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66章:

第266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08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39
   凝思片刻,还是抬起手,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在听到里面传来王雅蓝的声音时,这才拧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  动用一些金钱和关系,上官睿走进病房里……  上官擎血压已经得到控制,脑中还回荡着医生说的话。  “爸。”  站在病床前,上官睿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上官擎连目光都未扫向上官睿,只是闭着双眼,身边那些仪器滴答的响着。这里并不是很宽敞,空气更是不畅通。因为害怕犯人会因为装病逃走,这里只留下一扇很小的窗户。一手还拷在病床边,整个人看起来让人有些心酸。  见上官擎没有回应,上官睿站在一边,眉头早已打成了一个个结。  “我……”  后面的话,在看着上官擎那侧过的脸上紧绷和愤怒时,硬生生的又给咽了下去。  “爸,你好好休息。”  在沉默了很久很久,上官睿想要说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往外走。眼底遮掩不住的无力,终是没有办法不顾他的身体。  上官擎在上官睿转身离开的时候,视线慢慢的转过。看向已经走到门口的身影,那双眼里是一片沉静。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进上官睿的耳里……  “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跟雪儿离婚。以后,不用再来看我,我不想见到你,我没有你这个不孝子。”  他吐出来的话很生硬冰冷,上官睿的心被刺着,脚步顿住,扣在门把上的手慢慢的收紧。最后依然挺直着后背拉开门走了出去,门轻轻的合上。上官睿靠在门上慢慢闭上双眼,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偌大的床上,如藤蔓般纠缠在一起的身体。淋漓尽致的结果,便是浑身的酸疼和浑身的青紫痕迹。一向克制的萧易,这次似乎是刻意的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以前的慕容雪会抗拒这样的痕迹,害怕被上官睿发现,但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了顾忌……  在脑中闪过上官睿的脸时,慕容雪的心还是克制不住的揪紧了一下。还融合在一起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也顺势的夹紧了依然还在她身体里的炙热。  对视的双眼,看进那双很深的眼里。  “雪儿,离婚吧。”  *****************************************  上官睿在黄昏时,踏上夕阳的光芒打开门,刚推开便听到客厅里传来上官萱抽泣的声音,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明显的哭了很久。眉头一紧,上官睿立刻加快步子的走了进去。身影刚出现在客厅里,便看到一道小身影穿着粉红色的裙子飞奔向上官睿的怀里……  “爸爸……”  上官萱哭的声音都嘶哑了,手紧紧的搂着上官睿,满是泪水的小脸贴在上官睿的脖子上,贴在那里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上官睿被抹了一脸的泪和鼻涕,脸上没有一丝怒意反而满是担心的微推开怀里的小公主,手捧着那哭的红肿的小脸。  “笑笑,怎么哭成这样,怎么了?”  一手拿起纸巾心疼的擦着上官萱小脸上的鼻涕眼泪,摸着上官萱的小脸,声音满是心疼。  “爸爸,你是不是不要笑笑了……”  委屈到了极点的声音,微带着一丝恐惧,小手那么紧的抓在他的肩膀,染满泪水的漂亮大眼里满是害怕。  眉头轻蹙,那让他心疼的言语让上官睿一手安抚的抱起上官萱,一边向沙发走去,一边看向守在一边正无措的保姆。  “先生,不是我,我什么也没有对小姐说过……”  “爸爸……妈妈说,爸爸有了狐狸精,有了孽种,不要笑笑了……”  在她的世界里,不知道什么是狐狸精,不知道什么叫孽种,但是却知道爸爸真的不要自己了。  胸口在起伏着,上官睿身体绷的厉害。看着面前的女儿,努力的压下那满腔的怒意,然后安抚的亲了亲上官萱的脸蛋,温柔的说道:“笑笑,你是爸爸的宝贝公主。爸爸永远不会不要你,不哭,乖。”  “真的吗?”  “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上官萱放心了,靠进上官睿的怀里,头贴在他的胸口,声音依然带着嘶哑……  “爸爸,别不要笑笑。”  上官睿没再回答,只是把上官萱抱的更紧……  陪上官萱玩了两个小时,上官萱小脸上总算是只剩下笑容。在玩累了后,上官睿帮上官萱洗好澡,然后把上官萱抱上床,靠在床边伸手拿过放在床边的童话书。  翻开,记号还是两天前自己讲的地方。看了一眼靠在那里睁着双眼看着自己的上官萱,听着她童稚的声音撒娇的说道:“我喜欢爸爸给笑笑说故事……”  上官睿伸手摸摸上官萱的小脸,把那未说完的故事再说了一遍。再故事还未说完的时候,上官萱已经玩累的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上官睿低头看着睡着的上官萱,那闭着的双眼,睫毛时不时的煽动着。低头,在她的小脸上落下一吻,转身放下童话书,关上灯,离开房间轻轻的关上门……  回到房间并未开灯,径直走到阳台处拉开门,看着阳台外的万家灯火……  点燃的烟,在指尖燃烧着。童话里,永远没有现实的残忍。童话故事里的美好,王子和公主不管经历什么样的磨难和挡路破坏的女巫,最后都会幸福快乐的在一起。而在现实的世界里,永远没有童话里那样的美好……  ********************************************  夜凉似水,程涵蕾靠在椅子上,看着满天的星空,坐在这里已经两个多小时,想要的结果,好像还是没有一丝眉目。  眼未动,手伸向一边准备拿起放在一边的圆桌上的咖啡。手刚碰到咖啡杯,便感觉到一股子力把咖啡挪开,接着一杯温热的东西放在了她的手边。  “还在生理期,别喝咖啡,还是凉的。喝点热牛奶,对身体好。”  安然不知何时过来的,手上拿着一件外套,一边说一边披到程涵蕾的身上。  “谢谢。”  以前很讨厌牛奶,特别是这种鲜牛奶,但是在安然的紧盯下,从一开始的不喝,慢慢的也开始习惯了这样的味道。尝试后发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难喝。  一连喝了几口,温热的液体滑入喉间,暖了几许。拉紧身上的外套,看着坐下的安然。  知道自己的事情都瞒不过她,两个人共同生活了四年,两个人有时候一举手一投足便可知道彼此的心事,在外人看来,也许两个人已经开始渐渐的懂得遮掩自己的心事。但是在彼此面前,因为用心所以很熟知彼此的一切,从程涵蕾回来,吃饭再哄程贝贝睡着,一个人来到天台的时候,她便知道她有事。  坐在客厅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未见程涵蕾下来,所以迈步走了上来。  “是为了雷辰逸吗?”  雷辰逸在这里留宿一晚,以及取得安泽和程贝贝欢心的事情早已知。但是雷辰逸已经离开了美国回s市了,按道理来说,涵蕾不应该为此而烦恼了。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的名字时,眉头不由的轻蹙了一下……  说不是,但雷辰逸又的确是造成她困扰的一部分。  轻轻的叹了口气,程涵蕾坐正身体,一手撑着下额,看着安静坐在那里的安然轻轻开口……  “安然,今天雅蓝姐叫我去了她的办公室。”  声音微顿,轻咬唇瓣慢慢松开……  “上次去s市只是她对我的磨炼,我一直知道她对我的期许,但是没想到,她会安排我去s市直接负责s市那边的分公司,我担心我的能力不够,辜负了她的期许。”  当听到王雅蓝说出的时候,程涵蕾愣了半天。