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0章:

第300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1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52
   “晚上六点楼下咖啡厅,我希望知道祈笙在哪。”  那边的雷辰逸也没有多余的话,利落的挂了电话。封希瑞和夏若雨之间的事情,是两个人的私事,他没有插手的准备。而封希瑞手中的电话直接扔在一边,握电话的手直接扣在了夏若雨的臀上。用力的收紧,双眼看着夏若雨脸上那复杂的表情,里面隐藏着一抹失望……  “怎么?在希望你老情人来带你离开?若雨,送你进监狱的人可就是你的老情人,是我救你出来的,你这是什么表情?嗯?”  手上用力,腰上更是用力,撞的更深,撞的疼的夏若雨脸都皱成了一团……  “我……没……有。”  三个字,像是耗尽了力气一般,嘴里说着没有,只是心还是揪疼了……  “是吗?只可惜你的话已经没有信誉度了……”  封希瑞就着方便翻身压上夏若雨的身体,一手拉起她的长腿往沙发上一按,狂风暴雨,肆意再次凌虐她的身体。  “祈笙……”  “现在,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撑不撑的住。”  对这个时候夏若雨还想着其他,封希瑞似乎很是不满。腰上的力道更重了几许,撞的更加深,更加沉。几乎要撞碎了她一般,意识浑浑沌沌的,明明似要晕了,又被疼痛给唤醒。如此的折磨,直到身上的男人满意了,离开了。夏若雨这才被扔在沙发上,再次以一种狼狈的姿势双腿大开的躺在那里,连抬起腿合拢的力气都没有……  周围的声音渐渐的远离,夏若雨浑浑噩噩的陷入昏迷当中……  *************************************  雷辰逸等了个空,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左涧宁。两个人等到六点十分的时候,同时站起身。  封希瑞已经带着夏若雨离开……  “左……”  “我知道,我会处理。”  左涧宁点点头,雷辰逸还未开口,他已经知道雷辰逸要说些什么。  雷辰逸对左涧宁点点头,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左涧宁坐进了殷恪伽开来的车里便开始打电话,在打了十来分钟电话后这才发现车还没开,侧头看向殷恪伽,迎上他的目光。  “回去吧,我累了。”  左涧宁声音带着疲倦,说完便闭上双眼,然后疲倦的靠进后座里。殷恪伽看了一眼左涧宁,车启动,并没有向两个人的家开去,而是方向盘向右……  左涧宁靠在那里,眯了一会儿。就在快睡着的时候,车停了下来。左涧宁睁开双眼,推开车门下车。脑袋还有些晕晕的,下车才发现,并不是两个人住的地方。而殷恪伽已经锁了车走到了左涧宁的身边,手拉住左涧宁便往里走……  “殷,下次再来这里,我今天有事情要处理……”  左涧宁的话被殷恪伽那回头的一个冷眼给刺住了,像殷了解他一样,都有彼此的极限。而眼神便是说明一切,他们都有彼此的底线。而此时殷恪伽的眼神便是他底线的边缘,他是在生气,而且那眼神明摆着说别跟他作对。  他在努力的压制自己的脾气……  顺应着殷恪伽被拉了进去,而立刻有两个服务人员走出来。  “两位先生这边请……”  一边带着路,其他一位女服务人员更是殷勤的说道:“我们这里有各色服务,不知道两位先生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他有我,不需要其他服务。”  殷恪伽丝毫不忌讳两个人相爱的事实,大手牢牢的扣着左涧宁,一句话丢出去,丢的服务人员脸色微变。看着两个人的表情跟吃了黄连一样,看到两个帅哥还在兴奋,但是……  帅哥为什么不是名草有主了就是同性相吸了……  左涧宁有些无语,但是在殷恪伽这样的脸色下,还是没发表任何的意见。虽然在人前宣称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有些尴尬,但是退一步说,却有另一种感觉……称之为甜蜜的感觉。如果在外,他被放开了手,也许,才会觉得心里空的慌……  一间独立的温泉,水气盎然……  左涧宁趴在那里,殷恪伽的大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顺着肩膀往下,手劲的捏的正好,捏的左涧宁在那里哼唧。温泉的水舒松着身上的筋骨,而殷恪伽的大手更是让人舒服的晕晕欲睡……  两个人身材一流,长相一流的美男,以一种比较亲密的姿态泡在温泉里。