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20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320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1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01
   一张亲密的照片便已经存了档,而再找到号码轻松一按,照片已经发送出去……  手机震动了一下,雷辰逸看着显示是左涧宁的号码,伸手拿起手机……  打开,当看到照片的时候,雷辰逸脸微微一沉……  椅子上像是突然放满了针一样,整个人突然站了起来……  一手拿起外套,而另快速的往外走。刚走到车边,手机再次震动,这一次是超市门口的照片。  收起手机,随意的往车里一扔,方向盘一转,车已经滑了出去……  左涧宁握着手机,在大手里转动了几圈。看着推着推车往前走丝毫没发现的两个人,嘴角坏坏的上扬。想到刚刚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殷恪伽说是吃够了医院里那些难吃的。一向挑嘴的他,吃着医院那些食物,后来就算是叫外卖,也够让殷恪伽嫌弃的。  其实,左涧宁知道殷恪伽这是矫情了,借着自己有伤在床想让他亲自下厨,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大半年了,他还没有为殷恪伽下过厨,一直以来都是殷恪伽伺候着他。倒不是自己不会,就是有人伺候着,也就懒的下厨。  殷恪伽那语音里的意思就是要吃他亲手做的,然后他也没呛殷恪伽,应允了去超市买了现做。这没乐坏了雷辰逸,同样在病房里看殷恪伽,顺便讨论着关于封希瑞的事情。看到殷恪伽那模样,以及左涧宁还真的跟个女人似的要去逛超市。  两个人一起出来的时候,雷辰逸可真的没少笑。  这笑,也就让左涧宁给记住了。  两个人一直是被雷辰逸给吃定了。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也没见他有什么是能被踩尾巴的,以前稀罕他,没想过要踩,现在只剩下兄弟感情。这总是被雷辰逸踩也不是回事,在买菜的时候竟然让他看到了程涵蕾和上官爵两个人一起逛超市。  这可是从天而降的好机会,不踩踩雷辰逸的尾巴,这可白白浪费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时机……  跟在上官爵和程涵蕾的身后,在偌大的超市里,因为跟踪技术不差,兜兜转转等着。  被拍了的两个人浑然不觉,程涵蕾在感觉到两个人靠的过于近之后,有些不适的缩了一下身体。上官爵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避忌的程涵蕾,因为有了雷辰逸的关系,两个人之间的空间,她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  心中微沉,面上却未表露分毫。把手中拿的东西放进推车里,继续往前走。少了上官爵的压迫感,程涵蕾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心中无鬼,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避着嫌。  接下来,两个人因为刚刚的那抹子无形的尴尬,分的有些开。而程涵蕾和上官爵两个人挑着东西,一直到挑选好了晚上用的食材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左涧宁推着推车悠闲的跟在两个人的身后,看着一道不陌生的身影像是被后有追|债人一般的迈着步子往里走来。  “涵蕾,真巧。”  左涧宁适时的推着推车向前,而那推车也不小心的往程涵蕾的腰侧不轻不重的一撞,而身体就这样被撞的一歪,而上官爵几乎是立刻松开了扣住推车的手,便要去搂程涵蕾……  三,二,一……  精准的,上官爵的手上一空,而程涵蕾已经落入了雷辰逸的怀里。附带的大手扣紧,一个用力把程涵蕾给锁进怀里,往后退了一步,与上官爵隔开了距离……  程涵蕾在腰上一紧时,侧身看到像是空降的雷辰逸时,面色微愣。  “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看到你,顺便跟雷提了句。”  左涧宁站在一边,闲闲的。取笑他,雷可别忘记了,他知道的几招还是他传授的。程涵蕾可谓是雷辰逸现在唯一的死穴,让他笑自己现在被殷恪伽吃定了。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吃定了谁。  上官爵目光扫过雷辰逸扣在程涵蕾腰上的手,那副宣誓主权的模样让他眼神黯了几许。  