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28章:(月票加更)

第328章:(月票加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0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9:04
   身体绷住了,那挽着丘泽的手更是紧紧的收住……  丘泽的大手不着痕迹的搂紧了安然,在之前,也许他还会惶恐,可是现在安然已经是完完全全属于他。即使也许在她的心中他的份量不如上官睿重,但是,她在努力,而他,怎么能不战而说放弃。  主动的迎了上去,搂着安然。  “欢迎来参加我跟安然的婚礼,有你的祝福,我跟安然都会开心。”  没有伸手,因为不知道上官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上官睿的视线没有停在丘泽的脸上,而是直接转向了安然,那目光像是带着穿透力一样,试图透过她的双眼看进她的内心……  “安然,跟我走。”  上官睿的声音很轻,不足以引起骚|动。但是却在安然和丘泽之间扔了个炸弹,丘泽嘴角的笑容就这样僵住了……  安然也被上官睿突然的一句话弄的脸色不好看……  “上官睿,你是准备来闹我的婚礼吗?让我成为丑闻,从此背负贱人这两个字的骂名吗?”  “我们可以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带着小泽和笑笑一家四口过的很开心。外界怎么想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安然,我不能没有你。跟我走,现在还来得及。”  曾经,他不能丢下的,现在他真的愿意为了安然都丢下。什么名利,什么面子,什么责任。他现在只想要安然,只想给安然一个家。  他的眼神那样专注,他的声音那样让人沉醉,只是这样的承诺如果早了四年,她会欣喜的扑进他的怀里,为了这个承诺而欣喜落泪,不顾一切。只是现在,她已经不能……  “我会过的很开心,但不是跟你……上官睿,我的老公名字叫丘泽,这是我跟丘泽的婚礼。现在这里所有人都是来祝福我跟丘泽的,不要用你爱的名义,让我难堪,让爱我的人难堪,让真心对我跟小泽的丘家难堪。”  “为了所谓的不让丘家难堪,你真要跟一个不爱的男人过一辈子?今天的婚礼之后,你就再也不能回头了。你究竟明不明白?安然,你告诉我,你爱丘泽吗?如果你能看着我的眼睛说一句爱他,我立刻离开,再也不打扰你。”  上官睿的声音微微拔高,吸引了一些人的视线看过来。安然的脸色攸地变了变,嘴角的笑容几乎快要挂不住了,看着上官睿的脸,眼底多了一抹怨……  丘泽的身体也绷紧了,嘴角的笑在逞强的勾着,而扣在安然腰上的手却收紧的仿佛要把她给收进他的胸腔。  不仅是上官睿,就连丘泽也在等待安然的答案。  在等待答案当下,还敷衍的对那些好奇的视线若无其事的笑着,把那些好奇的视线都给应付过去。安然余光看着那些好奇的目光,再这样下去,难免这样的局面会引起丘渊和蓝苑夫妇知道。他们对她的好,她不能让丘家有任何蒙羞。  这样的场面,如果让人知道了站在这里的人是跟她有那些牵扯的男人,丘家的颜面真的不知道往哪里放,她绝对不能允许。  “上官睿,我不需要对你证明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今天,如果你闹了我的婚礼,让我和丘家都成为笑柄,让我们颜面无存。我会带着小泽躲的远远的,这辈子,你休想找得到我。我这辈子也永远跟幸福无关。你如果想要三败俱伤,那么现在你大可以扯着我离开,毁了我的幸福。”  安然在赌……  毁了她的幸福,跟他离开是毁了她的幸福。  这几个字的杀伤力着实大,上官睿只觉得胸口被人几近揉碎,那片片落地的碎片……  “上官睿,四年前我站在你的婚礼现场,看着你们结婚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经死了。你今天会后悔你当初的选择是因为你不是心甘情愿娶慕容雪,而我不会后悔是因为我是心甘情愿嫁给丘泽的。这辈子,除非是丘泽不要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不会离开他。你说的对,我不爱他。婚姻只靠着爱这个单薄的字眼,能走多远。爱一个人太累了,而我一个人撑的太累了。我愿意停在丘泽这个港湾,让他照顾我。而我将会用自己的一生,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来回报这份爱。”  她的眼神很柔和,而丘泽的眼眶微微红了。这一幕在上官睿的眼里,无疑又是被刺了一刀。  有些伤,看不见伤口,却疼的让人窒息。  “然然,阿泽……”  蓝苑跟丘渊正在不远处跟着几个人说话,蓝苑走开往这边走。没发现这边的异样,亦或是说无视这边的异样。对上官睿点点头,然后说道:“徐司令过来了,快过来打个招呼。”  “好。”  丘泽一边回答,然后安然对上官睿深深看了一眼,挽着丘泽往另一边走去。这场婚礼,人真的很多,很快上官睿便被淹没在人群里,在他和安然之间阻隔了很多人。重重的甚至边看到对方都不能,安然微笑着,跟着丘泽与一个个人打着招呼。  她已经不再是十几岁的女生,可以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可以自私的放弃所有,只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傻乎乎的年龄似乎已经离她远去了,现在的她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肩膀上不仅有安泽这个责任,更加有丘家这个责任。  从丘家接受她,开始筹备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即将是丘家的新媳妇开始,她已经没有后退路。她的人生,早已经不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她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她没有办法让真心爱自己的丘家脸上蒙羞,因为她而受尽别人的嘲笑成为笑柄。。  她不能……  微笑着,一直微笑着。  从婚礼的开始到结束,她没再看到上官睿。直到手上戴上戒指,看着丘泽温柔的双眼,低头吻上她的唇时,安然慢慢闭上双眼。  掌声四声,是为了这最神圣幸福的一刻,而在一个最隐蔽的角落,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如屹立不倒一般。只是在丘泽低头吻上安然唇的那一刻,印证最神圣的那一刻时,眼眶突然红的厉害,滚烫的液体突然滚了出来……  **************************************  “干妈,你再住一天,明天再回去好不好?我已经给叔叔打过电话了,让叔叔明天再来接你。”  安泽靠在程涵蕾身边,一个劲的磨着。而视线却看着不远处,正吃的不亦悦乎的程贝贝。  安泽再聪明,但也就是个不到五岁的孩子,那点小心眼被程涵蕾看的透透的。  程贝贝这次真的非常有原则,对于安泽偷偷离开这件事情真不是普通的记仇,也真没见过程贝贝这个只要有吃的哄就能立刻跟别人跑的丫头,这次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从那天来到婚礼结束,程贝贝就是不理安泽,不管安泽拿什么好吃的给她,只是把头一撇开,完全不搭理他。  “你都已经安排好了,干妈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捏了捏安泽的小鼻子,程涵蕾的言语中不可避免的透着宠爱。这件事情,她们都没想到程贝贝会这么生气。明明这丫头除了开始两天还能看得出在生气,之后玩的可开心了。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把这事情都归到了安泽的身上。  “谢谢干妈。”  今天婚礼上的那一幕她都看到了,四年前的那一幕还在脑海中。不知道是应该感叹世间的轮流转,还是感叹造化弄人。在错误的时间里遇见了错误的人,即使相爱也是枉然。有时候现实面前,爱情真的太薄弱。  都过了任性的年龄,每一个选择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去想。曾经可以单纯的只去想爱与不爱的问题,安然可以傻到为了不成为上官睿的负担而自己偷偷打掉孩子,只因为爱。她可以甘心的成为第三者,即使知道他属于别人,还是无怨无悔,只因为爱。  曾经爱的太单纯,一味的只是要爱,只是想爱。可以不去想未来会如何,只是想在爱的时候去爱。  只是人都会长大,都懂得爱早已经不再是两个人的全部。  现实与爱情之中,只能选择对自己来说最好的。  看着安泽从身边蹦走,向还在吃的欢的程贝贝那边走去。  站起身,走到阳台上。  外面的风景很是宜人,夜色笼罩间,点点繁星。今天的夜空很美……  电话几乎是在响了一声后便被接起……  “忙完了?”  低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程涵蕾不由的轻轻勾起唇角。  “嗯。”  “明天下午去接你。”  “好。”  “雷辰逸……”  “嗯?”  他的声音通过电话线,更加悦耳了几分。在满天繁星下,似一股子暖流让这有些寒冷的夜里,温暖了很多……  “我想你了。”  很轻的几个字,如涓涓流水般的流进了雷辰逸的心里。握着电话的手,终是紧了几许。  面上没有波动,心却激荡的不可言喻。  绕是满心烦恼,四个字便好似拔开了满天的阴霾,让他的心柔和似水……  终是不善于表达的男人,对于此时明显的情话时间,那句缠绵的我也想你,竟然说不出口。