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79章:

第279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6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44
   “安然!”  上官睿想都没想的就伸手拉住安然,这好似是他唯一可以做的……  “放手,上官睿从你四年前选择慕容雪的那一天开始,我说过我不会再爱你了,我就是不会再爱了。你做再多都没有意义,你做的这些我只会觉得可笑,早做什么了?你所谓唯一能做的,在我眼里只觉得可笑。”  安然冷冷的开口,眼底的冷意十足的冰冷……  “安然……”  上官睿被堵的喉咙一紧,看着安然眼底的那抹子控诉。四年前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浮现,解释其实很无力。  “对不起。”  “上官睿,你只是选择了对你最好的选择,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选择放手是我自己的选择,再痛再苦我都撑过来了,如果你真的觉得以前对不起我的话,那就坚持你当初的选择,别再打扰我的生活。这才是你应该为我做的,唯一能为我做的。”  安然的话,很刺。上官睿的脸上满是痛苦,如此看着安然,呼吸都好似被冻结了。  “是因为丘泽吗?你真答应了他的求婚?”  *****************************************  房间一片安静……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着,雷辰逸还保持着那样的姿势,这样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的双眼,感觉到他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慢慢的松开,心,也随之雷辰逸那松开的力道而慢慢的坠下……  眸子里面深不见底,所有的情绪都被完美的遮掩起来。  手没有了阻碍,很轻松的就把戒指给从无名指上拿了下来。明明很顺畅的动作程涵蕾做起来却觉得耗了很多力气,在脱离自己无名指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的揪住了。  “我要不起。”  几个字说的很轻,戒指放在了雷辰逸的大手里,掀开被子往外走。  “蕾蕾。”  雷辰逸眉头紧蹙着,在程涵蕾下床的时候,伸手直觉的扣住了程涵蕾的手臂,阻止了她的步子。  “还不够吗?”  他做的还不够吗?她的不安全感他懂,所以他给了一个让她会安心的方式。他当然懂戒指给她戴上的意义,以后,她就是他唯一的妻子。从把玉镯重新戴上她手腕上的时候,就已经就是他的决定。  如此,她还是不安。那么,一个戒指,捆绑的只是他。他甘愿用婚姻捆住自己,这样,还不够吗?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的问话,没有转头,只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雷辰逸,自始自终你都不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么?”  手挣脱了雷辰逸那扣的并不紧的掐制……  “我不知道?你竟然说我不知道?”  雷辰逸手再次抓住程涵蕾,这次力道明显重了一些。微用力把程涵蕾的手腕往上一拉,身体随之站起来。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除了用你的身体征服我,你还知道什么?雷辰逸,一个戒指你觉得能代表什么?”  程涵蕾心中难受,那句你爱我吗?是她的退步,她的妥协。只是最终,她还是失望了。她再次的想要相信他,可是他还是让自己失望了……  “不能代表什么?程涵蕾你就是这样想的?”  “难道不是吗?”  程涵蕾自讽的冷冷一笑,以此来遮掩自己眼底的疼痛,好像又把自己的弱放在他的面前被践踏了一次……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脸上的那抹子强掩的情绪,坏脾气已经到了嗓子眼,眼见着怒气就要爆发出来。但是看着程涵蕾的表情,心下又不忍。用足了最后的耐心把怒火压下,伸手去拉程涵蕾的手……  “蕾蕾,贝贝还在外面等着,等会还要带贝贝去墓地,别闹了。”  