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64章:

第26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7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8
   清晨,程涵蕾一夜好眠。在肚子的抗议声中醒来,刚睁开双眼,便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在眼前……  程涵蕾刚醒,大脑还未完全的清醒过来,突然看到雷辰逸放大的脸在自己面前,惊的身体往后一退。  “你怎么在这?”  条件反射的皱眉,声音也随着沉了几分。  “好些了吗?”  雷辰逸无视程涵蕾的生冷,看着程涵蕾那又恢复的猫爪子,只是简单的一个反问,立刻让程涵蕾把昨晚短暂失忆的剧集立刻回想起来。  脸上的冷硬僵了一下,轻咳了一下,程涵蕾拉高了些许被子,看着雷辰逸说道:“嗯。”。  “出来吃早餐。”  雷辰逸见程涵蕾的动作,丢下句话转身往外走。程涵蕾摇摇头,把昨晚的沦陷给摇去。她昨晚只是太痛了,而昨晚他的手按的太舒服了。她只是把他当成了暖水袋,会按摩的暖水袋而已……  换好衣服出来,才发现程贝贝和安泽都不在……  “已经送他们去幼儿园了。”  程涵蕾没说话,直接去洗漱。出来后,发现桌上放着两份用盘子盖着的东西,而雷辰逸已经在其中一份上坐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道:“吃早餐。”  这三个字,挺正常的, 但是听到程涵蕾耳里,着实挺惊悚的。昨天晚上已经见识到了他进了厨房后的壮观,实在不太能相信,他能做出早餐。  也实在是饿了,身体还有些虚。走到餐桌前,先恢复力气,再跟他深入讨论一下,关于他是不是打算赖在这里的问题。  虽然没抱希望,但是当盘子揭开的时候,程涵蕾还是差点被自己震惊的口水呛了一下。  “卖相不怎么样,味道还不错。看看我的,你知足一下。”  雷辰逸难得的调侃,在看到雷辰逸揭开的盘子时。程涵蕾顿时明白了,他所说的知足是什么意思。  也许是昨晚的那段插曲,让她卸下了一些防备,此时面对面跟雷辰逸坐在这里,竟然没有过多的抗拒情绪。拿起餐具,尝试性的试了一下,传说中的荷包蛋。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但味道真还行。程涵蕾将就的吃了点,然后喝了些热牛奶。  体力得到补充,身体明显有了力气些。站起身,收拾餐具。  雷辰逸跟在身后,从程涵蕾手中拿过,放到一边的水池里。然后真的准备拿起抹布准备洗碗,程涵蕾准备说话,但是想想,又把话咽下去。转身就准备出厨房准备去上班,经过垃圾筒,看着昨天换的垃圾筒,一早便已经又满了。  里面堆满了荷包蛋,也可以说看不出是荷包蛋的东西……  程涵蕾突然间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背对着自己正在洗碗的雷辰逸……  他是别有目的,还是真的在改变……  此时,程涵蕾自己都有些困惑了……  等程涵蕾准备好出来,雷辰逸也已经靠在那里等她了。总算还有些自觉性,知道是应该离开了。程涵蕾没说话往外走,而一路走进电梯里,再下楼。  程涵蕾刚拿出车钥匙,钥匙便被雷辰逸大手直接拿过。然后肩膀便被扣住,接着便准备搂程涵蕾到副驾驶……  程涵蕾的身影僵了一下,皱眉试图挣扎开。  “蕾蕾,你是准备在这里跟我一直僵到你迟到吗?我有一天时间耗。”  程涵蕾连鄙视都无力了,挣开,自己往副驾驶走去。坐进去,刚准备系安全带的时候,雷辰逸的大手已经取代了她手的动作,快速而熟练的帮她系好安全带,仿佛经常如此做一般……  程涵蕾对于雷辰逸这样熟练的动作,心口莫名的泛酸,这样的熟练,不用说是从谁身上训练而成的。  “真熟练啊,雷市长。”  那声音带着一抹轻讽的味道,其实这话不该说,但是酸不溜溜的话就一不小心的从口中说了出来,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  “能让我这样做的,只有坐我身边的这个。”  在系好坐正身体时,雷辰逸淡淡的开口。嘴角却向上扬了些许,这样的话如果是以前,他会不悦,但是现在听在耳里,怎么都觉得顺耳……  “谁问你这个了。”  程涵蕾心一紧,小嘴却逞强的说着,别过头为自己刚刚的那酸话而懊恼。雷辰逸也没多说,但是那声轻笑声,还是让程涵蕾脸上的温度上升了几分。  接着,车平稳的开上了路,看着雷辰逸开着车像是在美国住了很久一般。本来还在等雷辰逸出丑,这会儿看着雷辰逸一点也不陌生的模样,不由的瘪瘪嘴。车在开了十几分钟后,程涵蕾突然反应过来,好似路线不对。  “雷辰逸,我公司不是这边。”  “嗯。”  “不识路就别争着开车。”  “去医院。”  云淡风清的……  程涵蕾为这种不咸不淡的话眉头一蹙,她什么时候说要去医院了。而且,没痛没病的去医院做什么?  “我上午有一个会要开,雷辰逸,立刻前面左转。”  “你体寒,每次会痛不是小毛病,医院有专业的妇科专家。我已经让左在国内找了几个中药师,回国后,去看看。”  “雷辰逸,我说不去医院,前面左转。你凭什么用这副语气命令我,你已经严重的干扰到我的生活了。我需不需要去医院,我自己清楚,不需要你为我做决定。”  程涵蕾脾气不由往上升,即使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但是这种好,她真的要不起。别以为随便解释两句,再说几句好听的话,压压脾气,她就应该又任他牵着走……  雷辰逸耳里听着程涵蕾微拔高的声音,面部表情没动。依然专注的看着前方,然后手扣在方向盘上向右转,往医院的方向而去。  “雷辰逸,我说停车你听到没有!”  程涵蕾见雷辰逸一点反应也没,此时她的怒气就像是打在一块软绵绵的物体上面,把她的力尽数弹了回来。让她有气没出发,有火发的也觉得莫名其妙。  再转了两个弯,车停了下来。  “停了。”  已经到了医院门口,离上班还有半个多小时……  “如果快些,还有时间。”  雷辰逸一边下车,一边若无其事的对坐在一边的程涵蕾开口……  程涵蕾几乎是咬牙与雷辰逸一起走了进去,这间医院竟然专设了一处中医诊所。程涵蕾本来就没觉得痛经是多大的事情,但是争执最后,只是耗时间。坐下,一位同样黄皮肤的中医生走了出来,给程涵蕾把了脉,然后扎了几针。接着叮咛了一些日常要注意的,顺便开了一些中药,说是喝了调理调理,体太寒。以后经期最好是多休息,否则只会越来越严重……  雷辰逸提着那些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医院。  “蕾蕾。”  程涵蕾不理雷辰逸,径直往前走。  在快走到车的时候,雷辰逸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略显迟疑的说道:“你的裤子脏了。”  这是女性都遇到过的尴尬,但是程涵蕾已经好久不曾有这种尴尬了,出门前明明有已经整理好了。这才多大一会儿,怎么会弄到裤子上。一股子热气直冲上脑门,站在那里,僵着失措。跟雷辰逸不管之前有多亲密,但两个人说到底也没什么关系。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让程涵蕾真有一种很尴尬的感觉。  站在那里,都觉得进医院的人目光时不时的往她的身上在看。程涵蕾更是有着很久不曾有的尴尬了,雷辰逸上前一步,外套轻松的圈上了她的腰,打一个简单的结,然后一手拉开车门。程涵蕾这会儿尴尬极了,也没多想的直接坐了进去。  不好意思顶着这样子去买衣服,最后只能折中的先回家换衣服。系着外套,程涵蕾回到家就立刻冲进了房间。  几分钟后……  “雷辰逸,很好玩吗?耍我是不是真的这么好玩?”  冲出来的程涵蕾,小脸上难掩怒气。刚刚一路上都处在尴尬状态当中,在面对这种情况时,没办法装平静。冲进浴室,脱下衣服的时候,发现衣服干干净净,根本就没有脏。明显的雷辰逸是在耍她,从头到尾,他都只是想耍她。  雷辰逸正把药放下,便听到身后的质问。侧身,看着站在房门口,眼底染着怒气的眸子。转身,雷辰逸的眸子深邃不见底。如此,看着程涵蕾。那眼神,看的程涵蕾心中莫名涌出一股子奇怪的感觉。他的眼神,好似她的话,让他受了伤。即使他的面部表情那样平静,但是那汪深邃里,却透着让人窒息的感觉……  “耍你玩?千里迢迢的来美国特意耍你玩?程涵蕾,我时间真多。”  没有怒火,甚至连声线都未变。只是那眼神却似一道刺一样,刺的程涵蕾站在原地。半天想接话都接不上,眼看着雷辰逸拿着药往厨房里走,在厨房门口停下脚步淡淡的说道:“刚刚医生叮咛你体寒,经期需要足够的休息才能补气。你现在问题已经很严重,如果再不注意,后果只会更严重。你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有人珍惜 。已经帮你请了假,不会因为你休息一天,王雅蓝的公司就倒了。”  雷辰逸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安静的空间里回荡。程涵蕾就站在那里,一直觉得自己挺能言善道的了,此时,面对雷辰逸这些言语,一个字也接不上……  其实,她内心深处很清楚,雷辰逸究竟是玩还是认真……只是……她能信吗?同样的地方,她不想再跌倒一次。再一次,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爬起来一次……  最终,没再说话。刚刚扎了几针,身体好似有些疲倦。其实这几年来,就算是一直注意着自己的身体。但是难免熬夜,就算是让自己吃的好,但是睡眠和大量的脑力消耗。在经期前后,总是会出现晕眩,出冷汗这些状况。每个月都会常常出现半夜被冷汗浸醒,手脚常常是冰冷的,像是千年的寒冰般……  因为想要让自己更好,其实无暇顾及这些。如果不是因为雷辰逸以这样的方式让她去医院,她根本就不会去……  默默的转身走回房间,此时,觉得自己除了沉默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躺上床拉上被子盖上闭上双眼……  过有我里。