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92章:

第292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2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49
   雷辰逸明显的很享受程涵蕾的主动,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两个人之间的吻,同时腰用力向上,在程涵蕾坐下的时候……  “啊……”  程涵蕾被那力道撞的身体条件反射向上,绞在一起的唇也立刻分开,口中发出一声惊叫声……  “雷辰逸……太深了。”  程涵蕾圈在雷辰逸颈上的手这次是按在雷辰逸的肩膀上了,突然发现,这样的姿势特别是在水里,太难承受了。那想逃的表情很明显,而雷辰逸手牢牢的扣在她的腰上,大手扣着程涵蕾离开的唇回来,贴在他的薄唇上,轻咬着邪恶的说道:“你喜欢的……”  “我更喜欢。”  话音落间,吞噬了她的唇瓣,同时压下程涵蕾往上挪的身体,抬腰迎了上去……  浴室的温度越来越高,当热情的火焰散去,程涵蕾整个人跟进来时一样,这次是真的软的没有力气。这在上真不是人做的事情,真累。即使最后大部分都是由雷辰逸帮衬的,但还是累的程涵蕾吃不消。  被浴巾裹着抱出来,雷辰逸抱着程涵蕾躺在大床上,手搂着她跌在自己怀里,手不轻不重的揉着她的腰……  “蕾蕾,以后记得多锻炼……”  程涵蕾累的不想搭理雷辰逸,看着怀里的程涵蕾,雷辰逸手上的力道加重。恋上了她在自己怀里如猫咪乖顺时的感觉……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那得了便宜还在卖乖的话,不想睁眼,只是伸手用力的在雷辰逸的手臂上一掐,以示自己的抗议。  只是偷鸡不成赊把米,程涵蕾刚掐完雷辰逸,便感觉到不对劲。  “雷辰逸,不许了。”  闭着的眼睛立刻睁开,身体就要往后退。这个男人,能不能消停一会啊,刚在浴室都折磨一个多小时了……  “再一次……”  雷辰逸手用力把退开的程涵蕾搂回怀里,然后贴着程涵蕾的唇瓣诱惑的哄道:“这次换我卖力,礼尚往来……”  这有区别吗?  程涵蕾的抗议没有机会说出来,雷辰逸已经翻身上来,几乎都没有什么困难的,人就滑了进去。  程涵蕾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雷辰逸那得逞的模样,忍不住张唇咬着雷辰逸。以示报复,可是这报复最后吃亏的依然是她。吃痛的雷辰逸只是更加刺激了兽欲,于是两个人在床上又打了一个多小时的架,打的程涵蕾想着要不要以后跟雷辰逸分房睡……  她明显的被他带的越来越喜欢床上的运动了……  在雷辰逸再次把热情洒入她身体里的时候,程涵蕾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们最近都没有做措施……  如果……  有了宝宝呢?  “有宝宝我们生下来,有多少生多少,咱养的起……”  雷辰逸似乎是读懂了程涵蕾的心思,在高点处,贴着程涵蕾的唇瓣昵喃。  程涵蕾没说话, 只是搂紧了雷辰逸。他们都是喜欢孩子的人,看到雷辰逸对待不是自己亲生的贝贝也能如此,祈笙和安泽也是如此,不由想着,如果她和雷辰逸有一个孩子,那将会是什么模样……  程涵蕾脸上的笑容让雷辰逸伸手搂紧了她,深深的吻住程涵蕾,吞噬了她的气息……扰乱了她脑中的想法……眼神,在黑暗里越发的深……  **********************************  夏若雨被关了一晚,整个人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一样。坐在木板床上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紧紧的圈住自己,身体在瑟瑟发抖着。虐待祈笙,她没有虐待祈笙。有人举报,是程涵蕾吗?辰逸是不可能这样对她的,一定是程涵蕾。  她都已经得到了辰逸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她。她想冤枉自己,然后彻底的扫除她这个障碍吗?