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两个大男人,那眼神扫过来,面色在夜色里微微的赫然。  “早点睡。”  最终,还是只说出了三个字。  说不上失望什么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有些小失落。  “你也是。”  说完后,电话却没有立刻挂掉。而是握着电话,听着彼此在电话里的气息。  谁也没再说话,如此的过了一分钟……  程涵蕾才慢慢挂了电话,其实两个人好似跨过了正常的恋爱,虽然现在没有扯证,却有一种已经是老夫老妻的感觉。  刚刚的那一刻,好似有一种热恋的感觉。那种想念,与不舍得挂电话的感觉……  有些无奈的扯扯唇角,她跟雷辰逸两个人还真的可谓是走在不寻常的道路之上……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雷辰逸还握着电话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程涵蕾跟他一样,几乎不曾把这些字眼放在口中。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真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除了偶尔在床事上,会有一些情话绵绵。在其他时间里,想要听到对方一句情话,真有些困难度。  因为少,所以弥足珍贵……  有些懊恼刚刚没有回一句,我也想你。  其实,说到想,他比她想他更想她……  “年龄一大把了,还玩煲电话粥这件事情。”  雷辰逸走回客厅时,便听到出院了的殷恪伽那冷讽声。  大手搂着左涧宁,一点也不介意当着雷辰逸的面前秀两个人的恩爱。现在他没程涵蕾抱,刺刺他的眼,他也舒爽啊。他可没忘记前两天就是雷辰逸让他没有享受到左涧宁亲手喂自己吃饭的福利,这梁子,结的有些大。  雷辰逸对于殷恪伽的调侃,一点也没放心上。心思间还停在刚刚没有回程涵蕾说句我也想人我……  她难得跟自己表白一次,自己竟然没有回应。  现在她的心应该很失落。  拥有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有些陌生。可是,却觉得挺好的。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让雷辰逸心思好像都飘远了,直接从s市穿到了c市了……  坐下……  一本正经的看着殷恪伽和左涧宁说道:“那边有什么动静。”  “不知道在秘密进行什么,只知道,他的家庭医生去了他家里一次,接着便没有动静,不知道是做什么。”  “封宇森有没有说这次来s市是为了什么事情?”  “没有。”  前天封宇森直接给雷辰逸打电话,明天下午会飞到s市,只为了见他。  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是封宇森做着这一切,但是,却始终无法找到一个动机。就连封希瑞都比他有动机,实在无法理解,封宇森四年前做的那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如果真如柳伯说为了他……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你去哪?”  见雷辰逸突然站起身,而且是直接往外走。左涧宁不由开口问,这个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  “有事。”  淡淡两个字,雷辰逸已经拿起外套,直接走出门。没一会儿,便听到外面车启动的声音。  “雷该不会是……”  左涧宁在听到雷辰逸车离开的声音时,想到刚刚雷辰逸一直心思不怎么在的模样。有一种被雷劈了一下的感觉,雷是变了很多,但是做这样的事情……  不是毛头小子才会做的事情吗?雷这窍开的也太诡异了……  “左,这个时候,你不觉得应该想想我想做什么吗?”  殷恪伽的声音满含着暗示性的气息喷在左涧宁的耳侧,那撩人的气息紧绷的身体……  侧头,左涧宁看着殷恪伽那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扯。  这个男人这个状态,脑子想的还全是不健康的思想。  他想,也得看看他身体行不行……  “左涧宁,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  殷恪伽接收到左涧宁的眼神,男人有一样是不能被瞧不起的,那就是某方面的能力……  “殷恪伽。”  他断的可是肋骨,他以为自己是在哪随便碰了一下吗?  看着已经虎视眈眈准备开工的殷恪伽,他那眼神可一点也不像在医院玩票性质的。  “我是医生。”  几个字就堵住了左涧宁那非专业的抗议……  “左,你不想要吗?”  手扣在他的臀上,慢慢的往下滑。手没有滑下去,却已经沿着缝隙按进了那条线里。在里面摩挲着……  左涧宁甩了殷恪伽一个白眼,想要与不想要,也得看适合不适合要。  “我帮你。”  左涧宁眉头微皱,如果他真的忍不住,他不介意用其他方式帮他。  那凝重的表情,看的殷恪伽无言,见左涧宁真的开始解他的拉链,而且大手已经熟练的往里探去。  “不用。几天没洗澡了,扶我去洗澡。”  殷恪伽握住了左涧宁的手,一副已经没有了兴致的模样。左涧宁没说话,这个时候两个人不做是最好,虽然他出院了,可不代表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做为医生的他自己,应该也很清楚。  浴室……  “你就把我丢在这里?”  殷恪伽这个时候很知道发挥自己是病人的事实……  这几天天天擦澡,身上的确腻歪的难受。  两个人做都做过n次了,脱个衣服,帮洗个澡也不是个大问题。左涧宁刚转身的身体又的回来,三下五除二,避开他的手臂,把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的底.裤掉下来的时候,那高高站立的反应,可一点也不害羞。  扶着殷恪伽进了浴室,他的手臂还不至于不能自己清洗,而殷恪伽也难得没矫情的自己用没受伤的手在洗着。但是他那幅度有些大,左涧宁身上的衣服很快就湿了。而湿透的衣服,同样把那高高昂起的某处印的更加清晰……  殷恪伽的视线扫过左涧宁的两腿间,那明显的炽烈,与他的渴望如出一辙……  “左,我要进去。”  殷恪伽把左涧宁弄进浴室,就是想做。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殷恪伽可一点也不含蓄。  左涧宁自己也忍的够呛的,摸与真的做感觉完全不一样。他看着殷恪伽那在水里也很雄赳赳之处,身体的热度在无限的往上升,理智与**之间,很难达到一个平衡点。  “殷恪伽。”而紧她恐。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这个时候,他再用那么直接火辣辣的眼神勾引他,他真的会不顾他的身体。  “我是医生,而且我不会拿我们下半身的性福乱来,左,快,过来。”  殷恪伽的眼神火辣辣的冒泡,手扣在左涧宁的手腕上,都快融化了他的手腕。左涧宁在他的眼神下,最后还是妥协了。两个人虽然都是庞然大物,但是容纳在大浴缸里,却没有任何影响。  有些急切的扯着左涧宁下半身的衣服,手指迅速的往里探去。而左涧宁根本就不敢把自己的重量加在殷恪伽的身上,双腿是虚空着的。而殷恪伽已经等不及的拉着他的腰,往下按。吞噬着彼此,那种亲密相贴的感觉,让彼此都同时的在极致的紧里重重呼出一口气。  浴室里的温度,一瞬间变得更高了。  ***************************************  凌晨十二点多,程涵蕾躺在床上一直没睡。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是雷辰逸,程涵蕾愣了一下。  拿起手机,立刻接起。  “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来?”  “开门。”  简单的四个字,雷辰逸站在程涵蕾的房门外,手中拿着另一个门的门卡,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越发的深邃。  程涵蕾被这四个字给惊的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他在门外?要不是她还没睡,她真觉得自己在做梦。雷辰逸怎么会是做这种浪漫的人……  可是……  快速的往外走,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就着两件式的睡衣,当拉开门后,真的看到雷辰逸熟悉的身影手中握着电话,站在那里。,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眼神正热烈而深邃的看着她。程涵蕾喉咙有些哽咽,一个不懂得浪漫的人,却做出这样会让人感动的事情。  在普通的情侣间很平凡的事情,但在雷辰逸身上,真的是另一种悸动……  程涵蕾忘记了自己睡觉是不穿内.衣的,此时当看到雷辰逸那目光直视在她胸前时,脸一红,可是还未来得及害羞,人已经被雷辰逸突然下车拉住了手腕,搂进了怀里,一手拉上她打开的门。  另一手直接用门卡打开了另一间酒店的房门,像是久未见面的情侣一样。在门开的时候,人已经被按在了房门上,伴随着一句:“我也想你。”,铺天盖地的吻便已经袭击而来。  6000字加更送上。月票【600】【800】的加更。  下一更【1000】【1200】.  求月票。求月票。  月票到【1200】,就差【300】票鸟,票票给他们四个献.身滴人吧。  蕾蕾和雷的,以及殷和左的。每人最少4000字。。。。。都已经卖他们四个人的肉了,你们再不给我月票,偶就真的欲哭无泪鸟。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