那画面,足够让人喷鼻血的……  左涧宁本来没打算在这里睡的,但是殷恪伽捏的太过于舒服,舒服的让他不由的闭上双眼沉入梦里……  ****************************************  雷辰逸回来的时候,安泽正和程贝贝坐在沙发上。只听见程贝贝一口一个泽哥哥,一口又一个泽哥哥。而安泽以前看程贝贝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哥哥疼爱妹妹的宠爱。安泽是疼贝贝的,也许是从小熏陶的,虽然比贝贝大不了几天,可是却习惯性的照顾着疼着贝贝。  看着安泽小脸上的表情,雷辰逸关上门。  “叔叔。”  程贝贝看到雷辰逸,便准备站起身。而安泽小手却拉着程贝贝的手,然后没有放开。程贝贝受阻,回头看了一眼安泽娇滴滴的说道:“泽哥哥,放手啦,我要抱抱叔叔。”  安泽没有说话,只是拉的更紧了。  雷辰逸迈着步子,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很快人已经站在了程贝贝的身边,伸手抱了抱程贝贝。顺便的让程贝贝亲了亲他,接着便听到程贝贝说道:“叔叔,祈笙哥哥回他妈妈那住几天,过几天就会回来了。”  “知道了,你跟泽哥哥两个继续玩,叔叔去找妈妈。”  “好,妈妈正在跟干妈说悄悄话,不让贝贝听。”  皱了皱鼻子,刚刚她要蹭着妈妈一起去,妈妈却让她跟泽哥哥在客厅玩……  那告状的语气让雷辰逸的嘴角微微扯动着,伸手摸摸程贝贝的小脑袋,然后括了一下她皱着的鼻子说道:“叔叔去帮贝贝惩罚妈妈。”  “好。”  小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书房里,程涵蕾和安然坐在一起。  “阿姨如果不愿意去c市,我会常常去看她,帮你照顾她。”  “谢谢你,涵蕾。”  好朋友就是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她的选择,程涵蕾没有给予任何的反对意见,而现在,她突然决定去c市定居,程涵蕾也没有任何意见。  程涵蕾刚准备说话,便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门推开,雷辰逸看了一眼里面的两个人,走了进来。  “祈笙有下落了吗?”  程涵蕾站起身,眉头不由的皱起,脸色也微微的些沉凝……  “暂时还没有下落,封希瑞不知道把祈笙藏在哪里,派人调查也只有他和夏若雨的行踪……”  “需要我让丘泽帮忙吗?”  安然跟着开口……  “安然,不用。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件事情交给雷辰逸处理就可以了。明天你和丘泽安心的先领证,而贝贝这块,暂时先不告诉她。小孩子渐渐的就适应了……”  “好。那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嗯。”  程涵蕾点点头,看着安然起身离开,而雷辰逸走过来坐下。  “要不要我打电话问问晴姨?”  “暂时不用,这些事情还是我们自己处理,她这几年为了封希瑞的事情已经很愁,如果没有必要,不用给她再添事。”  “嗯。”  程涵蕾点点头,雷辰逸想的永远比她周道,其实封希瑞想做什么他们都不清楚。而封希瑞对夏若雨的感情是再明显不过,但是这四年里,夏若雨一直在雷辰逸的身边,而封宇森当时为什么会让夏若雨留在雷辰逸身边,没有用手段让夏若雨留在封希瑞身边照顾,本来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其实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别人无法插手的,封希瑞和夏若雨两个人的事情只有两个人才可以解决,但是如果牵扯到祈笙……  祈笙是怎么来的,他们都很清楚。而封希瑞如果知道了,后果岂不是更加的严重……  “祈笙已经受了很多苦,不能再让他有事?”  “放心,我会尽快找出祈笙,把他安全的带回来。”  伸手搂住程涵蕾,安抚的拍了拍程涵蕾的后背。  程涵蕾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眉宇间却有化不开的忧愁。  *************************************  安然看着靠在床上的安泽,他很舍不得程贝贝自己很清楚,有时候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只考虑到了自己的现状,却没有考虑到小泽……  “小泽,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这里?”  伸手摸着安泽的小脸,安然柔声问着。  “嗯。”  安泽诚实的点点头……  安然喉咙有些苦涩,其实离开这座城市是无奈下的决定,她不知道上官睿会如此的执着。