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94章:

第29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5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49
   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远离后,上官爵抽开自己捂着嘴上的手,膝盖一软,整个跪坐在地……  去那声样。压抑的咳嗽声越来越弱,手微颤抖的在口袋里摸索着,在没有摸到咳嗽声更急促了,用力的呼出一口气,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拔了个号码……  手撑在一边,靠在那里闭上双眼……  *******************************  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多了,程涵蕾前所未有的觉得很累。因为事赶上事,所以跟雷辰逸的事情还没有告诉上官爵,就因为这样,才会让这一切发生。如果她在上官爵决定向她求婚前告诉他,他也不会被自己刺伤成这样……  手揉着有些疼的太阳穴,刚离开的时候摸电话想给上官爵打个电话,让他早些回去。当着他的面,她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除了对不起,已经不知道如何表达了,而他最不愿意听的,就是她口中的对不起……没想到摸电话才发现自己电话竟然忘记带出来……  打开门,开了客厅的灯,便去沙发上拿自己的电话,接了上官爵的电话后,一手拿外套,因为没想过要出去。所以直接把电话扔在了沙发上,便开门离开了……  走到沙发边,竟然没看到电话。眉头轻蹙,也是因为累了,程涵蕾没再找,准备明天早上再说。关了灯,放慢了脚步走到房门边,伸手按开了灯……  “舍得回来了?”  房门刚打开,便听到阴飕飕的声音从大床上传来,程涵蕾扣在房门上的手顿了一下。  没回答,关上房门,顺手落锁。  脸上难掩疲惫,以及有些红的眼眶。当着上官爵的面,她没有流泪,可是靠在计程车后座,脑中在想到上官爵在看到她手上戒指时,那双眼眸里的受伤神色。心,好似被一点点的撕裂开来,有些疼的让人窒息。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滚了出来,顺着眼角慢慢的滑下,不可抑制的在后面哭了……  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迈步走过去,拿起手机一打开,便直接停在已接电话那一界面。没看雷辰逸,心中已知是怎么回事。想到还可能在那的上官爵,便想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到家了……  电话刚摸到手,便被雷辰逸一把夺过去。  程涵蕾的眼神便不可避免的撞上了雷辰逸的眼神,看着雷辰逸那满脸阴鹜的模样。她知道他肯定知道她是出去见了上官爵,到现在她自己都还没缓过来,真的不想再提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见他夺过手机,不打电话也好。省得给他一点希望又是更大的伤,都已经刺激成这样了。再给这点关心,岂不是更过分。  程涵蕾放弃拿手机,因为累,直接澡也不想洗了,脱了衣服,套上睡衣便往大床上走,掀开被子的一边躺上去。然后淡淡的说道:“很晚了,睡吧。”  雷辰逸面色冰冷的靠在那里,侧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眼眶红肿的程涵蕾。那睫毛上还沾着眼泪,而身体整个蜷缩着,又是一副自我保护的状态。她对自己晚归只字未提,他从回来没看到她,给她打电话发现手机竟然在客厅里响,而拿过电话,看到最后一个电话是谁打来的时,整个人就被笼罩在一股子难解的情绪当中……  即使程涵蕾已经在他的怀里,即使程涵蕾已经套上了他未婚妻的称呼,可是他的心却从未有安定过……  “你去哪了?”  雷辰逸的声音很低,问出的话不似是在发怒,却明显的让人不舒服……  程涵蕾是真的很累,身体和心都很累。