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63章:

第263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4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7
   床上的人已经熟睡,一直靠在一边的人睁开未曾入睡的眸子,里面一片清明。一手掀开被子,下了床……  脚步,无声无息的。拉开的房门,吱呀一声,而后雷辰逸的身影在客厅里行走自如。当站定在程涵蕾房门口时,手扣上门把,轻拧,果然是落了锁……  眼底闪过一抹深邃,大手伸进外套的口袋里,手指轻碰间,发出些许金属的声响……  ***************************************  他的存在感实在太过于强烈,只是房间逗留那会儿,好似整个房间都已经充满了他的气息。萦绕在鼻息间,辗转反侧。即使门已经落锁,即使他是在贝贝的房间里。脑却不由的去想,贝贝那张小床,他的四肢如何伸展……  摇摇头,把脑中关于雷辰逸都给摇去,越是摇越是清晰……  其实,脑中最清晰的还是那几句话。就像是不停在单曲循环一样的在脑中这样奔着,他的行径是故意的,明眼都看得出来。就是因为知道他想要做什么,程涵蕾心底才会有这么复杂的矛盾。就在矛盾中翻转了半个小时……  突然……  程涵蕾翻床起身,走进浴室……  再回到床上,程涵蕾拉上被子盖住自己,闭上双眼,什么也不敢再想,脑中不停的催眠着快睡快睡,门已经锁了,没关系。在不断的催眠下,这次,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门伴随着钥匙插入孔里转动的声音,接着房门被拧动着,慢慢的打开。雷辰逸的视线在一片黑暗里精准的锁在床上,迈步,一手关门,咔嚓一声,是落锁的声音。迈着如猫的步子靠近床,坐下间,床也随之深陷下去。  从一开始的黑暗,在走进来后,窗帘里透着的隐隐一点光足以让他看清躺在床上的身影。  蜷缩成一团的身影,四年了,她依然是这个睡姿。总是蜷缩成一团,像是在寻求安全感一样。脸贴在枕头里,巴掌大的小脸大半个深陷在软软的枕头里,而乌黑的长发,直披而下,几缕遮在脸颊上,大部分的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形成一股子视觉冲击……  被子严实的裹在她的身上,整个人显得更加娇小纤细……  一手撑在床侧,一手挑开那遮住程涵蕾小脸的发丝。当遮住的脸颊慢慢的呈现在眼前的时候,雷辰逸慢慢的低下头。刚刚只是朦胧的影像随着头越来越靠近,眼前的小脸也越来越清晰。浓重的呼吸喷在她的小脸上,带着一股子瘙痒的感觉。  手挑开的发丝,露出的鬓角,贴近间,看到程涵蕾正蹙着眉头。额头更是有细密的汗滴密布着,唇瓣正在紧抿着,嘴里突然发出细碎的呻.吟。雷辰逸满腔的**下,仅存的理智,在看到程涵蕾的表情时,立刻侧过身,一手打开灯……  突然的亮光,脸不再朦胧,而是清晰的印进眼里。只见躺在床上的程涵蕾脸色无一丝血色,额头上的碎发都被汗水湿透。小脸皱成了一团,整个人还在睡梦中。  “蕾蕾……”  雷辰逸心中一惊,立刻伸手拍了一下程涵蕾的小脸,拉开被子,一把搂住程涵蕾。这才发现程涵蕾的手是捂在肚子上的,在梦里不适的程涵蕾只是流了些冷汗。而被突然叫醒,大脑便清楚的接收到了那由腹部传来的疼痛感……  身后靠着的温热,以及那近距离下不会看错的脸。那一阵阵的疼让醒了的程涵蕾不由痛苦的喘息,手按着腹部按的更紧了。  “蕾蕾,怎么了?”  雷辰逸的声线有些不稳,把程涵蕾搂的更紧了,手贴着她的脸,除了汗水,也未发热有异样。但是那表情,明显就像是在受十大酷刑。一时间,有些焦急。  程涵蕾心口有火焰在燃烧,疼痛当中脸色更是不好。刚刚在发现来事了,立刻就到浴室准备好,躺在床上立刻摒除杂念的睡了。以前如果是白天,她会立刻吃药。但这次正好是晚上,又不需要熬夜工作。程涵蕾就想立刻睡了,也不用吃药了。  这会儿是睡着了,被弄醒了。心底的火焰在飙升着,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蕾蕾……”  “出去。”  咬牙,程涵蕾翻个从雷辰逸的怀里退开,又整个蜷缩起来。咬着唇捂着小腹便准备下床拿药……  一双大手,搂住她的腰,把她再次带进了他的怀里。另一手便准备打横抱起她,一边动作一边说道:“去医院。”  在雷辰逸的认知里,手捂着腹部,还疼的这么厉害。应该就是急性阑尾炎,看她疼成这样子了,还有一副不准备去医院的模样。不由声音也冷急了一些,手动作力道也大了些。  