她的能力还不足以管理一间公司,而且……  “涵蕾,王总再喜欢你,也不会拿自己的心血开玩笑。s市的分公司对总公司来说就相当于右臂,她没有那样傻到让一个会断了她右臂的人去负责公司。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她是不是可能让你独当一面的。其实你心里也应该很清楚这一点,而你会这样说只是为了掩饰……”  安然的声音微顿……  程涵蕾撑在下额上的手微微收紧……  “涵蕾,为了逃避雷辰逸放弃这次的好机会,这不是你的作风。如果他要纠缠你,这点距离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对吗?”  安然的话一针见血,直刺程涵蕾的心……  只是几天的时间,雷辰逸就再次融入了她的生活,其实内心还是有些怯,同样一个城市里,那里满布着回忆她会逃无可逃。  “其实你心里介意的是什么你很清楚,回到s市不是更加可以弄明确吗?而且,这四年来你最内疚的就是不能经常去看你妈妈,现在可以多些时间去看她,多好。畏首畏尾,逃避的行为就不像是程涵蕾应该的行为。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才是你。”  “涵蕾,听听自己心的答案,你心里的答案是什么……”  安然在说完后便站起身,看着面部有些怔忡的程涵蕾低喃的叮咛道:“想明白了早点休息,很晚了。”  转身,单薄的身影消失在天台的转角处。而程涵蕾坐在那里,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再起身时,脸上再没有了阴霾,一切,都有了答案……  ********************************************  两天的时间,忙着交接。把手头的上的工作都交待清楚后,程涵蕾走出公司。这个让她有了一个自己舞台的地方,王雅蓝的车停在公司楼下。在程涵蕾走出公司的时候,车门拉开。而程涵蕾立刻上前几步坐了进去。  两个人聊了两个小时,晚上王雅蓝有饭局,送程涵蕾到楼下便开车离开了。  程涵蕾把一切想明白了,整个人明显感觉又恢复了精神,自信又再次回到了脸上。被打乱的生活,从两天前的那晚便又拔开了满布的阴鹜,见得了光明。  “妈妈。”  程涵蕾刚打开门,便迎接到一具热情的小身体,整个扑进了她的怀里。撞的程涵蕾差点跌倒,从雷辰逸走后,难得看到程贝贝这么的精神翼翼活力四射。稳住身体后,程涵蕾把目光转程贝贝,一手放下自己的包,捏了捏程贝贝那因兴奋而染上红晕的小脸蛋,嘴角都笑的快裂开了,那漂亮的大眼睛更是水灵水灵的透露着她开心的心情……  “什么事情让我的小公主这么开心。”  蹭了蹭程贝贝的小脸,程涵蕾伸手抱起程贝贝。  “嘻嘻,妈妈,贝贝最爱你了。”  程贝贝还没回答前,已经开始狗腿了。程涵蕾看着程贝贝那一副狗腿自己的小模样,忍不住心情更好。刚迈步想走,脚踢上了一样东西,视线从程贝贝的小脸上移开,这才发现家的不一样。  从那些收拾的几个箱子上移开,看着站在客厅中间的安然,以及刚从程贝贝房间里走出来的安泽,手上正拿着程贝贝睡觉喜欢抱的玩偶……  沙发上放着雷辰逸买的那个限量版的玩偶,以及安泽那把组装好的枪。打开的四个房间都有收拾过的痕迹,程涵蕾放下怀里的程贝贝,看着刚站起来的安然。起开没眼。  “安然……”  “你该不会是想要跟贝贝两个人去s市,丢下我跟小泽吧。”  安然把箱子拉好,对着站在那里的程涵蕾开玩笑……  程涵蕾鼻子一酸,从决定回s市开始,心里在意着两件事情,一件就是关于怎么跟程贝贝说她们需要离开这里,到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还有一个就是安然和安泽,离开美国就意味着要跟他们分开,住在一起太久,久到她以为他们以后就会是这样……现在突然要分开了,程涵蕾完全没有办法适应。  因为一直在挣扎着这个问题,所以在看到安然的决定时,如此的感动……  她没有想到安然会愿意跟她一起回s市……  “怎么真不想让我跟小泽跟着你啊……”  “安然,谢谢。”  千言万语,在两个已经很久不说谢谢的两人之间,一句谢谢,代表了太多无法说出口的感谢。她很感谢自己的生命里有安然这样一个朋友,回到s市,有很多事情需要去面对。