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96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296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35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50
   那边的雷辰逸俊逸的脸僵了僵,耳里听到左涧宁的闷笑声,抬头看到他眼底的笑意。脸上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之势,他好像载在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手上了。  “叔叔回来吃饭。”  答案好像是意料之中的……  “叔叔,亲个,么嘛。”  程贝贝重重的隔着亲了雷辰逸一口,然后挂上电话,转身趴在沙发上对着厨房里正在准备菜的程涵蕾说道:“妈妈,干妈不回来吃饭。叔叔回来吃饭。”  “哦。”  淡定的开口,为自己想象中的结果而上扬着唇角。  雷辰逸这边电话刚放下,便迎上左涧宁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在爱情的领域上来说,雷辰逸只算是初学者。说是成熟的男人,但是却因处在初级阶段,幼稚是难免的。  “晚上不一起喝两杯了?”  能够这样调侃雷辰逸的男人,也没有几个。  雷辰逸一边拿放在一边的外套,眼神淡淡的扫了左涧宁一眼,一手拿起电话,然后凉凉的说道:“需要我给殷恪伽打个电话,随便透露一些什么吗?”  左涧宁的嘴角僵了僵,他也就拿程涵蕾和程贝贝没办法,被吃定了还甘之如饴,其他人,就算是左涧宁,可一点亏也不吃……  菜快做好的时候,门外传来声响。程涵蕾并没回头,只是听着程贝贝和祈笙叫着叔叔……  “贝贝,小泽,祈笙,洗手吃饭了。”  程涵蕾把手上刚出炉的菜放在桌上,一边对着那边的三个小孩一个大小孩开口……  “叔叔,洗手。”  程贝贝和祈笙一人拉着一手,一起往洗手间走去。一会儿后,都坐到了桌上。  “哇,好多好吃的。”  程贝贝个小吃货一坐到桌上,看着丰盛的菜,平时妈妈都告诉他们,不能够浪费。所以她在想吃很多好吃的菜时,妈妈都是分开一天天的准备。  “妈妈,今天是不是很重要的节日?”  只有很重要的节日的时候,妈妈才会给她们做好多好吃的。  程涵蕾脸色微窘,面对着程贝贝小朋友那天真无邪的小眼神……  “嗯。”  见雷辰逸一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的模样,一点也没有给她解围的意思……  坐下,帮程贝贝夹了她喜欢吃的菜,然后便听到程贝贝又开口问道:“妈妈,今天是什么节日啊?”  小朋友只知道重要的节日会有好吃的,但是却记不清哪天是哪天。  “程贝贝,乖乖吃饭,哪里来那么多问题。”  程涵蕾不知道怎么回答,直接又夹了一筷子菜到程贝贝的碗里。  “哦。”  低下头乖乖吃饭,却对着雷辰逸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雷辰逸看着桌上一桌子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他的胃并不好,所以菜上的都是一些养胃营养偏清淡的菜,明显的下过一番功夫的。心中有些得意,脸上却是依然摆着谱,不冷不热的吃着饭,偶尔跟程贝贝和祈笙说几句话,而程涵蕾侧眼看了一眼雷辰逸,看着他只是对着孩子们和颜悦色,每每碰到她的目光都是一副当没看到一样……  夹菜的筷子收回来,自己吃自己的。  捉摸着吃完饭,孩子们睡了,等会哄哄他就行了。。  昨晚的事情,也的确是她过错严重一些。  于是在各怀心思之下,吃完了饭。而洗完碗,便看到雷辰逸带着三个孩子在沙发那边玩着。有耐心的回答着孩子们的问题,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孩子。以前没有觉得,现在看着他跟三个孩子的相处,那种感觉,莫名的温暖在心口蔓延着,让人忍不住的上扬唇角……  八点多,小朋友们乖乖的去睡觉。而等程涵蕾从祈笙的房间里出来时,并没有在客厅看到雷辰逸,眉头微蹙走回房间,发现房间也没有雷辰逸的气息……  他竟然离开了!  