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74章:

第27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0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42
   第274章:  “想你了。”  轻不可闻的声音透过电话线却那样清晰的撞入程涵蕾的心,激荡起本来已经不平静的心再次起了涟漪……  “贝贝让你早点回来。”  在程涵蕾还处在心口起伏间,那边的雷辰逸丢下一句话便迅速的挂上电话。  S市,雷辰逸躺在床上,电话还握在手中。在床头灯下那古铜色的皮肤也渐渐的染上一抹不自然的赫然,计划因为程涵蕾突然去美国而稍微推后。而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未见,那句想念便已经不由说出口……  惊到的不只是程涵蕾,还有他自己。  手机一直放在口袋里,偶尔会拿出来看一眼。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从哄了贝贝睡着,回到床上。目光就一直盯着手上的手机,夜已经渐渐的深了,直到手机叮的一声提醒,对方已开机。长指已经立刻按下1键,拔了她的电话……  原来,真的有度日如年这一说法……  ****************************************  本来在外地的上官睿在接到上官萱的电话后,立刻赶了回来。刚到家立刻往上官萱房间走去,打开房间便看到上官萱坐在粉色小床上,眼眶红红的。在看到上官睿的时候,眼眶里立刻涌进了眼泪,眼睛一眨泪珠便涌了出来。  “爸爸。”  上官萱小嘴瘪着,在上官睿走过来张开双臂时,立刻抱住了上官睿,眼泪不停的往下流。今天傍晚的事情吓到了上官萱,慕容雪那张扭曲着的脸让上官萱很害怕。她不明白什么是狐狸精,什么是野种,却知道那词是不好的词。当慕容雪再次提到这些字的时候,是对着安然和安泽哥哥的。  “笑笑,怎么了?”  看着上官萱哭,上官睿担忧的皱着眉头,一边擦着上官萱的眼泪,一边哄着,很快上官萱会发病。  上官萱吸着鼻子,抓着上官睿的衣服,声音可怜兮兮的说道:“阿姨不是狐狸精,安泽哥哥也野种。”  当上官睿从笑笑口中再次听到这两个词的时候,眼神立刻染上一抹风暴,不动声色的哄着上官萱,然后上官萱也撑了几个小时,很快就睡着了。  帮上官萱盖好被子,上官睿转身……  慕容雪本来在房间,上官萱回来后一个人躲在房间,她进去上官萱只是用那害怕的眼神看着她。眼眶一直红红的,缩在床上不说话。不管她说什么,都不理。在她离开的时候,听到上官萱拿起手机给上官睿打电话,声音带着让人心疼的害怕……  听到上官睿回来,慕容雪站起身走出去,站在上官萱的房门口,当看到上官萱嘴里说安然不是狐狸精,安泽那个小贱种不是野种的时候,那内疚的情绪又立刻开始被颠覆着。安然不仅是对上官睿下了蛊现在竟然还对自己女儿下蛊,她才是笑笑的妈妈,可是笑笑却从来不亲近她。刚刚在学校门口看着笑笑看着安然笑的那个模样,她内心怒意翻搅……  上官睿转身,一眼便看到站在房门口的慕容雪。脚步微顿,继续往外走,轻轻的关上门,看着慕容雪,上官睿突然伸手扣住了慕容雪的手腕,用力一拖,也不管慕容雪的身体被拖的跟不上。直接用力的把慕容雪往她房间里拖,接着门被关上……  一把扔开慕容雪,慕容雪被扔的后退了几步。上官睿站在那里,目光满含冷意的看着慕容雪……  “谁准许你去接笑笑了?”  “她是我女儿,我凭什么不能接。”  慕容雪被扔的火也上来了,她究竟是哪里比不上安然,为什么上官睿和笑笑都倒戈向她……  “你的女儿?你有把笑笑当你女儿吗?”  上官睿冷笑……  “在女儿面前提狐狸精,提野种,你究竟知不知道笑笑还是个孩子才四岁,慕容雪,你根本就不配做笑笑的妈妈。”  上官睿的声音微微拔高,向前迈了一步,慕容雪迫于那压力,身体也随着后退了几步,腿碰到床的边缘,整个人坐到床上。此时,上官睿就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雪。强大的压迫感让慕容雪不由的眼底闪过一抹怯,手按在床上,用力的收紧,似乎是在给自己寻找力气一般……  “不配?谁配了?安然那个贱人吗?上官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借着接笑笑实质是为了跟安然搞在一起。”  