几分钟后,门外传来声响。雷辰逸手上端着一碗药走进来,面无表情的走到床边把药递了过去……  “喝了再睡。”  睁开双眼,看着雷辰逸的大手,以及他手中的碗。  莫名的情绪在胸口蔓延……  伸手接过,皱着鼻子把自己讨厌的中药喝了下去。暖暖的药汁带着那难闻的气味和不变的苦涩吞进腹中,眉头都快打结了。手中的碗已经被接走,雷辰逸没再多话已经转身。侧头,床头柜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袋蜜饯……  拿了一颗喂进嘴里,那句谢谢在喉间说不出口。直到雷辰逸走到房门边,手在拉开房门时,门以极轻的声音合上。而程涵蕾口中还有那甜腻的感觉在舌蕾上盘旋着,而心口处却仿佛被撕裂开一处……  慢慢的扩散开来,她的态度,是不是真的伤到了他……  他——雷辰逸,是那么轻易会受伤的男人吗?从来不都是只有他伤别人,曾几何时,他会被别人伤?  *****************************************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药扎了针的关系,程涵蕾没一会儿便晕晕沉沉睡去。隐约感觉到有人进来,走近她。眼皮有些沉,睁不开。就在挣扎着醒与不醒的时候,那人在耳边说了什么,很快又离开。接着程涵蕾又睡去,过了又没多久,又听到门上的声响,程涵蕾皱着眉头的睁开双眼,第一反应便是以为是雷辰逸……  让她休息,这样进进出出的,究竟是让不让她休息……  没睡好,脸色有些异样。  “涵蕾?怎么在家?不舒服吗?”  安然打开灯,让拉上窗帘有些暗的房间亮了起来。突然的亮光让躺在床上的程涵蕾的眼眸微微的眯了起来,听到是安然的声音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  刚放松便想起一个很现实问题,雷辰逸……  没回答安然的问题,视线看向安然的身后……  “怎么了?看什么?”  安然顺着程涵蕾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身后,困惑的问着。  “没事。”  看安然的表情,他好像不在……  “有些不舒服,所以请假休息了。”  “哪里不舒服?严重吗?”  安然一听程涵蕾不舒服,立刻紧张的上前,伸手靠向程涵蕾的额头。脸上难掩凝重……  “只是好事来了,有些虚。”  程涵蕾见安然一脸紧张,扯唇轻笑的解释着。  安然松了口气,走过去拉开窗帘说道:“晚上我去接安泽和贝贝,我们是出去吃还是在家吃?”  “在家吃吧,家里还有很多菜。”  昨天雷辰逸买的菜,还剩下很多在冰箱里。  “嗯。”  安然应允,窗帘也随之被拉开。程涵蕾睡了一觉,也许是药效的关系。身体明显没有那么难受了,那几针扎的好像真有些用。起床,便准备铺床……  “涵蕾……”  “嗯?”  程涵蕾一手还扯着被子,听到折身回来的安然叫自己,抬起头看向安然。当看到安然的视线未停在她的脸上,而是被子上。困惑的跟着安然的眼神往下看,而当目光定格在被子上,应该确切的说是手腕上时,程涵蕾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这个……  这不是柳妈的白玉镯吗?不是给了夏若雨了吗?什么时候到自己手腕上了?大脑闪过朦胧的记忆,在自己睡了没多久,感觉有人进来。手腕有股子凉意,但是睡的正熟,没愿意睁开双眼。此时,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白玉镯子,内心的感觉,各种复杂在心中翻搅。  “涵蕾,怎么了?”  安然见程涵蕾手腕上多了一个白玉镯,有些眼熟。刚想问是怎么回事,便见程涵蕾看着那玉镯愣了一会儿,突然放下被子,立刻走到衣橱前拿过衣服便开始换衣服。  “没事,我出去一下。”  程涵蕾快速的换上自己的衣服,顾不得化妆整理头发,直接拿过帽子戴上。脚步有些急的往外走,机场……  “涵蕾。”  等安然追出来的时候,程涵蕾人已经出了门,只看到被关上的门……  ****************************************  电梯里,程涵蕾确定了雷辰逸的航班。看了一眼时间,脚步加快。  赶到机场的时候,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  一道身影在满是高大的身影当中,却依然有一种强烈的存在感。来来往往的人,站在机场大厅里,一眼便能看到那道身影。程涵蕾见有着一些人围着,立刻迈步走过去。离飞往s市去的飞机还有二十分钟,几乎都已经过了安检,而提前来了半小时的男人,却一直站在机场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5000送上。。。。。。。。有加更,要到晚上十一点。明天一起看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