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61章:登堂入室(补更)

第261章:登堂入室(补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31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6
   手指微顿,最后还是按下了拔号键……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上官睿的心揪了一下。漫长的声音,对上官睿来说,却像是无止境一般.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拔……”  单调的声音,从嘟嘟的声音后,便是那冰冷生硬的客服回音……  电话不停的在响着,像是不打到对方接不罢休。安然眉头轻蹙的看着那不停闪烁的号码,再又一次响起之时,安然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安然。”  电话接起,上官睿有一秒没反应过来。当确定了真接通了之后,立刻开口……  “昨晚……我不知道慕容雪会来这里,我昨晚喝多了……我把她……”  “上官睿,你让我觉得很恶心,真的恶心。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什么,我跟你在四年前便已经没有关系。我从来没想过恨你,所以,别逼我恶心的恨你。”  果断的挂了电话,安然把手机扔到了床上。胸口在起伏着,莫名的还是有一股子气流在胸口处来回的冲击着,那种感觉……  让她很不舒服,其实一切本是正常,上官睿跟慕容雪如何,都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她只是恶心,恶心这个男人怎么能够在跟慕容雪一边做完,一边来跟自己说,喝多了。他如何跟自己没关系,他的解释真的让她觉得恶心。  电话刚被扔到床上,又响起。  安然心里一股子火在被油点燃烧的炽烈,看也没看直接拿起电话,接通后在对方还未说话的当下已经开口声吼道:“上官睿,你够了……丘泽……不是,嗯,差不多了,半个小时,嗯,半小时后见。不用来接我,我自己过去便好。”  安然在怒吼后,听到了丘泽的电话。一口气立刻给卡在了喉咙口。咽下,然后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还未完成的工作。  挂了电话,安然把手机扔在一边。深吸了一口气,正色的走回桌边……  丘泽此时坐在车里,看着安然房间的窗户。  四年了,他以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守护着。只是,好似被隔绝在一层隔膜外般。有多久,没有听到安然这么有生气的言语了。她永远是一副淡淡温柔的模样,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撼动她,让她动怒的。只是,他们都明白,她不是不会动怒,不是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她只是把心藏起来了,藏在一个太深的地方,而他,不得入其门。子有妈雪。  从一边拿出一支烟,点燃。  电话突然响起,丘泽侧头看着熟悉的号码,无奈的接起,只听到电话那边熟悉的女声传进耳里……  “臭小子,你是打算长居在美国了吗?你说的媳妇呢?老爷子天天催着,我告诉你,这次你再敢放你老妈我的鸽子,我就让你爸让人把你绑回来……你还让不让我抱孙子了……”  ****************************************  上官睿的门外,慕容雪被逼无奈的打了萧易的电话,在结巴的说完,萧易没有多话的便挂了电话。她不确定萧易是不是真的会过来,但是当萧易站在她的面前时,慕容雪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她能感觉到萧易冷冷的看着她,一句话话也没说,只是用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狼狈的她,直接把外套扔在她的身上,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慕容雪手已经敲的很疼,雪白的纤手上红肿一片,捏着外套,站起身,赤脚的走着。  