沉默……  可怕的沉默在慕容雪的房间里蔓延开来……  上官睿的目光带着一股子寒气就这样看着慕容雪,那目光看的慕容雪瞬间觉得自己刚刚吞了一个核在喉咙怎么也咽不下去,呼吸在那几秒里都是停止的,只是不由自主的睁大着双眼看着上官睿……  “慕容雪,你在自寻死路。”  那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字眼,寒的慕容雪打颤……  转身,上官睿连再看慕容雪一眼都觉得都不愿,在这里说的这些话,真的是浪费时间。慕容雪,早就连最后一点点善良都丧尽。那晚她喝多了在笑笑面前胡说,他忍了。而这一次,她竟然清醒的当着笑笑的面对笑笑说出那样的字眼,对笑笑心灵造成的创伤,是他不可以原谅的……  砰……  门因为顾及已经睡着了的上官萱并没有很用力,但是那轻轻的响声却撞的慕容雪一惊,坐在床上的身影突然被刺激的醒了过来。眼前已经没有了上官睿的身影……  *****************************************  一路上,坐在车里都很沉默。在丘家,丘军长长年很少在家。在军中的威严连带的就算在家,也是一副严谨威严的模样。  经过几小时,车在离S市与M市间的市停下。  一栋大宅,远远看去就是带着压迫感。  一行人进去后,早已经准备好晚餐的管家立刻吩咐开饭。饭间,也同样的安静着。直到饭后,丘渊起身去了二楼的书房。在楼梯的转角处声音不大不小却满是威严的说道:“上来。”。  蓝苑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儿子,伸手拍了拍儿子的手使了个眼色。  丘泽站起身往楼上走。  书房  如同丘渊的性格一般,里面的布置也一样。走进这间对丘泽来说很压抑的地方,小时候每次进这间书房都难免一顿鞭子抽。站在这里,就仿佛能看到自己的童年,那只有着教训的童年,他难得的回来都只是教训不听话的他,因做不到他的期望。  这也就养成了丘泽从小叛逆的性格,对丘渊也一直没有什么感情,这次本是妈妈想要看看安然,而没想到爸会跟妈一起……  丘渊这次没坐在书桌前,而是直接坐在书房里的沙发上,看着走进来的儿子,一眨眼间,儿子好像已经长大了。在自己还没来及参与的时候,已经这么大了。  他不开口,站在那里的丘泽也不开口,而这样的沉默在蔓延间,丘泽如同每一次一样的低着头。等待着丘渊的训斥,这一次安然有儿子的事情对丘渊来说,肯定是一顿少不了的教训,会败坏了家里的门风,会影响他的名声……  “坐。”  第一个字从口中说出,惊了一下丘泽。这还是丘渊第一次在这个书房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丘渊看着丘泽的表情,不由的感慨这些年来为了国家而忽略了什么。心中如果说不后悔都是假的,虽然为国理所当然,但是他却因为而错过了儿子的成长,也忽略了儿子真正的需要。老婆说的真的对,他自己亲手拉开了跟儿子中间的这段距离……  在确定了丘渊真是让他坐的时候,丘泽这才走到沙发前坐下,正襟微坐在那里,抬头挺胸,丘家的家训,坐有坐姿,站有站姿。  “你在M大第一次用家里的背景要帮的就是这个叫安然的女孩?”  “嗯。”  不知道丘渊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丘泽以不变应万变。  “你突然决定去美国留学也是因为她?”  “嗯。”  “你的改变都因为她?”  “嗯。”  所谓的改变,彼此心里都清楚。丘泽微微迟疑了一下,再点头。如果不是丘渊提,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四年前是什么模样。原来这四年里,自己已经改变而不自知。  “去吧。”  丘渊在说完后,又开始沉默。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在过了几分钟后,丘渊突然站起身,只是丢下两个字就往椅子走去。  “爸。”  看着丘渊的背影,不是不懂丘渊这两个字的意思,而是不确定他是不是真自己想的意思……  “既然自己如此坚定,还在那里犹豫困扰什么?你不是一向都是随心所欲么,更何况这次,如此坚定。”  丘渊没回头,只是沉声回答。  “你不阻止?”  没有再回答,丘泽站在那里,看着丘渊已经坐定低头正在翻看什么。而那侧脸有着皱纹,不同于妈妈,丘渊比蓝苑大十岁,这些年为国而操心操力,早已经在脸上满布着岁月的痕迹。鬓角都已经开始泛白,那几根白头发让丘泽眼眶有些湿……  “谢谢你,爸。”  “男子汗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丘渊眉头一皱,抬起头的时候严厉的看了一眼丘泽。