程涵蕾在看到卧室的空荡荡的时候,嘴角忍不住的僵住了……  他还来真的啊……  ***************************************  “妈今天打电话过来,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丘泽看着安然,蓝苑并没有要求两个人住在哪里,还体贴的让两个人还住在s市,一是因为安然生在s市,二来是因为生活圈现在牵在s市,突然去了陌生的城市,害怕安然不适合。  “你做主。”  安然的声音淡淡的,两个人刚吃完饭,正在吃甜点……  “丘泽……”  “嗯?”  丘泽的表情一怔,医院的那一幕不可否认的一直烙在他的脑海里,所以对于安然每次主动开口,他都很担心她是开口对他说,后悔了,不想跟他结婚了……  看着丘泽表情突然变得紧张,安然嘴角也有些僵。  这两天丘泽有些奇怪,对自己更加的好了,而且也越发的小心翼翼,他越是对她好,她的心里就越是觉得压抑……  “我们回c市定居吧,跟妈一起住,或是我们单独住都可以。”  “什么?”  与自己想法落差太大,这个惊喜对他来说,太惊喜了。当时因为顾及着安然,所以并没有勉强安然回c市,妈妈其实是想要两个人回到c市的,因为爸经常不在家,她希望有人可以陪陪她说话。但是都一样因为顾及安然的想法,所以没有开口说过……  “安然,你是说真的?”  “嗯,我想过了。当时决定在s市,也是因为贝贝和小泽两个人相处久了,而我跟涵蕾也相处久了,分开了有些不适应。但是我已经要嫁给你了,贝贝和小泽毕竟是小孩子,分开是必然的。涵蕾跟雷辰逸也是要结婚的,我们分开也是必然的。至于我妈和我弟那块,可以接我妈去c市,如果她不愿意,也可以常常回来看她。反正来回都很方便,你说这样好吗?”  安然声音一直是淡淡的,而丘泽听着听着,那颗悬着的心悄悄的放下。  “安然,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这一次安然接口的很快,看着丘泽在听到自己说回c市后松了口气的表情。其实,他介意上睿的存在,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留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那些原因,但也因为……  她已经选择了未来的路,再摇摆不定,不克制自己的心,最后伤的只是自己和爱自己的人……  “没什么……”  丘泽立刻把脸上的表情收起,又是那副温柔的笑容。  安然静静的看着丘泽,那眼神看的丘泽忍不住的躲开视线。心中有事,眼神都无法坦荡荡……  吃完饭,两个人坐进车里。丘泽倾身过来帮安然系安全带,然后坐正,帮自己系好安全带。  “丘泽。”  安然安静的侧头看着丘泽,他这两天明明心中有事,却不说。想着丘泽的细微改变是从她去医院看上官睿开始,那天他有给自己打电话,接着就有些异样,一直到现在……  “嗯?”  一手扣在方向盘上,听到安然叫他,侧头看向安然。  “你是不是看到我去医院了?”  问的太直接,所以丘泽有些没想到,所以不能招架的表情有些微僵。那一瞬间直接的反应,便已经直接告诉了安然答案……  “为什么看到了却什么也不问?”  安然心中紧紧的揪住,其实想着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真的是真相,还是忍不住难受。他为什么要以自己这么好,好到让她满心都是内疚感。  “我怕。”  丘泽脸上的表情慢慢的沉了下去,声音也低了很多……  安然微垂的眼睑听到怕这个字时,突然向上看着丘泽脸上那有些悲伤的表情……  “安然,我很怕。怕我问了,你会告诉我你后悔了,我怕你告诉我你不想嫁给我了。安然,我明明知道你心里的人是他,也明明知道你选择嫁给我是为什么?但是我就是不想放开你,特别是你已经成了我的未婚妻,我已经拥有过。再失去,我真的没有把握我能放得开手。”  “我已经不想放手了,不能放手了。如果你离开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一些我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丘泽的声音很低,低的让安然的心揪在了一起。看着丘泽那一脸痛苦挣扎的模样,她是他痛苦的根源,因为没有给他安全感。  忍不住的侧身,抱住了丘泽。