程涵蕾已经疼的半死不活了,脑子却清醒的很。一听到去医院,就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雷辰逸,身子往一边一缩,皱眉头的看着雷辰逸说道:“不去。”  一边退开,一边又要下床。药,她现在急需要要。早吃一秒,就少疼一秒。  雷辰逸见程涵蕾都疼成这样子了,竟然还在那里任性的说不去,脸色更是沉了几分。  “必须去。”  音落,手已经又把程涵蕾卷回了自己的怀里。  “我说我不去。”  时上过脸。程涵蕾疼的难受死了,用尽力气的挥开雷辰逸,也顾不得穿鞋了。一手捂着小腹,弯着腰就往抽屉那边走。  “程涵蕾,跟我对着来也要看个时候。你都疼成这样了,再不去医院做手术,真想疼死是吗?”。  雷辰逸见程涵蕾任性,口气越来越不好。再看她赤脚,眼神越发的深邃。没他叮咛,连要穿拖鞋都忘记了。强行的把走了几步的程涵蕾给抱进了怀里,一手拿起挂在那里的外套,往程涵蕾身上一包,脸色凝重的往外走。  程涵蕾被打横抱起来,脸色苍白的还没反应过来所谓的手术的意思……  “手术?什么手术?”  雷辰逸已经走到房门边了,有些后悔刚刚猥琐的落锁了。一手抱着程涵蕾,一手打着多了一道程序的门。  “一个小手术,切掉就行了,不用害怕,我在。”  雷辰逸以为是让程涵蕾想到了之前不好的回忆,立刻心揪紧了,声音也从刚刚的冷硬,柔了几分。  切掉,切掉什么?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认真的脸,脸更是白了几分。  “你要我切什么?”  雷辰逸手已经打开门了,看着已经疼成这样,还在那里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程涵蕾。抱在怀里的身体,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害怕这样会让她身体染上风寒,身子股本来就不好,不由的更拉紧了他身上的外套……  “盲肠。”  盲肠……  她的盲肠碍着他的事了吗?程涵蕾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真是呆了。手还抓着雷辰逸的衣服,看着雷辰逸,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样。连疼痛都暂时忘记了,他竟然以为她阑尾炎……  “雷辰逸……”  “闭嘴,必须去医院。”  雷辰逸因为担心而不耐烦的打断程涵蕾的话,迈步往外走, 还一边小声,不想吵醒里面两个孩子。还没走两步,刚在困惑,程涵蕾怎么这么顺从的真闭嘴了,以为是痛晕了,谁知道一低头,就看到程涵蕾那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他……  脚步一顿,眉头轻蹙……  “雷辰逸先生,我是痛经。你是不是准备带我去医院,把我的子宫切了?”  那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秒杀……  这世上能秒杀雷辰逸的,真几乎没有。而程涵蕾很荣幸的秒了一次雷辰逸,看着雷辰逸那瞬间石化的表情……  男人,女人,都知道痛经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好像没有看到过程涵蕾痛经的模样,所以……  “以前没见你疼过。”  雷辰逸有些尴尬的往回折,返身再回到房间,关上门。在把程涵蕾放回床上后,用面无表情掩饰自己摆的乌龙而造成的尴尬。  “以前你只会脱我衣服。”  程涵蕾这话倒不是刻意的控诉,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听在雷辰逸的耳里,脸色微微有些变。想起两人在一起的那些时间里,的确,大部分时间在床上。而其他时候,也正好是她正常的时候。唯一一次来事了,还是已经来了。所以从未见过她如此……  “每次都这么疼吗?”  见那已经白的可怜的小脸,雷辰逸喉咙有些干,有一种莫名的类似歉疚的情绪在内心翻搅。  “习惯了。”  三个字,像是重锤锤上了雷辰逸的心。  “我给你倒杯热水。”  雷辰逸发现过多的言语,无法表达些什么……  丢下句话,转身往外走。程涵蕾现在疼的没心情跟他说什么不用,她的确需要水。没了雷辰逸的捣蛋,程涵蕾直接走到抽屉前,把自己一直想要拿的药拿在手上,刚折身走回床上,直接剥开两粒,正好,雷辰逸端着热水推门进来。  一眼便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药,以及她手心里的两粒胶囊状的药丸。  