丘泽重重的嗯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在书房门关上后,丘渊的目光久久未收回,眼角,好似也湿了……  *****************************************  冤家路窄,S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有些人兜兜转转,一年也遇不到一次,但有些人,就是这么容易撞见。  丘泽第二天就赶回了S市,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安然。  “评估好了。”  安然从包里拿出一份厚实的文件递给丘泽。  丘泽接过没看先放于一边,看着安然……  “昨天我跟爸妈一起回去了。”  “嗯。”  安然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知道今天出来,丘泽不是简单只是因为工作……  “安然,是不是只要我的家庭可以接受,你便会试着接受我?”  丘泽的大手扣在安然的手上,还未握紧,安然的手已经准备抽离。丘泽这次没有放任安然的手离开,而是直接伸手扣紧了安然的手,用力的收紧在自己的手心里。双眼认真的看着安然在她开口前说道:“安然,我的心从四年前就未曾变过。四年前,如果没有上官睿的再次出现,我们也许现在早已经结婚生子。我退于朋友的位置,只是想耐心的等待你放下,一方面也是因为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认定了你。”  “四年了,我们都已经成熟,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四年里,我的心从未改变过,我已经确定,我想要你,想要跟你厮守一生。如果四年前我是因为一时新奇而决定追你,而四年后的我,就是百分之百的真心。安然,我的家庭已经不是阻碍,现在只在你。只要你肯接受我,我会好好照顾你跟安泽。当初你会把小泽取名叫安泽,是想还我的恩情对吗?如果我们成了父子,这不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  “安泽对我印象也不差,我有信心让他接受我做他的爸爸。安然,我不介意你因为避上官睿跟我结婚,我有信心,我可以给你幸福,可以让你忘记上官睿。可以给小泽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只要你点头。”  “这是我两年前准备好的戒指,一直想找个最恰当的时间给你。可是一直拖到今天,现在,你愿意成为这戒指的主人吗?”  那闪闪褶褶光芒的眸子里,透着满满的真心和热度……  手被他的大手烫着,安然脸上的表情有些僵……  安然手刚准备抽的时候,一道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  “安然,真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这边勾引我的老公,那边又跟别人玩求婚。你可真忙?”  慕容雪站在那里,声音不大不小,在咖啡厅里引起众人的目光。当视线都看过来时,有些视线可触及的看到安然和丘泽之间的状况,再加上慕容雪的话,顿时安然只觉得各种眼光都汇集在脸上……  趁着这样的情景,安然把手抽了回来……  “慕容雪,注意你的措词。”  丘泽脸色一冷,突然站起身。  “哟,你就这么不忌讳一女事两夫,还指不定有几个,做这不知道第几个你也愿意,看样子,安然你在某些方面真有几手功夫!”  安然的脸色越来越冷,丘泽一听到慕容雪言语间侮辱安然,脸色更是难看。  “别逼我打女人,你再敢侮辱安然你试试?”  丘泽逼近一步,慕容雪看着丘泽的架势,身体后退了一步。  “丘泽,这件事情我们之后再说,现在能麻烦你先离开吗?”  “安然。”  “丘泽。”  安然的眼神很坚持,丘泽看着慕容雪,在然的眼神下不得不拿起那份厚的文件,然后转身。在离开前还看着安然一副担忧的模样。  “怎么,害怕新凯子知道你就是个专门勾引别人老公的下等女人吗?”  丘泽刚走到门口,听到慕容雪的话,怒气让他的脚步突然再顿住。但是接下来……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咖啡厅里响起,丘泽以为安然受到了欺负,立刻转身准备冲回去保护安然。但是当站在楼梯口看到慕容雪捂着脸时,丘泽紧绷的身体随之松了几许。他怎么忘记了,这些年安然为了工作,努力平下的心情,沉静的心情。