用力的抱紧,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已经哽咽:“丘泽,我们会结婚,一定会结婚。”  *************************************  雷辰逸当时买这栋房子的时候,完全是因为程涵蕾住在这里的关系。买这里,也没打算能够在里面住多久。他早就打算近水楼台先得月,买这里只是为了方便吃掉程涵蕾。  一般都是睡在程涵蕾房间里,这里倒显得冷清了一些。  想到程涵蕾今天做的那一桌子菜,不由得意起来。那示好的意味十足,昨晚的确是够气的。左涧宁一早一句话足够简洁明了,就是吃醋了。否认不了,他的确是吃醋了。最主要的是不安全感,有一个像上官爵这样的情敌,他时时都处于备战状态。  昨晚程涵蕾的一句话,其实是气话,但是无疑也是在提醒他。未婚夫妻,连个法律保证都没有。这随时都能反悔的事情,虽然说上官爵这已经努力了几年都没有得到,但是难保不会有意外。他可不能允许任何一点点意外,所以……  让程涵蕾冠上他雷辰逸的姓氏是最保险的办法,而且还要越快越好。这事拖久了,真是闹心。  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某个一定会自动送上门的女人……  从今天她的态度上,看样子已经认识到昨晚她的错了。等哄了祈笙睡着后,出来没看到他,就应该知道到哪里找自己了……  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四十……  祈笙这个时候大概睡着了……  十分钟后……  二十分钟后……  半个小时后……  四十分钟后……  雷辰逸坐不住了……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雷辰逸整个从沙发上站起来……  该死的程涵蕾,真吃定了他是吧。  脸色难看,气冲冲的就要往外冲,去隔壁教训程涵蕾。  手已经握在门上了,又突然顿住。  而他安手。这过去,不就又是他服软了,计划不就是全被打乱了……  那握紧在门把上的手用力的扣紧,最后愤然的收回,脸色更阴沉。  这吃饭的时候是佯装生气,现在雷辰逸是真的生气了。快速的转身,看谁撑的住。大踏步像是泄愤一样的往卧室里走去,一肚子的火没处发。见到放在那里的矮凳,一脚踹了过去,把无辜的矮凳一脚踹的很远……  打开房站,用力的甩上,以示他心底的不爽……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雷辰逸余怒未消,脸色阴沉可怕的靠在那里。薄唇紧抿着,内心五脏六腹都在翻搅着…  他一向很冷静,他一向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他一向……  “该死的程涵蕾。”  咬牙切齿,雷辰逸拳头握的紧紧的。发现自己越是想冷静,怒气就越是升腾的厉害。  冲冷水澡……  这是雷辰逸决定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方式,从床上跳起来,便准备往浴室里走,就在走了两步时,耳里传来一丝细碎的声音……  脚步微顿,站在房间正中间,房间里并没有开灯,雷辰逸的身影隐藏在黑暗里。确定了声音真是从阳台上传来的时候,雷辰逸皱着眉头往阳台走去……  越是靠近,那细细的声音更是真切。那声音太熟悉了,熟悉的让雷辰逸有些不敢置信怎么会从阳台上传来……  哗啦一声,阳台门被拉开。一手顺势的打开阳台的灯,突然的灯光让那声音突然消音了。  雷辰逸可没那心思觉得自己是听错了,在看到阳台上没人的时候,脸色已经阴沉的厉害了。明显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该死的,她就没一刻是消停的。阳台是她爬的吗?不会走大门吗?  脸色阴沉的侧头看向两栋相连的阳台,中间隔着大概两米的距离,上面是下水道的管子。而程涵蕾穿着睡衣,整个人趴在一大半的位置上,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相当的精彩。在看到阳台灯亮起来的时候,程涵蕾真的尴尬的想钻个地洞了。  人都说理想无限好,现实很残忍。她只不是想要效仿一下曾经爬阳台的某人,这样偷溜进他的房里讨好他。省得被关在门外,丢人。