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22章:(圣诞节快乐)

第322章:(圣诞节快乐)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0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02
   那的眼神,那眼神,尼玛,简直就是一发情的野兽……  左涧宁的脸皮一向不薄,但是在此情此景之下,被殷恪伽用这眼神看的老脸一红。  难得害羞的某人直接反应就是伸手一把推开故意挑逗他的男人,那力道有那么一点没控制住。所以殷恪伽邪肆的脸此时僵住,被那推在胸口上的大手给推得全身一阵痛。脸色也微微的白了几许,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左,你这是……害羞了?”  殷恪伽虽然疼的厉害,但难得的看着左涧宁脸上的那抹尴尬之色,双眼玩味的看着左涧宁,忍不住调侃着左涧宁。  “滚。”  左涧宁不客气的甩了殷恪伽一个白眼,然后一手拿过刚刚殷恪伽丢下的ipad往不远处的沙发走去……  “你不喂我?”  殷恪伽靠在那里,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已经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左涧宁……  “自己没没长手吗?”  “左涧宁,我是伤患,我骨折……”  别怀疑,左涧宁这是真害羞了,两个人都已经厮混半年多了,怎么就突然有了似小姑娘一般脸红的反应,那称之为害羞。尼玛,都厚皮厚脸的,都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各种方式都做过n遍了,竟然还***脸红。这张老脸真的有些挂不住了。  “求我……”  凉凉的摆了个眼神过去,左涧宁的手指在ipad上滑动着,让殷恪伽开口求人,这难度真的有点高。他就是想借此来戳戳他,让他有事没事让他老脸刚差点没挂住……  殷恪伽眼神幽邃,看着左涧宁那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那一副臭摆的模样,左涧宁的心思他可是心里跟明镜似的……  嘴角突然上扬,薄唇微启……  “我爱你。”  滑动着的手顿了,左涧宁老脸再次红了。那内心的感觉可谓是放了各种调味料在里面当佐料,什么滋味都有。达到了自己预期的效果,其实从手术室里,他的眼泪滴在自己眼窝处开始,那三个字便已经在心口里盘旋。  他爱左涧宁,已经爱了很久很久。  左涧宁知道他是爱着他的,但是,这个爱字未曾正式的对他说过。突然听到,左涧宁有点儿受冲击。这跟两个人在做.爱的时候,说的完全感觉不一样。此时,灯光如此的明亮他的眼神又那么明显赤.裸……  左涧宁顿在那里的手,在殷恪伽那过于热力十足的眼神下,无法再继续动作。手一扬,ipad被扔在沙发上,突然站起身迈步向殷恪伽走来。两个人的生活,过的是越来越有滋味,从殷恪伽一直追在左涧宁的背后,从殷恪伽对左涧宁说自己要结婚,从左涧宁在他婚礼当天,直接把他拉进酒店的洗手间里,撕碎了衣服。警告他敢娶别人,就血洗整个婚礼……  两个人一路走来,分不清究竟踩了多少碎片,疼了多少心。但是最终,两个人算是在一起了。而经历了太多,直至这一次的生死,心,似乎真的是紧紧的缠在一起。  这个男人,完完全全的是他的了。  他成功的把曾经深埋在左涧宁心中的某个碍事的,一脚踹到太平洋的那一端,一点影子也没了。  左涧宁的人刚坐在病床边,刚从保温盒里拿出饭菜汤,殷恪伽还没享受到第一口,左涧宁的电话响起……  殷恪伽的脸色变了,那勾在嘴角的笑容慢慢隐去。手还没来及拉住左涧宁便见左涧宁已经站起身,走向一边沙发前的茶几,拿起正在震动的手机。两个人亲密如斯,那来电的铃声是谁,殷恪伽可非常清楚……  刚还有的小得意,这下子瞬间就浇灭。  “雷。”  这个时候听到左涧宁的口中说出雷辰逸的名字,那真是非常的刺耳。现在是两个人温情时刻,煞风景的男人……  “马上过来。”  左涧宁在听到电话里雷辰逸的话后,面色立刻变得很是凝重。  “出事了,我出去一下。我让护士进来照顾你。”  左涧宁一手拿过外套往身上披,完全没有注意到殷恪伽脸上那表情。还未反应过来,殷恪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  门合上,没多大的声响。而殷恪伽坐在病床上,看着已经打开的保温盒。看着那冒着热气的饭菜,我们的殷大帅哥又开始矫情了。泥煤的,不能让他吃了左涧宁亲手喂的饭菜再打电话啊。那冷脸冷眼连呼出来的气都是冷的。  雷辰逸,这个男人跟他上辈子绝对有仇。  眼底暗暗的闪着光芒,他这记住了。这难得的一次机会,也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骗得左涧宁再亲手喂自己。让他把情情爱爱天天挂在嘴上,他再厚的脸也撑不住。  暗暗的咬牙切齿,这笔账,他算是记住了……  *******************************************  停在车边的车,很普通的一辆车。是连小偷都看不上眼的车,封希瑞把车门关上,忘记给祈笙留下一点缝隙。  