几个大步,程涵蕾刚准备伸手接过水,水没接到,手心里的药倒是立刻被拿走。没有防备,药就这样沦陷在他的大手里,水放在一边,顺手拿起桌上的。接着直接走向抽屉,在里面翻了一下。确定了没有后,折身,往浴室里走。  被这一系列动作给震在那里的程涵蕾,眼见着救痛良药被雷辰逸尽数拿着进了浴室,在反应过来时,雷辰逸已经到了浴室门口了……  “雷辰逸,你做什么……药给我……”  脚刚落地刚站起来,便听到浴室里抽水马桶传来声音……  接着雷辰逸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若无其事的完全不知道他刚刚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他究竟知不知道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多重要,知不知道没药,她得多痛苦啊。这个男人……太过分了……  “雷辰逸!”  程涵蕾双眼瞪大,看着雷辰逸,那眼神,恨不得把雷辰逸给吞噬了。雷辰逸若无其事的走过来,伸手看似温柔但是带着强制性的力道按住程涵蕾的肩膀把她按坐到床上。程涵蕾又疼又气,被雷辰逸接近强制性的按回床上,拉好被子。  一边动作一边说道:“以后不许再吃药,那药副作用大,对身体不好。以后我让人开点中药给你喝,调理调理。别瞪我,瞪我药也没了。”  “你!”  程涵蕾一口气憋在心口,想吵架这会儿都没力气。只能捂着手像是泄愤一样的转过脸不搭理雷辰逸,一手按紧小腹,一手扯高被子捂着脸,冷冷的说道:“我要睡了,滚出去。”  没力气吵,又疼的厉害。程涵蕾闭着眼睛,背对着雷辰逸。  雷辰逸站在一边对于程涵蕾那近乎于泄愤的话语竟然没有抵回去,而是真转身离开了。  房间安静了,程涵蕾捂着肚子,疼的更厉害了。眼眶不由的有些湿,整个人紧紧的蜷缩着,真恨不得立刻有人把自己敲晕了。可是这疼的,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心中恨雷辰逸恨的真恨不得有力气把他撕碎的一片片的扔进抽水马桶里抽走,抽到太平洋,大西洋,哪个洋都好,只要别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不停的腹诽,不停的说,程涵蕾大脑越来越清醒。因为清醒,开门的声音也很是清晰。听到门拧动的声音,程涵蕾那疼的睡不着的怒气尽数的想要发泄到雷辰逸身上。  见他不识相的又进来,立刻转身生猛的瞪向雷辰逸……  “我让你滚出去,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话还没落,在看到雷辰逸手中冒热气的碗时,闻到空气中那不陌生的味道。  怔愣间,雷辰逸已经迈步走了过来。程涵蕾看着雷辰逸小心翼翼的端着手中的碗,一步步的走过来。闻着那味道,其实已经知道他手上的东西是什么了。  坐下,放于一边。  “喝点这个,网上说这个有用。”  刚刚他出去第一时间就是拿ipad查了一下,知道这个有用。虽然没弄过,但是按照着来,也算弄出来了。浓浓的姜味在鼻子前散开,程涵蕾看着面前的褐色的水。眉头皱起,头别开。  “不喝,拿出去。”  “程涵蕾,我不介意用我喜欢的方式喂你。”  见程涵蕾缩在那里,咕哝着抗议。不客气的威胁着,程涵蕾身体一僵,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记得他口中所谓的他喜欢的方式是什么方式。明明之前的一切都已经被尘封了,可是此时,却那么轻易的就让人记起……  抿了一下嘴,讨厌生姜味。特别是这种熬出来的生姜,他真是在虐待她。  见程涵蕾妥协,雷辰逸伸手搂起程涵蕾,一手端过放在一边的红糖姜水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凑进程涵蕾的嘴边……  皱着眉头,跟要去赴死一般的张开嘴,喝了一口直接吞下去。那表情,太狰狞,让雷辰逸有一种自己手中端着的就是毒药。  “不喜欢姜?”  程涵蕾不回答,只想快点喝完,了事。  热却不烫的红糖姜水入了胃,带来暖暖的感觉。身体里的寒气明显的退了一些,虽然没有达到解痛的效果,但人明显的舒服了一些。一碗喝了下去,便听到雷辰逸声音明显的低柔了几分的问道:“好些没?”  “嗯。”  不知道应该对这样的雷辰逸说什么,程涵蕾只能躺下闭眼,装死。  悉索的声音,没一会儿便听到开衣橱的声音。微眯眼,看着雷辰逸拿着她的睡衣走过来。立刻浑身防备的说道:“你做什么?”  “你现在这情况,我能做什么?”  这话,说的有些憋。