没走两步,萧易突然顿住,看了一眼赤脚的慕容雪,脸色更是冷了几分。突然转身,突然抱住慕容雪,新娘抱的稳稳的搂在怀里。  慕容雪先是一惊,在整个人靠在萧易的怀里,头侧靠在他的颈间,那温暖的气息与刚刚的狼狈冰冷相较而言,那样的暖心。  他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直视着前方。慕容雪靠在他的怀里,莫名的觉得一阵心安。刚刚的各种负面的情绪此时都好像得到了沉静一般,她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和他身上那股子莫名的怒意,慕容雪知道他在生气,可是即使如此,鼻头还是一酸,眼眶莫名的红了。  温热的液体顺着眼眶流出,流进了萧易的脖子里。  萧易的身体僵了一下,迈步出了电梯。走出去,一手拉开门,把慕容雪放了进去。  车飞速的开离,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萧易的住处,慕容雪的眼眶还是红红的,车停下后,萧易便已经立刻下了车,然后一手拉开车门把慕容雪扯出来,抱上。大踏步的往楼上走去……  “萧易……”  在门被甩上的时候,慕容雪看着萧易那过于冰冷的脸,莫名的情绪在心口蔓延着。萧易始终没有看她,只是抱着她一直往浴室的方向走,在拉开浴室的门后,一手打开水,直接把慕容雪扔了进去。  也不顾自己身上穿着整齐的衣服,在水冲刷而下的时候,萧易未扯自己的衣服,只是扯开慕容雪身上挂着的衣服,力道很大的一手扯开。那力道扯的衣服弹在肌肤上很疼,目光定格在那一道青痕上,眼神突然如野兽一般的盯着那雪白的肌肤,上面不应该存在的痕迹……  一手拿过沐浴露,搓在手心里,开始疯狂的搓洗着慕容雪身上的肌肤。力道很大,每过的一片肌肤很快就被搓的红肿一片。慕容雪疼的不停的抽气,看着萧易那要杀人的模样。喉咙卡的厉害,心底莫名的酸。从他在她不抱什么希望的当下出现在上官睿的门口时,在他折回抱起赤脚的她时,即使眼神那样的冰冷,但是动作却如此的轻柔,她知道,他生气,却依然珍惜着她。  那抹子怜惜……  闭上双眼,身上疼,可是却没有挣扎,任萧易那样疯狂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  当身上每一片肌肤都被搓洗了几遍后,身上整个红艳艳的一片。萧易的手停下来,看着满是泡沫的水以及闭着双眼的慕容雪。一手捏起她的下额,看着慕容雪的脸,眼神越来越黯。  “慕容雪,你竟然让他碰你……”  狂风暴雨的把慕容雪拎起来,本来就溢出的水此时溅出的更多。萧易也不顾浑身还是湿透的慕容雪,直接抱起,往房里走,一把扔进大床里。没有任何前面的抚慰,人已经闯了进去。像是发泄一般的凶猛的来回着,手扣着慕容雪的双臂,那双眼里汹涌的怒气,那是着实的怒意……  “萧易……”  他太用力,弄的她很疼。身体跟要撕裂开来了一般,如此让慕容雪疼的窒息。身体每一个吐息都带着满满的疼痛,他的愤怒透过肢体语言尽数的表达出来。  慕容雪很疼,但是这样的疼却让她的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看着萧易那怒极的模样,眼泪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心口的酸。两个人,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一个爱着自己的男人,两种极致的表达方式,而她……  究竟是谁犯了贱……  身体疼痛中夹杂着快乐,双腿圈上了萧易的腰身。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一刻的不忍,不忍他内心受折磨……  慕容雪含着哭音的借着萧易的力量微起身,唇贴上了萧易的耳侧,带着沙哑的声音喃喃道:“我跟他,没做。”  她的声音很轻,也不知道萧易听到了没有。