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57章:

第257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29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4
   “干妈,怎么有两个泽哥哥……”  安然,心漏掉了一拍。  顺着程贝贝困惑的目光,看向自己车停的方向。夕阳顺着那方向投射,目光看过去,正好被那光芒刺着。眼前的影相有些模糊不清,那轮廓和熟悉的面孔,即使是被夕阳刺着双眼,却依然仿佛能在脑中勾勒出轮廓一般……  脚步,微微顿住。  安泽站在安然身边,明显的感觉到妈妈牵自己的手紧了几许。捏的他有些疼,侧头,看向妈妈的脸。见妈妈正一瞬不瞬的看向不远处的男人,明显的感觉到妈妈身上透着一股子不寻常的气息。  但是很快,妈妈又恢复成了刚刚的模样。手上的力道也松了,牵着他抱着贝贝往前走。  上官睿靠在车边,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安然。夕阳下,她的脸上染上了一抹金黄整个人仿佛笼罩在柔和里……  她的脸未有多少改变,长高了些许。比之前要长好了一些,头发已经留的很长,此时正披散在后,随着走动而微微起舞着……  有些舍不得移不开目光,如果不是笑笑看到了儿童的街拍杂志,他也不会知道有安泽的存在。更加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和安然一起生活在美国四年,自己竟然蒙在谷子里不知……  越来越近的距离,周遭的嘈杂声仿佛都已经远离。眼里只剩下安然和她手上牵着的孩子,上官睿喉咙像是被堵塞住了一般,有一种失了言语的感觉……  程贝贝用着新奇的眼神看着上官睿,那简直就是放大版的泽哥哥,长的真像泽哥哥。  “安然。”  直到站定在他的面前,那种怕是一场梦的感觉还是那样真实。他直到此刻还能清楚的记住在知道了她空难消息时,那抹疼痛……  安然从未想过会一辈子不被上官睿知道,但是没想到雷辰逸只是刚来,还真的告诉他了……  “好久不见。”  一句好久不见,说的上官睿心被揪扯着的疼。  “你……好吗?”  能言善道的上官睿,从登机的漫长的时间里,想了很多见到安然要说的话,酝酿了很久,但是此刻在真的面对面的时候,那些话在肚子里翻搅着,可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还不错。”  安然平静的回应,然后低头对牵着的安泽吩咐着。  “小泽,先带贝贝上车。妈妈有话要跟这位叔叔说,马上就来。”  “好。”  安泽很乖的点点头,看了一眼上官睿,然后牵着有些不甘愿离开的程贝贝,那圆溜溜的大眼睛时不时的在上官睿和安泽两人的身上来回的转来转去,还在想着为什么会有两个泽哥哥……  “泽哥哥,为什么还有另一个大大的泽哥哥?”  程贝贝在乖乖的坐进后车座后,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安泽,他的目光正透着玻璃看着离车不远的两个人……  **********************************  “小泽他……”  是不是我的儿子……  其实这个问题,显得很是多余,所以上官睿在开口的时候,便又突然顿住。安泽站在那里,完全一个缩小版的他。连笑笑和刚刚那个小朋友,四岁多都能一眼看得出来,两个人像是一个人……  “是你的儿子。”  安然点点头,承认的平静。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  他以为安然躲了四年,会掩饰安泽的身份,给一些谎言遮掩。与自己的预想差了太多,如果真的愿意承认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  突然又似想到什么般,上官睿心中顿时百种滋味都有……  一切根源都是由他而起……  “安然,既然……愿意让我知道小泽是我的儿子,为什么……这四年,要躲着我……”  在知道她没事,还有个儿子时。在知道这四年,明明没事却还躲着他不让他知道时……这种感觉,就仿佛胃被人翻搅一样……  “没有和小泽出现在你的面前,并不代表躲着你。四年里,我们从未刻意的躲过谁,包括你。我也从未想过阻挡小泽认你,反而有准备等小泽大一些,让他自己选择是不是要认你。”  “睿,愿意让你知道小泽是你儿子是一回事。愿意让小泽选择认不认你是一回事,但是,我想让你清楚一件事情。这些都是建立在小泽同意的原则上,并且,你休想动抢小泽的念头。小泽是我的儿子,你们上官家,休想打他的主意。让他选择认不认你,是我最后的底线。”  “什么意思?”  上官睿的眉头轻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安然。四年不见,仿佛这是第一次见安然一样,如此的陌生。她的脸依然如自己记忆里熟悉一样,但是那眼神却很是陌生。  “你没打算带着小泽跟我一起回s市?”  上官睿看着安然,眼里有着不敢置信。声音也忍不住微微拔高,手扣住安然的手臂微收紧。  “回s市?为什么要回去?就算是回去,也不会是跟你回去。”  