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298章:

第298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2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51
   安然接到上官爵的电话,说是意外,也不尽然。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也不短,算起来,关于安泽的事情,他还欠了他一个人情。  并没有那么麻烦的选着一个安静的地方,而是直接问了上官爵在哪里,直接开车过去了。  在一条比较安静的路边,安然停好车,看到上官爵靠在那里正在等她。  “去看下大哥。”  开门见山,也没有多少废话。  上官爵拉开车门,便准备让安然上车。  安然站在原地并没有上前,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上官爵……  “学长,你觉得我去见睿,适合吗?”  心,悄悄的放下。他醒了,看着上官爵的表情,安然感觉着心中的那块大石放下了。  上官爵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眉头一挑,侧头看向安然……  “学长,我要跟丘泽结婚了。而且我已经准备离开s市,跟丘泽小泽一起去c市定居。丘泽是个好男人,而我真的不想再伤害他。至于我跟睿两个人已经不可能了,我没有打算再给他任何希望。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何苦要给他一些希望,再离开,岂不是伤的更深。”  上官爵的面色微沉,拉着车门的手慢慢的收紧……  “学长,我爱睿,所以,更加不想因为我而让他伤的更重。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两个人,何苦再纠缠,最后痛苦只是更深。知道他没事我就安心了,希望你可以让他明白我的决心。即使让他恨我也没事,只要他别再惦记着我,忘记我就可以。”  “丘泽还在车上等我,学长我先走了。”  安然始终都是微笑着的,而上官爵听着安然的话,最后拉开车门的手松开,微微一动,车门被甩上。没有说话,看着安然转身离开,没有开口叫住安然,更加没有强行的拉安然上车,强行的让安然去医院看上官睿。  因为他很清楚,安然说的是事实。更加清楚,安然做的对。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痛苦无止境的延续下去,何不快刀斩断……  说的容易,做却很难……  这一点上,他挺佩服安然……  让他放弃涵蕾……  嘴角轻扯……  他真的做不到……  即使这是一场也许永远是没有结果的追逐,只是放手,真的太难……  *****************************************  “什么?”  雷辰逸面色一沉,看着站在面前的左涧宁,从早上就一直明媚阳光的脸,此时又开始乌云黑暴……  “安排的是今天上庭,可是在上庭前,夏若雨突然被释放。”  “谁?”  “封希瑞。”  左涧宁刚刚收到的消息……  “怎么会轻易让人出来?”  “封希瑞手上有一份夏若雨的精神状况的报告……”  后面的话没再说,彼此都很明了。  雷辰逸沉默了……  “左,立刻让人注意祈笙……”  雷辰逸在沉凝了片刻后,立刻开口……  “已经派人去了。”  话音刚落,左涧宁的电话便响了。  左涧宁看了一眼雷辰逸,接起电话……  几秒后,电话挂了。左涧宁看着雷辰逸,脸色早已经让雷辰逸明白了些什么……  “祈笙被人接走了,应该是封希瑞。”  几个字,雷辰逸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他没有想到已经是在预料当中的事情会有变数,完全没有想过封希瑞会突然出现。  只有在监狱里,才能让夏若雨好好孤反省自己的错。如果出来还是如此,那么他打算祈笙以后就由他们照顾了。可是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左,帮我查一下封希瑞现在在哪里?