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23章:

第323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5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02
   安然在落锁的那一刻手扣在门上半天没移开,没有立刻转身是因为刚刚在书房里,面对着丘泽明显的暗示,有些尴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即使心里已经决定今天晚上要跟丘泽发生一些什么,但总不能让她直白的说今天晚上我们同房……  沉默……  两个人都在房间里,可是房间里却静的连根针落地都可以听得到。  丘泽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在看到安然的时候实在被这份突然来的幸福感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安然不是未经人事,但这毕竟算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刚刚在收拾书房的时候已经做了n久的准备,站在房门外也一样的踌躇了半天才推门进来,她都进来了,丘泽还是没反应。这总不至于让她直接走过去掀开被子,然后……  咬咬牙,这样僵着也不是回事……  “你怎么还没去洗澡?”  安然在说完这太有暗示性的话后,脸忍不住在灯光下成了番茄。而坐在床上的丘泽在听到安然的话时,先是眨眨眼接着是用力的捏了自己一下。  “哎哟。”  闷哼的叫了一声疼,那真实的疼让丘泽的身体整个从床上弹了起来。  “我这就洗,这就洗。”  因为太兴奋,丘泽从床上弹起来后往浴室里走,一不小心撞到墙角,又一不小心撞到浴室的玻璃门上,接着又一不小心差点滑倒……  安然本来还在尴尬自己的话,在看到丘泽那兴奋过头而造成的滑稽模样,忍不住的勾起唇角。  其实跟他过一辈子,真是不错的选择。  安然迈步往里走,在经过浴室的时候,刚刚还慌乱造成滑稽的丘泽突然从里头探出头来看着安然说道:“要不要一起洗?”  “不……不用!”  刚刚还在笑丘泽,现在轮到自己被丘泽突然的一句话而弄的尴尬的不知所措。而丘泽在看到安然突然爆红的脸时,也忍不住的笑出声。他是听到安然笑他的声音后,故意逗逗安然,在得到自己预期中的效果后,心情大好的缩回身体。  安然人刚铺好床,浴室的门已经被打开。丘泽以惊人的速度洗好澡,这速度堪比军人。甚至比军人还快,看着丘泽只围了一条浴巾走出来,结实的胸口还滴着水滴。安然听到声响,脸红的更加厉害了。虽然都不是未经人事,但是两个人第一次的亲密,都让彼此有些莫名的害羞……  感觉到丘泽靠近,安然低着头,错身过丘泽低声说道:“我去洗澡。”  说完,没等丘泽反应,人已经快速的往前走,躲进浴室里。  安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颊红似火,而整个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了。这样的氛围,让她浑身都热乎乎的。打开水,以极慢的速度洗完这个澡。而在外面明明很急切的丘泽却没有催促,躺在床上,特意调暗了灯光害怕安然尴尬。耐心的等待着安然从浴室里走出来,安然在里面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拖到不能再拖了,这才穿好浴袍,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来……  室内的灯光已经调暗让走出浴室的安然悄悄松了口气,这样的灯光,不会把人看的太清楚,让她少了些许尴尬。既然已经决定了今晚跟丘泽做名副其实的夫妻,那么就不能再退缩……  没敢去看靠在那里的丘泽,安然低着头,走到床的另一边,看着已经掀开的被子顺势坐上床。  气氛有些暧昧,也有些莫名的尴尬。安然感觉到丘泽的紧张,自己也很紧张。两个人坐在那里,谁也没有先动。也没有说话,安然在等丘泽,丘泽在捉摸着应该是先说说话舒缓一下,还是直接翻身把安然压在身.下……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丘泽的身体火辣辣的在疼,安然在身边,那馨香不停的在鼻子间串着,串的他的一颗心在骚动。忍了三分钟,简直已经是极限了,用余光看了一眼安然,见安然低着头,脸红的已经祸及到耳后根了……  “安然……”  丘泽的声音因**的浓烈而有些沙哑……  “嗯?”  安然因为紧张而有些轻颤……  “可以吗?”  最终,还是尊重的再次问了一句。  安然没说话,只是轻轻的点点头,接着便把头埋的更低了。好吧,她是真的害羞了。  丘泽伸手搂住安然,安然没动。  “能关灯吗?”  安然靠在他的手臂里,轻声说着。丘泽快速的光了灯,然后搂着安然躺下,翻身把安然整个锁在身下,低头吻住安然……  ****************************************  封希瑞并没有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他停车的地方,而是在离停车五分钟距离处停下车。