安然蹙眉,同样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上官睿。  “必须跟我回去,小泽既然是我的儿子,就必须要跟我姓。”  “必须?”  安然声音微微拔高,看着上官睿,冷静已不复存在。看着面前这不陌生的脸,每次对着安泽的时候,依稀能够勾勒出上官睿的轮廓。但却没有想到,他依然如四年前一样如此的自私专横。他凭什么……安然不再是那个他指东不会往西,即使有些东西未变,但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她不惜与他决裂……  “上官睿,我最后告诉你一遍。小泽是我的儿子,他姓安。我征求他意见让他认不认你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你休想得寸进尺,想跟我抢小泽。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打小泽的主意。”  终还是生气了,为上官睿这样强势的态度。胸口在起伏着,吐出来的字眼,明显的带着冷冰的怒意,她真是太高估了上官睿,四年,他就跟雷辰逸一样,停止不前。永远不觉得自己需要改变,太自大,认为地球天生应该围绕着他们转。  可笑……  转身,一把甩开上官睿的手臂,转身往车里走去。  被安然一阵抢白,上官睿站在原地。薄唇蠕动,想解释。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安然……”  砰……  伴随的是甩门声,以及车迅速的开离。丢下上官睿站在原地,他的本意不是抢小泽,他只是让她跟他回s市,给她和小泽一个名份……  ********************************  叩叩……  安然坐在房里,听到敲门声。不着痕迹的把眼泪擦去,然后转头,看着站在房门口的安泽。  “妈妈。”  安泽走进房间,顺手关了门。然后走到安然的面前,看着安然有些红红的眼眶。自从懂事后,妈妈一直是最温柔的妈妈,比干妈还要温柔。干妈有时候假意的责备贝贝,还会假装怒。而妈妈,几乎都是那副盈盈笑容的模样,让人觉得很温暖。  这还是首次安泽看到妈妈情绪有些失控,坐进车里的时候,脸色阴沉的可怕。一路上,不仅没有问他们在今天在幼儿园玩了些什么,学了些什么。只是一路沉默的回到家,然后进了房间,就没再出去。  让贝贝在沙发上看喜洋洋,安泽小大人一样来敲安然的门……  “怎么不陪贝贝看喜洋洋?”  安然看着安泽,那同样的面孔,眼眶又是一阵酸涩。强扯着一抹笑容,伸手摸摸安泽的小脸。  “妈妈,你哭过?”  “没有,眼睛进沙子了。饿不饿,等干妈回来,我们今天去外面吃饭。你去问问贝贝今晚想吃什么?”  “妈妈……”  安泽并没有听话的离开,而是用小手握住了安然贴在他脸上的手。抬起小脸,眼神有着不似四岁孩子的成熟。  “今天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爸爸吗?”  安然的血液在一瞬间凝结,因为还没有做好准备告诉安泽。他的爸爸是什么人,更加不想让才四岁多的他承受自己是个私生子的事实。虽然她努力的不让小泽感觉到没有爸爸的不完整,但是,却无法否认,这四年多来,小泽的生命里缺少了一个爸爸的角色,就算她做的再好,也替代不了。  对上官睿那样说,说要征求小泽的想法,但是,她是怕的。她害怕安泽如果渴望父爱,最后选择了上官睿,那么,她该怎么办……  她可以不要其他,但是,小泽是她唯一不能放手,不能失去的……  “嗯,他就是你爸爸。”  安然的声音很轻,但吐字清晰肯定,她不想骗安泽,即使知道承认了可能需要承受面对些什么……  “哦。我去问贝贝晚上想吃什么。”  安泽在确定了后,很平静的哦了一下。就准备转身往外走,去找程贝贝。  “小泽。”  安然被安泽的反应给惊了一下,看着安泽那平静的一个哦字,再没有后续的问题。他……不是对爸爸很期待吗?  “妈妈,怎么了?”  安泽被拉住,转头看着安然。  “你没什么想问的了吗?”  “我已经知道他是我爸爸了。”  安泽回答的很迅速自然。问官意自。  “小泽,你不是一直很期待见到爸爸吗?”  “嗯,但是会让妈妈哭的爸爸,不是我想要的。妈妈,我不会让人欺负你。就算那个人是我一直期待的爸爸,小泽会保护你,也永远不会离开你。”  安泽在说完后,对着安然轻轻一笑。安泽从小就有些老成,很少会像普通小孩子一样,哭哭笑笑。他的表情少的可怜,此时看着上官泽的笑容,安然眼眶突然更酸涩了……  是她太多虑了,她有一个很懂事很贴心的儿子……  在安泽离开后,安然擦去眼泪,发现自己一直纠结挣扎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没有人可以抢走小泽……  ********************************  一辆车停在雷辰逸身边,车门被推开……  “雷市长。”  来美国两天,这个称呼除了安然冷讽时叫了外,还是第一次从陌生人口中听到。  站在原地,雷辰逸冷静的看着车内同样华人面孔。  似乎是看出了雷辰逸眼底的那抹防备,来人礼貌的说道:“我是王雅蓝王总的私人司机,王总有事想请雷市长聊聊。”  