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61章:

第261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8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6
   “蕾蕾,你以为那天在酒店门口用那么蹩脚的激将法,我会看不出来吗?想要跟我划清界限,也要我同意才可以……”  说完,在程涵蕾还未消化雷辰逸那比外星人话还难懂的话呆愣的那一瞬,人已经后退,而回神间,雷辰逸已经拉开后车座的门,坐了进去。  还未开口,便见雷辰逸摇下车窗……  “妈妈,快点上车,叔叔说带我去吃肯德基。”  程贝贝人已经自来熟的坐进了雷辰逸的怀里,那明显就是在占便宜的圈着雷辰逸的脖子,小脸恨不得就贴上了雷辰逸的脸。看着还站在那里的程涵蕾,言语间已经有着迫不及待的在催促着……那兴奋的眼睛,眨巴的亮晶晶……  “贝贝。”  程涵蕾见雷辰逸竟然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心思,就已经取得了程贝贝的欢心……  “妈妈,快,快,快。贝贝等不及了。”  见着程贝贝天真的小脸,她的童年有着阴影,她不愿意让程贝贝的童年有任何的非必要的阴影。硬生生的把腹中的那口气给压了下去……  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停在肯德基店面外,程贝贝一下车就搂着雷辰逸。雷辰逸伸手抱着程贝贝,本来准备抱程贝贝的程涵蕾,看着程贝贝直接囚上雷辰逸身上的画面,心底莫名的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其实是有些意外的,不仅仅是意外贝贝对雷辰逸的莫名的好感,虽然说她很喜欢美好的人和物,但是,却并不是每个人她都愿意靠近。还有就是雷辰逸的态度,他竟然会让程贝贝如此粘他,他不喜陌生人靠近,不是吗?  “妈妈,你占位置,我跟叔叔去排队。”  程贝贝搂着雷辰逸,站在人群里,不时的只见雷辰逸低头跟程贝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看雷辰逸的侧脸,满布着柔和的光芒,而时不时的更听到程贝贝咯咯的笑声。他们相处很愉快,这一点毋须置疑……  程涵蕾找到位置坐下,靠在那里,看着已经开始点餐的两个人,只看见程贝贝小手不停的在那里指。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而雷辰逸一直好脾气的听着程贝贝点东西,直到程贝贝满意了。雷辰逸这才抽出一只手,付了钱。  平时,不见服务生有那么积极的把东西送过来。除了那些没有,需要等待的,会后送过来。当程涵蕾看着两名年轻的服务生各种端着一份放满了餐的餐盘往这边走过来,而雷辰逸在服务生放下手,回以淡淡一笑。  卖弄姿色……  放下程贝贝坐下之时,那一眼,雷辰逸尽收眼底……  被抓住的程涵蕾面色微尴尬,别过视线,假装的看向一桌的东西,看向坐在里面的程贝贝说道:“程贝贝,妈妈说过什么?”  “妈妈,叔叔说了我吃不下,他会帮我吃。”  程贝贝眨巴着眼睛看着雷辰逸,雷辰逸看着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配合的点了点头。接着便看到程贝贝那一副胜利的眼神看着程涵蕾,程涵蕾见雷辰逸放纵程贝贝,眉头轻蹙说道:“雷辰逸,你适可而止。”  “偶尔为之。”  雷辰逸只是淡淡应了一句,然后就开始吃着程贝贝不吃的东西。坐在对面,看着两个人像是父女般的吃着东西,雷辰逸这个挑剔的男人,竟然会不介意吃程贝贝的口水,还吃的一脸慈爱表情,一副慈父的模样……  其实真的很少看到程 贝贝这么开心,就算是跟上官爵在一起的时候,也未见程贝贝笑的这么开心。对雷辰逸的依赖,远远的高于对上官爵的依赖。雷辰逸好似很轻易的就取代了上官爵的位置……  不想把心神过多的放在雷辰逸的身上,程涵蕾的视线别过,看向窗外,在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经过门口的时候,程涵蕾立刻站起身,对正吃的香的两人说道:“我出去一下。”  也没等雷辰逸应允,已经快步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雷辰逸一直用余光看着程涵蕾,会对程贝贝好,并不是因为程贝贝是雷熙雯的女儿,只是因为她疼贝贝,所以,他爱乌及乌。三天,他做了应该做的,知道了应该知道的。