而她更加不知道,如此的牵扯的最后结果是什么。她和上官睿已经错过了,彼此间已经造成了如此深的伤害,而丘泽,他是无辜的,她没有理由再去因为上官睿而伤了丘泽……  “妈妈,小泽更加希望的是你开心。我知道叔叔对妈妈很好,而且爷爷奶奶对小泽也很好。虽然小泽舍不得这里,舍不得贝贝,但是总是会分开的。妈妈,小泽只是希望你可以快乐。”  安泽主动的抱住安然,贴在她的怀里,体贴的开口。事那么情。  安然眼眶有些酸涩,难受的要命。  “小泽,对不起。”  抱紧了安泽,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只知道这是她唯一可以做的。  安泽没说话,只是抱紧了安然。  *************************************  夏若雨再醒来的时候,身上依然是没有穿衣服,躺在沙发上,身上披了一件薄被。睁开双眼,屋里一片黑暗。浑身跟散了架一样的疼着,动一动,都能感觉到骨头都在疼。倒抽了口气,压抑的咬着唇瓣。  屋里很安静,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那暧昧的糜烂气息,双腿间已经没有那股子粘的感觉,但是私地却痛楚难当。撑起身子,听着屋里的动静,感觉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  离开这里……  夏若雨脑中唯一闪过的念头,现在的封希瑞已经跟以前她认识的封希瑞完全不一样。以前因为吃醋,他偶尔会粗鲁,但是绝对不是之前那样子。那眼神,实在太过于冰冷。想到封希瑞的眼神,夏若雨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手捏着薄被,忍着双腿间的疼痛站起身。  双腿踩地的时候,疼痛感从脚底席卷至全身。疼的让夏若雨不得不咬紧嘴唇才能压抑住那股子疼痛,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这里明显的不是之前住过的酒店。三居室的房间,在确定了里面没人后,夏若雨才松了口气的打开灯。  走进卧室里,找衣服。可是空荡荡的衣橱,里面什么也没有,而就边座机的线也早被剪断。夏若雨站在卧室,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以及身上的薄被。没有衣服,她该怎么离开这里……  想到封希瑞,还有祈笙……  她不是不爱祈笙,母爱是女人的天性,她心疼祈笙,可是……  不管如何,她不愿意祈笙有事。如果封希瑞知道了孩子是她的,那么后果会是如何,他只是会更加愤怒,如果……  以前的封希瑞也许不会,但是现在的封希瑞真的不敢肯定他会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夏若雨心中惶恐,她只想快点找到祈笙……  裹紧薄被,夏若雨也不顾这个模样有多诡异有多怪,只是想离开这里。  脚步加快,不敢再耽搁,快速的往外走。  当走到门边时,发现门没有从外面反锁,嘴角勾起一抹放松的笑。立刻快速的打开门,拉开……  人还未出去,便撞进了一具温暖的怀里。但是当闻到那熟悉的气息时,那温暖的气息瞬间成了最冰冷的利器……  “想去哪儿?”  如噩梦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若雨身上的血液再次冰结……  身体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再次退回这间似牢笼般的房子里,而站在门口的封希瑞也随之迈了一步走了进来,砰的一声,门被甩上那声音大的让夏若雨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好似拉开了距离才能不让自己那样的惶恐……  **************************************  左涧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浑身放松的入睡,睡的很沉。睁开双眼,除了从窗外落进来的光芒外,室内并未开灯。记忆停在温泉池里,被按摩了的身体浑身筋骨都很放松,之前在温泉里,在睡前的时候,明明感觉到了殷恪伽那抵在自己腰侧的**。  两个人的在一起的时候,很少殷恪伽下半身是休息的。偃旗息鼓这四个词在殷恪伽身上难得看到,总是生机勃勃,像是饿死鬼投胎般。  身上赤条条的,可是却没有任何不适的痕迹。是怎么上来的,倒不记得了,只是有些震惊,殷恪伽明明当时已经那么滚烫了,竟然能够什么也不做……  手往一边一伸,这才发现身边竟然是空的。  左涧宁坐起身,发现房间连带的浴室门微掩着,有沉重的呼吸声从里面传来。