确定祈笙是不是被他带走的,以及,夏若雨精神状况上的报告是由谁开出来的……”  “嗯。”  左涧宁离开后,雷辰逸揉了揉太阳穴,封希瑞不是一直在美国治疗吗?封希瑞出事后,对于夏若雨之于封希瑞的态度,她说已经不想再跟封希瑞继续,所以,不想给他任何希望。而且封希瑞当时的状况,他也没有理由干涉夏若雨的选择。他还没有想过干涉夏若雨的感情状况,这四年,封希瑞一直在治疗,没想到会突然从美国回来。  就这一系列的事情来看,封希瑞应该没事了,他没事被封锁消息,就一定是故意的。  他跟夏若雨的事情他没权利干涉,但是祈笙……  他早就不能置祈笙于事外了……  ****************************************  被关了几天的夏若雨,整个人消瘦的可怕。美丽的脸上早就失了健康的颜色,而柔顺的头发更是乱糟糟的顶在头上……  今天就要上庭了,只要被判了刑,她就真的要做牢了。  从知道是雷辰逸让她进监狱开始,那是种什么样的滋味。发现哭眼泪都流不出来……  在女警带她出去的时候,她以为是上庭。可是却没想到,外面竟然有律师,说是来保释她的。在里面关了几天,想出去的心情那是迫切难当。那里面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每过一秒钟都是煎熬。也顾不得是谁带她出去,也想不到究竟为什么可以出去。只是换了进来时穿的衣服,立刻跟着律师离开。  外面停着一辆路虎,黑色的玻璃看不清里面坐的是谁。跟着律师走出来,那律师一直面无表情的,说是跟在她身后,其实是强制性的让她往车边走。害怕他一句话又让自己进去,夏若雨只能往车边走,想看看救自己出来的人是谁……  车门打开,夏若雨以最狼狈的模样,见到了四年未见的前未婚夫--封希瑞。  还未来得及反应,人已经被推了进去,接着车门便被关上。  锁门的声音很小,却很清晰的撞入夏若雨的耳里……  血液都是冷的,在看到封希瑞的那一刻。四年来她几乎是逃避似的没有关注封希瑞的消息,一心一意的想隔断过去。想要全心全意的争取辰逸,已经没有任何阻隔的她和辰逸,是注意要在一起的。  她以为,封希瑞这一生都会以低智能的模样活下去。可是刚刚站在车外,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眸,再正常不过……  “希瑞……”  夏若雨贴靠在车门上,手脚冰冷的。车里不知道是不是打了冷气,只觉得冷意从脚底不停的往身体里灌,那种感觉很莫名其妙。明明希瑞是在笑着的,明明那笑容跟以前一样,可是看在她眼里只觉得很冷……  “还记得我吗?真难得啊。若雨,好久不见,想我吗?”  封希瑞吐出来的字很轻,一个字一个字的,那字字飘进夏若雨的耳里,简直就像是拿冰刀在割她的心,那冰冷的疼痛让人窒息。明明温柔似水的在却如此的让人坐立难安,夏若雨紧抿着唇瓣,害怕写满了那双有些失神的眸子……  “你,好了?”  几近是带着颤音的……  “你这表情是希望我好还是不希望呢?”。  大手带着彻骨的凉意,抚上了夏若雨的脸颊,那抹冰让本来就僵住的夏若雨忍不住打了个颤。如风中的柳絮一般颤抖的厉害……  “希……望……”  “是吗?”  那抚在她脸颊上的手突然一个收紧,夏若雨疼的倒抽了一口气,但因为下额被捏在他的手心里,即使很疼,却发不出声音。只是看着封希瑞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恐惧的感觉……  “若雨,四年不见,变得不诚实了。”  声音依然是温柔的,可是夏若雨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身体抖的更厉害了……  “你这是在怕吗?这与四年前绝然的跟我说分手可不像,四年来不闻不问我这个为你做了四年傻子的男人,这等狠的心,还知道怕吗?”  那越来越冰冷的字眼,夏若雨觉得呼吸真的快要停止了……  “希瑞……我……”  “你怎样?想跟我说什么?还是你认为我这一辈子都会变成傻子?”  封希瑞扣着夏若雨的下额,一个用力,夏若雨的身体被拖进了他的怀里,另只手很轻松的就拉着她的腰,一腿切进了她的腿里,她整个人就已经坐进了他的怀里……  “希瑞……”  夏若雨以尴尬的姿势坐在他的腿上,而抵在她大腿内侧的反应……她一点儿也不陌生……  “别怕,你看你吓的脸都白了。