只觉得,萧易的动作突然停下。而停顿的瞬间,接着慕容雪便觉得自己整个推回床上。而萧易那双染满痛苦的眸子看着紧紧的盯着慕容雪的双眼,像是在看进了灵魂一般。  过了一会儿,对慕容雪来说却仿若是一辈子般。萧易突然低头吻住了慕容雪微张的唇,贴着她的唇近似痛苦悲伤的昵喃……  “雪儿,别让他碰你,这里……会疼。”  手被萧易扣住,按向了他的心口处。那里因为刚刚的疯狂正在快节奏的跳动着。这是萧易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表示出他的软弱,慕容雪眼眶更红了,泪水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滚了出来。没有回答,只是缠紧了萧易。这一刻,她好似忘记了上官睿,身体和眼里,只感受到了这个正在用力量征服自己的男人……  ******************************************  安然今天没有时间接安泽和程贝贝,程涵蕾看了一眼自己今天的行程。本来事情都很顺利,但是下午的三点半时,会议因为一些小分歧而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当会议结束后,比原定的时间稍微晚了半个小时。走出会议室后,程涵蕾面色冷静的拿起包,便往电梯走去。  进了电梯后,立刻打电话到幼儿园,这里到幼儿园还需要将近二十分钟,这会儿已经下课几分钟了,虽然有小泽在,但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程贝贝和安泽刚刚已经被人接走了。”  “谢谢。”  程涵蕾松了口气,当进了停车场,拉开车门坐进去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接走?  安然昨晚就没有回来,打电话说明天才会回来。难道是安然提前回来了……  一般来说,幼儿园里除了她之外就安然能接人。其他人根本就接不走程贝贝和安泽,有些慌的拿起电话拔了安然电话。  在确定了安然还没回来的时候,程涵蕾没多说就挂了电话,心中已经隐隐的知道了可能是谁了……  电话果然刚挂,还没拔电话,自己手机就响了……  “雷辰逸,是不是你接走了贝贝和安泽?”  “妈妈,你真聪明。今天是叔叔接我们的哦,叔叔现在在跟泽哥哥组装新买的枪,没时间接电话哦。叔叔让我跟你说因为今天你开会会晚一些来,所以先带我们回家了。妈妈,叔叔买了好多菜。你快回来,叔叔说要给我们做好吃的中国菜。妈妈,我要跟我的新朋友玩了,你快点回来。”  啪……  电话挂了……  程涵蕾听到电话那边嘟嘟的声音时,眉头不由的紧蹙着。谁告诉她,为什么雷辰逸能够进她的家。谁再告诉她为什么连安泽那么难亲近的小朋友,雷辰逸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又攻入了内部……  打开的家门,程涵蕾看着家里那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安泽正一副崇拜的眼神看着雷辰逸,他的手上正拿着安泽一直喜欢的一款枪。但是因为她和安然都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所以,买回来了,也没办法组装起来。现在,看着已经快成型的枪,以及安泽那副看偶像的眼神,让程涵蕾脸色又阴了几分。  程贝贝手中抱着所谓的新朋友,新款的限量版玩偶,程贝贝在电视里看到后,就一直吵着要,但这个预定起来麻烦。而且她是觉得这个对于孩子来说,太昂贵,虽然她疼程贝贝,但是这些奢侈品,她不想孩子从小就接触。她希望她的宝贝有正确的价值观,但是此时,看着这个比较难买到的限量版的玩偶被抱在程贝贝的手中,她那小脸上燃烧的兴奋小火焰。  那是她都很少能够看到的,她一开始以为,程贝贝也只是孩子的贪新鲜,没放心上。却没想到,一个玩偶,程贝贝会这么开心。  这个男人……  真的太会收买人心了。  程涵蕾站在那里,感觉自己被排挤在外了。这个家里,她倒像是一个外人一样。有些后悔当时没给程贝贝买,更后悔自己没抽时间学这些枪械组装。这男人,也太万能了吧!  “你回来了?