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11章:

第311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1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8:57
   令他们意外的是,竟然会直接由沈东流自己来这里看真假。这根本就不像是做事谨慎的人会做的事情,殷恪伽站在外面,不明亮的灯光照在身上,拉长了他的影子。而里面的沈东流,脸上也有丝诧异。  整个医院的人他都已经做过调查,过了探病时间后医院里剩下的只有病人和医生护士还有陪护的,这些人都已经一一的排除,而且他在特种部队所受的训练,敏锐能力很强,是在确定了这里没有装任何的隐蔽装备才会过来这里。  大脑快速的分析着,一手关了里面的灯,而从里面快速的拉开门,沈东流的身影迅速的闪了出来。早已经知道开关是在哪里,沈东流手快速的往上一按,在殷恪伽视线未过来之前还未看清之前,灯啪哒一声被关上。而黑暗笼罩间,完全靠敏锐的耳里。殷恪伽只觉得一道风声和冷风擦过脸颊,头条件反射一偏。  他并不是温室的花朵,过着大少爷的生活。身手本来就很不错的殷恪伽,狠起来也非常人可以对付。利落的避过了来人的一拳,接着便是重重的一脚踢过来。殷恪伽眉头蹙的更紧,没想到对方的身手这样的好。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人的身手,那拳头和腿的力道,如果不是他有些底子,早就一拳头和一腿就摆倒在地了。  避开那一腿,往后退。饶是殷恪伽的身手不错,此时也只有避的能力,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而对方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在这里纠缠,虽然是深更半夜,但是打起来还是会引起骚动。他没想到对方的身后竟然可以避开刚刚他明显的杀招。  沈东流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再这样耽搁下去,一旦真的怀疑到了自己身上,便会牵到省长身上……  他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沈东流动作随心所想,出手的动作也越发的快和猛。  手出手,快如闪电,动作凶猛的如利刀在手。殷恪伽渐渐的应付开始有些吃力,身体被逼到墙角。在黑暗里的行动远不如沈东流要来的利落,在碰到一角的时候,避开迎头来的那一腿的时候,身体还没转过来,对方的手已经过来,一把扣住了殷恪伽的手臂,喀嚓一声,殷恪伽手上一痛……  而一脚也顺势的踢到了他的腹部,五脏六腹都在翻涌着。殷恪伽被那力道踢的往后退,身体靠在那里沉沉的喘息着。  他已经确定,对方绝对不是普通人。而刚刚踢中自己的那一脚力道太猛,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肋骨已经断了三根。而手臂脱臼,完全没有办法使力。在这种状况下,对方的杀意那么明显。殷恪伽的脑中快速的转动着,身体却已经无力再离开。  太低估了对方……  沈东流招招都是致命的招势,而没有任何犹豫的,人快速的靠近。正常的人在吃了他那用力的一脚的时候,几乎活下来的机率已经等于零。但为了有意外,准备再补上一招,直接拧断脖子。人刚靠近,殷恪伽吃力的躲开。往后退了几步,而沈东流在准备继续逼近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  “什么声音,这里灯怎么关了?把这里的灯打开,看看怎么回事?”  沈东流很清楚,那边还有灯的开关。在灯亮之前,权衡之下,身形一闪,人已经快速的离开。而殷恪伽在灯亮的那一刻,身体软软的倒下,鲜血顺着嘴角滑下。  “啊……”  伴随着尖叫声,殷恪伽闭上双眼……  ********************************************  从来都是救人的殷恪伽,这还是第一次自己躺在手术台上,让别人抢救。。  左涧宁和雷辰逸住在以前上下楼的房子里,都没睡。手机放在茶几上,等待着殷恪伽那边的消息。因为目标不能太过于明显,所以医院只留下殷恪伽一个人。只有殷恪伽是陌生的脸庞,很少有人知道左涧宁是跟殷恪伽在一起的。  平时出入,左涧宁都是跟雷辰逸一起。而之后的大半年,一直是在环游旅行,更加没有人知道殷恪伽其实是左涧宁的男人。偶尔出现的几次,根本就不曾引起别人的注意力。  电话一响,左涧宁便立刻拿起,迅速的接过……  身体整个站起身,手机从手中落下,砰的一声,落在茶几上,剧烈的声音让心神都仿佛都快窒息了……  脸上的血色几乎在一瞬间抽离了,雷辰逸靠在另一边,在看到左涧宁的表情时,脸色也变了。  “左?”  雷辰逸刚开口,便见左涧宁已经迅速的冲了出去。也没有任何犹豫的,快速的跟上左涧宁,两个人一起一前一后的走出去。  “我来开车。”  看到左涧宁的表情,雷辰逸没开口问,只是一眼便已经知道出了事情。  车,快速的滑了出去。  这还是雷辰逸第一次看到左涧宁这个表情,坐在那里,面色无一丝血色。嘴角那惯性的笑容早已经消失,唇瓣抿着,目光直视着前方。并没有言语,但是双手却拳头紧握。仿佛是把指尖给扣进了肉里。  一路的沉默,医院门口,车还没有停稳,左涧宁已经从车里冲了下来。  我不都已。这里的急救室并不陌生,只是这一次,当左涧宁站在急救室前,看着亮着的红灯时,站在门前,突然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背挺的特别的直。  急救室离高干病房只有一个楼层,此时是深夜两点。  雷辰逸的眉宇间打了几个褶皱,值班医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手术。而联系了医生,也正往这里赶。值班医生正好是实习医生,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主刀过手术过,根本就不敢动手。资深的医生都还在半路上,紧张的看着里面的人血压越来越低,已经按奈不住的往外走……  门打开的时候,左涧宁站在那里,看到亮着的灯照在殷恪伽的脸上,嘴角还有未干涸的鲜血……  “你不能进去。”  