她已经受够了自己一次次伤害上官爵,即使是没有办法,必须要做的,可是她的心还是不忍。每一次看到他难受,她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爱情这回事,不爱就是不爱。就因为不想他更痛苦,所以才会故意忽略他的暗示,忽略他对自己的好,只是想让他不要那么痛苦……  只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把他弄的如此痛不堪言。他最后那句让自己离开,是想保全他最后的男性尊严,可是那却让她疼的揪紧了心……  “雷辰逸,已经十二点多了,你还让不让人睡?”  心情不好,说出来的话也比较冲……  两个人从和好了,还没有红过脸。现在程涵蕾那不耐烦的语气和表情让雷辰逸脸色是更阴沉了……  雷辰逸心中火气在蹭蹭的往上,见程涵蕾冲了自己之后又闭眼拉被子准备睡。雷辰逸大手直接的扯了程涵蕾盖在脸上的被子,然后整个翻身把程涵蕾压在身下,大手扣住了程涵蕾的下额,眼神里带着一股子压抑的怒火,看着被疼的不得不睁开双眼的程涵蕾,眼底的光芒暗似深夜的大海。  “你还知道已经十二点多了?”  听着雷辰逸的话,程涵蕾下额微微疼着。头别开没挣脱,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程涵蕾把到口的怒话吞下,然后压低声音,放低语气说道:“雷辰逸,明天再说好吗?我真的累了。”  “累了?能陪上官爵到深更半夜,回来陪我说几句话便是累了?”  雷辰逸的声音百转千回暗示意味十足的,听的人那叫一个不舒服……  “雷辰逸,你够了。你这样阴阳怪气的做什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讲理?”  放下台阶,雷辰逸不下。又顺势爬的更高,把她压下的烦躁给完全的撩拨起来。声音也没再控制的放大了声,伸手就是要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我不讲理?”  他为了早点回来陪她,刻意的提早离开饭局。回来后发现她不在,打电话发现连电话都没接,发现匆忙的离开连电话都没带的落在沙发上,而她这么匆忙显然是为了打最后一个电话的上官爵……她去见谁很显而易见……  “你背着我出去见上官爵就是有理了,你明知道他对你是什么心思,还这么晚跟他混在一起,程涵蕾,你这是什么心思?”  “雷辰逸,说够了吗?什么背着你出去,别说我现在还没有跟你结婚,就算是跟你结婚了,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我见谁是我的自由,你有什么资格管?”  她从始至终,心里只有这么一个男人。如果她有那个心思,她还用这样伤上官爵吗?雷辰逸言语间的不信任让程涵蕾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我没资格管?我是你未婚夫!”  “未婚夫又怎样?随时都可以不是!”  “你说什么?”  雷辰逸的声音突然寒气十足,听的程涵蕾内心一阵寒。她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话赶上话了,伤人的话又出来了……  “程涵蕾,对待我俩的关系,你就是这样子的想法是吗?”  雷辰逸的声音在寒意之后,突然变得一片平静无波澜,字字句句吐出来,却都透着彻骨的寒冷……  “随时都可以结束?你从未想过认真对待是吗?”  兴许是雷辰逸的表情眼神太过于利,刺的程涵蕾不知道怎么说话。只知道在想开口说不是的时候,雷辰逸人已经起身,身上一空,雷辰逸直接迈步往外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门自动合上的声音很轻……  程涵蕾回过神来,立刻掀开被子起身,准备去追雷辰逸……  手刚掀开被子,放在一边的电话突然响起……  看了一眼电话上的号码,再看了一眼合上的房门,最后还是坐回身子把电话拿到了手上……  ******************************************  左涧宁应酬回来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殷恪伽的夺命连环CALL被他直接以关机的方式给灭了。