真让我心疼。”  手又从捏改为轻抚,那爱抚的动作,又轻又柔。然后轻轻的摩挲着夏若雨的脸颊,好似他真的在心疼一般……  夏若雨动不了,他那扣在她腰上的手就像是铁楛一样,牢牢的把夏若雨锁在他的腿上……眼瑞到个。  “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不提了。现在我们先谈谈关于我救你出来的事情,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封希瑞轻笑着,那笑容可真谓是温柔的滴水,夏若雨从未见过封希瑞这个样子,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封希瑞。  “你……想我怎么报答……”  夏若雨几乎是被逼着顺着他的话回答着……  “若雨,躺在医院四年都没开荤了,你说……我最想要什么报答……”  封希瑞的大手从她的脸上移开,突然就按在了她的胸口,用力的捏着。那力道重的让夏若雨疼的瑟缩发抖,狠的似要促使她二次发育一般、  “疼……”  喊疼还没开始,头就被按了下来,而薄唇就已经落上,那不是吻,那是在咬,直接咬着她那粉嫩的唇,咬的那娇嫩的唇立刻破了皮,鲜血立刻涌了进来。血腥的味道,伴随着大手的力道。两个人之间,就算是以前他生气,都没有这么的用力过……  “告诉我,跟雷辰逸做了多少次?”  在夏若雨快窒息的时候,封希瑞终于离开了夏若雨的唇。看着她被自己咬破的唇,上面还在往外渗透着鲜血。而封希瑞的舌尖扫过,鲜血便在他的舌尖上打转着,那抹艳红间,问的轻巧,眼神却让人发颤……  “没……有……一次都没有。”  夏若雨哆嗦着回答,以前在封希瑞面前骄傲的像个公主一样,现在,她面对着这样的封希瑞,连大力呼吸都不敢。  “真的吗?我不大相信怎么办呢?若雨。”  他似乎没准备让她回答,而是突然松开了她的腰。不知道何时已经解开的拉链,封希瑞直接把她往后一推,用力的一按,夏若雨微张的唇瓣就被按上了他的凶物上……  “唔……”  明明可以让后面前面阻隔开来,但是封希瑞却是故意的没有。夏若雨整个人如坠入了寒冬当中,嘴被填的满满的。而脑中想着司机还在前面,那种羞辱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想要退开,后脑勺却被扣的那样紧。  想要抗拒,想到前面的司机,夏若雨埋头在那里,眼泪天眼眶里打转。啪哒的落下,滴在封希瑞的凶器上。而泪水滚烫的落下,刺激着封希瑞的**。按着夏若雨头的大手微顿了一下,只是片刻,又让刚离开一点的夏若雨,再次被按了上去。  随着车的颠簸,夏若雨受着折磨。封希瑞按着的手改为揪着她的头发,没有什么怜悯的扯动着她的长发……  车,很快就停了下来。夏若雨以为自己得到了解放,而封希瑞真的在车停下的时候,拉起了她的头,让她离开,一手拉起拉链,车门已经被拉开,而手扣着夏若雨的手,直接往里走……  进了现买的房子里,开门,关门。夏若雨几乎是被封希瑞拖进了房子里的,男人女人的力道,永远差距那样的大。就像是拖地一样,把人给拖了进去,他是操控拖把的人,而她就是那个被操控着的拖把……  没有怜香惜玉,即使他的脸上还是温柔的笑容。但是一拖进去,也不进房,直接把夏若雨按到了茶几上头。也不顾夏若雨的后被按在玻璃上头磨的多难受,直接就压了过来。手快速的扯掉了夏若雨的下半身的衣服,就这么着,没有一点儿润滑,直接的一杆入洞了。  那动作,快的猛的,疼的的夏若雨眼泪就这样直接从眼角落下。背后是坚硬的玻璃,双腿被拉起架在他的双臂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手里,她连抗拒的勇气都没有。  在撕裂般的疼痛下,那薄唇贴在她的耳侧轻吐着柔到骨却寒进血的话语:“夏若雨,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够狠……”  今天8000字哈,补昨天2000字。早上送上4000字。。。。其实我还算积极向上的。。。偶尔犯懒病。。。。。。  月票【250】.推荐票4万加更。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