可是没想到看起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真的站在上面,那腾空的感觉,还是让程涵蕾整个举步为坚。  想要退回去没办法,想要往雷辰逸阳台这边挪又没腿软的迈不了步子……  特别是看到雷辰逸跟个黑脸的关公一样的站在阳台那里看着她,程涵蕾真的是……  怒吼声在喉间,要不是因为她现在脸色惨白的,浑身颤抖的站在阳台那里。一副快要掉下去的样子,雷辰逸真想吼一吼这个脑袋瓜明明很聪明的女人,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天马行空,让她爬阳台的……  某人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开了两次先例,以至于才让程涵蕾学着用的……  深吸了一口气,就是害怕自己一时失控的会大声的刺激到了程涵蕾。脾气怒火压下去了,不代表脸色好看。雷辰逸靠近程涵蕾,声音冷硬冷埂的向程涵蕾靠近,大手伸过去,然后声音因为压抑而显得生冷的开口:“手给我。”  程涵蕾唇都吓的白了,看到离自己很近的大手,两只手扶在墙突出的那一块,转过的脸看向雷辰逸,那脸都皱成了一团,跟个苦瓜似的……  “听见没有,手给我。”  雷辰逸心惊胆战的,看着程涵蕾站在那里,除了气之外,更多的是担心。是真的怕她手不稳的要是跌下去,那可怎么办。见程涵蕾不动,只是皱着小脸看着他的大手,整个人跟个石雕像一样。  “程涵蕾,手给我。”  声音更是低了几许,人又向程涵蕾靠近了一点,程涵蕾身体僵在那里,看着雷辰逸那难看的脸色。这会儿心底有些委屈,说到昨晚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错,他也真是太小气才会让两个人话碰上了话,然后都刺到了对方。  她不仅主动打电话示好,还做了饭,现在都主动的爬阳台想示好了,他竟然还这么生冷生冷的语气……  虽说程涵蕾在外一副干练的模样,但是在雷辰逸面前,有时候小女人的姿态还是摆的非常自然……  “你凶什么凶。”  程涵蕾抿着唇,看着雷辰逸那冷冰冰的脸,后悔自己来主动的示软了。心里想着,一股子气就要往回退,脚步刚退了一步,那挪动一点都足以让雷辰逸有一种自己在踩钢丝的感觉。  “程涵蕾……”  雷辰逸声音微微拔高,都差两三步就到这边来了,她退回去,那边也没个人扶,要是跌下去了怎么办……  发现自己声音一冷,那边的程涵蕾手上一个空,身体在半空中晃了一下。伴随着一声惊叫声,以及雷辰逸那快要提到嗓子眼的声音。  “蕾蕾……”  刚刚一个惊险的动作让雷辰逸再也摆不起脸色了,那声音里透露的紧张担忧总算让程涵蕾心里舒服了一些。手扶紧了一些,刚刚那一下,不仅是吓到了雷辰逸,更是吓到了自己,吓的程涵蕾一身的冷汗。一阵风吹过,只觉得浑身凉嗖嗖的……  “雷辰逸,我怕。”  他一软,程涵蕾跟着就软了。站在原地,声音都快哭出来了。程涵蕾那撒娇般的声音,简直就是立刻酥了雷辰逸的心,什么怒气生气全都忘记了。就看着程涵蕾那美丽的小脸上,那可怜巴巴的眼神……  “不怕,听话,手给我。来,对,慢慢的。好……往这边挪步子,慢慢的,对,就这样……”  雷辰逸手握住了程涵蕾那跟铁一样的手,虽然心中紧张,但是声线却稳稳的开口。一边稳着她的身体,一边教程涵蕾挪步。程涵蕾也不敢再耍脾气了,站在这里当高空人,危险度太高。而且双腿都快吓的软了,身上的衣服又是湿的,凉嗖嗖的,难受极了。  当小步子慢慢的靠近雷辰逸,在快接近雷辰逸的时候,雷辰逸双臂稳稳的抱住了她的腰身,然后整个腾空而起,人已经落到了阳台上。刚落下,人就被推到了栏杆上,辟天盖地的吻毫不客气的就贴上来。  程涵蕾还处于惊吓状态中,突然的吻让她没个防备。整个人还处于吓当中,唇瓣抿的紧紧的,所以雷辰逸即使吻的急促,但是吻只是贴了上来,密实的让她躲不开。却没有打开唇齿让他可以进入她的领域里……  紧闭的唇瓣没有让雷辰逸有丝毫的阻碍,咬了一下没咬开。大手突然就这样袭击了程涵蕾的前胸,用力的一揉,那力道,可是一点也不轻。这重的带着疼酥感,让程涵蕾立刻惊呼出声,那声是发出来了,但全被雷辰逸给吞进了嘴里。  火热,炙烈,那种热度,在唇舌间,把程涵蕾的思绪尽数的打断。他的吻技之高,她是深有体会,但是这一次,吻的更是炽烈。叫程涵蕾差点整个给融化在了他的嘴里,叫她身不由已,似乎所有的感觉都被他的吻给打开了……  “想玩惊险是吧。”  离开的唇舌,吞噬的气息稍微放开。硬是跟缺氧了一一般,立刻大口的喘息着。