只是微微迟疑,雷辰逸已经弯身坐进拉开的车里……  车随之而去……  **********************************  程涵蕾刚走出公司,没去开自己的车,直接走到门口打了一辆车。刚上车,电话便响了。  坐在计程车后,拿出电话,在看到电话上的来显时,程涵蕾的眉头微微的轻褶……  “爵……”  那天拒绝了上官爵与自己一起回来,借着别因为贝贝而耽搁了他公司的事情。都是在商场之上,上官爵的公司最近正在谈着一笔大的生意。这显然成了拒绝他的最好借口……  “刚打电话去了你家。”  “嗯。”  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整整一下午,身体似乎都处于一种怪异的感觉里。不得不说,雷辰逸对自己的影响力实在是非同一般,如果不是这四年自己的意志力够强,她又会载在雷辰逸的挑逗里……  脑中闪过那些暧昧的画面时,程涵蕾的眉头不由的轻皱……  “涵蕾。”  小花蕾这个昵称似乎已经渐渐的脱离了两个人的生命……  “嗯?”  上官爵突然变低的声音,让程涵蕾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失神有些严重。不着痕迹的掩饰道:“刚在想公司的事情,你说什么?”  电话那边,上官爵沉默了一下……  “你是故意装没听到?还是真没听到?”  那话,带着些许质问……  “什么意思?”  这样的质问,让程涵蕾也微微不悦。眉头也忍不住蹙的更加厉害,扣着电话的手,明显的紧了几许。  “他,在你那里过夜了。”  直接了当,省略了那些转弯。那个他字,程涵蕾立刻反应过来是指雷辰逸……  “没有。”  两个字,是程涵蕾的极限。  “涵蕾,你在骗我。他一出现,你就立刻让他登门入室,如果你真的那么需要男人,我也可以。为什么是他,涵蕾,你把我置于何地。”  上官爵的声音拔高,言语间带着刺,不客气的刺向了程涵蕾。当他打电话过去,听到程贝贝说半夜的时候,她从门缝里有看到一个长的比他还帅的叔叔从妈妈的房间里走出来……  半夜……  那个男人在他问贝贝的时候,立刻知道是雷辰逸。嫉妒的火焰在燃烧着,他等着守着,最后,不敌短短的两个星期……  那带刺侮辱性的话让程涵蕾脸色立刻变了……  “爵,你以什么身份在质问我。别说我没有,就算我有,又如何?”  又如何?  程涵蕾的话,让上官爵在电话那边的面色立刻变了。手中握着去美国的机票,站在机场,已经准备登机。此时,看着手中的机票,突然间觉得很可笑……  “是,又如何?程涵蕾,你还真懂得践踏人的尊严。懂得在人伤口上狠狠的撒盐。”  心口处,被那无形的剑,一剑刺的疼入骨。疼的上官爵面色铁青……  扣在手中的手机用力的砸向机场的地面,手中的机票立刻被撕的粉碎,无非又是一次把自己的真心送到毫不在意的她面前,又一次被碾碎……  站在机场,上官爵脸色阴沉可怕。那句又如何伤的他又揪疼了心口,不止问过一次,他究竟为何如此执念于程涵蕾,这个问题已经不止问了一次,可是却找不到答案……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脸色也随之越来越难看。一手扣住胸口,有些痛苦的慢慢蹲下身体,脸色从铁青渐渐的转向苍白……  心口迅速的揪成了一团,慢慢的缩紧。瞳孔也随之越放越大,眼前的人都渐渐成了重影,想站起身先离开机场再说,可是双腿已经完全无力负荷,在晕迷前,耳边听到各种尖叫嘈杂声,以及叫救护车的声音……  电话里专来一声剧烈的声音……  砰的一声,刺耳的让程涵蕾耳朵嗡嗡一响……  接着就是嘟嘟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太大,刺的程涵蕾一下子醒过来。刚刚被上官爵那质问的话语刺激到了,加上雷辰逸惹的心烦,一时没有控制好语气。这被一刺激立刻清醒了过来,立刻回拔过去,电话已经无法直接不在服务区内……  程涵蕾有些疲惫的合上电话,她似乎又无形的刺了上官爵一刀。如果这样……他可以明白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不值得,是不是件好事……  ***************************  “上官睿来美国了?”  程涵蕾眉眼间难掩疲倦的走进家里,在听到安然提到上官睿来美国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顿时变了。  雷辰逸竟然真的卑劣的告诉上官睿……。  他怎么可以如此的过分!  5000字送上。。。。虽然偶是一更,但一般是五到六千字。。。。。  偷偷的告诉你们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电信早上打电话过来,跟萝莉说啥设备与新小区不一样,不能用,需要退订重新办理啥的,巴拉巴拉的,又要等四十八个小时……于是,我脾气火爆的怒了。对着电话发火顺便打10000投诉了。也顺便跟萝莉吵了一架,因为萝莉说我不该发火的,说没网又不会死。但素,我脚得,再没网,我真会死的……。  求推荐票…没有推荐票的日子堪称是在紫伤口上撒盐以及浇辣椒油哇,有木有…这是何其的惨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