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应酬场合,酒并没有喝的过多,但还是招架不住的微勳。打开门,进了屋。  即使客厅的灯没开,左涧宁也能感觉到有人坐在那里,正在等着他……  在黑暗里,迈步精准的向客厅的沙发走去。眼眸微微的眯着,而在他靠近的时候,整个人扑进了殷恪伽的身上。低头就是吻住殷恪伽的薄唇,目标精准的没一点误差……  带着酒气的唇贴在上面,探出的舌尖舔过殷恪伽的唇瓣……  从上嘴唇到下嘴唇,左涧宁吻的很用心,舌探到他的嘴里,勾住他的舌,用着每次殷恪伽吻他的时候的模样含着,用力的吸吮了起来。借着酒意,他的手开始主动的摸着绷着脸的男人,然后吻的更加的激情,吻的更是挑逗意味十足……  手贴着他那结实的胸前,抚摸着那结实的触感,滑过小腹,最后扯着他裤子,手就这样伸了进去……  “以为这样就能抵了你挂我电话的事了,嗯?”  殷恪伽在黑暗里眼神还是挺阴沉的,手扣着左涧宁的后脑勺,一边回应的咬着左涧宁的唇瓣,有些用力的啃咬着,一边跟谈条件似的,凶狠味道十足……  “那你这是想怎样?嗯?”  左涧宁退开了一些,双腿跨在他身上,手指坏坏的按上了某一处,刺激的殷恪伽松开的唇瓣里立刻发出一声暗哑的低哑……  “弄死你!”  抵着他的唇瓣,凶狠的吐着言语。左涧宁一手穿插在他的发丝里,一手没停下来而听到殷恪伽的话,心里知道殷恪伽为这事已经过了……  “就怕你弄死了以后没人弄了……”  左涧宁回咬了一下殷恪伽,低沉的笑声在黑暗里显得那样的诱人……  “弄死了我天天J尸……”  “尸体有我这么让你爽吗?”  左涧宁突然用力的收紧手,殷恪伽立刻发出一声暗哑声。  殷恪伽的眼神立刻接近于野兽的眼神,反身扑倒了左涧宁,一手直接扯开他下半身的衣服,长指熟练的摸索而过,一手拿过茶几抽屉上的东西……  “嗯……”  左涧宁扭动了一下,酒意熏大脑,而黑暗因为看不真切,所以让感觉更是强烈了一些。身体里的快感在身体里四处的流窜着……  双腿圈上了殷恪伽的腰,一手扯出殷恪伽的手……  “进来。”  那副撩人的模样直接索欢的**程度,让殷恪伽差点没立刻软了……  扶枪就要上阵,俨然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左涧宁在门口才打开的手机,在茶几上欢快的震动着。那亮光,也照亮了沙发上正以河蟹姿势纠缠着的两个人脸上不同的表情……  殷恪伽不用回头,也知道茶几上正在响的电话是谁打来的,那电话铃声自己不知道有多熟悉,深恶痛绝,有木有……  左涧宁这也是兵临城下了,但在听到电话响的时候,大脑还是立刻清醒过来。  “等等……”  一手推着殷恪伽,挺起来的臀就这样子又落回沙发上。而那抵在上面的硬物就这样随之滑开,随着滑开带着的刺激感,让殷恪伽又硬了几分,**浓烈了几分,脸色也就更差了几分……  “等不了。”  殷恪伽一手按回左涧宁要起的身体,一手拉开他的大腿往沙发上一按,刚已做好准备,几乎没什么阻碍的便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  电话还在不停的响着,时不时亮着的光照着左涧宁脸上难耐的表情,殷恪伽加速了腰上的动作,然后在左涧宁另一腿环上他腰的时候,一边动腰,一手扯过茶几上的电话,一手按上接听键。腰上的力道不减轻,撞的左涧宁不停的在那里哼唧,伴随着那哼唧声殷恪伽不客气的对电话那边的雷辰逸说道:“听到没有,我们现在很忙。没事抱你女人忙去,别打我家男人的主意!”  手一扬,不等电话那边的人回应,手中的电话已经飞离落地,而整个人已经压了下来,这样,那样,再这样,再那样……  左涧宁嘴角微抿,听着殷恪伽那满是醋意的话语,想气也气不起来。腰还是更缠紧了些,承受着殷恪伽的力道。拉下他的头,吻上了他的唇……  不知何时开始,他心中的第一位,早就被身上这男人稳稳的占据……  “殷,我有没有告诉你……”  “别说话……”  “你确定不听?”  左涧宁承受着殷恪伽,声音带着**的沙哑,在黑暗里显得特别的好听。  “什么?”  有些犹豫的,殷恪伽还是分了点心神给左涧宁……  左涧宁头微起,离开他的薄唇,贴上他的耳侧,轻吐出三个字……(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