虽然心中担忧,但是以防万一,封希瑞还是谨慎的下了车。  夏若雨在车停下的时候在封希瑞开口前已经主动的推开车门,然后下了车。  视线看向四周,寻找着祈笙可能被藏着的地方。在没看到可能的藏匿地点时,此时计程车已经离开,夏若雨没找着立刻往封希瑞身边走,一把拉住封希瑞,声音有些颤抖带着质问说道:“你说祈笙在这里?祈笙呢?祈笙在哪里?告诉我,祈笙在哪里?”  “封希瑞,你又骗我……”  夏若雨尖叫出声,封希瑞眉头一皱,伸手捂住夏若雨的唇,然后大手一搂搂住夏若雨的腰往怀里一扣,冷声说道:“别吵,祈笙就在前面。”  夏若雨被锁在封希瑞的怀里动弹不得,在听到封希瑞的话时转头看向他……  封希瑞已经没再等夏若雨信不信,搂着她便往前面转弯处走,车就停在那边……  当转弯后,夏若雨一眼便看到停在那里的车。  “祈笙是不是在里面?”  这是唯一可以藏匿祈笙的地方,封希瑞嗯了一声,夏若雨在确定了已经迫不及待的往前跑,走到门边,伸手使劲的拉门……  “祈笙,祈笙,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脸上有着笑容,有着激动。手拉门,封希瑞看着夏若雨脸上那光芒。按了一下,门锁解开,门也随之被拉开。  真是祈笙。  夏若雨在看到祈笙安静的靠在那里时,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有些冰冷的手小心翼翼的伸出,在快碰到祈笙的时候有些瑟缩的停住。  “祈笙,我的祈笙。”  在祈笙不知所踪的这段时间,她比谁都清楚,祈笙对自己的重要。  害怕吵醒祈笙,夏若雨不敢碰祈笙。只是呆呆的看着祈笙,有些瘦了,那本来就瘦弱的身体现在更瘦了一些。让人看着心疼,夏若雨的眼眶有些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对于自己以前做的那些混事而后悔,她的祈笙那么懂事,她怎么能因为自己个人的问题而打祈笙。  想到祈笙每次被自己打的奄奄一息的模样,夏若雨都恨不得想剁了自己的手,她是真的疯了,为了一个早爱自己的男人疯了,疯的想要利用祈笙。而从雷辰逸把她亲手送进监狱,在接到程涵蕾一个电话便丢下她。  在他的心里,她早已经没有了位置,是她自己看不清,所以才会让祈笙跟着自己一起受苦……  她已经想的很明白了,在疯狂找祈笙的时候,在时时刻刻担心祈笙有事的时候,她已经想的很清楚,她只要找到了祈笙,一定会好好的疼他。带他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会对他动手……  封希瑞走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夏若雨用那样满是疼爱的眼神看着祈笙,而祈笙靠在那里,安静的不正常。  夏若雨完全没的发现,但是封希瑞却一眼看到祈笙脸成不自然的红。而小手更是耷拉而下的,身体攸地一凉。立刻绕到夏若雨的身边,一手拉开夏若雨。  “封希瑞,你想对祈笙做什么?”  夏若雨扯着封希瑞要碰祈笙的手,不让他碰祈笙。封希瑞的力道比夏若雨大很多,手轻易的抽回来,面色凝重的看着祈笙。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  夏若雨在看到封希瑞的表情不对劲,准备再拉封希瑞的手顿住。而跟着封希瑞的表情看向车里的祈笙,只见封希瑞的手伸出祈笙的脸再慢慢的靠近他的鼻子……  他在做什么?今天道丘。  为什么要对祈笙做这个动作……  祈笙只是睡着了……  他为什么要……  手在碰到祈笙鼻息间的时候,手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祈笙的呼吸了……  手终是一抖……面色已经惨白一片,夏若雨在看到封希瑞的动作时,表情也跟着变了,嘴角的笑容僵了,眼底的兴奋黯淡了。  突然用力的扯过封希瑞,那力道突然大的好像是要把封希瑞高大的身体整个拉的往后一退,而夏若雨扑到祈笙面前。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不哭是因为敢相信刚刚封希瑞的意思……  “祈笙……妈妈来了……祈笙……你不要吓妈妈……”  小心翼翼的碰到祈笙的脸,不敢去碰触他的呼吸,害怕……  她是真的在害怕,手中碰到的是温的,可是摸着“祈笙的小脸,手指在碰到了祈笙的鼻息时,手指上感觉不到一点点气息……  “祈笙。”  夏若雨声音颤抖的厉害,手哆嗦的更加厉害。用力的咬着唇瓣,把眼泪给压住。突然一把抱起祈笙,然后往后退,视线看着祈笙嘴里喃喃的说道:“祈笙不要怕,妈妈现在带你去医院,祈笙,不要怕没事的,没事的……”  身体没有什么力气,可是此时却像是突然有了神力一样,把祈笙抱在怀里就向前走。一句一句的没事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真在跟祈笙说……  她要带祈笙去医院,她的祈笙没事,她的祈笙怎么可能会……  不会的,不会的……  祈笙不会的……  “若雨。”  封希瑞也被这个情景给惊到了,一条小生命,他的手上染上了一条小生命……  “别碰我的祈笙,封希瑞,滚开。”  