雷辰逸面色未变,但是眼底染上一抹尴尬。第一反应就是不喜欢她跟上官爵两个人走的太近,不是不相信程涵蕾,而是看着别有用心的上官爵那么靠近程涵蕾,心里就是不舒服。几乎是没想的人便已经来了,在上官爵和程涵蕾独处的空间里,绝对要插上一脚。  其实程涵蕾那次那句话,还是让他觉得不安。  的确,只是未婚夫妻,随时都可能不是。上官爵是个太强劲的对手,他倒是真担心一个不小心的就让蕾蕾抢走了。  “我刚好路过,看到你的车。”  雷辰逸如是解释,在看到左涧宁那坏笑的表情,眼里闪过一抹警告。  “对,对,绝对是路过。你们慢慢路过,我先走一步。”  看到雷辰逸的窘态,左涧宁心理完全平衡了。推着推车,哼着小曲往前走。  “怎么,雷市长这是不放心涵蕾吗?这么担心怎么不时时刻刻的绑在腰带上?”  略带嘲讽的勾起唇角,上官爵手还扣着推车,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声音凉凉的……  程涵蕾靠在雷辰逸的怀里,在看到雷辰逸额头还有细密的汗滴,靠的那么近,她听得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所谓的路过,明显是知道她跟上官爵两个人在一起,而赶过来的。明明是担心她跟上官爵单独相处,还一副不在意是路过的模样,看到雷辰逸这个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但却无法掩盖心中那抹甜蜜……  警告的在程涵蕾腰上捏了一下,她那明显。明显的让雷辰逸的厚脸皮也有些变了颜色,他在理智发挥作用前,已经坐在车里向这里来了……  程涵蕾瑟缩了一下,那亲昵的动作让上官爵的眸色更深了一些。  “蕾蕾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就怕有人会自作多情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可就不好了,蕾蕾,你说是吗?”  “行了,家里还有客人等着。”  这两个人男人,一遇到一起,绝对没有好话。  程涵蕾的话效果不错,让两个人立刻自动消了音。只是看对方的眼神,可一点也不客气。上官爵推着推车,雷辰逸搂着程涵蕾,程涵蕾有些别扭的动了动。想离开雷辰逸的控制范围,当着上官爵的面前,两个人这样亲昵,她总是害怕让上官爵不舒服。  雷辰逸手紧了几分,那动作明显的就是不让程涵蕾离开他的身侧。  瞪了雷辰逸一眼,不想在超市引起骚|动。  在付款的时候,左涧宁掏出钱包准备拿卡,却见雷辰逸已经直接拿出卡推开上官爵的大手往收银员手中一塞说道:“我们上官少爷这都需要去我跟蕾蕾家里混吃,怎么还能让你付钱,这不是存心让你丢人吗?”  上官爵对雷辰逸的挑衅没回话,而刷了卡,签了字。三个人前后出了超市,而刚出超市便听到身后传来收银没的声音……  “雷辰逸……我们的市长不是叫雷辰逸吗?”  而看着三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应该是错觉,市长怎么会自己跑来超市买东西还如此的高调……  *******************************  搂着程涵蕾往自己的车边走,程涵蕾挣扎了一下。  “你不是说今天有事情要忙吗?”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明明今天说要晚些回去,他安然出现,现在这是准备跟她一起回家的意思吗?  “忙完了。”  雷辰逸淡淡的说着,撒谎脸都不红一下。说完后,手搂着程涵蕾又往自己的车走,手都要拉车门了。程涵蕾皱眉瞪了雷辰逸一眼,手把门按关上。  她坐雷辰逸的车,而让上官爵开着她的车回去,这怎么说的过去。  “我自己开车。”  雷辰逸听到后,眉头微皱,他怎么能让蕾蕾跟上官爵处在同一个车的空间里。就算他不吃飞醋,让他不爽的事情他可不愿意干。  看着程涵蕾坚持的目光,的确,这样的三人,他是没觉得把上官爵一个人丢一个车里有什么。但是蕾蕾肯定是不愿意,上门是客,她没办法做到。  “你干嘛?”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搂着她直接往她的车边走,一手按锁上车。人已经走到了程涵蕾的车边,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钥匙,然后打开副驾驶座把程涵蕾塞了进去说:“开一辆车回去。”  上官爵看着雷辰逸的侧脸,没有说什么。  “这是让我帮你开车门吗?”  雷辰逸手拉在驾驶座的车门上,看着站在那里没有动的上官爵,凉凉的冷讽道。  程涵蕾对雷辰逸真心无语……  “爵,上车。”  上官爵轻嗯了一声,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  程贝贝小朋友明显的还记仇着,记着雷辰逸也站在安泽哥哥跟干妈一起离开,哼,亏她还一直很站在他那边。  