也想明白了,应该如何的做……  贝贝吃的正开心,完全没管程涵蕾离开。埋头吃冰淇淋,吃的很开心。雷辰逸的视线追着程涵蕾的身影,看向窗外。只见程涵蕾走到一人面前……  两个人好似很熟路一般的聊着,那位看起来气质非凡的美妇人透过窗户好似更瘦了一些,而明显挺喜欢的程涵蕾的。对着程涵蕾笑着而程涵蕾明显的也挺喜欢那名美妇人,脸上整个神彩飞扬的。那名美妇人似乎有事情,两个人没聊一会儿,那美妇人便离开了,而程涵蕾只是看了一会儿,挥挥手,转身走回来。  “遇见熟人了?”  程涵蕾刚坐下,便看到雷辰逸帮程贝贝擦嘴角,一边不着痕迹的问着……  程涵蕾没搭理他,不是废话吗?  雷辰逸也没再多问,只是眼神明显深沉了几许……  程贝贝这一天过的就跟在天堂一样,她发现这个姓雷的叔叔就是动画片里的多拉a梦,自己想要什么,立刻就可以拥有。  “你会宠坏小孩子。”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跟在程贝贝的身后,手上提着她指挥着买的东西。而他一直都很有耐心,程贝贝很兴奋,小脸上染着红潮。不时的就传来咯咯的笑,看着程贝贝玩的开心的模样。程涵蕾站在一边,眉头轻蹙,倒不是不希望程贝贝开心,但是这样的纵容,会惯坏孩子……  雷辰逸还没回答,突然一对情侣从两个人的身边走过,男人是美国人,女人是中国面孔。两人正从摩天轮那边走过来,而女人的脸红扑扑的,煞是动人。而男人则一副黝暗的眼神侧看着女人,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氛围,让同样发生过这样事情的程涵蕾,一眼就联想到了刚刚摩天轮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脸,不由的微微发烫……  她以为,雷辰逸正专注的注意着程贝贝,没有发现自己……  谁知道……  “蕾蕾,想到了什么?”  那灼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带来一股子燥热感。像是做了亏心事被抓住了一般,程涵蕾听到声音时,条件反射的侧头。而那贴近的薄唇就这样贴上了她的脸颊,滚烫的触感,在人群里,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亲昵。别人甚至都没有注意,而坐在旋转木马上的程贝贝却咯咯的笑道:“妈妈,叔叔偷亲你。羞羞,叔叔羞羞……”  贝贝的声音不大不小,可是却让本来不是很引人注目的一个意外,立刻又让人把视线投过来。在看到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时,立刻了解的笑着。程涵蕾努力的无视周围投过来的暧昧眼神,站在那里,与雷辰逸拉开些许距离,但是耳根还是不受控制的红到了底……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自然羞涩的反应,眼神更是深邃了几许……  玩了一下午,晚上又一起吃了晚餐。雷辰逸完全是打着程贝贝的旗号,抓住了程涵蕾无法拒绝程贝贝的心理。当程贝贝靠在雷辰逸身上昏昏欲睡的时候,这才准备回去。此时已经将近十点……  “会吵醒贝贝。”  见程涵蕾准备接过程贝贝放到副驾驶座上,眉头微蹙。那眼神就像是程涵蕾是后妈一样,虐待程贝贝。  程涵蕾看了一眼靠在雷辰逸怀里的程贝贝,睡的很香甜。想着要让程贝贝靠在椅背上,自己开车,就算再稳,也会让贝贝睡的不舒服。叫醒贝贝,看着她睡的这么香。实在于心不忍,无奈之下,只能冷着脸收回手。  雷辰逸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看着程涵蕾妥协,弯身坐进车里,见程涵蕾小心的关上车门。  每个人都有软肋,这一点,他早就知道。攻其软肋不仅仅是指拿软肋来威胁……  一路上,程涵蕾不再搭理雷辰逸。一直到车停在住处,拉开车门,让雷辰逸下车。没有程贝贝盯着,程涵蕾脸色并不好看,这一天,也真忍够了。时不时就被他用言语挑逗一下,而她……  脸上冰冷,但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的从雷辰逸手中接过程贝贝。两个人因为交接这个动作而靠的很近,程涵蕾心思都放在程贝贝身上,害怕弄醒了程贝贝。而雷辰逸显然与程涵蕾的心思相差甚远……  幽香在鼻息间缠绕,撩拨着感观神经。在手上一空的时候,雷辰逸的大手动作迅速的扣住了程涵蕾的腰身。两个人中间隔着程贝贝,因为腰往后,显得头更向程涵蕾靠近,在灼热的气息袭来的时候,程涵蕾条件反射的想要退。  “唔,嗯……”  靠在程涵蕾怀里的程贝贝动了动,而雷辰逸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沙哑的贴在她的唇瓣喃喃道:“嘘,别吵到贝贝。”  在程涵蕾绷住的时候,雷辰逸吻上了程涵蕾的唇瓣……  夜色下,像是一道风景线般。路灯下,拉长的两个人身影,远远的交叠在一起,像是一个人一般……  程涵蕾被堵的严实,身体不敢乱动弹,承受着雷辰逸那看似温柔轻巧,却很霸道的索吻。贪婪的吸取着程涵蕾唇上的气息,解渴般的纠缠着她的舌尖。挑进自己的唇里,吸吮着。气息交换,暧昧的银丝被雷辰逸的舌尖卷起,再次过渡进她的唇里,水乳交融着……  气息紊乱,呼吸急促。抱着程贝贝的双臂开始虚软,扣在腰上的大手不知何时离开,重叠在她的手上拖住程贝贝的重量,而吻,却依然在继续着。  空气越来越稀薄,程涵蕾因为缺氧脸色更染满了媚色。娇媚的如刚盛开的玫瑰,诱人采掘……  不舍的扫过程涵蕾的嘴角,把上面残留的美妙气息尽数的缠进自己的气息里。抵着程涵蕾的额头,两个人的呼吸交错着喘息着。身体疼的难受,雷辰逸微侧身。用着他那已经茁壮挺立而起的炽烈贴在她大腿上,贴的程涵蕾一震。  “蕾蕾,今天买的什么时候能让我用……”  *************************************  程贝贝满是梦幻味道的房间里,小家伙疯了一天裹在被子里睡的香甜。刚刚几乎是落荒而逃的,为何慌,为何乱,只因为……  呼吸已经恢复节奏,刚刚那仿佛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跳声终于恢复了平静,可是唇上那被吻的酥麻略带疼痛的感觉还真实的存在着。呼吸间,仿佛还能感觉到雷辰逸的气息在。  呼……  用力的呼出一口气,演技太差吗?明明借题发挥的那么不讲理,为什么还是不能赶走这个瘟神呢。  明明,已经有了夏若雨。为何,要如此费心思的纠缠自己。  在程贝贝的房间坐了很久,是不是因为自己并没有让他知道她爱过他。所以,他才会觉得没有征服自己。只是每个爱了他的女人最后的结果都如此惨烈,她不愿意,成为其中之一……  **************************************  酒入喉,苦涩难当。  上官擎被送进军用医院里,刚度过危险期。脑中回荡着医生的话,病人暂时情绪不稳定。病情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不能再受刺激。看着上官睿的眼神略带谴责,而上官爵并未多说什么。在知道上官睿要离婚的时候,便大概知道了上官睿已经知道了安然和安泽的事情……  当时为了涵蕾,也考量着复杂的一系列问题,所以才会斟酌着未告诉上官睿。并不仅仅只因为涵蕾,也有一方面是因为爸爸那方面以及大哥已经结婚的事实……  只是没有想到,纸终还是包不住火。  对于上官睿想要离婚追求自己想要的,他没有资格责备,对于爸爸血压升高入院,除了让人特别照顾外……  被束缚的大哥,第一次想要挣脱,却是……  上官睿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靠在这熟悉的屋里,却找寻不到一丝安然熟悉的痕迹。这是仿冒的,这里,没有留下安然的任何痕迹。就算他完全按照m市的布置,却也只是在自欺欺人……  有些人,已经放进了心的最深处。不敢去多想,只能不心翼翼的守护着内心深处的那一片净土。而这样的守护在发现,其实还可以拥有,其实还未真的失去,其实还存在。在知道安然还活着的时候,他唯一想的,只想再次拥有她……可以弥补她……  手,晕晕然的摸着了一边的手机……  美国  涵蕾带着贝贝去逛超市,打电话过来含糊的说了会晚些回来。  一直到晚上九点,安泽已经睡了。安然回到房间,那天在主题餐厅,因为小泽的话上官睿被‘请’到了离她们不远的另一桌。桌上点了许多吃的,却未见他动一筷子,目光一直游走在她和小泽身上。  之后,便再没出现。  摸不透,上官睿想做什么?其实就算他想抢小泽,胜算也不大。她只是不想……。  是她和他,对上法庭。  正在蹙眉间,放在一边的电话突然响起。  震动的手机铃声,拉回了那些意想……  拿起手机,在看到电话上的来显时。手中的电话突然有些烫……想什么是什么……  即使来到美国后,手机里从未存过上官睿的电话。但是,这号码,却是如此熟悉的深入内心深处。  电话一遍遍的响着,安然原意是关机。