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真的处理好,但是有安然陪着自己,一切突然变得不再那么让人担心了……  “得得得,少废话。快点过来收拾,累死我了。”  安然别扭的挥手,以掩饰自己同样有些激动的情绪。转身往自己房间里走去,在决定和程涵蕾一起回s市的时候,有挣扎过。晚上看着安泽那熟睡的脸,在想着自己的这个决定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是,突然想以自己对程涵蕾说的话,其实在现在她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安泽,涵蕾和贝贝。  涵蕾需要她,这个时候需要她,那么她应该陪在她的身边。而且小泽和贝贝也没办法分开,回s市也许要面对一些难以承受的事情。但是一生,终究无法真的避一生。有些问题,还是需要去面对。  如这四年的相依,回s市,不管遇到什么时候,她们都会相依相扶着一起度过……  ****************************************  机场  这算是记事以来,安泽和程贝贝第一次坐飞机。从上飞机,一路上,两个人小家伙一点困意都没有。坐在位置上,兴奋的小眼睛不停的转动着,时不时的就转过头问程涵蕾。  “妈妈,快到了吗?我是不是就快见到叔叔了。”  每问一次,程涵蕾都有一种冒汗的感觉。只是短短的几天,真不知道雷辰逸究竟给程贝贝下了什么药。让她如此的惦记着,手中还抱着雷辰逸送她的玩偶,自从有了这个之后,连抱了一年多最喜欢的玩偶都退居二线了。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在最后的时候,程贝贝和安泽总算是撑不住了。但是害怕不能第一时间见到雷辰逸,还在那里硬撑着。最后没办法,程涵蕾只能安抚的看着程贝贝说道:“贝贝,你乖乖的睡。等醒来了,就能看到叔叔了。”  在这样善意的谎言下,硬撑着的程贝贝总算是心甘情愿的闭上双眼让自己睡着,嘴里还在喃喃的咕哝:“妈妈,你不要骗贝贝。”  看着闭眼就睡着的程贝贝,程涵蕾忍不住的蹙眉。  这样依赖雷辰逸的程贝贝,她该如何是好……  十几个小时后,稍微眯了一会儿的程涵蕾醒来时,已经以了s市,飞机快要降落了。程涵蕾准备叫醒程贝贝,但看着程贝贝睡的太熟,一时没忍心。在飞机降落后,就这样抱着程贝贝直接下了飞机。  刚让人把行李送到s市已经安排好的住处,安然提着重要的行李,而一手牵着安泽。四个人走出机场。  此时已经是九点多,机场人来人往的,程贝贝在嘈杂声中睁开双眼。眨了一下眼睛,在清醒了后,第一反应就是从程涵蕾的脖子处抬起头来,看向程涵蕾,嘴里嘟嚷道:“妈妈,叔叔呢?”  程涵蕾早就想到了敷衍的答案,但是在看到程贝贝那睡眼稀松的眼睛,正纯真信任的看着她,那谎言卡在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  “妈妈,你不是说贝贝醒来就能看到叔叔了吗?”  程贝贝见程涵蕾不说话,嘴开始瘪了起来。三天没见到叔叔了,她很想叔叔……  “贝贝……”  “妈妈,你骗贝贝,贝贝不干,贝贝要叔叔。呜呜……贝贝要叔叔……妈妈是坏人……妈妈骗贝贝……妈妈不让贝贝见叔叔……”  程贝贝其实从小并不任性,但是在雷辰逸这方面,好似真的特别的执着。  “贝贝……”  程贝贝哭,小脸蛋立刻被泪水洗礼着,那眼泪就跟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啦的往下流。程涵蕾抱紧程贝贝,一边劝哄着,但是程贝贝怎么也听不进去,一个劲的在那里哭着要叔叔。就是要叔叔,身体还不停的在程涵蕾的身上扭来扭去,一副不见到雷辰逸就准备赖在机场不走的架势……  程涵蕾紧紧的搂着贝贝,但是挣扎的太厉害了。不得不把程涵蕾先放下,安泽站在一边,嘴也轻瘪着,并没有上前帮程涵蕾。好似也在为了程涵蕾在飞机上的谎言而不开心,而安然看着程贝贝不似平常的乖巧,她说什么,她只一个劲的嘴里要叔叔……  机场里来来往往的人视线都看到这边,程涵蕾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目光,哄着程贝贝。