雷辰逸,上官爵程涵蕾三个人回来时,听到开门声,跟peony两个人玩的不亦悦乎的程贝贝在听到开门声时,立刻从房间走出来。  看到不仅有上官爵和程涵蕾,叔叔也回来了。  小嘴一瘪,拒绝雷辰逸伸出的双臂,直接往上官爵的怀里一蹭。  “干爹。”  那腻歪的劲,亲昵的要命。搂着上官爵的脖子,对着上官爵的脸就是吧唧就是亲了几口。那腻歪的亲昵劲看的雷辰逸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贝贝,叔叔的呢?”  伸手要抱程贝贝,程贝贝这次丝毫不给面子的小脸一别,哼了一声说道:“我还没有原谅你,不想跟你说话。”  十年风水轮流转,这可谓是最真实的写照。上一次一起的时候,上官爵没少因为程贝贝小朋友而被雷辰逸给堵的气闷,而今天,一直气闷的上官爵,这下子总算是扬眉吐气一番了。  上官爵可一个字没说,只是那眼神已经让雷辰逸跟千刀进心一样。  程涵蕾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大男人一个小孩子之间的互动,程贝贝可真会折腾人的。手中提着菜往厨房里走,peony看着两个人大男人围着程贝贝,似乎是在争宠。而她心中有疑惑想要问程涵蕾,便站起身也往厨房里走。  她在英国一直过着大小姐的生活,从小生活就很优越,从来没有进厨房这回事。  跟着进了厨房,程涵蕾在放下手中的菜后,看到peony不好意思的说道:“peony,你怎么进来了,在外坐会儿。菜很快就好,真是不好意思,你第一次来没有好好招待你。”  peony自来熟的看着程涵蕾说道:“不用客气,我看你跟baron很熟,你们很早以前就认识吗?”  “嗯,我们以前是同学。”  “真好,以前的baron是什么样的?我今天看到他对着贝贝笑,我认识他这么久,还没见过他那样笑呢?”  程涵蕾听后,拿菜的手上动作顿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可以叫你涵蕾吗?”  见程涵蕾不说话,peony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当然可以。”  “baron是不是喜欢你啊。”  peony很直接,一开始没有察觉到,直到程涵蕾说要出去买东西,上官爵立刻要跟着,而且在那一刻,她有看到上官爵的表情。她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也谈过很多次恋爱。也知道喜欢过人,但被人深爱过,所以也算能够看得懂那样的眼神……  程涵蕾被peony的直接给惊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问?”  “他看你的眼视不一样,我知道你不喜欢baron,你喜欢刚刚回来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他很帅,你们很般配。涵蕾,你介意我追求baron吗?”  “我怎么会介意?”。  “太好了,那你告诉我爵以前喜欢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现这么酷酷的模样,他对我好像若即若离的,我怎么才能靠近他呢?”  认识baron这么久,以前自己也谈自己的恋爱,两个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其实对于上官爵,她也没有什么了解……  “没问题。”  两个人便在里面聊着,而外面两个男人便争着程贝贝的宠。程贝贝最后看到雷辰逸的表情,也摆不起脸色了生不起来气了,毕竟是她最喜欢的叔叔。然后从上官爵的怀里蹭下来,转头看向雷辰逸问道:“叔叔,你告诉贝贝,安泽是不是坏人,他丢下贝贝是不是不对?”  程贝贝小朋友明显的是在给雷辰逸机会,一个改答案的机会。  “不对,叔叔以后不帮他组装他喜欢的枪,只给贝贝买喜欢的东西好不好?”  “好。”  听到满意的答案,程贝贝立刻原谅了雷辰逸,扑到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吧唧的亲了两口……  气氛在看似诡异又挺和谐当中的度过……  吃完晚饭,已经九点多。peony吃完饭便拉着上官爵要离开,说是要去他的母校看一看。上官爵听到peony提到s大,他并没有对peony提过关于自己的过去,而peony会知道s大就很明显是从程涵蕾的口中得到的答案……  手臂被搂在peony的手里,不知道为peony会变得热情起来,上飞机的时候,她明显还是在跟他开玩笑。两个人之间一直是以兄妹的关系相处着的,怎么peony突然间变得不一样……  目光看向程涵蕾,在去买东西的路上,她并不是随便说说,她这是在把peony推给他,配成对。  