眼神冷的要命,那股子狠意仿佛要立刻撕碎了封希瑞一般。封希瑞看着夏若雨,这样的夏若雨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而就在犹豫间,夏若雨已经抱着祈笙继续往前走,眼泪不敢流,而迈着步子大踏步的走着,一边走一边不停的说道:“祈笙,妈妈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祈笙……不要睡……祈笙,给妈妈一个机会好不好?”  说着说着,更加哽咽了,眼前的视线模糊了。而封希瑞站在原地,看着夏若雨向前走,想上前拉住夏若雨,可是刚刚夏若雨那一个眼神,跟利刃在千刀万剐着他一般……  模糊的视线,看不清脚下。夏若雨虚弱的双腿突然一软,整个向前扑去。夏若雨一惊,立刻抱着祈笙,紧紧的护在自己的怀里,在落地之前翻了个身,用后背着地,而手还牢牢的抱着祈笙。  “若雨。”  封希瑞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感觉,在看到夏若雨这个模样的时候,就如一盆冷水突然从头浇下,有什么东西仿佛在一瞬间醒了过来一样。  那份从未变过的爱意,太恨是因为爱的太深,如果不是那样爱,怎能那么的恨……  迈步,快速的靠近夏若雨。而就在这时,远处一辆车往这边开来。那声音让封希瑞的手顿了一下,借着路灯,看着开过来的车,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另一辆车从后面来了,直接扣住了他的手臂,便把他往后拉。。  “若雨,跟我走。”  “别碰我。”  夏若雨挣开封希瑞的手,抱起祈笙,也不顾自己身体摔的有多疼,直接起来就要向前走。  封希瑞看着夏若雨向前走,而前面来的车也渐渐的靠近过来。而后面的人,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谁派来的。而会让他们这么紧张,来的人是谁他也很清楚。在犹豫间,人已经被拖进了车里,而车几乎是立刻启动。  雷辰逸去接了左涧宁,两个人一起开车来到查到的地点。远远的,便看到一辆车正开离。左涧宁刚准备加速,便听到雷辰逸突然开口……  “停车。”  左涧宁虽然困惑,但对雷辰逸的话从来都不曾质疑。车立刻停下,雷辰逸迅速的推开车门下了车。如果刚刚追过去,很明显可以追到前面的车,但是这样一耽搁,前面的车已经迅速的消失夜色里。雷辰逸没去顾好不容易找到封希瑞的下落,视线只是停在那离他几步远处站着的人……  夏若雨在看到有车停下,刚准备抱着祈笙上前,一看下车的人是雷辰逸,脚步条件反射的顿住,往后退了一步……  “祈笙怎么了?”  雷辰逸面色沉的厉害,在看到抱在夏若雨怀里的祈笙,那耷拉而下的小手,小脸侧向外靠着,眼睛闭着,整个人就像是……  “辰逸,求你,送祈笙去医院。”  夏若雨在听到雷辰逸开口的时候,膝盖突然弯曲,整个人跪了下来,抱着祈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哽咽的求着雷辰逸,她知道他会到这里来是为了追封希瑞,但是,她的祈笙已经不能等了……  “上车。”  雷辰逸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刻伸手抱住祈笙,脸色已经沉的可怕。抱过祈笙立刻往车边走,左涧宁对雷辰逸抱过祈笙没有选择追封希瑞没有任何意见,直接拉开车门,让雷辰逸抱着祈笙坐进去。而夏若雨跟着起身,坐了进去。  左涧宁和雷辰逸的默契,在几人上车后,车立刻向前开去。  微微打开的车窗,新鲜的空气往里灌着,雷辰逸脱下外套披在祈笙的身上。看着祈笙,手上抱着还温热的身体,但是看着祈笙这模样,心中的不安在扩散着……  “左再快些。”  心,有些揪紧。  祈笙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而夏若雨坐在一边,握着祈笙的小手,嘴里不停的在说着话,而雷辰逸在听到夏若雨的话时眼神不由的深了几许……  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车在夜色里疾速前行着,而左涧宁以最快的速度把祈笙送到了殷恪伽住的医院里。  手术室的灯亮起,祈笙被推了进去。  左涧宁立刻转身往病房走去,虽然现在殷恪伽下病床有些不适合,但是不可否认,他的医术比这里的每一个医生都要靠谱。刚刚雷辰逸抱着祈笙进来的时候,那模样,让人不得不担心祈笙的情况……  夏若雨跪在急救室的门前,目光看着关上的门,整个人显得有些神神叨叨的……  殷恪伽被左涧宁带到急救室前,看了一眼夏若雨,对夏若雨这个人一直不感冒,但是一个孩子的命,加上左涧宁开口,他发现自己最近善心泛滥。迈步向急救室走去,左涧宁帮他换好无菌服,走了进去。  今天5000字更新……  冒出来吱一声,你们去哪儿了?咋天天见不到人影,推荐票也不见涨,月票不见涨,订阅不见涨,偶都开始积极向上思考人生了,你们怎么能抛弃我!!!!!!!!!很忧伤,很忧伤,非常忧伤!!!!表打击偶的积极性!!!!!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