回来的路上正好到唐人街,看到一家不错的水晶包很正宗,还热乎着。记得你以前喜欢吃,尝尝看,先垫垫肚子。”  雷辰逸的视线只停在程涵蕾身上一秒,便又转回了手上的枪,已经组装的快接近尾声了,手灵活的动作着。还好,他小时候也喜欢这些。常常买很多回来自己研究组装,因为天赋不错,所以,即使已经多年不玩,但是,这些已经熟悉于心的组装,对他来说不是难事,摸摸就上手了……  “雷辰逸,这是我的家。”  程涵蕾真怒了,看看,看看他那一副登堂入室,还一副好似他是男主人,她是客人的模样。目光定格在桌上的打包盒,她来美国四年多了,的确很久没尝过水晶包了。吃过几次,都太不正宗,导致已经没有再尝试的兴致。她又没有时间四处去找,此时,不仅仅是讶异雷辰逸竟然才来就知道哪里有正宗的,更甚是,他为什么还记得……  四年了,不是吗?  他对自己的喜好,有那么上心吗?  “嗯。”  嗯……  程涵蕾发现自己这几天的火气真不是普通的大。  “嗯什么嗯,你这是擅闯名宅,我可以告你。”  “妈妈,是我请叔叔上来的。”  “干妈,是我请叔叔上来的。”  两个小家伙,这会儿默契十足,在听到程涵蕾火大的对雷辰逸吼的时候,两个人立刻同时抬头,护着雷辰逸。那副模样看的程涵蕾一口气差点没憋的内伤……  雷辰逸耸耸肩,看着程涵蕾那副气极败坏又拿他没办法的模样,气鼓鼓的小脸真是让人移不开目光,如果不是两个小家伙在,真想扑倒在沙发上,狠狠的啃一啃,解解渴。  程涵蕾感觉到雷辰逸投过来的目光,那眼神,意图太过于明显,看的程涵蕾也不由的一燥。他的眼神就跟要立刻吃了她一样,刚刚的气势立刻给收了一半。有些气结的看着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她的雷辰逸,想瞪他,可是他已经收回目光,又开始专注手上的枪械。  话憋在喉咙里,还没开口便听到安泽欢呼了一声……  “雷叔叔,你好厉害。”  一手接过组装好的枪械,安泽拿着那有些过重的枪,捧着吃力,可是双眼里的兴奋却不容忽视,真的好像没有看到过安泽这么兴奋的眼神……  “对后有什么想我帮忙的,随时效劳。”  以后,鬼让他有所谓的以后……  “叔叔,那贝贝要是喜欢什么,叔叔会给贝贝买吗?”  “当然。”  “叔叔,你真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程贝贝的嘴很甜,一听到雷辰逸的话,立刻兴奋的站直,搂着雷辰逸的脖子对着他的嘴就亲了一下。雷辰逸愣了一下,表情有一瞬间的怔忡,但是片刻后,脸色又恢复了正常。然后对着程贝贝不知道说了什么,接着程贝贝放开玩偶,快步的跑向程涵蕾……  “妈妈,贝贝要亲亲。”  程涵蕾还没反应过来程贝贝为何突然要亲亲,人已经弯腰,而程贝贝如刚刚亲雷辰逸一样的在程涵蕾的唇上亲了一下。吧唧一口,亲的大重又响。孩童的奶香味在鼻息间散开,程涵蕾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程贝贝回头对雷辰逸说道:“叔叔,贝贝乖吧。”  “乖。”  随着两个人的对话,程涵蕾的视线也看向了雷辰逸。如此便掉进了一汪深邃的眸子里,那眼里跳跃着火焰,而雷辰逸的舌尖不着痕迹的扫过自己的唇瓣,那眼神红果果的透露着一个讯息……  薄唇轻启,未吐出的言语,但那无声的几个字让程涵蕾的脸瞬间僵住,接着便听到程涵蕾对着雷辰逸吼:“雷辰逸,你……”  后面的话在两个孩子面前堵住,孩子不明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雷辰逸刚刚做了什么猥琐的事情。看着他的表情和眼神,程涵蕾深吸了一口气,那发泄不出来的复杂情绪,只能突然转身往房间走去,砰的一声甩上门。  冷静冷静,除了不停催眠自己这两个字外,程涵蕾发现自己已经快失了理智,失的不行了。  明明有已经很冷静了,明明已经做好了很强的思想准备。还是不行吗?怎么在他面前,一个小小的暗示性的撩拨都能让她情绪有波动呢。有些头疼的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心,揪住了……  “叔叔,妈妈怎么了?”  “妈妈嫉妒你先亲叔叔,没有先亲她。”  “哦,那下次贝贝先亲妈妈再亲叔叔,叔叔会生气吗?”  “不会。”  “叔叔,你真大方。那下次为了不让小气妈妈生气,贝贝亲了妈妈再亲叔叔。”  “好。”  这看似纯洁的对话里,有着猥琐灵魂的某人不禁开始无限的意淫起来……  **************************************  砰……  乒乓……  叮咚……  进房没多久,程涵蕾正在思索着怎么才能把雷辰逸这个简直想侵蚀她生活的男人给弄离美国。S市的公务有那么闲吗?闲的他呆在美国跟度假一样。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时间这么多,还有他的那个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着实给程涵蕾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冰冷的从头淋下。淋的一下子清醒了起来,而程涵蕾回神间才发现自己竟然把时间花在想雷辰逸身上,而且好似有一些时间了。在回神后听到外面那些声音……  反应过来后,立刻站起身,拉开房门……  程贝贝和安泽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动作一致,双手捧着下额,跪在沙发上,目光正看向厨房里忙碌的男人。  拉开门,那乒乓,叮咚的声音更是响了几分。程涵蕾压着一口气走到厨房门口,顺着两个孩子那同样有些受惊的目光看向厨房里的那道身影,原来,人还是无完人的。就像某人进了厨房的厨艺来说,四年来,却未见长……  “雷辰逸,我厨房东西碍了你的事了吗?”  站在厨房门口,刚刚远远一看还没觉得什么,现在一看,那真的可谓是台风过境啊。地上,厨台上,简直是各种被凌虐过。厨房如果是有生命的,此时肯定是眼泪汪汪,被虐的惨不忍堵。记忆里,雷辰逸好似也给自己做过面条,也没见过这么壮观啊。  他是故意的……  但是看着雷辰逸那一本正经拿着刀,一手按在鱼上,一副正在认真跟鱼做斗争的模样。那认真的表情,仿佛砧板上的鱼就是他的对手一样。那表情,真不像是做假。但是……  “很快就能吃了。”  雷辰逸一边认真的盯着鱼,一边对着程涵蕾保证……  很快能吃……  他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吗?  “雷辰逸。”  “嗯?”  “雷辰逸。”  “怎么了?”  雷辰逸这下总算听出了程涵蕾语气不好,侧头看向程涵蕾,一副我现在很忙,有事说事,没事先出去的表情。  “滚出去。”  “什么?”  “我说滚出去,三二一,滚出厨房。”  程涵蕾真的发飙了。看着这厨房,她要收拾多久啊,那无辜的菜和无辜的鱼,还有那些无辜的放在厨台上的其他菜。如果经过雷辰逸的凌虐,它们都会后悔,来这世上走上这一圈。  雷辰逸见程涵蕾真的怒了,放下手中的刀,也松了死命按着的鱼,后退了一步。在程涵蕾喷火的眼神下,退出了厨房。  程涵蕾取代了雷辰逸的位置,没看到雷辰逸那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他想念蕾蕾做的饭菜,已经想了很久了……  程涵蕾看着厨房,除了想拿刀砍人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在法制的社会里,文明人要有文明人的解决方法,不然,她真的想拿刀直接砍了眼前这个男人……  冷静……  冷静……  程涵蕾不停的催眠自己,不停的让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直到呼吸平顺了,这才睁开双眼。开始快速的清理着厨房,动作利落迅速的把刚刚雷辰逸制造的战场收拾好。然后看了一眼厨台上一堆菜,他这是把整个超市菜搬回来了吗?  工作很忙,事情很多,但是在陪伴孩子这块,和每周都会有时间就下厨,让他们可以有家的感觉。这一点,程涵蕾从未怠慢过。就算再忙也会抽时间陪贝贝,像个妈妈一个做饭给她吃。让她能够感觉到家庭的温暖……  在安泽和程贝贝两个小朋友那超人也有不会东西的眼神下,在两个人中间半跪下,用跟他们一样的姿势趴在那里,最好的视野里,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厨房里,程涵蕾熟练的切着鱼处,熟练的处理着虾蟹,熟练的切着菜,一盘盘的放好,用不到的直接放进了冰箱里。