眉宇间深邃如海,上官爵的那一个眼神看的程涵蕾有些心虚。路上她只是提提上官爵便是那么大的反应,而现在看到上官爵的那个眼神,明显的是在误会她把peony推给了她。毕竟两个人刚刚在厨房里聊了那么久,即使不是她主动要把上官爵推给peony,但是在peony问到的时候,还是避过了她和上官爵的过去,知无不言的全部告诉了peony。  “干爹,byebye。么嘛。”  打了个飞吻,然后看着两个人离开。  **************************************  “baron,我对你的母校充满了期待。”  peony和上官爵一起走出来,坐进车里,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兴奋的说着。  上官爵没说话……  “怎么不说话?”  peony完全没察觉到上官爵不对劲,继续兴奋的说道。  “她跟你说了什么?”  上官爵启动车子,车在前行的时候,淡淡的问着,声音里有着一丝冷漠。  “什么?你说涵蕾吗?没有说什么啊。”  涵蕾说,这是两个人的秘密。  心动的确来的有些晚,她一直以为他是个冷冰冰的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菜。但是酒店的那幕让她知道,上官爵不是冷漠的男人,只是在外冷漠而已。如果按涵蕾说的,那么上官爵应该是一个外冷心热的男人,她很期待上官爵有一天为了眼很快而变得热情 。  她想他用那样火热的眼神看自己,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挑战。  上官爵扫了peony一眼,未再继续追问。而车向前,一路上peony说着话,而上官爵只是偶尔嗯一声,再没其他的回应。  直到车停在酒店门口,peony看到熟悉的标志。  “不是说去你的母校吗?”  peony困惑,有些大小姐脾气的噘起了嘴。  “下车。”  上官爵的声音依然是很冷静带着冷意……  “不下。”  “peony……”  上官爵的声音已经有了些威胁……像再拿辰。  “不下不下,立刻带我去你的母校。”  peony小姐脾气上来了,满怀着期待的,现在全是失望。  上官爵看着耍脾气的peony,不言不语的推开车门,然后绕到另一边,伸手拉开车门把peony直接拉了出来。虽然peony身材高挑,但在上官爵的面前,依然是轻易就解决。很轻松的就把peony给拉下了车,在她的抗议声中,甩上车门,把她往后拉了几步。而后绕到另一边坐进车,车已经锁上一踩油门,车滑了出去。  被扔在一边的peony,简直不敢相信。看着上官爵的车尾消失在视线里这才反应过来,上官爵这是真的丢下自己了。  “baron,你浑蛋。”  以为这样就可以打消她的积极性吗?休想……  ************************************  夜色笼罩之下,一辆车停在路边。黑色的车门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景,而打开的车门,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车子抛锚了,看了一眼坐在车子里的人,犹豫只是片刻,他应该很快就可以回来,应该没事。  手只是顿了一下,便甩上车门。  锁上了车……  转身往前走,在走了没一会儿便看见一辆计程车,帽檐压的低低的,封希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报了个地址,车便快速的向前而去……  车停下,封希瑞走过去。  “跟我走。”  一手拉住夏若雨往怀里一带,夏若雨找不到人帮自己找祈笙,只能四处的找。在被人拉住的时候,想尖叫,而嘴已经被捂住。在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时,一开始以为听到了幻觉,在双眼看到真是封希瑞的时候,夏若雨手扣住了封希瑞的手臂……  “祈笙呢,瑞,把祈笙还给我。把祈笙还给我,求你,把祈笙还我。”  夏若雨披头散发的,她只要一闭上双眼就听到祈笙在哭着叫妈妈,只要一闭上双眼就想到祈笙现在可能在受苦,她快被脑中的幻觉折磨的快疯了。她担心祈笙,想要尽快的见到祈笙……  看着面前的夏若雨,封希瑞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他对封宇森的要求就是让夏若雨跟他一起离开重新开始。  他的理解是自己对夏若雨还没有报复够,所以才会要带走她。  看着夏若雨,不让自己的眼神有一丝怜惜,声音冰冷的说道:“祈笙在等你,想要见祈笙,立刻跟我走。”  今天6000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