她已经有足够的坚强应付这件事情,会支开自己,只是想自己独立处理,这是她跟上官睿之间的私事,不想牵扯到他的身上。  转身,往外走,坐进车里等待着。  “安然,你竟然敢打我?”  抬起的手被安然一把扣住,安然的力气比慕容雪大太多。照顾安泽加上不停的奔波,力气要比以前大了许多。安然扣着慕容雪的手,另一手又甩了慕容雪两个巴掌。打的慕容雪后退了几步,而安然站在那里,手收回,拿起纸巾擦拭了一下,看着脸被抽的红肿的慕容雪,视线从擦拭的手上离开,再转向慕容雪,眼神里带着一抹狠意……  “慕容雪,这是警告,以后你要再敢动我身边的人,就不几个巴掌可以了事的。我不招惹你,不代表我好惹。如果你以为我是软柿子很好捏,你下手前就要考虑清楚,自己能不能承担招惹我的后果。”  “我不怎么想看到你,会影响我的食欲,污染我的眼睛。以后有我的地方你最好是躲的远远的,否则,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我可不是名门,我也不需要顾及身份。慕容雪,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我想明天头版会很精彩!”  一手拿起包包,看着慕容雪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配上肿上的两颊,安然转身。  人不犯她她不愿意惹人,人若犯到她,她不会客气。  ********************************  王雅蓝因过度的劳累以及这些年的心病关系,才会突然病倒。因为消息封锁及时,加上这些年来王雅蓝懂得用人,懂得放权。在病房里每天只是听听公司的一些重要事情,其他事情都放手于信赖的人去处理。在医院休息了三天,脸色已经不如之前的难看。  程涵蕾在医院照顾了王雅蓝三天,第一天是雷辰逸半夜的那个电话,接下来的两天,都是雷辰逸抓着时间点让程贝贝给程涵蕾打电话……  第五天的上午十点,程涵蕾从美国飞回S市的飞机终于降落在了S市的机场……  刚从出口走出来,便看到雷辰逸的身影站在那里,今天并不如那晚一样,夜晚可以遮掩很多,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程涵蕾还是愣了一下。  透过墨镜,那双眸子似乎还是能够穿了她的灵魂一般,迈步走了过去。  站在原地,没等她挪步雷辰逸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接过她的小行李箱。  跟着雷辰逸走出机场……  在走到停车场时拉开车门坐进去时,程涵蕾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着身侧的雷辰逸……  “你不怕被拍……”  头是侧向一边的系安全带的,程涵蕾的话还没落音,正在扣安全带的身体突然被推到了车窗上,头被抬起,雷辰逸的气息已经整个凌驾而来。火热的气息带着强烈的渴望吞噬着程涵蕾的气息,扰乱她的呼吸,舌尖狂肆的扫过她的唇腔,勾住她的舌尖,一个实实在在的法式热吻,暧昧激情的在车里,瞬间点燃了车内的温度……  整个压过来的身体,用着自身满是侵蚀性的气息压迫着程涵蕾。亲了又亲,吻了又吻,直到吻的身体发热,整个肿胀的抵着程涵蕾,再吻下去就要天雷勾地火了雷辰逸这才松开那被吻的红肿的唇瓣……  额头抵着程涵蕾,雷辰逸激情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似乎是在努力的压抑着什么。紧绷的身体,紧绷的脸色,手捧着程涵蕾的脸颊,沙哑的命令道:“从现在到家,别再说一句话,否则,我立刻办了你。”  话音落,再用力的亲了一下程涵蕾,接着坐正身体,快速的帮程涵蕾系好安全带,车迅速的滑出停车场。  被吻的晕晕然的程涵蕾,气息不稳的靠在副驾驶座上,在缓过来的时候,侧头看着正在专注开车的雷辰逸,那紧绷的脸色,仿佛人欠了他几百万一样。那扣在方向盘上的手,用力的扣着。每当有红灯的时候,便能看到雷辰逸的脸色又越发的阴沉了几分。似乎是感觉到了程涵蕾那带着笑意的目光,雷辰逸转过头,看似非常凶猛的看了一眼程涵蕾,而程涵蕾在看到雷辰逸的目光时,疲累的身体却突然放松了许多,表情也不禁更柔了几分……  雷辰逸看的喉咙一干,一手扣在方向盘上,侧头就要吻程涵蕾……  29号底更6000字送上。。。。。偶去写【1600】【1800】的加更了……萱官涵有。  昨儿没写出来,很抱歉。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