费心思的留下,准备晚上能够得逞,万事俱备了,只欠这东风,谁知道东风没来,还刮来个事风……  程涵蕾瘪瘪嘴,他说的也是事实。也因为这样,她才会在刚刚睡前,有些安心。不用担心他想方法闯进来,果然没想错他的猥琐……  “雷辰逸,你让我安稳睡下行吗?我真难受。”  “换了衣服再睡。”  雷辰逸坚持的扯着程涵蕾的衣服。  “不用。”  “换,别以为我动不了你,就没其他方法了……”  雷辰逸的手解着程涵蕾的睡衣纽扣,程涵蕾手还扣在他的手腕上,听到雷辰逸暗示性的话,疼的惨白的眼睛,不由飘上两抹红云。  “全身上下,闭眼睛我都知道是什么样,别扭什么。”  雷辰逸一边脱着明显已经认命妥协的程涵蕾的衣服,一面嘴上借着陈述事实。  “闭嘴。”  程涵蕾尴尬了,这男人,脑子里天天在想什么……  “想你的味道……”  雷辰逸像是能读心一般,手指故意的扫过程涵蕾的顶端,明显的感觉到程涵蕾的身体轻颤了一下。虽然很想继续下去,但是这状况……  给她换衣服,简直就是给自己找折磨。雷辰逸从一开始的没邪想,这会儿因为自己的嘴上说,脑中还真忍不住想了。再看这眼前真实的肉.体浮想更是翩翩然,那已经饿了好久的兄弟,雄赳赳的抗议他……  自找苦吃。  雷辰逸给自己的评语……  不敢再调戏程涵蕾让眼睛占便宜,快速的换好衣服。程涵蕾僵成一团的身体这会儿总算是放松了,立刻躺下,拉好被子盖住自己闭上双眼。  以为雷辰逸会自觉的离开,但是程涵蕾蜷缩弓着的身体突然感觉到身后的被子被拉开,而还未反应过来,一抹熟悉的温热已经贴上了她的后背。他结实的前胸贴在她后背,天生的契合。那熟悉的热度和温暖,因为在被子里,更是立刻就感觉到了那滚烫。  贴在他的胸口甚至可以感觉到他那有节奏的心跳,正在乱了节奏,而臀因为弓起的,就正好贴上了他的两腿间。明显的感觉到那里正挺立着,紧紧的抵在她的臀,让程涵蕾立刻整个清醒 过来。  他竟然上了自己的床……  小脸染上怒气,手离开小腹,准备转身一脚把雷辰逸踢下床的,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一双温热的大手取代了她刚刚小手的位置,有节奏的按摩着。  他的手可能因为**的关系,很烫,隔着他刻意拿的薄薄的睡意,就跟直接贴在肌肤上没有区别……  怒声在喉间没机会发出,而雷辰逸在贴上后,就立刻开始轻轻的来回盘旋的按摩起来。那热热的手,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有节奏和耐心的按着她的小腹处。不知道是因为刚刚喝了热的红糖生姜水,还是因为他的按摩真的舒服,小腹上的疼痛感,好似真的减轻了。起码没有刚刚醒来的时候那么痛不堪言了……  话,被咽了下去。  眼睛,还是慢慢的闭上了。这一刻,她竟然无法拒绝这样的温暖。身后,是男人熟悉的气息。而他的身体以一种包围着她的姿态存在着,像是一道大的屏障,让她可以暂时的停下休息休息,没有负担的休息……  雷辰逸贴在程涵蕾的身后,说不上是心无杂念,但是心思却全在她的身上。注意着手上的力道,其实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脑中闪过这样做,便做了。看着程涵蕾难得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即使刚刚的一切有些麻烦,但是此时的结果,却还是让他扯了扯唇角,这样的负担,他发现承受着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反而有着满满的心甘情愿……  夜,已经深了。怀里的人总算是安稳的睡去了,看着小脸上已经没有痛苦的表情,雷辰逸想睡却睡不着了。总算是抱在怀里了,却什么也不能做。这堪比满清十大酷刑……  一夜程涵蕾睡的香甜,而雷辰逸却因**折磨的一夜无眠,连冲冷水澡都没办法,害怕一动就弄醒了程涵蕾,只能强忍一夜。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的妥协,还没有一丝不甘……(这也算是虐了对不?)  ********************************  清晨,程涵蕾一夜好眠。在肚子的抗议声中醒来,刚睁开双眼,便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在眼前……  今儿6000字。。。。。紫姑娘存稿去了。。。  放心,更新会补滴,紫姑娘心中都有数。。。。明后两天把欠的更都补上。。。。。。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