很快,刚刚还跟台风过境般的厨房已经井然有条理的呈现在眼前。而程涵蕾也拿起围裙系上,玲珑的身影在三个人紧盯的视线下厨房里忙碌着……  从进来便已经打量过这里的布置,每一处都透露着主人的心思和这里的温馨。身边两个小朋友时不时的看着雷辰逸,再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厨房里忙碌的程涵蕾。  眼睛圆溜溜的转着,程贝贝很喜欢雷辰逸。不仅仅因为他长的很好看,对自己很好。看到雷辰逸,就是莫名有一种亲切感。那是上官爵干爹比不上的感觉,虽然她也很喜欢上官爵干爹。但是……如果相较而言……她还是……  “叔叔……”  “嗯?”  看的专注的雷辰逸听到程贝贝那犹豫的小心翼翼的声音,侧头看向程贝贝。  “你能当贝贝的爸爸吗?”  ********************************************  一道道菜出锅,两个小朋友已经乖乖的自己坐好自己的位置。而程涵蕾刚解下围裙,便见雷辰逸帮着她把菜往外端。  当一道道菜摆上桌,雷辰逸跟安泽坐在程涵蕾和程贝贝的对面,而程涵蕾如每次吃饭前一样,先帮程贝贝夹一些她想要吃的。然后这才拿起自己的碗准备吃饭,从头到尾都是当着雷辰逸是个透明的人……  雷辰逸看着桌上的一道道的菜,其实曾经并不觉得这样的感觉是幸福的。在他的眼里,这样的饭菜是理所当然。时隔四年,雷辰逸看着桌上的这一道道菜。每一道都散发着浓郁的菜香味,如果跟酒店的菜肴相较,这明显的上不了台面。  但是,这四年来,吃遍了各地的饭菜,可是记忆深处记的最深的还是那吃的为数不多的几次……  他想着,就算努力的压抑着,却依然无法欺骗,他记着程涵蕾的一切,就算是封住,也未成忘过……  几乎是带着神圣的表情吃着面前的菜,咀嚼在口中,每一口都是记忆里的味道……心口,各种情绪在翻涌着。  如此和谐又似诡异的氛围里,在饭吃了一大半时,程贝贝抬起埋头吃饭的小脸……想着刚刚问叔叔的问题,然后叔叔说要问妈妈。  “妈妈……”  “嗯?”  停下手上夹菜的动作,侧头看向程贝贝,声音轻柔……  “叔叔可以做我爸爸吗?”  一句话,让程涵蕾脸上的表情有些怔。没有看向对面,也明显的感觉到雷辰逸那火辣辣的目光……  “贝贝不是有干爹吗?”  无视雷辰逸那穿透人的目光,程涵蕾微怔后,放下碗筷,伸手摸摸程贝贝的小脸颊。这还是程贝贝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说到爸爸这个词,开头的两年,程贝贝还不能理解爸爸这个字眼,之后的两年因为有上官爵的存在,程贝贝也没再提过。  “妈妈,贝贝想叔叔做贝贝的爸爸,贝贝喜欢叔叔。妈妈,可以吗?”  程贝贝那漂亮的大眼睛看着程涵蕾,盯的程涵蕾眼眶有些湿。她不知道为何程贝贝会这么喜欢雷辰逸,心中有些酸……  “贝贝,叔叔就要结婚了,以后会有自己的宝宝,所以,叔叔不能做贝贝的爸爸。”  雷辰逸听到程涵蕾的话后,眼神明显的黯了几许,也许是应该……程贝贝似乎被打击到了,抬起头看着雷辰逸,眼眶明显红了一些。  程涵蕾看着程贝贝伤心的模样,心中的怒气在翻搅着,看着那罪魁祸首,胸口在剧烈的起伏着。如果不是他,不让贝贝这么喜欢他,贝贝也不会有让他做爸爸的想法。而他明明不可能做贝贝的爸爸,为什么还要给贝贝期望,让她的宝贝这么难过。  就像是明明有了夏若雨,还在这里纠缠,让人觉得他的心好似……  啪……  手中的筷子在手中握紧,抬起头看向正用深邃的目光看向自己的雷辰逸,力持平静的看着雷辰逸,压抑的怒意让程涵蕾的声音明显的低哑了许多……  “雷辰逸,我们谈谈。”  今儿8000字补更。。。。还欠你们3000字。。。。人生,木有希望了。。。。。  默默的说,家里网络还木好,六天木网了,人生都绝望 了……投诉也只是不停的敷衍偶。表示,已经抓狂的无语了。顺便说一句,手机也没流量了,所以,偶几乎快人间蒸发了,默默的躲在墙角,没网络的日子,我的人生满布着黑暗的悲伤。。。。。。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