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01章:

第301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4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53
   萧易的住处  酒后感观似乎更加的敏感,如果说昨晚是醉了,这个时候,慕容雪就是特别的清醒。睁着双眼,闻着空气中残留的暧昧气息。  昨晚的疯狂好似还在身体里残留,其实她一直是在执念着一份早已经改变的感情。或是说从来都没有过的感情,她只是不愿意服输,不愿意承认,但是都说,骗过所有的人也骗不过自己。  她心里很清楚,当年上官睿为了什么要跟自己在一起。如果不是上官擎要他抓住她,要借着她让上官家再东山再起。他不会追求她,不会跟她订婚。她知道他一开始的用心,却还是沉沦在他给的偶尔的温柔里。  因为从小到大都是一帆风顺,她从来没有什么是她得不到的。而且她的魅力也不允许她认输,上官睿是她的一个挑战,而她在这个挑战里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最后的结果,却不如她所想。上官睿算是她人生里的第一个铁板,安然的存在,活生生的抽了她一个巴掌,抽的太疼。  她不甘心,她从来不认为养尊处优,条件如此好的慕容雪会输给一个黄毛丫头,上官睿的选择无非就是新鲜。而她只要让上官睿留在身边,断了上官睿跟安然的念想,上官睿终究还是会是自己的。  她的不甘演变成了无法放手的爱,她不仅是不是愿意服输,她更是因为爱。  只是努力了,真的努力了。用尽了手段抢来的,看似是赢家,可是她却输的彻底。  这样的婚姻,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执着,究竟是为什么。  无声无息间,眼角滑下两行泪水,渐渐的淹没在枕头里。  微掩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外面的光亮也透了进来。慕容雪转过头,一眼便看到萧易穿着家居服,手上正端着冒着热气的早餐和醒酒汤……。  他站在那里,背对着阳光。但是那看过来的眼神却是那样的温柔,她拖住了上官睿,其实也是拖住了自己的感情。萧易会把两个人的照片送上了头版,背后的原因,在想明白后她很清楚。一开始的怨恨,到最后只是满心的心疼,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如果不是因为太爱自己,他不会把她推上那样的风尖浪口,他只是想要跟她在一起。  以这样的方式,想让她不得不选择跟他在一起……  “醒了?”  萧易本来放轻的脚步在看到床上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慕容雪时,嘴角弧度上扬,那笑容带着温暖。  迈步走过去,把醒酒汤放在一边,然后走到一边伸的犝开窗帘。一室的明亮,把黑暗点亮。好似是在一瞬间,扫去了一室的阴霾……  “先把这个喝了,会舒服一些。给你熬了些粥,买了些早点。”  萧易没注意到慕容雪的不对劲,如以往慕容雪在这里睡时一样,一边拉被子,一边准备搂慕容雪起来。  “萧易。”  慕容雪在萧易抱起自己时,顺势的靠进他的怀里,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嗯?怎么了?”  萧易有些心疼的抱着慕容雪,昨天的她在自己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哭尽了自己在这段婚姻里的委屈。其实为什么会坚持,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这些年来,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也看尽了世态炎凉,记忆里最美的依然是慕容雪那时甜美的笑容,靠在他的怀里对他说,萧易,你最好了,我最爱你了。  年少时的话,究竟是谁放在了心上,他却忘不掉,放不下。  “你真的要我吗?”  慕容雪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慕容雪好似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说的萧易一时有些浑沌分不清她话语间的意思……  沉默的瞬间,慕容雪轻轻的咬住了唇瓣……  萧易在感觉到了胸口湿了时,立刻紧张的推开慕容雪,看着她满脸的泪水……  “我要你,当然要你。”  吻着慕容雪,也不管慕容雪是不是后面还有后话,紧张的亲着她的眼泪,不停的说着我要你。  慕容雪看着萧易那紧张的表情,这个男人才是她真正的归宿对吗?  她早就应该认清楚才对的,再次扑进萧易的怀里,慕容雪哽咽的说道:“萧易,等会陪我去医院吧……”  感觉到了萧易的身体僵住,慕容雪捧住他的脸,就着满脸的泪水吻下去,贴着他的薄唇含泪笑着说道:“萧易,我要跟你一起。”  ****************************************  慕容雪化了精致的装,憔悴的容颜尽数被遮掩在精致的妆容下。好久没有这样容光焕发精神翼翼的感觉了,坐在车里,看着身边的萧易,有些东西就是自己一直执着着不愿意看清。其实如果早些看清,她跟上官睿也不用这样的痛苦。  