车里的祈笙瘦了一大圈,而靠在副驾驶座上,因为肚子的饥饿而转醒。  被喂了一些安眠药,时间已经超过了安眠药的时间,祈笙慢慢睁开双眼……  不是再被关在黑暗的房子里,这几天喉咙都叫哑了。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妈妈,也找不到叔叔,也找不到阿姨。祈笙比一般的孩子早熟,醒来的时候身体有些软。比平时饿的时候还要难受,呼吸也像也有些困难……  小手拍了拍车门,这里的呼吸感觉越来越困难。手拉着车门,怎么也拉不开。  祈笙动了动,不知道怎么把车门打开,想要叫可是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手拍着车门的力气也越来越轻,而刚睁开的眼皮也好似又开始变得沉重了。  “妈妈……妈妈……”  祈笙困难痛苦的叫着,手从车门上慢慢的滑下,而那努力想要睁开的双眼,渐渐的慢慢的合上。  嘴里的喃喃自语也渐渐的失了声音,小小的身体,脸红通通的因为车里越来越少的氧气和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而缺氧而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正在回来的路上,车排的很长,成了一条长长的长龙。在长龙中间的一辆计程车里,坐着封希瑞和夏若雨。  此时,封希瑞镇定的模样,也有些失了镇定。  他以为会很快就回来,却没想到坐计程赶去的时候竟然会遇到交通意外。看着前面封住的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封希瑞也有些急了。  夏若雨坐在一边,看着身侧的封希瑞,对他究竟是什么感觉。  曾经不管是什么感觉,现在对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害怕。  本来坐的离封希瑞远远的,而封希瑞已经直接伸手搂过夏若雨,扣在怀里。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而夏若雨从一开始到现在,发现封希瑞的身体越来越绷的紧。紧的让夏若雨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隐隐有一种不安在心底蔓延……  “是不是祈笙有事……”  “没有。”  封希瑞冷冷的回答……  看着前面悠闲的司机,封希瑞拉低帽檐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什么时候可以不堵?”  “这个说不准,现在的交警办事效率是越来越差。明明十来分钟的路程,都能墨迹个把小时才过来,过来还要了解情况,慢慢的疏通这堵塞的交通,我看啊,有的等了。运气好的,遇见了能处理事的,要是运气不好遇到个推事的,这车就有的堵了。”  “你们不知道打电话吗?”  “打电话要是有用,这遇事了也不用排这么长的长龙了。”  司机有些嘲讽的笑……  封希瑞看着前面看不到尽头的长龙,而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加上自己来的时间,都快两个小时了,而车里封闭的时间太多,即使只有一个孩子呼出的气体,也会很快耗尽了车里的氧气,而全部都成了呼出的二氧化碳……  离开的时候一方面是觉得很快就能回去,另一方面害怕开一些窗会被人发现,所以才会封闭着把祈笙给关在里面……  又过了十分钟,封希瑞真坐不住了。他虽然一直拿祈笙的命来威胁夏若雨,但事实上没有想过真的要祈笙的命。他还没有残忍到去残|害一个小朋友的命,而且,虽然夏若雨平时会有时候控制不住虐待祈笙,但是他也明白,夏若雨对祈笙的疼爱是真的……  她很爱这个儿子……  要想折磨夏若雨,手中握着祈笙这张牌,才是最聪明的……  “下车。”  封希瑞果断的做着决定,一手拉开车门便准备要下车,夏若雨一怔,在推开车门的时候前面的司机突然说道:“好像处理好了,前面的车在移动。”  一句话让刚准备下车的封希瑞立刻顿住,看了一眼前面,果然已经开始移动。  把夏若雨推回来,接着坐好身体。  “司机,快些。”  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红色钞票,直接递给了司机。而前面正好已经移动起来,司机接过。了然的看了一眼封希瑞,在车前行的时候,车启动着。  疏通了的交通,车速以最快向封希瑞说的地方而去。  *******************************************  从s市回来后,前两天因为安泽刚来到c市,安然以害怕安泽一个人晚上睡的不习惯,所以陪着安然睡。  今天吃过晚饭后,如以前一样,丘渊和安泽两个人一大一小又去了书房下棋。  丘泽也跟着过去,祖孙三代,丘渊和安泽两个人对弈着,而丘泽就坐在一边看着。  这样的画面,很是和谐。。  安然泡了茶,和一杯果汁走了进来。看着这样的画面,在灯光下,丘泽看着安泽的眼神里满是疼爱,而丘渊偶尔抬头看安泽的眼神也是满满都是疼爱。安泽由是小脸认真的盯着棋局,他与丘渊的实力相差甚远,所以每次下棋的时候,安泽便会很认真,全神贯注的。  哪天要是少输一个子,安泽都会很开心。