可是,手指却不经意的碰到了接听键……在看到显示通话时间以及正在跳动的数字时……  只是不小心……  电话刚贴向耳侧,便听到电话里传来一抹熟悉的声音……  “我是慕容雪……”  ****************************************  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里,房间传来敲门声……  “干妈,我是贝贝,起床了。”会涵就么。  颠着脚拧开门,凑着小脑袋进来。  有些疲累的睁开双眼,看着趴在床上正睁大有精神的双眼看着自己的程贝贝,昨晚好像失眠了……  与此同时,s市……  赤.裸的身体贴在一起,上官睿大脑在恢复意识时,头疼欲裂的准备抬手按下太阳穴。当手臂未顺利抬起,那上面的重量好久不曾有了。大脑几乎是在瞬间清醒,垂眼看向怀里的人。当看到是慕容雪的时候,上官睿的瞳孔瞬间瞪大……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另一手已经直接推开慕容雪,力道过大,慕容雪赤.裸的身体被上官睿直接推下了床。而上官睿迅速的坐起身,看着自己身上的口红印,以及地上扔的衣服,被子卷起露出的地方,上面有着不陌生的痕迹……  干巴巴的一块在那里,看的上官睿的目光立刻扫向慕容雪。  慕容雪睡的迷糊,被突然推到床下,跌在地上。半天还没反应过来,赤.裸雪白的身体上没有吻痕,但却有着几道瘀青,用力过度的模样……  脸色,阴沉的可怕。而慕容雪在地上的冰冷刺激下,大脑也清醒过来。被推跌下地的疼痛也同时的侵袭进大脑……  “上官睿,你做什么?”  慕容雪一边站起身,看着满脸阴鹜的上官睿,自己身上的赤.裸丝毫未放在眼里,直接捡起外套准备穿上。  “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笑话,你应该问你自己为什么拖我上床?”  一句话堵的上官睿脸色更难看,这房间里的一切,很明显的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内心的各种情绪在翻搅着,薄唇紧抿着,掀开薄被面色阴鹜的拿起柜子里的睡袍穿上……  “对了,昨晚你给安然打电话,电话通了你一直不说话。我顺便帮你说了句话……”  正在系带子的上官睿手上的动作顿住了,像是被人用力的敲了一棒子一样,脸上的痛苦表情一览无疑,慕容雪突然有一种快感。那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快感,无法言喻的……看着他因为安然知晓昨晚的事情而痛苦,上官睿,事情已经如此,你还能得到安然吗?  上官睿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随着眼底的痛苦加深,空气中的分子也好似在慢慢的凝结起来。只见上官睿慢慢的靠近慕容雪,慕容雪一点兴奋快感在看到上官睿的突然靠近时,不由紧张的捏着胸口的衣服,似乎如此就是给自己增加力量一般。  “上官睿,你做什么?”  上官睿没说话,也没拿慕容雪发泄,只是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慕容雪半裸的身体,用力。慕容雪的身体被扯的向呛哴,而上官睿只是面无表情的扯着慕容雪的手腕往门口拖,在慕容雪惊慌的眼神下,一手拉开门,直接把慕容雪扔了出去。然后在关门前冷声说道:“这笔账,我之后再跟你算。先滚出这里,别污染了这里。”  砰的一声,震的慕容雪耳鸣。  “上官睿,开门。上官睿,你开门。”  内.衣都在里面,上官睿把她丢在门外时,在慕容雪敲门间,上官睿一会儿把门又打开,透过安全锁把手机扔了出去,冷讽道:“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萧易,让他给你送衣服过来。”  “上官睿,你是不是男人啊。”  砰……  回应她的是突然甩上的门……  甩上的门,阻隔了一切。没有报复的快感,就算是她故意进了这里。他怎么会……  洗澡,清理房间。在做完一切后,上官睿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手上的电话。有很多拔出记录,唯一一条是接通的。接通时间是一分三十二秒,慕容雪对她说了什么,他不知。只是突然有些慌,如果让安然知道了他在找了她后,竟然跟慕容雪发生了关系,她……  手指停顿,还是按下了拔号键……  今儿6000字。明儿见。电信再不来,我真想灭世了。我已经五天没网络了,这是非人的折磨。  对了,申请入群的姑娘们,紫群里没有管理员,这几天没有网络,所以,无法通过你们入群的申请。等网络好了,立刻审核通过哈。么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