逸。这是什么强盗的说法,强只想强自己,这是指夏若雨他要,夏若雨是心甘情愿是吧。  他凭什么强迫她……  “雷辰逸,你无耻。”  程涵蕾害怕吵醒安然和孩子们,要是让孩子们看到了她床上躺着一个雷辰逸。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眼见雷辰逸这强盗的行为。身体挣扎的更加用力,她真的没想到他会爬进来!  越是挣扎,越是挑火。雷辰逸只觉得头更晕乎乎的,喉结不停的滑动着。那喷出来的气息也越来越火热了,他想要她,想的身体都疼了。  男人的**似火一样的浓烈,根本就不顾程涵蕾的挣扎。强制性的把唇往下滑,男人与女人身体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很明显的突显出来。雷辰逸的在唇瓣离开程涵蕾的耳侧准备往下滑的时候,突然停下……  “雷辰逸,要做禽.兽滚回去对夏若雨禽.兽去,她才是你的未婚妻!”  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程涵蕾以为提到夏若雨奏效了。明明他停下来了,但是为何心口却跟突然被大石压上了一般。他并未放开她,而且压着她的力道好似越来越重,程涵蕾继续挣扎着,眼眶都气的红了……  “雷……听……咳咳……”  话还没说完,突然像被千金压住了一般,一口气没提上,差点被压的断了气。  “雷辰逸……”  半天才把那口气缓过来,程涵蕾伸手推着完全压在自己身上,又没有继续动作,又不说话的雷辰逸。整个人被压的呼吸困难,脸都成了青紫色。手无力的推着那跟大石一样无法撼动的身体……  “雷辰逸……”  只能徒劳无功的推着他的肩膀,一边满是不悦的叫着他的名字……  “蕾蕾别闹……头疼……”  咕哝声,从颈侧的方向传进耳里,沙哑低沉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痛苦。  程涵蕾在听到雷辰逸的话时,大脑突然冷静了下来。刚刚他扑倒自己强吻自己的时候,就感觉到他脸颊在火辣辣的烫着。之前在楼下,他身上穿着单薄的衣服。  手,也不知道怎么就抬起来了。当碰到雷辰逸那好似要烫伤肌肤的手的时候,眼眸在黑暗里闪烁了几许……  他,感冒高烧了……  *************************************  医院  雷辰逸是在一阵嘈杂声里醒来的,那一群三姑六婆呱噪的声音中醒来。隐约感觉到身边不时的有人走过,那种被盯视的感觉,仿佛自己就是一块上等的肉,此时正在被人用那种要被肉食的眼神盯着。  身体很沉重,空气中那股子混合了太多难闻味道的,其中最为敏锐的就属消毒药水的味道。但因为混合了太多乱七八糟的味道,饭菜味道还有人身体的体味,以及排泄物刚清理后残留的味道。  种种味道混合在一起,那种感觉,就跟自己进了难民营一般。  雷辰逸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开双眼,昨晚在烧的失去意识前记得自己是压着程涵蕾的,怎么会在这里醒来……  一睁开双眼,便看到一位美国护士,穿着护士服,略显粗壮的身体站在病床边。在看到雷辰逸醒来后,一手捧着一个夹着张的文件夹,一边正儿八经的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嘴里问的很正经,但是那手却很不正经的不停的在雷辰逸的身上游走着。摸过穿着病服露出些许肌肤的胸口,再顺势往下摸。摸过胸口,再摸上了腹肌。真的很难见到看起来不强壮的男人,身材竟然这么好。  手有些舍不得的离开,渐渐的越来越过分的往下,最后过了小腹……  “摸够了吗?”  雷辰逸的声音如千年寒冰,在醒来后,烧已经退了。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不适了。这是一间不太大的医院,住在通铺里,一个病房里起码有十几个床位,他睡在中间的位置上。  他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病房,更加没有被人如此的用眼神吃过豆腐。甚至动手动脚,那股子寒杵感让雷辰逸脸色越来越难看。  被雷辰逸呛声的护士,淡定的收回手说道:“没有烧坏身体,但是还需要等医生过来再做个详细的检查……”  “出院。”  “什么?”  “我说我要出院。”  雷辰逸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胸口的火焰在不停的攀升着,好一个程涵蕾。竟然把他丢在这种地方,任他被人鱼肉。身体还不知道被人摸过多少遍了,回家要洗多少次澡才可以。  “先生,你暂时还不能出院……”  “我说我要出院,别让我再重复第三次。”  雷辰逸眼神越来越冷,而护士看着雷辰逸的模样。  “那就麻烦你先交了住院费,左转缴费。”  护士扫了雷辰逸一眼,不过是个没钱的男人,看在他长的不错的模样才会吃点豆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雷辰逸脸色微变,病床边放着他裤子和衬衫,唯独没有外套……  6000更新送上……  (昨天没写出来,没更新。欠你们6000字,会还的。紫用仅剩的一毛三分钱的人品保证。。。。。)  今天(17号)下午搬家,网络弄好估计要两三天。(20号)左右开始稳定时间更新。感谢亲们的理解等待。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