一边说着,一面把另只手里握着的戒指准备戴进程涵蕾的手上……  “我说了我要不起。”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那句别闹,压抑的怒火蹭的一下上来了,每一次,他都是用这一句别闹了来敷衍她。一切在他的眼里都只是闹,爱在他的眼里就是闹吗?  手没有节制的一挥,雷辰逸手中的戒指就这样的被程涵蕾一手挥开,直接砸到衣橱门上被弹回落在地上……  雷辰逸手上一空,而程涵蕾右手还被他握在大手里,空空的手以及甩开他大手的左手……  “程涵蕾,你闹也要有个限度。”  “我闹?在你眼里这是闹?”  “这不是闹是什么?爱是什么玩意?爱有那么重要吗?上官爵常把爱挂在嘴边,他爱你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不干脆跟他在一起?嗯?”  话一出口,雷辰逸就愣了……  果然看向程涵蕾时,她的脸色已经变了……  “蕾蕾……”  雷辰逸想收回话已经来不及,话不经大脑就这样吐出来了,他真的不明白,连女人最需要的婚姻保证他都已经愿意给了。对她也是一让再让,能做的都做了,嘴里说一句爱,就那么重要吗?为了这个,值得跟他两个人闹成这样子吗?  “是啊,我怎么不跟爵在一起?是我脑有问题,眼睛瞎了。竟然对一个只会拖我往床上放的男人什么?”  那冷冷自我嘲讽的声音,一字一句都刺痛自己的心,也刺的雷辰逸脸色越发的冷俊。  “妈妈……叔叔……”  两个人争的太忘我,不知道何时门已经打开,看着里面两个人满脸怒意的看着对方,还不知道听到了多少。程涵蕾听到程贝贝的声音时脸色一变,迅速的看向程贝贝,立刻快步的走过去,把眼眶含泪的程贝贝给抱进怀里……  “妈妈,是不是你不想叔叔做贝贝爸爸,如果妈妈你不想贝贝就不吵着让叔叔做贝贝的爸爸了,妈妈,你不要生气。”  程贝贝带着哽咽的声音让程涵蕾心中一酸,刚刚一直都没红的眼眶在听到程贝贝的话时眼眶瞬间红了。  “贝贝,妈妈没有生气。”  深吸了一口气,摸摸贝贝的小脸,然后站起身看着雷辰逸……  “雷辰逸,你走吧。”  “蕾蕾……”  “这个也一起带走,谢谢你的好意,我收不起。”  捡起的戒指放进了他的手心里,冰冷的小手在碰触到他掌心的时候缠了雷辰逸的心……  雷辰逸反手想抓住程涵蕾,但程涵蕾手收的却很快。  目光看着雷辰逸,用只有两个人的开口道:“我不想吓到贝贝。”  雷辰逸脸色微沉,看着站在那里眼里含泪的程贝贝,最终握紧了手中的戒指,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往外走。  在经过贝贝身边的时候,贝贝看着程涵蕾,小手想扯住雷辰逸但是却只敢动了动,带着不舍看着雷辰逸离开……  *******************************************  “与你有关吗?”  微愣,安然只是怔忡片刻便面无表情的反问。  “你根本就不爱他,安然,与一个人不爱的人结婚会很痛苦,别为了躲避我而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你一定会后悔的?”  “呵呵……”  安然听到上官睿的话不由轻笑出声……  “上官睿,你这是在告诉我经验之谈吗?还是在告诉我你后悔了当初跟慕容雪结婚?如果你想叙说你婚姻的失败和不幸福,可以打电话去电台找知心姐姐,我相信他们会很乐意的听你的诉苦。”  “还有,上官睿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我还没有笨到为了你而拿自己婚姻开玩笑。四年前的我没有,四年后已经不爱了更加不会。”  “你的意思是……你爱他!”  上官睿明显被打击的不轻……  安然不回答,应该是说不想再回答。这样毫无意义的对话……  “安然,不会的,你怎么可能会爱上丘泽。你故意刺激我的是不是?你根本就不会跟他在一起对不对?”  上官睿一把拉回安然,直接按在墙上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双眼里难掩一抹复杂的情绪。他不能够接受,安然的心里有他之外的任何男人,更加不能接受,安然有可能会嫁给另一个男人。  “安然,小泽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他叫别人爸爸,不管是谁我都不允许。安然,别跟丘泽在一起……求你……”  上官睿身体抵着安然,手捧着安然的脸,声音有些慌乱,安然刚刚透露的讯息的确让他慌了。  从慕容雪的口中得知丘泽在向安然求婚,他听到第一反应是惊再来就是平静,笃定安然不会在四年后才接受丘泽。