左涧宁站起身,赤条条的身子迈步走向浴室,里面开着灯,而站在门口很清楚的看到殷恪伽在做什么……  殷恪伽眉头是皱着的, 脸上的表情并不怎么好看。左涧宁是疲累的,在他按着左涧宁身体的时候便能感觉到。明明身体难受的不行,却也没忍心闹醒左涧宁。只能忍的难受的自己到浴室里来,而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手腕都酸的不行。  吱呀一声……  卧室的门就这样的推开,四目相对,殷恪伽的手还在某个敏感的部位上,而视线看着赤条条的左涧宁……  左涧宁其实是不想笑的,还有些感动。因为殷恪伽这样小小的体贴,但是当推开浴室门看到殷恪伽那表情的时候,真的是不得不笑……  发现自己一笑,殷恪伽的表情更冷了几分……  左涧宁立刻识相的把笑给收了回来,然后低头扫了一眼那雄赳赳之处……  “需要我帮忙吗?”  左涧宁的确是努力的问的淡定了,其实吧,男人碰到这事儿也都是习以为常。地球上,男人大概都这样干过。哪个男人没辛苦过右手,那就真是奇葩了。只是看到殷恪伽放过自己一个人在浴室里辛苦,怎么着就觉得这画面诡异的让人想笑……  殷恪伽脸上不可避免闪过一丝尴尬,但是只是片刻,那尴尬的情绪便已经隐藏在俊逸的面容下。两步人已经到了左涧宁的身边,一手拖住左涧宁往盥洗盆处一按,手就已经扣上了他的臀……  “笑我?”  那阴飕飕的声音,让左涧宁嘴角的笑容更甚……  但是这样的笑容,在被按在盥洗台上,这样又那样,那样又这样,而且还故意的调整着姿势让他看到两个人衔接的位置,怎样的进怎样的出。那画面真可谓是刺激人无法用言语形容,身体因为目堵而更加的敏感,而殷恪伽就着送上门来的左涧宁,深深的,彻底的解决了受了一晚折磨的小殷殷……  *****************************************  心里牵系着祈笙,都已经一上午了,雷辰逸那边还是没有关于祈笙的消息。左涧宁打的电话都已经有了结果,而已经确定了暂时没有关于封希瑞,夏若雨和祈笙离开的记录。而s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真的藏还不是轻易可以找的出来的……  一上午,也没有什么工作效率。  程涵蕾有些头疼的拿起一边已经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口……  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上旋转着……  正喝着咖啡,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手机,以为是雷辰逸来的电话,但是一看竟然是医院打来的……  “我是。”  接起电话,程涵蕾应允着……  “我立刻过来。”  程涵蕾听到电话那边医生的话,立刻站起身。挂了电话拿了外套便往外走……  先给雷辰逸打了个电话,雷辰逸正在忙走不开。程涵蕾自己一个人开车,直接去了医院。  走进雷震东的病房,医生在那里等着程涵蕾……  “医生,我爸情况怎么样?”  听到医生说,雷震东刚刚有苏醒的迹象……  “不出意外的话,雷先生傍晚应该可以醒来。刚刚裘主任已经为雷先生作了详细的检查。”  “医生,真的吗?”  程涵蕾有些激动的握住医生的手,虽然说雷震东从未给过她什么温暖。但是在经过这漫长的时间植物人,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她答应过熙雯,如果爸爸可以醒来,代替她可以好好照顾爸爸。  现在听到雷震东可以醒来,真的很开心……  而且,雷震东的事情,四年前发生的时候,事情便断线在柳妈那里。就算雷辰逸怎么查,最后的结果还是只停在柳妈那里。这后面有人在操作,而雷辰逸也一筹莫展。这四年来,他虽然还在调查这件事情,但是明显一点进展都没有,如果雷震东醒来,也许会有新的进展……  当年的那场车祸,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  “谢谢你,医生。”  “我们应该做的,病人可以醒来,也多亏了你们这些家属常常来看他,跟他说话。”  医生离开了,程涵蕾坐在病房里,看着雷震东。因为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程涵蕾并没有停留太久,准备处理完事情,提前接了贝贝一起过来陪雷震东,等他苏醒。而让特别看护照顾好雷震东,接着便离开……  就在程涵蕾离开后,一个穿着风衣的消瘦男子,与程涵蕾擦肩而过,压低的帽子让程涵蕾不由的侧目看了那人一眼。也没放心上,直接往外走。而那人在进了电梯后,直接按了雷震东住的楼层……  今天6000字更新,明天见……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