萧易的嘴角遮掩不住的笑容,感觉到了慕容雪的目光,在红绿灯的时候,凑过身,贴上了她的唇瓣,吻上了那满脸的笑意。  “讨厌。”  慕容雪伸手推着萧易,看着萧易那含笑的双眼。久违的娇羞感,就是莫名的会脸红,即使两个人之间已经亲密如此了……  萧易觉得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短短的一天,便经历了人生里最大的悲与喜。以为真的要失去了,可是却没想到,最后却柳暗花明又一村……  人生,真的是难以预料……  下车,十指交扣,也不忌讳。两个人迈步向医院走去,病房门推开,看护在看到是慕容雪时,脸色微微有些变。上官睿交待了,不想见到慕容雪。立刻上前想要阻止慕容雪和萧易,慕容雪对着看护声音温柔却带着一抹坚定的说道:“我有话跟他说,说完就走。”  上官睿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病态,他最不想见的人便是慕容雪。看了一眼站在慕容雪身边的萧易,这还是慕容雪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把这个他一直知道的男人,但从未正面交锋过的男人带到他的面前。  安然要结婚了,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结婚。想要让安然回心转意,唯一的就是自己离婚。离婚……  上官睿的薄唇紧抿着……  慕容雪看着躺在病床上那个看着自己即使不说话也能感觉到满脸嫌恶的男人……  何苦扯的两相厌,慕容雪站在萧易的身边,心中被一种很复杂的情绪缠绕着。  萧易的回应是用力的扣紧了她的手,像是给她力量一般。  慕容雪转头,迎上萧易的目光,回之以柔柔一笑。  反握住萧易的手,两个人一同向前走,站在上官睿的病床前……  “有话快说,说完立刻消失在我眼前。”  上官睿的声音很冷,他是不想看到慕容雪多一秒……  “上官睿,我们离婚吧。”  慕容雪话音刚落,便见上官睿震惊看向她的视线。而慕容雪在说完这句话时不由的捏紧了萧易的手,四年的婚姻,说到割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疼了心。  几分钟后,萧易和慕容雪从医院离开,坐进了萧易的车里。慕容雪整个人松了口气般的靠在那里,原来说出那句话时,以为会痛不欲生,但只是揪疼了心,而后就是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离开上官睿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难以承受,原来真的说出离婚后,是这样舒心的感觉。  看着交扣在一起的手,十指缠在一起,慕容雪迎着前面挡风玻璃透进来的阳光,她已经寻找到了她真正想要的阳光……  楼上病床上的上官睿,在慕容雪和萧易离开后,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刻伸手拔了手上的管子……  “先生,你不可以……”  “闭嘴。”  上官睿冷冷的一个眼神,那眼神让刚走进来的看护立刻自觉的闭了音,上官睿快速的套上外套,连医院的裤子都来不及换,迈着不是很利落的步子往病房外走。  ***********************************  程涵蕾车刚开离医院没有多久,电话便响了……  “你好,我是程涵蕾。”  程涵蕾正在开车,也没看号码,直接按了耳机接了电话。  急速的刹车声,引起后面疯狂的喇叭声。程涵蕾手扣在方向盘上,颤抖的厉害。迅速的挂了电话,稳住心神。耳里喇叭催促声很急,程涵蕾面色凝重的重新启动车子,声后的喇叭声也因此而消失。正好前面可以转弯,程涵蕾立刻把车转了过去。  在返回医院的路上,程涵蕾一手控制着方向盘,一边给雷辰逸打电话……震慕心后。  挂了电话,程涵蕾加快了车速向医院而去……  刚刚离开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为什么只是离开还不到半小时就突然出了事……  车以最快的速度停在了医院门口,迈着步子就往里走。  雷辰逸在接到程涵蕾电话时,正在开一个会。而看到外面拿着他手机的秘书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断,给左涧宁一个眼神,让左涧宁出去帮自己出事。  会议延迟,雷辰逸和左涧宁一起走出大楼,往停车场走去.  左涧宁一边走,一边给殷恪伽打电话。而雷辰逸则安抚着电话那边的程涵蕾,跟左涧宁前后挂了电话,随之坐进了车里,车往医院方向而去。  之前接到程涵蕾的电话说是雷震东下午会醒来,对雷震东他的确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毕竟是叫了二十多年的爸爸,也是涵蕾的亲生父亲。其实就算程涵蕾对雷震东有多失望,探究内心深处,她还是期待着一份父爱。  雷震东的仪器被莫名的都拔掉,而负责看护雷震东的看护竟然会睡着。如果不是巡查的医生发现了雷震东的仪器被全部的拔掉,少了仪器雷震东连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立刻安排急救,以及通知刚离开半个多小时的程涵蕾……  急救室外,请的特别看护正站在程涵蕾面前,眼眶红红的。  “程小姐,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睡着。