要接受早就接受了,安然的心中至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他认定了最终他还是会跟安然在一起,在他离婚后,安然一定会只属于他,但是现在,这种笃定突然开始变得不确定……  但是,此时,真的慌了。求你两个字,带着由心而散发的慌,害怕真的彻底失去资格的慌……  “上官睿,你是用什么身份来不允许?慕容雪的老公,还是上官萱的爸爸?你根本就没资格跟我谈不允许。”  “上官睿,你是准备让我跟小泽继续被人骂狐狸精和野种吗?小泽才四岁,你知道野种这两个字对他伤害有多大。你知道我在听到这两个字扣在小泽身上时有多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是你。如果不是你,小泽就不用背负这样的骂名。上官睿,如果你还有一点点心,那么就让我跟小泽两个人可以过平静的日子。只要你不骚扰我们,慕容雪就不会骚扰我们。我跟小泽会过着很平静的日子,你别求我,算我求你,放过我们母子。我不想让小泽的童年留下阴影,他是那么敏感的一个孩子。”  上官睿的心颤抖了,捧着安然脸的手慢慢松开,身体不由的后退了一步。看着安然拉开安全通道的门,看着安然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安然带着小泽嫁给丘泽吗?  他……  怎么做得到……  *******************************************  殷恪伽皱着眉头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句话,左涧宁就立刻放弃了环游世界的计划,才玩了四分之一就要赶回来。虽然他心中满是不满,但是最终还是经不住左涧宁在床上的诱惑,最后还是妥协了。  他已经睁只眼闭只眼的放任左涧宁在上班的时候对着这个男人,这个曾经占据了左涧宁全部视线的男人。在工作是正事,他已经把自己的小心眼给收起来了,现在这男的还真不自觉,已经霸占了左上班的八小时,偶尔还要十个小时,甚至十二个小时。  他已经忍了他了,现在倒好,他竟然还敢上门来。连左的私人时间都想霸占……  “他不在,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我转告。”  没直接甩门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殷恪伽只是拉开里面的门,外面的安全门丝毫没准备打开。隔着一道门看着外面的雷辰逸,丝毫不管面前站着的男人是什么身份。  “我找左。”  雷辰逸站在门口,在程涵蕾那惹了一肚子火,想了半天,也只有左涧宁能找。看着殷恪伽那模样,满腹的怒气都无处发。  左虽然喜欢男人,但是想当年,怎么也比自己懂得女人心思。  “我说了,他不在。”  殷恪伽可不甩雷辰逸那霸道的性子,直接把话甩了过去。然后便准备关门把雷辰逸阻挡在外,反正左的手机已经被关了,难得的休息时间,这怎么都看不顺眼的男人,休想要霸占属于他的床上时间……  门还没关上,便听到身后传来左涧宁的声音……  “殷,谁?”  砰……  伴随着左涧宁的声音,殷恪伽毫不客气的在左涧宁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甩上门。一副淡定的模样看着已经下楼来的左涧宁说道:“送快递的,送错地址了。”  自然的表情,自然的言语,完全没有一丝撒谎的慌乱……  “是吗?”  熟知殷恪伽的左涧宁,看着殷恪伽那副自然淡定的模样,一边语调上扬,人已经向这边走过来。  “雷在外面?”  不用说,看殷恪伽那故意装平静的模样,也知道外面的男人是谁。这世上也只有雷这一个人会让殷恪伽慌……  “不许开门,不是他,都说是快递送错了地方。”  殷恪伽的声音还没有落音,门铃又响了。而殷恪伽看着左涧宁那扫过来的那一眼,脸上没有一丝撒谎的尴尬,看着左涧宁准备开门,大手立刻准备抓住左涧宁,左涧宁轻松的避开。  “一天。”  殷恪伽眉头一皱,手还是又伸了过去。  “三天。”  左涧宁再避,一边继续闲闲的开口。  殷恪伽见左涧宁在两个人推闪下已经到了门口,手上的动作更迅速了……  “半个月。”  手,终于顿住了.左说到都是做到。一天能忍,三天勉强能撑过去,但是半个月……。  半个月不能碰他,这个刺他十五刀还可怕……  殷恪伽瞪着左涧宁,那眼底的光芒让左涧宁忍不住扯扯唇角,手扣住殷恪伽的手腕,然后凑耳过去,在殷恪伽的耳边咬耳说了一句什么,只见殷恪伽的脸色依然紧绷但是明显的松动了一些,在左涧宁薄唇离开他的耳侧时,声音冷冷没好气的问道:“你自己说的,别试图耍赖。”  “嗯。”  点点头,殷恪伽总算是让开了。而左涧宁也随之拉开了门,把扔在外面脸色臭的堪比臭鸡蛋的雷辰逸给让进来。  沙发  殷恪伽故意撞到左涧宁的身边,大手占有性的搂住左涧宁的腰。手还不安份的当着雷辰逸的面在左涧宁的腰侧游走着,左涧宁扫了殷恪伽一眼,但是却一点用也没有。  雷辰逸脸色臭臭的坐在对面,没兴趣看殷恪伽现场表演。他今天来找左涧宁就是想找个人吐漕一番,唯一最了解他跟程涵蕾两个人的人就是左涧宁。但是这些话要当着殷恪伽,他怎么也开不了口。  熟知雷辰逸的程度甚至比雷辰逸自己还了解……  只是看雷辰逸的表情便已经懂雷辰逸现在的想法……  “殷,我饿了。”  殷恪伽眉头深锁,眼神扫过左涧宁的侧脸,再扫过雷辰逸的脸,那跟防贼一样的表情让雷辰逸不悦的开口……  “我没跟你一样的爱好。”  “最好是,你休想打左的主意。”  “我要打他的主意,现在还有你什么事?”  雷辰逸今儿心情不爽,他不是不知道左涧宁曾经对他的感情。就算一开始不知道,之后也明白左涧宁对他的不寻常感情。  “雷辰逸,你嚣张什么?”  “殷。”  左涧宁有些无奈,殷恪伽在谁的面前都能冷静冷静比谁还冷静,一遇到他的事情就立刻失了平时的水准。他都不知道应该哭还是笑……  “总有一天我会毒死你。”  殷恪伽几近有些孩子气的开口,扫过雷辰逸,最终还是舍不得左涧宁饿。昨晚做了太久,早上就吃了一点东西,现在肯定真的饿了。殷恪伽站起身,在进厨房前还是警告的瞪了一眼雷辰逸。雷辰逸对于这个把自己看成洪水猛兽,每天都担忧自己跟他抢左涧宁的男人,实在觉得没有共同的话题。  殷恪伽进厨房了,里面响起油烟机的声音。  “吃鳖了?”  左涧宁不亏为最了解雷辰逸的人,在雷辰逸那欲言又止之下,一针见血的指出。对于雷辰逸的动作,他是最清楚的。而左涧宁从雷辰逸会出现在这里,加上那复杂矛盾的表情,便立刻猜出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  雷辰逸虽然不愿意承认,这说出来有些丢面子,但是在左涧宁的面前……  “嗯。”  雷辰逸沉声点点头,眉头也越皱越紧。  “意料之中。”  左涧宁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话音落,雷辰逸眉头皱的更紧,那表情简直就是雷风阵阵,阵雨连连……  “你该不会是直接给程涵蕾戴上了吧。”  “不然呢?”  雷辰逸问的理所当然……  左涧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而还没开口便听到后面拿点心出来给左涧宁先填肚子的殷恪伽抢先了说话……  “你这种强盗行为,活该吃瘪。”  听到这话,左涧宁不由的看了一眼殷恪伽,说到强盗,他难道觉得自己比雷辰逸差了几斤几两?  雷辰逸脸色微变,但想到来这里的目的,还是把火给咽下了……  “殷……”  左涧宁声音略低,殷恪伽听出了左涧宁声音里的警告。扫了一眼左涧宁,然后再看向雷辰逸警告的说道:“这是我给左的,别碰。”  雷辰逸没时间理殷恪伽,他以为他做的东西是人间美味吗?还别碰,求他吃他还要考虑考虑。  “殷……”  见殷恪伽站在那里不想往里走,左涧宁的声音更低了。殷恪伽抿着薄唇,哼了一声以示对雷辰逸的警告。这才转身往厨房里走,一边走还不忘回头看看雷辰逸有没有动手……  “雷……”  瞪了一眼殷恪伽,推他回厨房,然后看向雷辰逸,吃了口点心语重心长的开口……  半个小时后,殷恪伽再一次在做饭中间点探头监视雷辰逸时,发现雷辰逸已经离开了。而他的目光直接迎上左涧宁那一副轻侃的眼神……  *****************************************  坐在车里,雷辰逸如被当头棒喝,人家都说当局者迷,在听到左涧宁的话后,雷辰逸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偏的离谱……  一刻也不想耽搁,现在就想快点到程涵蕾面前,然后……  车,在车道里行驶,突然在心底埋怨殷恪伽没事把家住的那么远是没事找抽。  车进了市区,变道向住的地方调头。刚变道,雷辰逸放在一边的电话突然响起……  眼直视前方,随手拿起耳塞戴上……  “哪位?”  眼前正好是红灯,雷辰逸放开油门,沉声开口……  “辰逸,是我,若雨。”  6000字送上……  紫木恢复,不肿么想码字。昨天欠3000,月票欠4000,明天再开始加行么?再让偶休息一天……装死中……要上来开。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