因为有进步,丘渊说过,人贵在有进步。要在自我的上面,不停的进步。直到打败了对手,再给自己定一个更高的目标。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赢了丘渊。  丘泽闻到茶香,没开口,自然的站起身帮安然接过。放在一边,安然看着丘泽拉着自己的手。给了个眼神,意思自己还要下楼陪蓝苑。  丘泽用力的握了一下,然后松开,安然转身往外走。丘泽的目光本来一直专注在棋局上,而从安然走进来开始,丘泽的目光便一直在安然的身上,直到安然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书房的门合上,丘泽还未收回目光。  丘渊的目光不着痕迹的从棋局上移开,看向丘泽还未收回的视线,眼底闪着睿智的光芒,只是一眼便已经收回,继续着眼前的棋局……他兽人伽。  楼下  蓝苑和安然坐在看得到花园的阳台上,桌上摆放着两杯茶。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而安然现在越来越自在。以前以为这样的家族很多的规矩,但是却没想到,因为爱乌及乌蓝苑和丘渊两个人对她和安泽真的很好。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多,到安泽该睡觉的时候。  蓝苑看着安然收拾着,看着这个媳妇越来越满意。  安然够乖巧,而且很得她的心。虽然已婚和背景这两样不达进丘家门的标准,也因为此受到了丘家和蓝家两家部分反对意见,但丘泽从小就受尽两家长辈的宠爱,见丘泽是铁了心要娶安然,也害怕要真的阻止了,丘泽学电视里那些叛逆的一辈子不结婚,那可就糟糕了。  之后,在见了安然后,为安然的得体也很满意,渐渐的两家也都接受了这个新入家族的新成员……  “妈,晚安。”  上楼后,对蓝苑说了晚安便准备去书房叫安泽睡觉。走到书房前,一盘棋局正好收尾。便听到丘渊对安泽的夸奖:“小泽,今天又进步了,真是个聪明的小子。”  “谢谢爷爷。”  乖巧的安泽对丘渊开口……  “小泽啊,知不知道今天从哪颗棋子开始步错了局?”  在安然走进来的时候,丘渊的话也传进了安然的耳里,而安泽的眼里果然闪过一抹褶褶光芒,很是感兴趣……  知道错在哪里,改正错误,才是进步最快的方法。  “爷爷是哪里?”  安泽顿时忘记了要睡觉的事情,拉着丘渊问着。  “小泽,很晚了,让爷爷睡觉,明天再问爷爷。”  对于儿子的聪慧和好学,虽然很开心,但是看着安然这么缠着丘渊,还是有些歉意。  “妈。”  “爷爷……”  安泽咬着唇瓣,有些为难。  “小泽,晚上跟爷爷睡如何?”  丘渊的一句话立刻让安泽小脸上的失望立刻消失,那种求知欲,再等一晚上,就像是有东西在挠心一样。现在听到丘渊要让自己跟他睡,也就是睡前可以问很多问题,可以补自己很多不足。这个实在是很大的诱惑……  “好。”  安泽没有犹豫的立刻点头……  安然有些愣,而丘泽的眼里则是另一种光芒。而丘渊拉着安泽的小手,看着安泽兴奋的小脸,在安然不知道用什么理由阻止的时候,已经牵着安泽往外走。出书房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丘泽。  丘泽瞬间明白了他老头的心意,他这是在帮自己制造机会……  “晚上……”  即使两个人已经领证,但是对于这一方面来说,丘泽还是想要征求安然的意见。不想强迫她一丝一毫,知道她还有些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坎。只是这份等待,不知道能够隐忍到何时……  听到丘泽带着暗示的询问,安然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感觉得到丘泽的目光正绞在自己的身上,其实她已经跟丘泽结婚了,已经没有理由再拖了。而且她也没有真的打算跟丘泽做有名无实的夫妻,这样对丘泽不公平。  “我……我先把这里收拾一下。”  安然避开丘泽的视线,迈步往里走,把自己之前端进来的茶水清理了一下。其实这些都有着家里的阿姨做,安然这个时候用这个借口,也就是在以最不伤害自己的方式拒绝自己。丘泽的眼神一黯,其实他大可以直接强碍的让安然跟自己同房,只是……  勉强她,他真的舍不得……  有些黯然的转身离开,安然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只是片刻,便继续收拾……  房里,丘泽坐在两个人的房间里,这个晚上安然从未进来过的房间。大床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太过大的床,只有一个人显得很空很空,空的他很寂寥……  呆坐在两个人的床上,久久未动。直到房门突然转动,而听到房门转动的丘泽,立刻抬起头看向门口,在看到是安然时,眼底有着一抹错愕。安然走进房间,顺手关门接着落锁,那落锁的动作看在丘泽的眼里,心中有一种情绪在翻涌,但又害怕是自己想而已,所以坐在床上,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今天一万字加更完毕。  月票【350】加更……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