可是程贝贝越哭越凶,就算是拿出以前百试百灵的冰淇淋都无法让程贝贝妥协……  程涵蕾的头真的大了,看着程贝贝哭的嗓子都哑了,还在那可怜兮兮的不停的吸鼻子,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雷辰逸暂时先救个急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贝贝……”  当程涵蕾听到了雷辰逸的声音时,第一反应是自己的幻听,第二反应才是看向声音发起处……  当看到雷辰逸高大的身影在人群里迈步走到这边来的时候,他就像是一道光,走到哪里都吸引着众人的视线……  程贝贝在听到雷辰逸的声音时,那哭的撕心裂肺的声音立刻停了,小鼻子吸了吸,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停下挣扎转身看到真是雷辰逸的时候,那刚刚停下的眼泪又水龙头重新打开,一副委屈的模样转身就往雷辰逸的怀里扑……  “叔叔……”  那声音叫的那是一个委屈,小手搂着蹲下来的雷辰逸,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叔叔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乖,不哭了。”  在程贝贝的身上,雷辰逸好似有着一百二十四个耐心。只是一句话,程贝贝那眼泪就像是有开关一样,刚刚怎么哄都没办法停,这会儿他一按就停了。小手搂着雷辰逸怎么也不愿意放开,而雷辰逸搂着程贝贝站在那里,目光看向有些错愕的程涵蕾,眼里的光芒堪比满天的繁星还要闪亮……  那眼神,莫名的让程涵蕾呼吸一窒,那眼神怎么那么像在剥她的衣服……  别过视线,借着跟安然说话躲过雷辰逸那故意的眼神。雷辰逸的目光从程涵蕾的侧脸移开,不着痕迹的扫过她的手腕,然后在看到套在手腕上的玉镯时,嘴角微不可闻的上扬。安然站在一边,视线从雷辰逸出现便一直看着雷辰逸。  只知道程贝贝和安泽很喜欢雷辰逸,还没看到过雷辰逸跟他们之间的互动,看着程贝贝搂着雷辰逸笑颜逐开的模样,而自己一向不太近生人的儿子,也离开自己身边走到雷辰逸身边,在他伸手摸摸他的头时,竟然看到安泽嘴角扬起一抹笑,这样的喜爱已经不是普通的程度……  最让安然诧异的是雷辰逸看程涵蕾的眼神,那眼神……  ******************************************  程贝贝就像是无尾熊缠着尤加利树一般,直到走出机场还不愿意放开,直接窝在雷辰逸的怀里坐到车后座。一行人都坐在雷辰逸的车里,程涵蕾还未开口便听到雷辰逸对司机说出了地址。听着正确的地址,这不禁让程涵蕾忍不住看了一眼雷辰逸,在撞上他的目光时,又别开。  他想要知道s市自己会住在哪里不是很正常吗?  一路上,只听到程贝贝和安泽缠着雷辰逸,不时的问着一些问题。而雷辰逸竟然很有耐心的回答着两个小朋友,一直到车停下来。  “贝贝,很晚了,妈妈抱你进去。让叔叔回家。”  走到雷辰逸身边,准备从还赖在雷辰逸身上的程贝贝抱下来。程贝贝双腿一夹,手也搂的更紧。  “我要叔叔抱我进去。”  “贝贝。”  程涵蕾眉头轻蹙……  雷辰逸不知道对程贝贝说了什么,程贝贝乖乖的从雷辰逸身上跳下来,被安泽牵着往里走。程涵蕾心中困惑,雷辰逸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但见他不为难,自己也乐的不跟他周旋。  “谢谢。”  僵硬的两个字,丢下后,便跟着往里走。  住的地方在来之前早就让人收拾过,放下行李累的也没收拾。程贝贝也早早就睡了,程涵蕾走回自己的房间撑撑自己坐了十几个小时有些僵硬的身体,然后走进浴室。哗啦的水声,雾气萦绕。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拉开阳台的门走进主卧,而站在浴室外,透过磨砂门看着浴室里那曼妙的身体。  身体,紧绷着,呼吸在只看着那身影,脑补的画面都足以让人血脉膨胀……  7000字凌晨送上。。。。。。。还有补更和月票过【300】的加更不知道啥时候写好,别等了哈。明天看。。。。。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