女人只有对自己觉得有威胁的人才会有动作,程涵蕾介意自己,那就是说明,辰逸心里是有她的吗?  就像当初她介意程涵蕾一样,一定是这样。  她要找辰逸……要见辰逸……  她说要见辰逸,可是别人看她的眼神都像是看疯子。他们难道都不看报纸的吗?不知道她跟辰逸的关系吗?可是就算她说了,别人看她的眼神还是满是嘲讽……  夏若雨大脑不停的胡思乱想着,完全没有睡……  双眼经过一晚凹了进去,叫的已经累了,拍的也已经累了,双手红肿的圈着自己……  喀嚓一声,听着铁门被推开的声音,夏若雨本来面无死灰的双眼立刻染上两抹光芒……  “辰逸……”  一定是辰逸发现了,来让人带自己走了……  整个人站起身,圈在那里太久,夏若雨起的太急,整个人扑向前。  拍铁门拍的红肿的手蹭到地上,瞬间破了皮,纤纤玉手此时已经像是萝卜一样,疼的夏若雨眼眶一红。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辛苦过,这样被折磨过。  站在门口迎光的女警,像是没看到地上跌倒的夏若雨一般。  “别磨蹭,快点。”  催促着夏若雨,女警的语气里有着不耐烦。来的人是大人物,上面已经吩咐了要注意。怕大人物久等了有意见,到时候受苦的可就是她了,于是不耐烦的催促着,  夏若雨起身,看着红肿的手心,眼眶红的厉害。  “知道疼了,虐待儿子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疼。”  嘲讽的一笑,最鄙视的就是这种女人,生了不好好的疼,在那死虐待。不仅是给她们找事,苦的还是孩子。  “我没有虐待祈笙。”  夏若雨瞪了一眼女警,一副委屈的模样。女警嘲讽的一笑,而夏若雨看那笑容,也冷冷的说道:“我记住你了,现在辰逸已经来接我了,有你好受的。”  女警对夏若雨那毫无自知之明的模样只是嗤笑,接着就是不可置否的看着夏若雨。  “那就快点吧,我真等不及了。”  夏若雨不想过多的纠缠,立刻迈步向前走,眼眶还是红的,看着手等会看到辰逸,一定会让他心疼……  走出拘留室,因为来的人身份比较特殊,而且上面吩咐了要低调,所以在一间单独的房间里。  “辰逸。”  在门推开的时候,夏若雨立刻迈步走了进去。在看到坐在里面正面对自己的男人是谁时,脚步不由的顿住……  “为什么是你?辰逸呢?”  夏若雨皱着眉头走进去,在看到是左涧宁的时候,明显的错愕。  左涧宁没有理她,而是看着夏若雨说道:“祈笙会暂时由雷代为照顾,这份是祈笙的验伤报告,殷已经详细的为祈笙做了身体检查。外伤不计其数,更是内伤都有。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祈笙的性命都有危险。”  “辰逸呢?我问你辰逸呢?”  夏若雨像是没听到一般,突然冲了上去,质问着左涧宁。  身后的女警立刻扯住她一按……  “老实点。”  左涧宁慢慢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夏若雨,听到祈笙的验伤结果,她想的只是雷,而没有关心一下祈笙被她给虐待成什么模样了。发现跟她说这些都是多余,看了一眼女警,然后说道:“尽快立案起诉。”  “我们知道。”  女警有些恭敬的回答着,左涧宁点点头,然后迈步走出去。。  “左涧宁,我问你辰逸呢?不是他对不对?不是他要控告我对不对?是程涵蕾对不对?你告诉我!”  夏若雨看着左涧宁要离开,甩开了女警,扯住左涧宁声音失控的尖叫着……  “无药可救。”  左涧宁嘴角依然在上扬着,但是眼神却是越来越冷,甩开拉着自己的夏若雨,看着夏若雨的模样,冷漠的离开。  夏若雨站在那里,从看到左涧宁开始,一切就已经明了。只是她怎么能相信,辰逸是真的这么狠心的竟然送自己进监狱,他明明知道如果他出面,这案子就会更快的定案,她会做牢的,他怎么忍心的!  双腿一软,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地……  含在眼眶里的泪,立刻涌了出来,一滴滴的落在手背上。  她的心……  好疼……  *****************************************  慕容雪匆忙的赶到了医院,满腔的怒意在知道上官睿竟然住了医院的时候,完全的忘记了自己的怒气。睿程么那。  