见刚刚站在门口的左涧宁竟然往里冲,实习医生立刻伸手栏,而左涧宁只是一手便甩开了实习医生。而雷辰逸手扣住实习医生的手,实习医生在看到了是雷辰逸的时候,嘴错愕的张着。  里面正在准备急救手术的小护士,见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愣住。  而左涧宁完全无视众人的目光,站在殷恪伽的身边,看着躺在上面的殷恪伽。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殷恪伽的下额。嘴唇没有一丝颜色,上面的血迹已经被护士清理了。  “殷恪伽,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死丢下我,我就有本事一天换一个男人……你有本事就试试看,我会让你戴着一堆的绿帽做鬼也受尽耻笑。”  那力道,很紧,那声音不大不小,但字字都是很认真。躺在那里的殷恪伽没有反应,而小护士们都被左涧宁的那句话给惊住了……  这两个人帅哥……  在里面小护士还在风中凌乱的时候,左涧宁已经低头贴上了殷恪伽的唇瓣。他从来不愿意在人前表现出过于亲密,对于同性恋这方面,即使是事实,却也是避讳着的。而这还是第一次,左涧宁主动的在人前宣势两个人的关系。  手松开,人离开,而医生已经赶到。在看到左涧宁面无表情的跟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在错身的那一瞬间,左涧宁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如果他死,你们都要为他陪葬。”  他的声音一点也不似开玩笑……  除了殷恪伽和雷辰逸外,所有的人命在他的眼里,微不足道……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左涧宁从走出开始,背影都一直紧绷着的。雷辰逸在早上八点的时候转身上楼,沈东流已经醒来。  监控器几乎是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这里是高干病房,住进来的人身份都挺重要。之前雷辰逸的事情,已经让这一层病房里的监视器多增加了几台,如果想要从这层离开到其他地方,不管是走哪里都能被监控到。  监控室里,时间没有一刻的漏洞。从殷恪伽出事前后,未曾被人动手脚,但是却没有看到除了值班的护士和医生偶尔的身影外,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有离开过病房。  沈东流早已经醒了,靠在地里,腿依然被高高的架起。而雷辰逸在走进去的时候,医生正在帮沈东流拿掉石膏。  “雷市长,怎么这么早?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找我?”  “真是抱歉,沈秘书休息时间还要过来打扰,今早接到电话,有件事情想跟沈秘书商讨商讨。”  “能帮上忙的,肯定竭尽所能。雷市长稍微片刻。这石膏有些碍事,我正让医生帮我把石膏给拿了。”  说话间,腿上的石膏已经拿开。而那腿上肿成了一片,而医生在涂抹了药后,用纱布裹好。目光扫过那明显是错位了而肿的双腿,这样的他,如何能够对付的了殷恪伽。殷恪伽的身手他是知道的,能够把殷恪伽打成那样,身手多好,他心里很清楚。  沈东流感觉得到雷辰逸的目光,石膏拿下。靠在那里,在医生离开后,两个人谈着说重要也不重要,说不重要也算重要的公事。  楼下殷恪伽的情况很是危机,断的三根肋骨,本来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有一根肋骨刺到了肺部,造成内部大出血。而医生赶来的太晚,此时,正在做急救。  医院a型血液储备不够,此时正从隔壁医院动输血液过来。  雷辰逸在楼上的半个小时,楼下继续在急救当中。沈东流躺在那里,跟雷辰逸两个人聊着。殷恪伽的情况他很清楚,依当时他的力道,肋骨一定会刺穿肺叶,而连老天都在帮他。晚上竟然没有医生立刻进行手术,耽搁的时间,足够让人失血过多的死亡。现在的抢救无非是做无用功……  雷辰逸在听到手机震动的时候,站起身。  “不好意思沈秘书,我先接个电话。”  沈东流做了个随意自便的手势,雷辰逸走到外面外台处,接起电话。  “手术成功就好,我在沈秘书这里,马上下来。”  很快雷辰逸便挂了电话,而转身看到沈东流投过来的目光,有些歉意的对沈东流点点头说道:“沈秘书,我现在有些急事需要先处理,这事我们之后再谈,不打扰你休息了。”  “没事,你忙。”  看着雷辰逸离开,沈东流的面色沉了下来。  手术成功,怎么可能?他这是故意在自己面前透露,还是……  雷辰逸在离开没多久,沈东流按了护士铃,而从护士的口中得出,殷恪伽的确度过了危险期,很快就会醒来。昨晚两个人交手过,虽然没有看到他的长相。但是对彼此交手的对象,凭藉着气息都能够感觉到对方。  昨晚在交手间,他已经感觉到对方不是常人。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应对过去的,只要目标锁定在他的身上,必然会继续调查下去。锁定了目标调查,在特种兵的那几年,很清楚一件事情,就是再缜密的计划,也会有破绽,而他不能允许有任何破绽的存在。  刚刚雷辰逸过来明显的就是在试探他,他倒不担心自己,他这条命本来就是捡了这些年,如果不是换了张脸,换了个身份。他也不会活到今天,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秘密被处死了……  拿起一边的手机,沈东流拔了个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对方似乎很意外接到沈东流的电话……  “我在s市,有时间见个面吗?”  沈东流的声音如以往一样的正常,电话那边的人眉头微蹙。沈东流来s市他知道,但是他为什么要见自己……  虽然困惑,但还是应允,约定了时间便挂了电话……  4000字送上,今天7000字完事了,明儿见。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