耳里听到雷辰逸那危险的声音,他是在生气。刚刚的那个吻,不仅仅是蕴含着担心,更多的是他心中因怒而染上的气。  话音这刚落,整个就被腾空的给抱了起来,这栏杆的中间有小段长方形可坐的地方,人就这样被放了上去。身后是腾空的,只要稍微向后,人就会跌下去。刚刚被那腾空刺激了一下,这下子被放在这里,程涵蕾脸色就变了,而人条件反射的就伸手抱住雷辰逸的脖子……  唇瓣紧抿着看着雷辰逸的脸……  “雷辰逸,进去。”  她这身上汗湿被吹着,理应应该会冷,可是身体却莫名的就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着热力。双腿不得不圈在雷辰逸的腰上,而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的脸,并没有抱着程涵蕾进去,而是一手搂着程涵蕾的腰,稳稳的扣着,而一手扯掉了程涵蕾睡衣里的小裤裤……  双眼看着面前呈现的美丽之处,目光更是黝暗了几许。解开后,一手直接拉开自己的拉链。就着她圈在自己腰上的双腿,手扣着她的腰按向自己。  程涵蕾是想退,但是身后退了就得跌下去。只能迎上去,两条细细的腿被迫的圈在他的腰上,身体整个用力的切进来,把她的腿给掰的大开。而大手就这样扣着她的腰,身体越是靠近程涵蕾,也就更加的往里面去……  前前后后,后后前前。手扣着程涵蕾的后脑勺,在前前后后之间,深深的吞噬着她的气息。身体再猛烈,唇瓣都不放开,就这样粘在一起,仿佛都不想让程涵蕾呼吸一般……  雷辰逸的身上很整齐,就是拉链拉开了。而程涵蕾上半身的睡衣还挂在身上,就是推到了腰上,小裤是整个被扯的扔在了地上。那睡衣随着移动偶尔会落下,正好遮住了两个人害羞的一幕……  上半身被拉过,整个贴在他结实的胸前。没有穿内衣,就这样跌着只穿衬衫的胸口,摩擦的让程涵蕾忍不住发出细碎的声音。那种冲击叫人忍不住的颤抖着,纤细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双腿都挂不住要从他腰上落下来,而雷辰逸一手穿过,拖起她的双腿,又稳稳的固定住。  忙碌了一阵子,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刚刚那被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下,怒气也消了许多。果然xo是发泄怒气以及让自己舒坦的最直接的方式,心情舒坦了,雷辰逸也就缓了下来。程涵蕾是又惊又舒服,看着雷辰逸缓了下来。唇瓣也被放开了,随着他往里去了一下,程涵蕾小嘴就没防备的叫出了声音……  “啊……”  没有被吞噬小嘴,程涵蕾看着灯光下雷辰逸那总算缓和的脸。怎么闹到最后,反倒又成了他的错了。他这发泄怒气的方式,也真是够……  就算爬过来也知道有这回事,但是刚刚都吓的半死了,现在还让她在这里,他明摆着就是故意的……  “雷辰逸,你个坏蛋……”  声音断断续续的,因为程涵蕾一开口,就是雷辰逸的动。让他给弄的声音破碎,一下下一往里,刺激 的程涵蕾声音破碎不堪的。因为这紧张加上他的猛烈,身体的感觉也特别的敏感。只是很短的时间里,程涵蕾便觉得身体绷紧的厉害。  很快的叫全身都缩紧了,声音压抑的叫出了声,浑身轻颤的靠在雷辰逸的怀里。身上本来就一点汗,现在汗水已经满布着。一阵风吹过,没有冷却热情,反而像是火吹过火苗,给吹的越散。瞬间给燎原了……  他还在她身体里,眼神也依然是火星四溢。搂着她的腰,整个抱起来。  “坏蛋也是你逼的……”  声音低哑,却已经明显的松了许多,隐隐似乎还有些笑意……被这样搂着,无可避免的更加的靠近她,程涵蕾想挣扎下来,却被警告的用力的拍了一下臀。疼的程涵蕾哀哀嚎的叫了一声,而雷辰逸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低头朝她胸口咬去。  那隔着睡衣,依然被刺激很明显的地方。即使隔着衣服,都能想象到是怎样的美观。那颜色一定是非常的美丽,低头咬着。起伏,脚步也不由的加快了一些。几个大步,两个人已经转战到了大床上,整个人被压的深陷下去,而随之用力的压了进去。  今儿7000字。补昨天欠的1000字。明天一天不在,申请入群的等紫晚上回来再审核。  求推荐票票。。。。昨天的好少。。。。。  下一更加更:【250】.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