在看到上官爵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  “睿呢?怎么样了?”  上官爵看着慕容雪,眉头微皱,一直不太喜欢她,但因为是上官睿的妻子自己的大嫂,所以敷衍还是有的。但是在看到报纸后,对慕容雪是彻底的反感。看着拉着自己手臂上的手,不着痕迹的抽开,然后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冷淡的说道:“没度过危险期,还在加护病房观察。”  慕容雪没心思管上官爵对自己的态度,立刻往前走,看着里面满身纱布躺在里面的上官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自己昨晚还在……  他出了车祸自己都不知道……  没一会儿,慕容家的父母也赶来了,在看到女儿的时候,慕容雪的妈妈上前就是甩了女儿一个巴掌。  “你还有脸来这里,慕容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你真是太不争气了……一定是你的事情让睿儿知道了,才会气的出了车祸……你说你找了睿儿这么好一个老公,你怎么就……”  慕容雪的妈妈气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慕容雪的爸爸拍了拍慕容雪妈妈的后背,没有说话,但是看向慕容雪的眼神却满是谴责……  他们从她跟上官睿结婚后,就一直把上官睿看的比自己还重要。  有错一定都以为是她,不管她怎么做,好似都是她的错。以前很疼爱自己的父母,已经完全的倒戈向上官睿。这也是她笃定了上官睿不会拿慕容家的家誉赌,他不会忍心待他如亲生父母的爸妈受到刺激,慕容家受到影响……  慕容雪脸颊在疼,手捂着一侧,泪水还含在眼眶,那种感觉,难受极了。  “叔叔,阿姨,有事回家再说。”  上官爵的声音淡淡的,但是让慕容雪的妈妈火气也压了下去,担忧的看了一眼躺在玻璃里那浑身插满管子的上官睿,眼底的难过很明显。  “爵啊,睿儿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的,你叔叔认识几个国外的权威,已经联系了,正在安排时间回来。”  “不用麻烦了,我这边已经安排好。”  “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都是我们慕容家对不住……”  说着说着,又看了一眼慕容雪,慕容雪不说话,只是看着玻璃里的那个男人。明明只是想要拉着他一起痛苦,可是为什么看到他在里面没有生气的躺着,心还是揪疼的如此厉害……  ***************************************  上官爵忙前忙后也累了,慕容雪的父母也因为上报的事情,慕容家的公司股价降的厉害,都离开了。留下慕容雪一个人在那里守着,坐在外面等待着。慕容雪很是疲倦,闭着双眼,眉头都蹙着……  她是真的担心他……  此时医院外,坐在车里的安然已经坐了三个小时了,直到快六点,夜色开始笼罩,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担忧推开了车门……  很快就来到了走廊外的转角处,一眼便看到坐在那里的慕容雪。安然靠在那里,看不到上官睿的情况,只是站在那里,举步难前。静静的站了很久,直到电话突然响起,安然这才回过神的接起了电话……  看到慕容雪听到声音转向这边,安然立刻握着电话转身就走。在往外走的时候确定了慕容雪不会听到,安然这才接起电话……  “在哪?”  电话那边是丘泽熟悉的声音,安然心中莫名一虚,不是因为不想让丘泽知道她来看上官睿。而是她口中说不来看,可是自己却还是克制不住的来,连她自己也无法向自己交待,更甚是面对丘泽……  犹豫了一下,还是撒了谎。  “在逛街。”  “要我去接你吗?”  医院外一道树影下,丘泽握着电话,平静的开口……  4000字先送上……  飘走了……我下午有事,晚上回来再写……  回来的早就给你们加推荐票三万的加更,要是晚,那就明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紫姑娘继续发扬有拖无欠的理念……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