我正在看报纸……我……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雷先生……”  看护的责任就是照顾雷震东,而花了重金就是为了她能好好的照顾雷震东。她没有出过差错,但是这一次,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程涵蕾站在那里,因为面色不怎么好看,让看护以为程涵蕾会很生气。  雷辰逸一个人先上来的,而左涧宁在楼下等待着殷恪伽……  本来因为雷辰逸的关系,雷震东在这间医院便已经很受重视对待着。即使雷辰逸没有特别的吩咐,但谁都知道雷震东是雷市长的爸爸。现在在医院里出现这种事情,外面早已经汇集了医院的领导人。在看到雷辰逸走过来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对于还在急救室里的雷震东情况做了一下简单的汇报,以及这种情况 的发生,各种的歉意……  程涵蕾站在那里,其实说不清究竟是什么感觉。只是不希望他有事,唯一的谪亲的亲人如果真的有事,那种感觉……  听着面前看护自责的话,程涵蕾是在思索,为什么一切有这么巧合……  雷辰逸在应付了医院的领导们,然后让人都离开后。迈步走向程涵蕾,而看护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那张圆脸上的最后一点血色也尽数的消失……  “雷市长……对……对不……起……”  看护真急的快哭了,雷辰逸看着看护,刚刚她说的话他都听进了耳里,沉凝着的脸,看不清什么情绪。看着看护那已经快哭出来的模样,淡淡的说道:“你先回去。”  “我……”  看护还想说什么,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觉。雷辰逸的眉头微微轻挑,小看护立刻吸了吸鼻子,快步离开。  “蕾蕾。”  雷辰逸站在程涵蕾身边,看着面无表情的程涵蕾,伸手搂住程涵蕾。顺势的靠进雷辰逸的怀里,身体也有些放松,两个人一起看着亮着的急救室的灯。  搂着程涵蕾坐在椅子上,而左涧宁和殷恪伽很快便上来了。  雷辰逸站起身,看着脸臭臭的殷恪伽,其实因为左涧宁的关系,他们之间的牵扯过多。虽然说殷恪伽见到雷辰逸便没有好脸色,但是说到底,两个人却有着一份跟常人不一样的感情。说到底,殷恪伽也并不是那么讨厌雷辰逸,要说讨厌,也就是表面讨厌。  “我先进去看看情况。”  殷恪伽松开搂着左涧宁的手,然后往里走,准备去换衣服。  “怎么回事?”  左涧宁也知道程涵蕾之前的那个电话,雷震东植物人这么久,其实早已经放弃了他会醒来的事实。只是延续着生命罢了,而从程涵蕾回来后,经常会带程贝贝过来看看雷震东,说说话。虽然每次停留的时间并不久,但是却明显的是这次雷震东会醒的关键……  雷震东当年的车祸本就是一场迷,而现在,雷震东刚有转醒的迹象,立刻便出现这样的事情。在这间医院里,这样的医疗失误是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  雷辰逸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左涧宁便已经站起身往外走,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这个时候更加完美的呈现着。  “左去调录像带?”  “嗯。”  雷辰逸点点头,伸手握紧了程涵蕾的手……  ***************************************  上官睿以身体的本身来说,根本就无法离开医院。但是上官睿现在第一时间就是想要最后让安然回心转意,他坚信安然的心一直在他的身上,而可以离婚,他就有资格再拥有安然。欠她的,他也可以全部的补偿给安然……  电话无人接听,对方已经关机。找不到安然,上官睿直接开车往安然妈妈住处开去……  在看到上官睿的时候,安然妈妈有些吃惊,特别是看到上官睿那病态的脸……  “伯母,安然在哪里?在哪里可以找到安然?”  “阿睿,你快点回医院好好休息,别再执着安然了。你忘记安然吧,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伯母,求你告诉我安然在哪?我可以离婚了,我可以给安然幸福,安然心里爱的人是我,她嫁给丘泽也只是想要避开我。伯母,求求你。”  上官睿双膝下地,当跪在安然妈妈面前的时候,安然妈妈鼻子发酸。对上官睿,她本来就很喜爱。立刻要扶上官睿起来,矛盾的纠结,最后还是碍不住上官睿的殷求……  上官睿下楼,立刻拦了了计程车……  “民证局,快。”  ********************************************  今天是两个人领证的日子,车停在民证局前面的时候,丘泽看着身边的安然……  “安然,你准备好了吗?”  “嗯。”  安然微顿了几秒,然后点点对。两个人下了车,丘泽牵着安然,大手扣着安然的手,与之十指交扣,握的比任何一次都紧,就是怕安然会临阵脱逃一般。安然感觉到了丘泽的紧张,发现自己的表情让丘泽担心了,立刻扯出一抹笑,握紧了丘泽的手,主动先迈出一步,两个人一起往里走……  5000字送上……今天只有5000字。。欠你们2000字,明天或后天还……  我很焦躁,不愿意写更新……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